第574章 说给一个人听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电话是梅四打过来的,一向都不知道什么是犹豫的他,却难得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想起自己接到手下的电话亲自赶过来看到的场景,他的心颤了颤,眼睛一闭,然后睁开索性一鼓作气的说来出来,“您快回来看一看您的家里,里面已经不成样了,能砸的都被砸了,能撬的也被撬的差不多了……”

电话那头是长久的沉默,如果不是那传来的呼吸声,他几乎要以为对面已经没有在听,但越是这样梅四却觉得越是心惊胆战,唐静芸这样的人城府很深,轻易不动怒,可她的静默却给人一种风雨欲来的错觉!

唐静芸不停的让自己的深呼吸,告诫自己现在还不是动怒的时候,但是那声音依旧是从她的牙齿里挤出来的,“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那张清冷的脸上,仿佛在这一瞬间蒙上了一层阴影,她的眼眸深处翻涌着滔天巨浪,让一旁的姜老爷子默默心惊,她那双凤眸此刻眼尾下压,显得很压抑,带着一种阴翳的感觉,仿佛下一个就择人而嗜。

梅四干燥的手心里突然冒出些许汗意,他整了整自己的心神,沉声道,“您的房子的周围其实一直有其他的人在守护,我们初来,为了不起冲突我们并没有靠的太近,今天轮值的人突然发现情况不大对,冒险从外围进来了,才发现里面一片混乱,他追出去的时候和对方交了手,不过对方人多,还是被逃走了。”

周围有人守卫唐静芸知道,那是因为姜晔身份的缘故,不管如何守卫总是会有的,可惜被人轻易突破,这守卫还真是一个笑话。

不过当下她得先回去确定一下具体的情况。

这样想着,她倏然起身,一边在电话里交代梅四,一边对着姜老爷子点点头,转身后的表情已是阴沉无比。

姜老爷子看着唐静芸匆匆离开的背影,也是不自觉的皱眉,然后摇了摇头,在保镖的陪同下,手里撑着拐杖缓缓的走回了老位置,看着还躺在那里的孙子。

——

唐静芸神色走在回家的巷子里,往日一直锁着门的大门此刻敞开着,她一走进去就看到了两队对峙的人马,一方自然是梅四他们,另一方虽然穿着便服,但是掩饰不了军人气质,唐静芸想大概就是姜晔身边的护卫队吧?

在唐静芸走进来的时候,两方人同时看向她,自然都是认出了唐静芸。

便服的一队人,本来想要张口质问,可是对上唐静芸那面无表情的脸的时候,突然话就噎在了自己的喉咙口,而唐静芸则是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他们,只是对着梅四点点头,梅四走到唐静芸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退开了。

唐静芸面无表情的扫视着整个庭院,院子里倒是还好,本来就是寒冷的冬季了,树木萧条,那些栽种的花花草草本就枯萎了,只是她的目光落在了主屋里,然后缓步走了过去,缓缓的推开了那扇虚掩的大门。

入目一片狼藉,那掀翻的桌椅都只是其次,里面的布置完全被破坏。

唐静芸的目光扫过那碎落在地上的茶具,本来装裱好悬挂在壁上的山水画,还有凌乱成碎片的陶瓷摆件……她抿了抿嘴唇,缓步走了进去,踩在脚下的是咯吱咯吱的破碎的声音,听的人无端的心里有些发凉。

梅四来之前是已经看见过的,再看一次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低下头,他曾经进来过这个房子,他看得出来,这里是被人精心布置过的,每一个地方都有着男女主人生活的痕迹,可是不想不过几个小时之间,一切便已经完全毁坏。

护卫队领队的人,今天轮休,是接到队友的电话的时候才匆匆赶过来,那时候这里已经被梅四按照唐静芸的吩咐封住,是以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况,没有想到里面这么狼藉,他的心颤了颤,看着走在前面那个女子瘦削的身影的时候,他忍不住低下头。

唐静芸推开自己卧室的大门,目光缓缓的扫过里面的情况,那个沙发,她曾经最喜欢坐在上面,静静的晒着阳光,为了将就她的喜欢,姜晔还特意将房间的布置挪了挪,让她能够晒到更多的阳光;那张茶几上,还摆放着姜晔特意找来的茶叶,她到了沪市的时候还遗憾忘记把这罐茶叶给带过去;那张床上的用品,说来可能不相信,这些都是姜晔亲自去商城挑选的,真的很难相信那个男人变身居家的模样;还有床头的那盏灯,是两人一次逛夜市的时候挑的……

