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离开与回来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身普通的西装,虽然洗的很干净,但是这并不能够掩饰它的半旧不新,手里夹着一个棕色的公文包,包的有的地方被摩擦了很多的样子,显然也是使用了很多的东西。

这个男人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微垂着头,第一眼就给人一种生活不太如意的印象,大约在不大不小的公司里做着不轻不重的工作,和每一个在国外打拼的朝九晚五的普通华裔一样。

姜晔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这事特制的平光眼镜,没有度数,只是带着他能够掩饰住他那双过分锐利的眼睛,以及那张太过优秀夺目的俊气的脸庞。

他手里夹着公文包,从公家车上下来后,低头走进现在居住的小区里。

一路上遇到了几个行色匆匆的东方人的面孔,那些人看了一眼姜晔后就将头转开了,显然并没有放在心上。

这里是华人聚居的一个小区,生活水平并不高,大多是一些在国外谋生颇为不容易的小人物,很多都是在公司里做着小职员,领着一份微薄薪水的人。而这里也经常有生活情况不太好的华人租住。

所以邻居彼此之间不太熟悉,看到一些陌生的面孔也是常有的。

姜晔心里笑了笑,这就是他选择在这里居住的原因,因为不太引人瞩目。

走到小区里商贩摆搭的菜摊子的地方,他停下了脚步,然后去挑选了一些蔬菜和一块猪肋骨,付了钱后匆匆离开。

这样的时候的姜晔,如果让京都的那些人知道,大概会震惊地掉下自己的眼珠子吧?谁能够想象旁人眼中高高在上过着锦衣玉食的男人,也有一天会像个普通的男人一样蹲在摊子边挑拣着东西?

不过姜晔倒是没有觉得什么,毕竟他在外面出任务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自己开火还是会的。而且比起外面的东西,还是自己弄的比较合心意。

只是自从有了唐静芸后,他再一个人吃饭,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的时候,难免会有种孤独的感觉。

想到唐静芸,他不由悄悄弯了弯唇角。

虽然他现在蜗居在这里没有现身,但是该知道的消息还是有渠道知道的,自然也知道他的芸芸在托塔斯家族中的举动,想想她站在宴会中央成为所有人瞩目的焦点,那些人的眼神里带着崇敬和畏惧,他就有种骄傲的感觉,这就是我的女人,她生来就该是这样的耀眼。

而且她对劳伦斯家族的动作,他也看在眼里,哪里会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恐怕这是他的芸芸护短的表现呢。

只是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摇头,苦笑,想起自己之前又和她通过的一通电话,他不由有些心虚,也有些闷闷的不虞。

大概是他这一回的事情做的不地道,让他的芸芸生气了吧?也是,楞谁都不喜欢自己的男人在外面执行任务,许久不归家一次,就算是仅有的两个电话和一次见面,都跟做贼一样。

他早就知道这个的,所以在没有遇到唐静芸的时候,他并没有过想要结婚的念头,就是因为他这样的生活太不安定,并不能够给女人想要的安全感和倚靠,就算是唐静芸那样自立的女人,想必心里也是一样的不喜吧?

他忍不住自嘲一笑,这一回估计是气坏了,不然怎么会直接挂了自己的电话,然后他第二天就收到消息说她已经坐了航班回国呢?或许是他太过享受她给他的纵容了吧,所以才会在婚后还能够像是婚前那样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外面执行任务。

他就早该料到,她给他的纵容也是有底线的,再深的感情也经不起另一方一再的消磨,更何况她更是不远千里的过来寻找他,苦心为他谋划报复,而他却像个浪子一样在外面居无定所,连一个下午都不曾陪他。换做是他,恐怕也是心里不痛快极了。

姜晔这样想着,心头的不安和烦躁不断的升起,像是带着倒刺的小钩子,不断的在他的心脏上撩拨,无时无刻不觉得轻微的刺痛。

他其实有些惶恐,会不会因为他这样的工作,让芸芸感觉厌烦了?她如果厌烦了他,会不会就将那份深刻的爱情收了回来,然后再也不那么爱他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还有没有希望再次得到她的原谅?

唐静芸的爱,就像是世间最绝顶的美味,让感受过的姜晔再也不愿意失去。

见识过顶级的珍宝,谁还会将那些不堪一提的东西放在心上?

