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温情脉脉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姜晔已经回国了,此刻唐静芸在哪里?她自然是在京都的那栋四合院里,一个人沉默坐在沙发上。

过了许久,才听到她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那叹息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往日的她没有觉得有多寂寞难熬,可是今天却感觉格外的难受。

她抿唇,轻轻的按揉自己的脑袋。

本来在和姜晔跳下去的时候还算好,可是在fbi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居然阻挠浅戈用直升机将两人救上去,最后要不是帝王亲自出面,恐怕事情还没完。

姜晔身上本就受了枪伤,流了不少血,身体虚弱,跳下去的时候身体脏腑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而那时候天气已经很寒冷,在冰冷的海水泡了很久,虽然有唐静芸不断的给他活血,给他渡气,他还是一被就上来就高烧不止。

可是唐静芸只敢让人给他止住了烧,然后乘着调用的飞机迅速的回国来寻找治疗的方法,在美国那里根本不安全,谁知道那些医生会不会突然被控制,然后给姜晔用上什么知名的东西。

好在飞机上有浅戈借给她的临时医疗组,一路回去没出事,然后京都那里也有陆鸿宇联系好了,她陪着他到了医院后,见有姜老爷子坐镇就径直回来了,她花费的精力其实一点也不比姜晔少,所以她也格外的疲惫。

匆匆洗个澡,倒在家里的床上狠狠的睡了一觉,可是在梦里却梦到姜晔的那张脸,两个人笑着说笑着,走在海滩上,一个浪头打来,姜晔不见了,她找不到他了,然后她就猛然惊醒过来!

他不见了!

她还记得那一刻的那种刻骨铭心的痛,好似自己的心被人活活剜割了一块,心脏破了个洞,那血怎么止都止不住。

他不见了,她知道,她也会随着他一起死去。

不过好还这还只是一个梦,老人常说梦里的东西都是反的,所以唐静芸也就只能这么安慰着自己,不要太担心这种事情。

她坐在沙发里,沉沉的靠着自己身后的坐垫,坐垫很柔软,她记得还是姜晔特意买给他的,她还记得看见沙发上多了这两个柔软的东西的时候惊讶的情绪,现在想想忍不住想要笑出声来。

然后她起身,去浴室里洗个脸,可是看到镜子里那个憔悴的女人的时候,她不由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这个真的是她吗?镜子里的女人那么憔悴,这让她有种恍惚的感觉。

原来,古书上常说的“为伊消得人憔悴”是真的呀!

唐静芸挑眉,努力让自己显得更加好看一点,想起自己接下来要去医院,她更是罕见的给自己化了一个淡妆,让自己看的不至于太憔悴,毕竟她唐静芸也是要面子的,为了个男人要死要活,要是让前世的那些人知道了,还不定要怎么嘲笑她呢。

去换了一双鞋子,然后就转身出了门。

门口有些冷清并没有什么人,她反身锁上了大门,眉宇间带着几分清愁,很快的走了出去。

“夫人!”

梅四从一辆车上走下来,对着她弯了弯腰。

“梅四?你怎么会在这里?”唐静芸挑眉。

“浅戈阁下说您身边可能暂时还要用人,就把和一些人调派了过来,供您差遣。”梅四对着唐静芸恭敬的地道。

唐静芸点点头,“行,那就暂且在我这里待一段时间吧,果然还是浅戈比较细心。”挥了挥手,“走吧,去第四军区医院。”

梅四默默的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上了车,将车子开到了唐静芸指定的地方。

唐静芸没有立即下车,而是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看着那块巨大的招牌出神。

梅四不知道唐静芸在想些什么,但是知道她此刻的心情多半很不好,所以并没有多说什么,而且陪着她出神。

过了一会儿,唐静芸才下车,走到了门口。

今天的门口查的明显就比较严,唐静芸眉宇轻皱,对着看守的两个士兵道,“去告诉姜老爷子,就说我唐静芸来了,她不会拦着我的。”

两个小兵都是吓了一跳,不知道这个女子是什么来头,居然张口就是姜老爷子,这样的口气还真是让这两人吓的不轻。

其中一个去汇报了一声,没过多久,就看见一个那人匆匆走了出来,正是姜老爷子身边一直陪着他的男人。

唐静芸挑眉,还是熟人啊。

这个人正是戚润清和戚泽九的父亲,和唐静芸有过几面之缘的戚校长,看到唐静芸,对着两个小兵点点头,“以后这位唐小姐进来不用再汇报了。”

