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渊源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很小的时候,唐静芸就知道家里有这么一枚玉扳指了,她的母亲孤身一人回家的时候,拖回家的行李箱里除了自己的衣物以外,没有丝毫那个负心薄情的男人的东西,除了这一枚玉扳指。

后来她的母亲难产死了,姥爷没过几年也去了,剩下姥姥一个人,姥姥本来是想要将枚玉扳指扔掉的,按她的话说,那种祸害了她们一家人的男人的东西,拿了污秽。

可是终究还是没有舍得丢,再怎么不是,也是女儿留下的。

等到姥姥去了,东西留给了唐静芸,这东西的来历她自然也是知道的。

后来,唐家循着这枚扳指找上了她,给她开启了一条完全不一样的人生,在唐静芸心里,这枚玉扳指连接着她两个极端的生活,一个贫穷苦难夹杂着街面上的叫骂,另一个富贵权势顺手拈来却肮脏刻骨。

可是,她没有料到,原来在这枚玉扳指身上,还有这么一个故事。

她自嘲一笑,她当初只道这枚玉扳指是唐家主母的象征,唐志谦想要给自己家中的妻子这个凭证,这才想到要找回这东西,可是不曾料到,这居然还牵扯到一批海外的宝藏,还真是出乎预料。

大概是唐志谦年少的时候,并没有被告知这东西的真正价值,在和她母亲浓情蜜意的时候就将东西送了人,等到后来知道这东西的真正来历的时候,才发现东西早就送人了,这也才会顺着她母亲的消息找上了她。不然,凭借唐家的势力,又怎么会隔了二十年才会找到她这个流落在外私生女?

至于后来将唐静芸的认祖归宗,或者也是出于一种弥补的心理吧?毕竟这东西在唐静芸保存这东西几十年,说到底还是有那么一点功劳的。

事实上,真相还真的和唐静芸猜测的相差不远。

只是,这其中,唐志谦送给她母亲东西的时候,就真的完全没有心意吗?至少当家主母信物的意义他还是知道的。

那时候的唐志谦,少年得志,继承家业,意气风发,却偏偏还没有成熟男人的冷漠,碰上了一个温柔似水的小家碧玉,哪里能够把持住自己半颗红心?只可惜,再深的感情也经不起外界的消磨,终究落得个如此惨淡收场。

唐静芸站在酒店提供的抽烟室里,点了一支烟,目光遥远的看着窗外的景象,神色冷淡,带着几分忧伤和嘲讽,不知道是在嘲讽负心薄情的唐志谦还是她那个单纯到蠢的母亲。

“你倒是好,自己一死百了,留下我一个人纠缠于你们上一代的恩恩怨怨。”唐静芸轻声地对着空气念叨。

她对她的母亲,恨不得,爱不得,可是最终也只能化为一种复杂的观感,最后将那些情感报复到活着的人身上。

摇摇头,将那些情绪从自己的脑海里驱逐。唐静芸告诉自己,没事的,她这辈子已经有了姜晔,至于其他人,那都无所谓。上一辈的恩怨,她上一世已经报复的彻底,没有必要在来一次了。

人千万不要活在仇恨里,也千万不要为了死的人,伤害了自己爱的人。

这样想着,她的心里轻松了不少。

看了眼手上的腕表,原来她已经出来了半个多小时了,不由笑笑,里面的人事情应该已经谈的差不多了吧?

果然,转身走回去的时候,正好碰上了正出来找她的姜晔。

姜晔看了眼刚才得到答案后就出了房间散心的唐静芸,见她脸上神情正常,脸色也还好,不过心里的担忧并没有因此放下,因为他很清楚,唐静芸从来都是个有城府的女人,只要她不想,她心里的不痛快谁都发现不了。

他轻抚她的脸,轻声道,“心情还好吧?”

“嗯,还可以。”唐静芸挑眉笑了笑。

姜晔见此却是心里愈发不安了,唐静芸对于唐家的心结一直都在,这个她很清楚,现在知道了这么一件大事,没道理反应这么平静啊!这样想着,他的心里愈发的不安了,因为他有些拿不住唐静芸此刻的心情。

他转身,弯下腰,虚半蹲着“上来。”

“嗯?”唐静芸挑眉。

“上来,我背你回去。”

唐静芸突然忍不住笑了,在姜晔看不见的地方笑的灿烂,然后趴在姜晔的背上,猛的双脚一用力,缠在了姜晔的腰间。

姜晔大手握着唐静芸的腿,在背上颠了颠,将她稳稳的背在背上,“芸芸,别难过,你以往缺的那些东西,在以后的岁月里,我都可以一一的给你补回来。”

唐静芸趴在他的背上,他的背很宽阔,笑问,“喂,你这不会是在安慰我吧?”

姜晔沉默不语。

“傻子,你说一句会死啊,平常不是嘴巴很甜很会哄我的吗?”

