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我来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没有转身,她一直静静的看着对面,右手自然的下垂,手中的枪保险已经打开,随之准备待命。

“我来了。”

男人淡淡一笑,拎着那挺重型机枪走到了唐静芸,与她并肩,然后走过她半个身子,隐隐将她挡在自己的身后。

他没有告诉她自己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才说服了自己的上头,也没有说过自己冲破fbi的封锁的时候,进行了多少次交火,他只是用了很平淡的三个字“我来了”,他告诉她,他来了,就像是他和她每次通话的时候说的那样,你好,你吃了吗,如此的平淡,却掩藏着不容忽视的真挚。

唐静芸微微皱眉,对着身前的男人道,“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来?他们都欺负你到这个地步了,还真当你背后没有靠山吗?”男人挑眉,他的脸虽然平凡,但是站在那里,修身玉立,青松挺拔。

“浅戈……”唐静芸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浅戈居然会过来,她知道,就算是帝空的消息渠道很广,可是能够在安森德来了之后不久就抽调这么多人赶过来,浅戈恐怕为了她也是拼了!

她怎么可能不感动?她低声对他说到,“我不会说谢谢的,因为我们之间不需要,我只给你一个承诺,我唐静芸可以永远庇护你,无论你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亦或是与多么强大的对手为敌。”

浅戈忍不住笑了笑,他觉得自己也确实傻了,不知道为什么为了这个女人,会那么的费心费力,可是如果是她的话,他想其实还是值的,因为在他的心中,唐静芸从来都不是什么其他人,而是他浅戈的朋友,是除了王以外唯一的一个朋友,她对他那么好,那些真情好意,都让他没法拒绝。

他想,如果王带给他的是一半伤痛一半欢喜的话,那么唐静芸带给他的就是依赖,他能够在她的身上找到一种安心的感觉,能够给他心灵上的安慰。

所以,今天这件事情他不后悔。

“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阻止我们fbl办事!我是理查德·安森德,让你们的负责人出来说话!”安森德眼看着自己今天的安排就是出现意外了,高声喊道,。

浅戈挑眉,冷冷一笑,“不巧,原来是fbi啊,我居然没有认出来,真是不好意思,说来也是老朋友了,我是帝空的人!”

帝空!

安森德眉头狠狠的一跳,帝空!怎么会是帝空?居然是这个该死的组织!

帝空在美国上层其实并不是秘密,帝空有的是钱和人,在美国这种地方想要扶植几个代理人还是很容易的,如今别的不说,在美国还是有很强大的影响力的,反正就安森德上位之前,上一位负责人就交代过,最好不要招惹帝空,不然会被报复的很惨!

他看着面前的男人,平凡的容貌和那双精致的手,让他灵光一闪,猛然想起了帝空的传言里的那个人!

“浅戈!你是帝空的浅戈?!”安森德突然诧异的开口。

他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传闻中的浅戈是个冷情的人,据说很少笑,出任务的成功率高的可怕,那一手狙击几乎没有人能够躲过,不管你在什么地方,守护的多严密,总是会被浅戈一枪爆头。

可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这个浅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一副要保定了这个姜晔的女人的样子?

该死的,他不会是遇到了什么狗血的事情吧?

不得不说,安森德的脑洞还是很大的。

浅戈点头,“不错,我就是浅戈,”他拎着手里的机枪,淡淡的道,“不知道安森德局长是否愿意看在我们帝空的面子上放我这好友一马?”

“不”字在安森德喉咙里卡了好久,差一点就要吐出来,可是看着浅戈手里拎着的,和身后那些如狼似虎的壮硕男人,那个“不”字终究还是被他重新咽下去了,虽然这感觉让安森德差点吐血!

他本来安排的好好的计划,就被这个突然杀出来的男人给坏了,这怎么能够让他不感到愤怒呢?可是愤怒又能怎么样,这帝空有钱有势,手里还捏着这么强悍有威慑力的存在,就算是他行事的时候都要掂量一下,否则惹怒了那么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帝王怎么办?

要知道,传闻中帝王对这个浅戈那是极好的,有一次浅戈执行任务,被当事人出卖,受了点伤,最后惹的帝王一夜之间将那一族都给灭了!

听说,惹谁都好,就是不要去惹帝王那个疯狂的男人!