然后亲自带着她走了进去。

“姜晔的情况怎么样?”唐静芸淡淡地道。

戚校长轻轻叹了一口气,“不容乐观,已经完成手术,他断的肋骨已经全都接好了,不会留下后遗症,不过就是担心手术后的并发症,姜晔现在身体真是虚弱的时候,不知道能不能够挺过来。”

唐静芸淡淡的点头。

戚校长打量了眼前这个女子,不由心中暗暗皱眉,脸上看样子化了点淡妆,不过干裂的嘴唇依旧出卖了她的憔悴,只是她表现出来的表情太过平淡了,平淡的不太像是听到了自己男人处于生死危机的样子,这让他不由侧目。

这样的反应,要么就是心中没有多少真情,不在乎对方的生死,要么就是城府太深,掩饰的太好,连这样悲伤的情绪都能够掩饰。

照他大儿子的说话,唐静芸和姜晔的感情十分好,那么想来不会是第一种情况,姜晔也不是傻子,不是真情实意的付出,他又怎么会让自己陷进去呢?

那么就只有第二种推断了,可如果是第二种推断了,那她小小年纪这心思就得多深?连这样刻骨的痛苦能够掩饰下去?

戚校长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在心中默默摇头,其实唐静芸这个后辈,他是真心感到喜欢,只希望姜晔不要出事,都说慧极的人都钟情,他不希望唐静芸这样的后辈会出事。

上了顶楼的急诊室,唐静芸对着戚校长点点头,然后径直走向了坐在急症室门口的老人,“您好。”

姜老爷子抬头,看到一个女子,因为离的近,他还能够看到这个小丫头眼睛通红,眼底泛着血丝,心底暗暗的叹了口气,“坐吧。”

唐静芸只是笑了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您在等什么人?”唐静芸问道。

“我?我在等我的宝贝孙子呢,他就在这间重症监护室里,我要等着他醒过来重新喊我一声爷爷呢。”姜老爷子好似不知道唐静芸的身份似的,轻声说道。

唐静芸挑眉,“巧了,我也在等一个人,他是我男人,是我丈夫,他也在这间重症监护室里,我和他说过要一起白头的,我的头发还没有白,我不要他就比我早死。”

“你们说要一起白头?那我想你们两个人的感情一定很好吧。”姜老爷子说道。

“是啊,我们的感情可好了,一见钟情,再见终身,我觉得里面这个男人就是我这辈子的寄托,我一开始其实对这个男人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因为我知道他的出身很好,一般出身很好的男人都比较花心,可是我不大能够容忍这样的情况。”唐静芸笑了起来,眼带闪过几分幸福的光芒,“可是我们两个意外的合拍,他虽然年纪比我大了8岁,可是我却感觉到两个人在立身处世中都意外的合适。后来还发生了很多事情,然后我就陷了进去。就像他爱我那样爱着他。”

姜老爷子静静的听着自己这个孙子自己决定的孙媳妇在自己面前说着两人之间的感情,不知道该说什么,反正就是在她的叙述中,感觉到了一种柔情蜜意,一种老夫老妻相濡以沫的感觉,让他这个听着她讲话的外人,都能够感觉到两人之间特别好大感情。

唐静芸絮絮叨叨的讲了一些,将她和姜晔之间的相处,将两个人之间在一起时候的快乐,讲她是什么时候开始心动的,讲姜晔是怎么宠爱纵溺她的。

如果不是唐静芸讲述,如果不是已经猜测到唐静芸的身份,姜老爷子几乎就要怀疑里,她所诉说的那个那人,真的是他的儿子吗?

可是唐静芸眼底的柔情骗不了她,她望着重症监护室的表情,都微微带着一种希冀的光芒。

那是对于所爱的人生的渴望。

姜老爷子是过来人,就如他懂自己孙子当初在自己面前表露的那种感情,他也懂唐静芸此刻表露的感情,那么的深重,令他这个过来人都要忍不住为之叹息。

从本心里讲,如果姜晔醒过来,平安无事,他已经愿意接受这个孙媳妇了。

他都到了这个年纪,很多东西早就看透了,没有必要为了家族的事情赌上孙子一身的幸福。

唐静芸大概还不知道自己居然阴差阳错打动了这个老人的心,她现在只是觉得格外的寂寞,她迫切的需要找人说说话,调节一下自己心中空落落的感觉。

就在这时,重症监护室里传来刺耳的声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