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高楼广厦里。

唐静芸一身女士高级西装,将她那窈窕的身姿衬的更加突出,那一张清冷的脸上多了几分笑意,乍一眼看上去觉得英气逼人。

她干错利落的在文件上签了字,然后站起身,伸出手,对着面前的男人笑道,“很高兴原投迎来你这样的人才,希望未来的时间里能够共事愉快,埃修斯先生。”

对面的男人也是赶紧起身,握住了唐静芸的手,“这也是我的荣幸,原投愿意接纳我我感到很高兴,我觉得来到原投可能是我最疯狂的一次风投,但是我有信心能够获得高昂的利润。”

眼前的男人正是那天和唐静芸在托塔斯家族宴会上攀谈过的埃修斯,也是唐静芸看好的日后的一个投资界的后起之秀,不过没有想到被唐静芸这么一影响,倒是让他投入了原投,也不知道未来会走向什么样子。

但是唐静芸依旧很高兴,埃修斯的进入,其实标志着原投真正在美国市场打出名气,除了吸引资金外,还开始了吸引人才。埃修斯是第一个人,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在日渐走俏的的投资界,原投已经在逐渐成长为一霸,江湖吸引更多的人才。

在谈妥了这件事情后,唐静芸让人带着埃修斯离开,自己按揉了一下额头,真是的,这就是她不喜欢坐镇公司的原因,事情真是太多了。还好,她已经将何延陵抽调过来了,等到他过来,她就可以彻底从办公室里解脱出来了。

可怜的何延陵,刚刚处理完手里的案子,还来不及喘一口气,又要马不停蹄的赶到美国来,接手唐静芸手里的一大摊事情,还真是天生的劳碌命。

唐静芸看了眼办公室里的时钟,已经下午两点多了,她忙到现在还没有来得及吃口午饭,算了算下午终于没有什么事情了,她索性换了身上的衣服,穿着一身长款风衣走出了原投的办公大楼,走到一旁的店里去要了点吃食,准备下午翘班算了。

这大概就是当老板的唯一好处了,想走就走,能够难得任性一把。

当然,这也就是像唐静芸这样的人会这样,不知道多少人享受着这种大权在握的感觉,也就唐静芸会嫌烦,而且还将这些东西完全不放在眼里。

她吃的馆子是一家比较有名的中式餐厅,味道还算地道,这在美国这边也算是难得。

唐静芸临走的时候还让人打包了一份水煮肉,她想着姜晔挺喜欢吃的,带回家晚上热热也就能够吃了。

只是在高兴的推开家里的门的时候,她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因为玄关处多放了一双鞋子,看款式应该是女士的,这让她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真好听见了里面传来的声音,“姜先生,真的太感谢你了,我家里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如果不是你,我当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唐静芸眉头动了动,换了鞋子,走进去,“阿晔,今天家里有客人吗?”

姜晔看着面前这个不请自来的女人,心中升起几分不喜,不过很快就压了下去,对着王爱莲淡笑道,“王女士,不管如何,邻里关系摆在这里,你女儿又是个孩子,我总是不能见死不救的。”

“不不不,姜先生的大恩大德,我就是再怎么感激都回报不了,如果不是怕你嫌弃,我都想让囡囡叫你一声干爸了,你就是她的再生父母。”王爱莲略显局促,不知道为什么,坐在姜晔面前的时候,她竟然有几分不自在的感觉,她突然觉得这样端坐在沙发上的姜晔,看上去格外的有男人味。

这样想着,她的脸颊上不由自主的带上了一抹绯红,那张本来柔柔弱弱的脸看上去更是能够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姜晔心中的有些烦躁,他只是救了一个人,并不想要惹上一块牛皮糖,这王爱莲一开始提着东西上门非要来感谢他,他还没表示就进了门,还特意掏了钱还给他那天垫付的部分,结果坐在这里就不走了,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真是着实令人不喜。

他多少也算是看明白,敢情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他一开始看这个女人老实本分,难免多帮了几把,可是这没过多久就滋生了更大的野心,还真是不怎么让人讨喜。

他张了张口,正打算说一些无情的话。反正他姜晔也从来不是怜香惜玉的主,他把一腔柔情都给了唐静芸,其他的女人在他眼里不过顽石,根本没有丝毫的兴趣。

可是在他要说话的时候,听见了门锁打开的声音和换鞋的声音,还伴随这唐静芸的询问声。

他心中的那根弦猛然一绷,如果让他家芸芸看到他和一个女人在家里聊天,会不会被她误会什么?这个念头一起,他的心就悬了起来,不过面上倒是不显,应了一声:“是的,隔壁的王女士过来喝杯茶。”

