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开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烫金的帖子,精美的水印,在帖子的正中央偏下还有一个图标,内圆外方,暗金色的标记显得格外的大气。

单是这么一张请帖,名家涉及,请人手工制作,包括上面的熏香和水印,都是精挑细选的,其中所消耗的金钱可能就是常人几个月的工资了。

一只如玉的手轻轻的捏着那张精美的帖子,格外的赏心悦目。

唐静芸把玩着手上的这张帖子,凤眸中闪过几分玩味的笑容,来自托塔斯家族的邀请帖?

她对于这帖子的价值这么了解,自然是因为曾经的唐家的请帖也不遑多让,毕竟代表的是豪门大家族的面子。

只是这样的请帖一般是不常发的,而这一次托塔斯家族送出这样的请帖,也确实是隆重的很啊!

她单手敲击着椅子的扶手,眼眸里闪过深思,过了好一会儿才对着面前的人笑道,“回去告诉你们家主人,就说届时我唐某一定会前往叨扰。劳烦你亲自送过来了。”

那人连声道“不敢”,然后在唐静芸的示意下,优雅从容的离开了。只是如果注意一点的话会发现,那人的脚步略显急促。

出了门好一段路,他才敢深深的舒一口气,终于明白家主交代下来的时候为什么独独对这个女子这么慎重了。

单是那一身气势,明明笑着,却令人不敢呼吸,不怒自威。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他快速的离开了这希尔顿酒店。

唐静芸将自己手头的帖子随意的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然后细细的思考了一下接下来可能遇到的事情。

“夫人,时间差不多了,你等会还和人有个约谈呢。”敲门声响起,梅四从外面走进来,对着唐静芸道。

唐静芸闻言也是笑了笑,起身,抄起放在沙发上的一件风衣,边潇洒的穿上后,边笑道,“走吧,今天这位约的可是华尔街出了名的大人物,人家的时间那可真是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的人,耽误不起。”

这话她还真没有开玩笑,她今天约的可是同样在投资有名气的大佬,成名多年,手上掌握着数支基金,堪称华尔街一个资本大鳄。

听到唐静芸这样的话,梅四也是默默一笑。

有时候他真的挺好奇,换做与唐静芸同龄的人,或许连见到对方一面都会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激动成什么样。可是眼前这个女子,却已经能够成为那人的座上宾,能够自信的侃侃而谈不露怯。

他见过那个时候的唐静芸,自信,耀眼,沉稳,睿智,仿佛就是一个发光体,会让其他人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汇聚到她的身上。

和那些同龄人比起来,唐静芸已经不是领先他们一步那么简单了,而像是跨越了一代人,这其中的阅历见识,恐怕没有个十几二十年的,是追不上。

因为唐静芸,他开始相信,或许这世界上是存在天才的。

——

巨大的宴会大厅,低调中显露贵族的奢华,满目琳琅,所摆设的东西,大概是很多人从未看见的过。

唐静芸也参加过几次华尔街金融巨头们举办的宴会,那些宴会更多的是带着一种严谨的气氛;而此刻托塔斯家族的宴会,却带着一种贵族特有的气派。

老托塔斯像是一只享受财宝的贪婪的巨龙,收拢了金钱的同时,还收敛了很多的上档次的东西,而这一次,他则是施舍的显露出来部分。

可就是这部分,也能够让人一眼看出托塔斯家族的显赫。

每一个能够长盛不衰的家族,都有其一定的家族特有内涵,而托塔斯家族,或许就是眼前这种奢侈的贵气吧?

今天宴会来的人明显很多,至少唐静芸在走进来后,就看到了好些眼熟的脸庞,很多都曾经出现在爱唐静芸调查的报告上面。

“嗨!静芸,你终于来了。”

凯瑟琳一声大红色的礼服,配上她那张深邃的五官,将她衬得格外的明艳,热情如火。

她看到唐静芸的时候,明显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和身边正在交谈的人道了声歉,快速的走到唐静芸身边,上前和她轻轻拥抱了一下。

“你总算来了,你不知道应付那些人无聊的话题有多费劲。”凯瑟琳小声对着唐静芸抱怨道,“哦上帝啊,我都有把他们舌头拔掉的冲动!”

“凯瑟琳,冲动是魔鬼。”唐静芸好笑地道,“走吧,让那群该死的臭虫都见鬼去吧!”

