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唐家的女儿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当心”

“砰”

在唐静芸听到声音的时候,她身体的本能早就超过了实际的反应速度。

异能下意识的展开,然后在很多人震惊的眼神中,她看着周围的世界仿佛是电影里慢镜头一般,而她是那个唯一快速的人。

她的身子猛然一转,对上了后面冲过来的贝特西。

此刻的贝特西一脸的狰狞,眼中是掩饰不住的仇恨和愤怒,就是这个女人,算计了她和他哥哥,让她成为了整个家族乃至整个纽约上流的笑话。

不仅让本来已经要和她定亲的家族退了亲事,还让她的哥哥,她在家族中的依靠,差点就被不喜。

这几天,她简直走到哪里都能够收到别人或嘲讽或轻视的表情

想她堂堂劳伦斯家族最得的第三代,什么时候遭遇到过这样的窘境每每想到这里,她都恨不得弄死眼前这个女人

今天家族突然发动这个事情,她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只要成功了,她们劳伦斯家族马上就可以跻身一流家族,她也不用再去承受别人难堪的眼神了,而她的亲事,可能能够找到一个比原先更好的男人

可是这样的事情,居然就被眼前这个女人给毁坏了她的希望啊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从小到大就一帆风顺没有承受过任何挫折的贝特西,也不知道在这一刻怎么了,居然心中升起了一种疯狂的情绪,她想要眼前这个女人死

于是,出其不意的夺了自己身边保镖的,她冲了上去,她要弄死这个该死的女人

唐静芸看着贝特西赤红的眼睛,在她的异能施展下,她甚至能够看到对方扣动扳机的缓慢的动作,在她缓缓扣动的时候,唐静芸早就一个矮身,然后她看到子弹在空气中划过的痕迹,一个侧身避开了子弹。

在外人的眼里,唐静芸则是用一种快到极致的速度转身,然后险之又险的避开了擦身而过的子弹,大概只要她的反应慢一点,那子弹就会射到她的身体上。

在那一瞬间,唐凌峥和唐志谦都是同时下意识的迈开了步子,唐志谦一贯沉稳冷淡的眼底恐慌的神色一闪而过,而唐凌峥下颌绷的紧紧的,他的一只手已经探出来,看那身体的姿势,似乎下意识想要将唐静芸护在身后。

除了这两人以外,凯瑟琳那头的步子正好冲出来,她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惊叫出声,看向唐静芸的目光中满是担忧;至于一边的老托塔斯,眼睛快速的眨了眨,然后闪过震怒。

不说这些人,在围观的人当中,一个身穿唐装的老人,一边和身边的人小声交谈,一边默默关注着场上局势,也是忍不住惊呼出声,“危险”

他握着檀木拐杖的手上青筋毕露

而另一头,一个西装革履五官深邃的外国男人,也是脸色骤变

当看到唐静芸成功避开那颗射向她的子弹的时候,那些人都是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尤其是唐志谦,悄悄的揉了揉自己的心脏,刚才应该太过紧张猛然憋气,现在突然放松下来,胸口还感觉到一阵闷闷的钝痛。

唐凌峥反应也很快,在唐静芸侧身避开子弹的时候,他跨出来的脚步急转,趁着贝特西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脚下一个侧踢踢向贝特西的手腕,“啪”,枪支飞了出去应声落地,然后他身后的人很快涌了上来扣住贝特西

“你要干什么当众行凶恼羞成怒后就想要弄死别人这就是你们劳伦斯家族教养出来的恐怕这样一言不合就要的女人,没几个人家消受得起”

唐凌峥脸色阴沉,那张俊美的脸上不见丝毫的笑意,阴鸷的眼神鲁斯身上扫过,然后落到了贝特西身上

贝特西被这样的眼神看着,宛如被一条毒蛇给盯着,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色厉内荏吼道,“唐凌峥,别忘了你们唐家还有求于我们劳伦斯家族连句祈求的话都不会说,还指望我们家族帮忙再说了,这个女人几次三番害我,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你干什么插手她一条贱命值几个钱”

鲁斯一听到贝特西说话的话,简直缝上这个女人的嘴巴的心都有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啊,是谁给她唐家要祈求劳伦斯家族的错觉了这本身就是他好不容易搭上线的而且他当面冲撞这位唐家大少爷,想要让今天的人都回不去吗

“小唐先生,您看,这、这都是我家族的不好,您别和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一般计较。我以后一定会让她好好改,千万别将她的胡言乱语放在心上”鲁斯只感觉额头上的汗水都要下来,语气尴尬,结结巴巴地说道。