说着对王爱莲点点头,起身迎上唐静芸,“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回来的时候也不和我说一句,我好给你多弄点菜。”

唐静芸扬了扬手里打包好的水煮肉,“喏,我刚吃完午饭不久,顺手打包了个水煮肉回来,我记得你喜欢吃的。公司的事情不想管了,等到延陵过来后再说吧,我今天下午不去了。”

她笑着解释道,神色自然,对着也起身的王爱莲笑了笑,“你坐,我去换身衣服。”

姜晔接过唐静芸手里的东西,露出了笑容,“你有心了。”

王爱莲看着唐静芸一回来就显得完全不一样的姜晔,此刻的姜晔宛如一下子打碎了身上的坚冰,丝毫看不出刚才和她讲话时候的隔阂,很自然的拿着菜去处理,又看见唐静芸走进卧室去换衣服,这两人之间的气氛让人根本打不破,她坐在这里,实实在在的感觉到她是这栋房子里的一个外人。

姜晔处理好东西后,抱歉的笑笑,“没想到芸芸今天回来这么早,让你见笑了。”

王爱莲只能尴尬的笑笑,然后很快就告辞离开了。

等到唐静芸换了一身居家服出来的时候,发现王爱莲已经离开了,不由坐在姜晔刚才坐过的椅子上,眸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姜晔,看的姜晔赶紧对着她笑,然后迅速的收拾了桌上的东西,一股脑的拿走,扔的扔,洗的洗。

“之前她家小孩食物中毒,我去帮了个忙,顺便在医院里垫付了点钱,她今天就是来感谢我的。我一开始没想让她进门,可是她手里提着东西,还……”

唐静芸笑着打断姜晔的絮絮叨叨,“干什么急着解释?这是心虚了?”

姜晔闭嘴,好吧,他怎么给忘了,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你说什么都是借口。

唐静芸靠在沙发上,挑眉轻笑,“好了,别这样,我问你答。”

“嗯。”

“有和她肢体接触吗?”

“没有。”

“有对她起什么心思吗?”

“没有。”

“有背着我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绝对没有!”

“这不就得了?”唐静芸挑眉笑道,“我的男人我还不相信?放心吧,我不是那种不讲理的女人,肯定是给你申诉的机会的。”

姜晔笑着搂住唐静芸,然后将他掉了个儿,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她说你和一个男人姿态亲密,还抱了那个男人,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

“哈哈……”唐静芸忍不住笑出声来,“那是我的密友,之前就经常打电话啊,你放心,我和谁出轨都不会和他出轨的,我唐静芸从来都不沾有主的人。”在唐静芸心中,浅戈就是那种能够睡一张床上盖着棉被纯聊天的好朋友,曾经的他和她同病相怜,现在她也对他多了几分怜惜,是真的将他当成一个好朋友来看待。

姜晔眯眼,搂紧她,狠声道,“谁都不准!听到没有!你是我,一辈子都是我的!”

唐静芸挑唇笑了笑,她不喜欢别人在她面前放狠话,却喜欢极了这个男人露出霸道的样子,会让她的心中里享受极了。

这个强势的男人啊,全心全意都在她身上,你让她又怎么怀疑他对她的真情呢?

两人相拥在一起,好似是要将前几天失去的那些时间都弥补回来。

“王爱莲的事情你不要管,我来处理好了。”唐静芸过了一会儿,突然出声道。

“好。”姜晔也不问缘由,“我只要负责看到她绕着走就好。”然后又忍不住笑了笑,低头在唐静芸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然后缓缓的挪动,亲吻到她的脸颊,唇瓣,在她的唇上狠狠的碾磨。

——

在美国某个政府秘密基地里。

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一沓照片一张一张的摆放在桌子上,如果唐静芸或者姜晔在这里,就会惊讶的发现,这照片里面的人赫然就是化过妆后的姜晔,另一边则是没有化过妆的姜晔!

“真是小瞧了这个强大的东方男人,居然藏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一个五官深邃的男人看着桌上的照片,冷声道。他一张张扫过这个男人的照片,然后阴沉沉道,“要不是有线人的消息,我们恐怕还真的抓不到他!”

随后转头对着一直待命的手下道,“随时实行抓捕计划!”

“是!”手下应声答道。

过了一会儿,那个男人又拆开另一个文件袋,里面赫然是唐静芸的资料和照片,照片里还有几张是和姜晔姿态亲密的样子。

“我倒是要会一会这个女人,想不到堂堂姜晔也会有弱点!”

男人的低语声飘荡在这间房间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