姜晔抿了抿唇,“是,我是在安慰你。”

唐静芸静静的搂着他的脖子,“小时候想要有个爸爸可以背我,可以这样的无忧无虑,看着别人家这样特别的羡慕。”顿了顿,又道,“不过其实也没有什么,反正我那样孑然一身也挺自由的,无拘无束。”

“姜晔,你这样背着我,被人看见了会不会很奇怪?这种高端的场所,我们两个居然这样轻抚,会被人笑话的。”

“不怕,你到时候把脸埋在我的肩膀上,人家就看不到你的脸,这样丢脸的话也只是我一个人。”姜晔沉声道。

闻言,唐静芸心里不然酸涩了一下,然后死死的搂住他的脖子,轻声道,“我以后一定对你很好,真的,就算你老的走不动了,我也一样伺候你。”

“我老了,你也老了。”

“可是我比你小很多岁,还比你会保养,你的身子经受的风雨多,老了肯定没有我好,所以我一定比你老的慢。”唐静芸笑笑,说着理所应当的话,却让姜晔托住她的手用力了几分。

“不许说!”

这个话题永远都是姜晔的逆鳞!

唐静芸笑的开心,也终于不说话了。

被唐志谦赶出来找妹妹的唐凌峥,正好对上了这样过来的男女,不由敛眸掩住了眼底的神色,心里轻轻一叹,看不出来,这个姜晔真是宠爱他妹妹宠爱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他曾经听说过,姜晔这个人有个怪癖,也或许是军队训练的原因,让他很不喜欢别人触碰他容易致命的地方,有个女人曾经不知道规矩,被姜晔毫不犹豫的掀了出去。

可是现在,他可正正经经的看到了唐静芸的扣住姜晔的喉咙,可是姜晔还和他有说有笑的。

更何况,姜晔的背是那么好上的吗?恐怕唐静芸还是头一个被姜晔背着的女人吧。

见到唐凌峥,姜晔点点头,唐静芸也从姜晔身上下来了。

“走吧,先进去吃饭,刚才光顾着谈事情东西都凉了,已经让人重新送了一桌东西过来。”

唐静芸闻言挑眉,和姜晔相携着走进了房间里面,光顾着和姜晔说笑,居然忘记询问两人的事情谈的怎么样了,不过看这几人的神情,估计是谈妥了。

“来拉来,快吃东西,咱们也难得坐在一张桌子上,以后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唐志谦笑着招呼,话语里的意思若有所指。

不过很明显,唐静芸听懂了,却根本不愿给他任何承诺,心里有些失落,很快就掩饰了下去,反正这两人根在京都,以后总会有碰上的日子。

唐静芸的唇角挂着浅浅的笑容,若无其事的吃起了桌上的东西。

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的唐凌峥,忍不住挑唇一笑,也不知道唐家怎就出了唐静芸这么一个异类,那本身的才华和气质就不说了,这脾气也是像极了唐家人,我看你不爽,那我就也让你不爽,反正事情摆在这里,你奈我何?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庆幸唐静芸对唐家没有兴趣,还是该感到愤怒,该死的,为什么莫名的有种自己在捡破烂的错觉?

如果让唐志谦知道长子的念头,一定打死这个不肖子,破烂?你去给老子捡一个像唐家一样的破烂试试?京都不知道多少人家眼红着唐家的位置呢!

总的来说,这一顿饭吃的还算可以,有着姜晔在,唐静芸倒也没有用话噎死唐志谦。

临走的时候,唐志谦出声喊住了唐静芸。

“干嘛?”

“……姜晔人不错,你跟他好好过日子。”在唐静芸不耐烦的眼神中,唐志谦从喉咙里艰难的挤出这两句话,然后默默的转身,心中略感头疼。

唐静芸嗤笑,“你有什么资格来跟我讲话?”说着牵起姜晔的手干脆利落的走人。

讲人伦,他一天未尽到身为人父的责任,将权势,他虽然是唐家家主,可是唐静芸走到今日,纵然比不过唐家,但是自保还是绰绰有余,更令人蛋疼的是,他还有一位位高权重的女婿。

唐志谦被气的肝疼,指着关上的门“你、你”了几声,最后恨恨的跺脚。

唐静芸和姜晔笑着牵起手,一起转身离开。

“今天也勉强算是见家长了,我们的关系以后也算是半明路了。”临出酒店的时候,唐静芸突然开口说道。

姜晔眯眼轻笑,握着她的手,十指相扣,“嗯。”心里却想着,自己那头的事情也要提上了日程。

两人找了出租车,一路回到了居住的小区去。

两人一起走上了楼梯,隔着一层就听到了楼上摔砸东西的声音,夹杂着女人小孩的哭声以及男人的叫骂声,不由让两人皱起了眉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