现在这些东西都被人肆意的破坏过。

唐静芸狠狠的闭了闭眼睛,压抑住自己眼底的那种崩腾而起的热气,她告诉自己,姜晔还在医院里等着她呢,这些都是外物,只要姜晔醒过来,她就让他加倍的补偿她。

唐静芸匆匆的看过了所有的房间,每一个房间都没破坏了,包括姜晔和她的书房,都已经狼藉的不成模样。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梅四道,“去,报警,这是非法闯入民宅破坏,还造成屋主大量的损失,我需要在公安那里立个案。”

梅四自然是应声去做了,而那个护卫队的负责人,一听唐静芸这个说法,就是脸色一变,他知道这个女人是打算走光明正大的路了,这样要是问责下来,恐怕他们都不会轻易脱身,知道这事情不好处理了,立马也是转身出去,给自己的上头去了个电话,将这里的情况说明。

分局出警的速度还算可以,大约是过了一刻钟的模样就已经过来了,看着屋子里的模样,这些人上前例行问话。

唐静芸坐在正屋门口的台阶上,单手吸着烟,另一只手把玩着打火机,并没有出声的念头,看的那问话的警察皱眉升起不满,只是想起能够住在这里的人身份都是极高的,也不敢有什么不好的念头。

梅四站出来替唐静芸回答了一些问题。

当外面的人走进来的时候,就正好看到了一个气质清冷的女子,正坐在台阶上,面无表情,那熏疼起的烟雾让她的脸显得格外的阴冷,尤其是他们踏进来的时候的一瞥。

“您好,请问您就是唐小姐吧?我是京都公安局的局长,龚新路。”一个穿着公安制服的男人对着唐静芸道。

而他旁边的男人,长的颇为高壮,点点头,“您好,我是这支小队的总队长,蔡延。”

唐静芸淡淡的点点头,也不管那个分局出警的警察内心的震惊,他只是以为这里居住的人来历不凡,可是还没有如此的直观,居然会让市局的局长亲自过来!这可是他们平常连见一面都困难的!

“也好,虽然正主没有过来,但是你们也勉强算是能够顶事的了。”唐静芸将手里的烟头在脚边的台阶上摁灭,站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神色冷漠地道,“龚局长,蔡队长,在我向你们叙述案情的之前,我有一句话要放在前头说清楚,就算我不值得你们尊重,但是这里是姜晔的住处,他在外面拼死拼活保家卫国,是个值得尊敬的战士,你们之后说的话做的事,记得要对得起你们的良心!”

这两人对视一眼,心中都是下意识的一凛。

唐静芸走进身后的屋子,然后转身指了指刚才问话的分局的警察,“就你,跟我进来,带上笔和纸,等会将我说的事情都记录一下,然后在警察局里备案一下,我倒是要看看,这件事公安能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然后继续带着几人走进去。

这一次唐静芸并没有如同一开始那样只是走马观花的看一遍,她只是将人带进去,然后让人记述着她说的内容,当然大部分都是唐静芸在说着那些被毁坏的财物,她指着地上的陶瓷碎片淡淡地道,“这是明代的陶瓷,不算过名贵,当初拍回来的时候三万块一个,一共四个,我和姜晔住在这里的时候,他每天都会给我带一束花来插在上面。”

她指着那已经成碎纸的画,“这是张大千的真迹,市场价是多少我不太清楚,是我的朋友送我的,还有另一幅是徐渭的泼墨画,姜晔喜欢,我就让我的店里收了一幅,收来的价格一百八十万。”

……

她指着地上的东西缓缓地道来,每一句话都是平铺直叙,仿佛不带丝毫感情,但是那里面总是能够牵扯到唐静芸和姜晔两个人的活动,旁人都能够听到这两人的感情是极好的。

只是记录的警察觉得手心在冒汗,因为如果眼前这个女子说的内容都是真的话,那里面每一件东西拿出去都是一笔昂贵的财富,这林林总总的,全都加起来将会是一笔天价啊!

而龚新路和蔡延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情况,对视一眼,彼此眼底都有些不确定,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姜军长的生活还真的算的上是挥金如土,就算是姜晔背后有姜家,也不会让他这样挥霍吧?如果真的要报上去,这个女人就不担心姜晔担上什么罪名吗?

唐静芸只当自己不知道背后的暗流涌动,她只是眯着眼,淡淡的讲述着这些东西的价值和来历,像是在祭奠那些曾经的过往。

有些故事,其实她只是想要说过一个人听而已。只可惜,这个人现在不在身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