“不用说了”唐凌峥未开口,而走过来的唐志谦已经毫不客气的打断了鲁斯的话。

在看到自己女儿被袭击的时候,唐志谦就已经脸色很不好了,更是在最后听到贝特西那么贬低唐静芸的时候,脸色已经完全沉了下去。

“鲁斯,我们之前的协议完全作废,我们唐家不和你们这样的家族做朋友。”岂止是朋友的事情,这都快成仇人了

“不,唐先生”

“我们唐家的女儿都是再金贵不过的人,从来都不是谁都可以随意践踏的”唐志谦冷笑,掷地有声,也不管已经被这个突然公开的消息震惊万分的人是什么反应

唐家的女儿从来都是千娇万着长大的,要金要银那都是小事,反正凭借唐家的实力,也不是给不起。

当然,这个女儿指的是唐雨珊,从来都不是她唐静芸。站在一旁的唐静芸闻言,眼底露出几分讥讽,心里默默的想到。

她初进唐家的时候,那可是见过唐雨珊过着公主一般的生活的。而她,于那些人,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罢了,就像是养一只小动物,想到了就逗一逗,左右养着不过是多吃几口饭。她想,如果不是后来她的野心被人滋养,她开始学会讨好卖乖,恐怕她到死的生活都是那么的卑贱。

前世多少刻意的讨好,废了多少心思,骗过了自己,让自己全心全意的对他们好,她也不过是换来了一句“不错”、一句“这个是我的女儿”,可是今生有意的避开了唐家,避开了那么过往的纷争,用自己的本事去摆脱和唐家的关系,却不想换来了这么一句“我们唐家的女儿”

我们唐家的女儿,走出去代表了唐家的面子,是真正被唐家承认的,损害了她就代表损害了唐家的面子,整个唐家都会将她纳入保护范围里

唐静芸从来都没有觉得那么可笑,自己前世心心念念却求而不得的一句话,现在却被这么轻易的在众人面前说出来,如果换了前世还不定怎么激动吧现在听来却只觉得讽刺十足。

她的眼底划过的讥讽,让关注着她的唐志谦感觉心里一刺,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一直以来的自欺欺人被她毫不犹豫的扎破。

疼,真疼,他头一次感觉到这么真实的疼痛,自己的一颗慈父心被裸的弄疼了,而他却根本升不起怒气来。

不过他的面上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依旧冷静的看着众人。

“她是唐家的女儿”

所有人的心头都是猛然冒出这样的念头,而且还被震惊的不轻

在此之前和唐静芸打过交道的人,都没有往这个方面想,只因她的优秀表现早就让人下意识忽略了她的背景身份,不过在知道后,众人看了眼站在一起的唐家三人,猛然发现,这个女子和唐志谦长的至少有七八分的相像

只是两人的气质不同,加上对东方人的审美有差异,才没有一下子反应过来

鲁斯自然也发现了这个情况,他突然升起怀疑,难道这是唐家早就设好的局

而那本来还趾高气扬的贝特西,突然像是戳破的气球,整个人都显得颓丧,眼中更是带着不甘。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她明明是一个有点小聪明的低贱的东方女人,怎么会一下子就成了唐家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的那些得意和优越又有什么意义呢

在这样的场合,唐家父子俩站出来为她撑场面,姑且不说她需不需要,面子上总是要过的去的,所以唐静芸并没有出言反驳,而是站在那里淡淡的笑了笑,神色平和,让人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放在她的身上。

老托塔斯看到这样的场景,不由眯了眯眼睛,他总算是明白自己对唐静芸为什么另眼相看了,这个女子身上有种不凡的气势,明明不说话,可是那姿态却令人绝对不敢小觑。

而且,要说她和唐志谦身上还真是带有一种父女缘摆在那里,就两人那平淡的笑容,都莫名的有种相似感,反而是站在一旁的儿子唐凌峥的相似感要小上很多。

不过他也没有深究唐静芸的身份,其实打心底里,他还是带有几分不好说的疑惑。

眼看着这样的局面,鲁斯知道自己今天安排的计划看来是全部泡汤了,然后默默的咬牙,对着身后的人挥挥手,“今日打扰了,改日我再带着小辈给几位赔罪”

老托塔斯睿智的眼神在鲁斯身上转了一圈,不置可否。

唐静芸挑眉,然后也是挥挥手,她带来的人缓缓后退,让出了一条道路。

看着鲁斯离开的背影,唐静芸垂下的眼眸中冷色一闪而过,随后露出了微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