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来自女人的报复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鲁斯觉得自己今年真是倒霉透了,刚才自己的谋划怎么就输给一个小丫头还没弄明白,路上居然又遭到了截击!

一开始遭到截击的时候,鲁斯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反而心中还蠢蠢欲动,毫不犹豫的下命令让人交火,正好将自己的满腔怒火都倾斜道了那群突然出现的人身上。可是在交火后,劳伦斯家族带来的人节节败退后,他却表示不淡定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对方的攻势那么厉害?居然连他们劳伦斯家族的人手都对付不了?!

“蠢蛋!一群愚蠢的笨蛋!连这点都搞不,劳伦斯家族还养你们干什么?!”

鲁斯在车子里破口大骂,气的连往日里的斯文都懒得装了。此刻满目赤红,神色狰狞,衣衫凌乱,活脱脱走上末路的囚徒,哪里还有刚才在宴会大厅里那意气风发的样子?

如果让纽约市其他的名流看到他此刻的样子,一定会震惊万分,甚至怀疑这是不是那位劳伦斯家族的掌权人?

人呐,往往在最危急最重要的关头,才会展露出本性,所以说,某种程度上来讲,鲁斯·劳伦斯,确实只是一个小丑而已!

眼看着劳伦斯家族的人抵挡不住了,鲁斯眯起了眼,眼中闪过狠色,握紧了手中的枪,从车子里下来,带着几个心腹率先溜走了。

反正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还有命,就有重新崛起的时候。

听着身后的枪声激烈,被越来越甩在了身后,鲁斯的嘴角划过一个阴沉狰狞的笑容,不管是谁在算计着他,等他回了劳伦斯本家,他都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心里想着事情的鲁斯,根本没有注意到随着自己的前行,自己身边的保镖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一个。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后颈剧痛,只来得及转头看向一直护卫在自己身边忠心耿耿的保镖,满脸的难以置信,然后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他在晕倒前,脸上的笑意还定格之前的一瞬,狰狞尚未敛去,夹杂着几人震惊和不甘,神色诡异的很。

那个动手敲晕鲁斯的保镖冷笑一声,“我该说你鲁斯是什么好呢,胆子真是大啊,你真当你暗中出卖我们乔治先生的事情不会被人发现吗?居然还敢将我们带在身边使用,真是该笑你的单纯可笑!乔治先生才是一手训练我们的人,训练了我们那么久,就算是条狗,都会知道要护主!”

然后他看了眼身后追逐过来的枪声,神色变得冰冷,踢了一脚自己身边的鲁斯,低声喃喃,“我曾经忠诚于劳伦斯家族,所以我不想杀鲁斯。后来的人,不知道你们出于什么目的来找鲁斯,希望不要让他太痛快的死了。”

然后他将鲁斯放在显眼的位置后,快速的做了伪装后离开。恩恩怨怨都该了结,那他也可以去试着寻找自己的新生活。

于是,帝空的人过来的时候,就找到了晕倒在一旁的鲁斯,虽然他们感到很疑惑,但是目标人物到手了,也就快速的撤退了。

——

鲁斯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感觉到一阵昏沉,肮脏的环境,带着馊掉的下水沟的味道,还有一股子发霉的味道,让养尊处优了好多年的他都隐隐感觉到一阵不适。

环顾四周,他发现周围一片黑暗,他想要动一动,这才发现自己四肢被捆绑住,后颈隐隐作痛,他猛然想起自己被人背叛的时候,还没等他怒火烧起来,就听见老旧的门打开的声音。

“嘎吱——”

“哐当——”

灯光亮起,从打开的大门外走进来一个纤细高挑的女子,一身黑色的风衣,将她那张清冷的脸颊勾勒的愈发的冷厉。

“是你!”鲁斯猛然大叫道,“你想要干什么?!我今天败给你还不够吗?因为你,我已经名誉尽毁了!”

“够?怎么会够?”唐静芸挑唇,“难道你忘记了吗?我跟你说过,我是复仇者,裹挟着仇恨而来,怎么可能轻轻的名誉尽毁就能够让你做的事情一笔勾销呢?”

鲁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是他颤抖的声音还是出卖了他,“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我、我鲁斯什么时候得罪过你?你别忘了,我还是劳伦斯家族的族长,我这样无缘无故失踪,你就不怕劳伦斯家族的人找上你吗?我劝你还是先放了我,不然到时候就轮到你哭了!”

唐静芸闻言只是挑了挑眉,神色不动,那张清冷的脸上,此刻却无端的给人一种冰冷肃杀的感觉,那双上扬起的凤眸,宛如一柄无形的杀人利剑,下一秒就会要了别人的小命!