他终于勉为其难的点头,“当然,这是应该的。”

浅戈笑了笑,“我就知道安森德居局长是个聪明人,那就多谢了。”

说着,掩护着唐静芸缓缓的退后,走到了自己人的身边。

唐静芸突然侧头,看着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男人,摸了摸他的头,“浅戈,你长大了,是个大男人了,可以保护我了。”

浅戈闻言,终于忍不住大声的笑了起来。

在门里面看着这样的一幕,王爱莲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以掩饰自己的惊讶,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那个男人分明就是那天和唐静芸一起靠在车上抽烟的男人!

她一直都以为这不过就是个不过如此的男人,可是怎么也没有料到,他居然会出现在唐静芸最危急的时刻,而且他提着那挺枪的样子,给人一种格外危险的感觉,可是又不得不说,男人味十足!

浅戈让司机下车,唐静芸坐进了驾驶室,浅戈坐在副驾驶上,然后带着身后的一路车子,浩浩荡荡的从这个破旧的小区离开,留下一片震惊的人群。

安森德眯眼看着车队离开,猛然将手里的配枪砸在了地上,毫无风度的飚了三分钟不重样的脏话,这才狠狠的舒了一口气。这憋屈的日子真是恶心透他了!

他身边的人已经习惯了他们的上司时不时暴躁抽风的样子,虽然这样的情况他们也感到格外的愤怒。

王爱莲看着车队离开,她有一种感觉,大概姜先生和姜太太再也不会回来这里了,她想,这里大概不过就是两人临时居住的地方罢了,他们的那些事情大概也都是假的吧?

想起自己和姜太太信誓旦旦说过的那些话,现在想来不过就是一个笑话,首先从身份上她就离那个姜先生太过遥远,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而她这几天的行为,或许在他们的眼里不过就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

这样想着,她心中一阵失落后,又是松了一口气,虽然当时心中有那些不堪的念头,但是到底让她背负着道德的枷锁,现在这样也好,反正永远都够不着,这样也就不会再有什么念想了。

——

那一头,唐静芸一边开着车子,一边和浅戈交谈着。

“你怎么知道我遇到了麻烦?”

“也没什么,我本来就一直都让人特意关注一下你的身份,没有想到你居然和姜晔还有关系。后来他们得到消息说安森德要动你的时候,我当然就坐不住了。”浅戈眯着眼睛,手里拿着烟,或许是因为身边坐了唐静芸,那寡淡的笑容里带着几分温和,显得很温和。

说起姜晔,他还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是静芸的男人,要知道姜晔那个男人曾经在国际上也很有名,他还和他交过两次手,一负一胜,是个极为强劲的男人。本来在一年多前突然在国际上销声匿迹,他还以为出了事情,没想到原来是回国结婚了。

唐静芸眯眼笑了笑,“对啊,姜晔,我男人,改日我介绍你们两个认识。”然后又若无其事的道,“什么时候你也给我介绍一下你家的?”

浅戈愣了愣,随后若无其事的掩了掩自己身上的衬衣中领,因为消息得到的匆忙,他甚至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就带着人出来了,正好露出了他脖子上的痕迹。

唐静芸笑了笑,然后很快就收敛了笑容,“告诉我,姜晔发生了什么事情。”

浅戈眉头动了动,沉声道,“我得到的消息是全力活捉姜晔,似乎是想要得到他身上的某样东西。姜晔这次去见面的人fbi的线人,将会突然反水,还在他逃跑了路线上埋伏好了很多人。”

唐静芸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神色冷淡,然后点头,“好,那就快点去找姜晔吧。晚了我怕出事。”

浅戈自然是点头的。

——

在一处密林中,姜晔看着对面的男人,咬牙发狠道,“你居然敢背叛我们!还公然给fbi送消息!”

一个身上颇为凄惨的男人,此刻正倒在地上,露出一个惨笑,“果然不愧是东方的阎王,我这样你都能够找出破绽,我服了。”

落到如今的地步,他已经不指望能够活命了。

“说!对方的目的是什么?!”姜晔蹲下来,抓住男人的头发将他拎起来,手枪抵着他的脑袋。

“具体的我不清楚,只是知道要一份资料什么的,说是在你的身上,一定要将你捉住。”男人索性也不在隐瞒什么,直接说了,眼里露出决绝,“看在我这么配合的份上,给我一个痛快吧。”

姜晔盯着他的眼睛,脸色冷漠,很痛快的给了这个男人一枪,然后带着身后的人快速的离开。

——

几天前,一个男人的臂弯里夹着一个普通的包,上了轮船,那艘轮船是开往中国大陆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