姜晔的眼睛眯了眯,然后勉强将那些烦躁压下去,再等等,等他将手头的任务完成,挖出那个危机,这样他就可以将手里的事情完全托付出去,然后……他就可以全心全意的爱他的芸芸了。

不过事情比他预想的麻烦许多,他通过多方渠道的消息得出,一份本该在乔治·劳伦斯手里的资料却找不到了,而那份资料很有可能就是记载着某些特殊人员的名单。

任何一方拿到了名单,都能够让另一方元气大伤。

可是诡异的是,那份名单并没有被找到,他的人翻遍了很多地方都没有弄到手,这也是他滞留在美国的原因。

他心里暗暗的思索,如果实在找不到的话,他也只能用非正常手段处理了,就是付出的代价必然不小。

“姜先生!好巧啊!你这是下班买菜回来吗?”

突然,一道女声打断了姜晔的思绪。

姜晔抬眸,看到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女人。女人灰色布格的外套,围着围巾,下身一条牛仔裤,虽然穿的衣服很多,但是身材依旧很单薄,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不过脸挺清纯的,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比实际年龄小上个几岁的样子,不过眼角的纹路和手上的老茧出卖了她,估计日子过的颇为愁苦。

姜晔点点头,“王女士,你也买菜回来?”

这个女人他是帮过一次,刚搬来的时候,她被他丈夫打了,他送的她去的医院,然后后来回来的时候,就陆陆续续的见过几次面。

“是啊,囡囡想要吃肉,我去买了点回来。”王爱莲点点头,那张脸上露出笑容。囡囡,是她的女儿的昵称,姜晔也见过,是个六七岁的小姑娘,长的随她妈妈,挺好看的。

王爱莲看了眼姜晔手里提着的菜,“你们男人呐,哪里是应该下厨的人?这应该是女人做的事。以前我先生在家的时候,从来都没进过厨房,哪里像你啊。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等会我做好了饭后过去给你做吧,反正也用不了多少时间,算是感谢你上次帮我。”

姜晔闻言,心中微微皱眉,拒绝道,“不用了,我自己会做,也做习惯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上次因为自己救了她一次后,这个女人就有意无意的想要亲近他,时不时的端点菜过来,今天更是提出了这个请求。

毕竟在外面讨生活的单身男人,让一个和丈夫感情不睦长期不在家的女人进他的门,孤男寡女的,有些事情那可就说不清楚了。

王爱莲听到男人这样坚定的拒绝,看了他一眼,心底闪过几分遗憾,笑道,“那我等会做了肉端点给你尝尝。”

心中感到可惜,她的丈夫喜欢在外面赌钱,家里的钱都输的差不多了,不给他钱他就打人。她的日子过的太过凄苦了,如果不是有个女儿割舍不下,她恐怕都要悄悄离开。

现在好不容易碰上这样一个男人,虽然看上去也只是个小职员,话不多,人看上去有些不灵活,可是她王爱莲就看中这样的男人,看着木讷,可是这才是过日子的好对象。

所以她对他难免就热情一点,也希望以后真的离婚了,自己和囡囡也有个好倚靠的对象啊。

不过他为人就是太正直了,这么久了也没有拉近多少距离。

这样想着,两人一路走上了楼梯,说着话,大部分是王爱莲在说,姜晔只是偶尔的插几句。

姜晔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就算这么低调了,还被一个女人给看中了,而且还将他看的这么好。要知道,他刚刚还在自责自己不是个居家好男人呢。

姜晔住在五楼,王爱莲住在姜晔的对面。

道了声告辞后,王爱莲转身开了门进去,姜晔也准备开门。

就在他掏出钥匙的时候,他面前的门突然开了,露出一张他熟悉的脸,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你回来了,”唐静芸露出一个笑容,“快进来暖和一下,然后洗洗手,我还剩下两道炒菜,很快就可以吃饭了。”

姜晔被眼前的一幕弄的愣愣的,听话的走了进来,木木的看着面前这个温言软欲的女人,觉得有些恍惚。

“还愣着干什么,不换了拖鞋?”唐静芸挑眉一笑,转身进了厨房。

姜晔听话的将鞋子换了,正好看到女人系着围裙在厨房间里炒菜,青菜倒进油锅里,“刺啦”一声,溅起油星子,然后是铲锅子的声音,让这个本来冷冷清清的房子带来了几分人气。

姜晔已经来不及反应什么,赶紧走到唐静芸身边,将她赶到一边去,“我来做菜,当心你的手背溅到。”

唐静芸笑笑,睨了他一眼,“你倒是懂得疼人,怪不得刚才那么受到对门的欢迎。”

姜晔张了张嘴,突然哑声了,从身后将她抱住,抱了个满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