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大反派的死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刚才局势骤变的时候,在场很多人都已经不着痕迹的远离了中心地带。

家族夺权的事情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不过像托塔斯这样的大家族却还是头一次遇到,万一被波及了那可就不妙了,瞧那些保镖的腰间,显然是存在着枪械的。

而在看到马林和鲁斯两个人的反应的时候,在场的人哪里还有不明白的?这分明就是典型的里应外合!

马林作为家族第二继承人,在家族里该有的人脉还是有的,而劳伦斯家族别的不多,鉴于乔治·劳伦斯的关系,家族里面养着一批保镖却都是精英,在场的,估计就是那些保镖中的一部分吧?不然也就没法解释马林手里为什么会有武装力量了。

很多人看着在场的情况,纷纷摇头,老托塔斯到底老了,不然怎么会让家族里已经分裂成这样的情况,更是让自己现在置身于危险之中。

对此,见惯了家族沉沦的很多人,也只是心中叹息罢了,成王败寇,在权力斗争中向来如此。

看着老托塔斯被威胁着生命,依旧一副云淡风轻冷静的样子,有些遗憾,这大概就是枭雄暮年的凄惨吧。

在听到马林嚣张得意的言语的时候,其实不少人是心头不喜的,毕竟再怎么说,老托塔斯是没有亏待过他的。

“这个马林感觉并不怎么样啊。”坐在唐静芸身边的女子小声的道。

“我也觉得,他特别傲气,之前还看过他欺侮一个小家族继承人的事情。”另一个也是点点头。

“不过这样的情况,谁都不会站出来说话的。”

“是啊!”

“谁说没有?”

突然两人听见旁边那个东方女子开口,均是诧异的看向她。

埃修斯也同样盯着唐静芸,不知道她说出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静芸对着几人挑眉一笑,“不会站出来说话,那是因为交情不够,或者说既得利益和谋求的利益差距不大,不值得某些人冒险。”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缓缓起身,“只是很不巧,托塔斯家族开出的条件很动我心。”

在两女和埃修斯震惊的眼神中,唐静芸扬声道:

“我不同意!”

她的背影依旧瘦削,可是因为她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却在那一刻显得和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一样。

在所有人将目光转向唐静芸的时候,甚至很多人都自觉的给唐静芸让出了一条直达中央的的道路。

唐静芸没有露出丝毫胆怯的样子,神色淡然,脚步沉稳,那举止中带着一种上流社会固有的矜持和优雅。

“我天!她究竟是什么人……”两个女孩之一的那个忍不住发出轻声的疑惑,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璀璨夺目的耀眼,仿佛谁都不能够动摇这个女人的脚步。

而在宴会的另一头。

一刻钟之前,一个低调的男人重新回到了宴会里,在唐凌峥耳边悄悄说了几句,唐凌峥随后就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唐凌峥以为自己可以坐等看好戏的,只是好戏还没上演,托塔斯家族倒是给他上演了一场好戏。

尤其是看到鲁斯和马林两个人的表现后,他不由挑眉冷笑几声,好一个老奸巨猾的鲁斯·劳伦斯!

不过他和劳伦斯家族有合作意向,事先也多少猜到了一点,对此他也只是淡定的看一看。

只是很明显,有人并不想让他只是看一看那么简单!

那个熟悉的女声响起的时候,唐凌峥突然脑子一抽,有种很熟悉的感觉。等到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后,他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靠!为什么这个小丫头那么喜欢搅局!

他忍不住在心底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目光不期然的和站在另一侧的父亲对上。

这俩父子此刻倒是不互黑了,反而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早知道这个小丫头会搅和进来,他们还劳心劳力的布置干嘛?!

当唐静芸再次站在中央的时候,她淡淡地再次重申道,“无论如何,我不同意。”

“是你?!”

马林看着唐静芸,一眼就认出了她来,他冷笑,“你不过是凯瑟琳身边的一条狗,看起来倒是忠心的很,只是你家主子都在我手里了,我还怕你不成?”

