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走下神坛的神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回去的路上,唐静芸沉默的坐在车上,脸色平和,静默的看着车窗外飞逝的情景。

“夫人……”开车的梅四突然开口。

唐静芸将目光转回车内,“嗯,怎么了?”

“王、他近期可能会出现在纽约。”梅四开口,语气里带着几分犹豫。

唐静芸皱眉,帝空的那位神秘莫测的帝王要来纽约?他有什么目的吗?她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包烟,从里面拿出一支,掏出打火机,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这才给自己点上,然后低沉地道,“以后帝王的消息不用再告诉我了。”她玩味一笑,“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帝王的行踪是应该保密的吧?任意泄露的人下场肯定不好。”

梅四默然,的确,在帝空有明确的规定,帝王的行踪和浅戈阁下的行踪,都是绝密,任意探听和泄露,都是会遭到绝杀的。

沉默了一会儿,他缓缓的开口,“我只跟夫人说过。不过我下次会注意的。”

唐静芸点点头,“你的心意我领了,只是你要知道,你自己有命活着,才能够帮我更多。”

梅四应下了,心里多少有些感动,毕竟见识惯了人命如草芥的日子,突然有一天,碰上一个像唐静芸这样的雇主,难免有点触动。

他不知道,唐静芸是死过一次的人,所以她其实比很多人都要珍惜生命。有时候,只有你活着,才能够拥有希望。

车子开的很快,唐静芸抽了一口烟,修长的手指夹着烟,烟雾缓缓的升起,让她的一张脸愈发显得沉静。

“停车!”

突然,唐静芸喊了一声,梅四下意识的踩了刹车,在路上滑行了一小段路。

唐静芸将手上的烟蒂迅速摁灭,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对着梅四点点头,“我还有事,就在这里下车吧,接下来的路不用再送了。回见。”

然后很利落的下车,转身走向了对面的一条街,在路灯杆前站定。

梅四坐在车里,静静的看了一会儿,看到唐静芸居然从包里掏出了镜子,仔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他的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了震惊,在唐静芸身边待久了,他几乎没有看见过唐静芸这么女性化的动作,有的时候,他甚至容易忘记她还是个女人。

他看见他们刚才开过的那条路的转角处,走出来一个身影。

那个男人看上去长相一般,带着一个边框眼睛,走路的时候垂眸敛目,看上去有些呆板,不过身材高大,一身黑色的风衣,可以看得出宽肩窄腰,倒是增色了几分。

梅四疑惑,怎么会是这样一个男人?

只是他的目光在扫过男人的下盘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他的下盘格外的稳当,一看就是练家子。

他的眼中精光一闪,突然想起了,自己有的兄弟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经常会用一些化妆术,莫非……

然后,他看到那个在人前一向沉稳冷静的夫人,居然对着那个男人露出了大大的笑容。这笑容只是远远的看着,就给人一种幸福知足的感觉,她的眼角眉梢上,仿佛都沾染着笑意,那样的温温和和。

她站在阳光下,消融了满身寒冰,如同绽放的初春。在那一瞬,梅四觉得,这样的唐静芸身上似乎带着柔和的光芒。

一刹那间,梅四心里那个杀人不眨眼、城府深沉的夫人消失了,留下了她此刻的模样。

历经岁月,待他垂垂老矣,这个女人的形象都在心中经久不散。

他的人生里,再也没有见过一份比这更溢于言表的爱情。

姜晔转过弯的时候,视线就被站在不远处灯杆下的女人占据了,他看见她对着她笑,脚下的步伐不由的加快了,快速的走到了她的身边,嘴角的笑容也不由自主的加深。

“芸芸,你怎么站在这里?冷不冷?快点跟我回家,别冻坏了,我可又要心疼好久了。”

唐静芸听到姜晔这么一连串关心的话,那笑容更大了,“不冷呢,我早上出门穿的多。刚才看到看到你了,就从车上下来,想等你一起回家。”

大概也就只有唐静芸才有这样的待遇,能够让姜晔毫不吝啬自己关怀的话语。

少年时候的姜晔还有几分年轻人的玩性,哪怕话偏少,但还是个喜欢讲话的人。只是随着年纪渐渐增加,风雨来雨里去,他就渐渐养成了沉默寡言的性子,做的多,说的少,就算是一手带大他的爷爷,都不能令他多说几句话。

直到,遇到了唐静芸。

“好,一起回家。”姜晔笑了笑,眸光淡淡的略过停在对街那辆不动的车子,眼眸中略过一丝光,一闪而逝。

唐静芸主动牵起了姜晔的手,然后将两人的手一起塞到了姜晔风衣的口袋里,很暖和。

梅四在车中不期然的对上那个男人的眼光,心中一凛,确定了自己刚才的猜测,这个男人定然不是等闲之辈!