“笑话,我会怕你们劳伦斯家族?我要是怕,我也就不会去得罪你了。劳伦斯家族是什么?不过是一个借着乔治·劳伦斯在军方的地位而成功崛起的小家族罢了,没了乔治,你们劳伦斯家族就是屁!这么多年的吹捧,你真当是劳伦斯家族有多强吗?”

在很多世家的眼里,大概一个劳伦斯家族都没有一个乔治来的有分量,毕竟乔治也是凭借自己的能力在美国中情局崛起,如果不是遇到了姜晔,恐怕乔治将来的前途也相当可观。

纽约市里的贵族都是一群再精明不过的人物,这才有了现在这样的局势。

可惜,乔治一死,劳伦斯家族就如同拔了牙的老虎,根本就没有上升的潜力了。

一个家族,对于人才的培养和在乎是远远超乎一般人的想象的,因为没一个优秀的精英子弟都是家族未来的希望之火,是家族得以欣欣向荣的根本保证。

所以,劳伦斯家族失了当代的领军人物,而这一代和下一代中都没有更多能够替代的人了,衰败是不可避免的。

可惜,鲁斯就是没有看透这些,说到底,也只能归结于眼界太小的原因了。

唐静芸站在那里,她的身上是一件垂膝的长款黑色风衣,脚上一双黑色的牛皮长筒靴,一头青丝随意的披散在肩上,显得英气逼人,而因为角度的问题,鲁斯倒在地上,只能用仰视的眼神看着这个东方女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光线的问题,他觉得这个女人的背后仿佛散发着耀眼刺目的光芒,衬托的她愈发的凌厉。

她说话的时候,那种胜券在握的姿态,总让他的心底不好的预感不断的上升。

唐静芸走近几步,靴子磕在地上的声音,不断的敲击着鲁斯的心脏。

她走到鲁斯身边,然后缓缓的蹲下,修长如玉的手指捏住鲁斯的下巴,神色一瞬间变得阴冷,“我其实还是挺佩服你的,为了权势连自己的亲侄子都可以舍弃,可是你该动了我唐静芸的男人?呵,姜晔还记得吗?”

鲁斯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眼中瞳孔猛然急缩,流露出几分骇然,磕磕绊绊地道,“姜、姜晔?”

“对啊,你们在背后算计他的时候,可有想过随之而来的报复?那可是姜晔啊,那个在国际上素有名声的男人,他的高大跟神明一样,哪里是你们这样的贱种可以随意算计的?”唐静芸掐着鲁斯下颌的手猛然用力,神色凉薄,发狠道,“这世界上就是多了你们这种不长眼的垃圾,总是要将肮脏的思想加之别人身上,你知不知道,你谋算的人是的我的男人?”

鲁斯使劲摇头,满是不可置信,“你是来替姜晔复仇的?不可能!姜晔那样的男人怎么可能有女人……”

唐静芸没有理会鲁斯的话,一双眼眸里漆黑一片,“我唐静芸是个怕死的女人,我把我的性命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可是我的男人比我的性命还重要,你们杀他,这不就是要我的命吗?”

姜晔是她在世上最深的羁绊,如果没有那个和她一路扶持走过来的男人,她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鲁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注意打到姜晔的身上,也不该和美国中情局的人合作,试图在美国境内将他抓捕。”唐静芸微笑,笑容森冷,“你知道吗?你犯错了,犯了错的人都该付出代价。”

“不!你不能杀我!我身上还有……”鲁斯疯一般的挣扎起来,他觉得恐惧,那双幽深森冷的眼眸看着自己的时候,他只感觉浑身冰凉,如坠深渊,这个女人这一刻就像是个精神有问题的神经病!

唐静芸一手扣住鲁斯的喉骨,一手从自己的腰间掏出黑色的枪支,抵住了鲁斯的脑袋。

“砰——”

装了消音器后沉闷的枪声响起,伴随着子弹射穿头骨的声音,白色的脑浆从中喷涌而出。

到死,鲁斯都是死死的睁大着眼睛,一脸的怨气和不甘,还是有如实质的恐惧。

他倒在那里,那么的肮脏,那么的颓然,仿佛前半辈子的意气风发都只是一场梦而已,最终还是落得个凄惨下场。

唐静芸眨拉眨眼睛,浓密的睫毛在眼部投下了深邃的阴影,然后若无其事的起身,接过梅四递过来的手绢,轻轻擦拭着自己手上溅到的东西。

梅四在一旁恭敬的站着,心中将唐静芸的男人的危险等级直直的拔高,有这么一个护短的女人,大概那些动她男人的人,都得好好考虑后果吧?否则事情败露后背这个女人像是疯狗一样的追咬,一定会是一个噩梦。

“走吧。”唐静芸轻轻地道,“对了,搜一下身,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

梅四闻言,一挥手,自己带着一部分的人护卫唐静芸离开,另一部分人在原地搜身和毁尸灭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