唐静芸眯眼,淡淡地道,“不,我出来说话并不是因为凯瑟琳,只是纯粹看不起你这样的智商。我是要和托塔斯家族长期合作的,如果你上台了,那我之前和托塔斯家族谈好的生意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有什么生意值得和我们家族谈?”马林闻言,冷笑一声。

唐静芸才懒得理会对方说的话,她只是勾唇一笑,“说你蠢,你还真的蠢!劳伦斯家族是怎么和你说的?他们嫁给你一个女儿,以后你掌控家族后扶助劳伦斯家族?还是许给你了多少好处?真是愚蠢,愚不可及!鲁斯有做过亏本的事情吗?你也不想想,在场的人占了托塔斯家族大半的精英,缺了他们,托塔斯家族也就不再是那个人人畏惧、枝繁叶茂的托塔斯家族了。”

“没有了背后庞大的家世,你手里一没有掌握能够补充上去的人才,二没有足够的魄力和智慧掌控家族。托塔斯家族迟早会成为其他虎视眈眈的家族的盘中餐。当然,这其中吃的最多的大概就是你的恩人劳伦斯家族了!”

“你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看不明白,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会被推选出来的。就你这样的智慧,得志便猖狂,不定会给家族带来多少麻烦。更何况,你想过没有,你这样将自己的夺权置于那么多纽约家族的眼皮子底下,你当你能够安稳的了几天?就算成功了,你在那些人眼底也失去了信誉,没有了合作的信用。”

“要我说,你这样一个没有能力,没有智慧,没有魄力,没有长远目光的人,做什么家主?你怎么不去蠢死算了?”

等到唐静芸说完的时候,在场突然是一片寂静,不少人目光深沉的看向站在场中央神色淡然的东方女子。

他们在她的脸上找不到畏惧,这洋洋洒洒的一大段话,仿佛只不过是闲谈一般。

可是她的平静并不能够掩饰她的话语带来的震动,真的很难以相信,这个女子居然会将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分析的那么清楚,还有那言语中的一针见血,将鲁斯·劳伦斯那一方的谋划都是讲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听完她这些话后,很多人脸色都变了,老托塔斯看向唐静芸的眼光里满是欣赏,更是直言道,“如果可以,我更希望你冠有我们托塔斯家族的姓氏。”

而唐凌峥则是微微挑眉,这个女人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

至于唐志谦,自然是颇为得意,不愧是我唐志谦的女儿,这眼光犀利啊!

鲁斯在听到这个女人的一番话后,第一次后悔,没有在她走出来的时候,立马将她拖走,她将他的谋划都放在了阳光下,偏偏有些东西只能在阴暗出,见了阳光就全都坏了。

并不是所有的阴谋都能够成为阳谋的。

他立马开声道,“你算什么人,在这里大放厥词!这是我们家族间的事情!更何况我劳伦斯家族从来都是讲信义的,不需要在这里挑拨!”

是不是挑拨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就算是马林,此刻心底也不由升起了寒意。

唐静芸挑眉一笑,“我说了,我和老托塔斯有点交易,不想要垃圾给坏了!”说着,转头看向老托塔斯,“我之前就想告诉你了,你已经老了,这是年轻人的天下了,又何必手里把着权力不放呢?”

老托塔斯闻言,眯眼道,“我老头子还不是听了你的话,决定放权了,这才闹出今天这戏码?要是你搞不定,我们之前谈好的全都作废!”

唐静芸顿时被气笑了,她有让这个老头子用这么简单粗暴的方法吗?他这辈子和人斗争的经验都喂了狗去吧,“尊敬的托塔斯先生,您的智慧已经被苍老侵蚀,请允许我不和您交谈!”

老托塔斯其实很想像年轻的时候一脚踹翻这个小奸商,或者他可以选择背后敲她一闷棍?

很多人都被这两人熟稔的说话模式弄的诧异,不知道这个突然冒出来搅局的年轻人究竟是什么人?

唐静芸却是转头,对着马林淡笑道,“你知道那些好莱坞大片里,为什么拥有绝对赢面的大反派,总是在最后的关头被那苦巴巴的英雄打败吗?因为……”她的嘴角勾起,“因为那些人总是废话连篇,给了人反击的机会!”

在唐静芸话音落地的时候,突然又是一批黑衣大汉,如潮水般涌入了宴会大厅!

这一批的人无疑比上一批进来的人多,那些人进来后也不动作,只是和鲁斯带来的人对峙着。

这样一来,鲁斯和马林一方明显就处于了劣势状态!

而鲁斯反应过来后,脸色唰的变得阴沉,别看他们在里面的人不算多,其实大部分人都被他派到了外面去封锁进入,为了防止托塔斯家族的人接到消息后赶过来支援。而眼前这批人能够进来,那就昭示着外面防线被人破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