可是他脑子里猛然冒出来的,却是那一天在希尔顿酒店里的那一次,差点坏了夫人的好事,被夫人用东西砸出来的事情,那时候夫人的嗓音明显比较暗哑,莫非那一次就是那个男人?

看着两人牵着手一起远去的身影,也不知道女人说了什么,男人停下来低头摸了摸她的头发,看上去格外的温柔,然后两人又继续一起走。

他忍不住轻轻叹息,然后笑了笑,他大概明白了夫人的那种魅力所在之处。

在夫人身边办事,她永远都是那个果决有力、手腕过人的女强人,她冷血,她杀人不眨眼,她可以言笑晏晏,却背后捅刀,似乎在她的眼中,没有什么是她办不到的。你永远也摸不准她的弱点。

这样的女人,生来就是让人仰望的。

照理说,这样的女人应该是令人敬畏的,又敬又畏,因为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舍弃你。可是,其实不然。

她除了冷漠的那一面,还有眼前这样温情脉脉的一面,如同一个走下神坛的平凡女人,深爱着一个男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温情的光环。

这样的她,有血有肉,有情有义;也正是这样的她,让人更加的放心。

一个人纯粹强大是可怕的,可是当一个人强大的同时心中有爱、有温暖,那么她就变得令人信服。

神坛上的神人有用世间的****的时候,并不意味着泯灭神性,或许反而会让她更加强大,那种魅力更加的让人无可拒绝。

这样想着,梅四默默的摇头微笑,开着车子离开,只希望这个女人能够一如既往的这么幸福。他虽然游走在刀锋上,可至少让他相信人间有真情。

——

唐静芸和姜晔走了一段路,看到前面的站台,然后唐静芸挑眉,“坐公交?”

姜晔犹豫了一会儿,摇头,“我们打的回去。”

委屈了谁都不能委屈了自家的大宝贝不是?

唐静芸挑眉一笑,风情万种,“德行!”

姜晔低头,勾唇,“我就乐意宠着你,最好宠到你没有我陪同不愿意出门,这样就没有谁能够觊觎你了。”

唐静芸笑而不语,好吧,这个男人的骨子里其实真的不错啊。

于是两人招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去了暂住的小区隔壁的一个菜市场,两人一起挑了点东西,神情含笑。

然后步行了十分钟的样子,回到了自己家里。

今天的姜晔回来倒是遇到了不少人的打量,毕竟身边站了一个如唐静芸那样清丽的东方女人,怎么看都是比较引人注目的。

不少人看了眼容貌一般的男人和漂亮的女人,暗暗感慨,这小子的艳福真不浅!

两人一起回了家里,做了三菜一汤,姜晔主厨,唐静芸打下手,一个小小的厨房间显得格外的温馨。

唐静芸喝着手里的汤,眉眼里满是满足,“有时候想想,如果你不是这样的身份,我也没有自己的事业,我们像个平凡的夫妻一样,朝九晚五,平淡幸福,未尝不是一件美事。”

就如同她小时候生活的那样,看着隔壁邻居家的吵吵闹闹,其实也挺好的。

姜晔闻言,动了动眉头,“你不喜欢我现在的身份吗?我很抱歉……”

“没事!”唐静芸截住了姜晔的话,眼眸含笑,“我只是说说而已,你知道的,我骨子里终究是个有野心的女人,而普通的男人也压不住我。再说了,我们现在不就体验了一把吗?任何生活过久了都容易腻味,这样就很好。”

更何况,唐静芸比任何人都清楚,在这个世间,往往不争就是死路,她的出身,他的家世,都注定了他们的生活不可能真的平凡,如果你不去争夺一些东西,那么恐怕现在这样的生活都保不住。

而且,两人走到这个地位,已经容不得两人退了,家族不许,身边跟着的人同样不许。

所以,有些东西,只是想想就好。

姜晔闻言,笑着点点头,“好,你高兴就好。”

他自然也明白唐静芸的话里的意思,他笑了笑,“其实,我们这样的生活已经很美满了,比那些世家公子小姐的生活都要好的多,所以我很知足。”

两人相视一笑,是啊,他们很知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