“哦,你说的太对了!”凯瑟琳笑眯眯地道,“祖父要是责备起来,我正好可以说和你增进感情。”

两人对视一笑,都是拿了点食物,挑了一个不算偏僻的地方交谈了起来,顺便交流一下彼此知道的消息。

只是凯瑟琳身为托塔斯家族的第一继承人,显然并不真的如她所说的那样完全不理,聊了一会儿后就去招呼其他的客人。

而唐静芸环顾了一下大厅,按照习惯挑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的沙发坐下,默默的打量着宴会里的人。

在她打量别人的时候,显然她自己没有注意到,她也成为了这个宴会里的一个耀眼的角色。

别的不说,一张陌生的东方脸庞,就足够她在这样的宴会里,更何况还有凯瑟琳亲自迎接的架势,怎么看都和凯瑟琳关系匪浅。

只是很多人也心中嘀咕,因为她这张脸太陌生了,实在是不能和纽约上流对应上,不由让某些人心中嘀咕,这不会是凯瑟琳小姐带来的平民朋友吧?别还说,凯瑟琳本来就喜欢交朋友,还真出现过这样的事情。

在宴会大厅的另一头,一个长相很是英俊的东方男人,手里正端着酒杯站在那里,身姿挺拔,风度翩翩。他的身边站了一个西方男人,五官颇为帅气,就是看人的时候昂着下巴,带着几分傲慢和轻蔑。

只不过那人的脸色并不算好,拿眼底下的黑眼圈,说明了他这几天过的并不如意。

这个男人正是达里尔——那天被唐静芸算计碎了紫翡的劳伦斯家族的少爷!

“唐先生,今天来宴会的人不在少数,不知道您父亲可来了?”达里尔对着身边的男人道。

他似乎想要不着痕迹的去讨好地方,只是那姿态拿捏的不太好,带着几分谄媚。

唐凌峥心中闪过不喜,只是很快就压了下去,他是真的不怎么看的上劳伦斯家族的这少爷,吃喝嫖赌,不学无术,如果劳伦斯家族交到他手里,肯定是要玩完的!

“家父来了,只是他可能要晚点过来,有个合作要谈。”唐凌峥淡笑道。

在说话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一抹熟悉的声音,不由挑眉,唐静芸?怎么上哪儿都能够看到这个丫头?不过看到她和凯瑟琳相谈甚欢的样子的时候,他却露出了几分玩味和兴趣。

达里尔也是顺着唐凌峥的眼神看过去,在看到唐静芸的时候,眼中的怒气猛然爆发,“是她!!”

“哦?你认识她?”唐凌峥挑眉一笑。

见这位一直不动如山的唐少爷居然露出了好奇的神色,达里尔心中涌起几分惊喜,自己苦于找不到讨好他的方式,现在不就是有了吗?

如果是之前的话,他或许还不会想要讨好他,只是在之前被一家小小的东方首饰店打脸的事情,让他一下子失去了家主的疼爱,所以才迫切的想要这个来历神秘的东方男人的支持。

“当然。唐先生有兴趣?不如我帮你弄过来玩玩?”达里尔低低一笑,对着唐凌峥露出了一个“你懂我懂”的表情。大概在他的观念里,像唐凌峥这样的人,对一个女人感兴趣,无非就是想要和她上床。毕竟,将心比心,他不就是的吗?

唐凌峥在听到这话的时候,脸色一变,一抹阴沉一闪而逝,只是很快就又带着淡淡的笑意,“你打算怎么办?”

达里尔嘿嘿一笑,“这个你放心,我对付这种女人有经验,左右不过是下点药的事情,保准让你玩得痛快!”

“哈哈……”唐凌峥笑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笑容里带着几分阴沉的味道,让熟悉他的贴身助理看到后,心里忍不住泛起寒意。

可惜达里尔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他本来就恨的唐静芸要死,现在这样报复回去,怎么可能不心动?

等到达里尔留下一句“等我好消息”后匆匆离去,唐凌峥阴鸷一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呵,我唐家人可以内斗,可以自残,可万没有让外人糟践了去的道理!”

他挥手让身后的贴身助理附耳,然后低声吩咐了几句。

唐家其实一直都是一个很奇怪的家族,尤其是在外人看来。

唐家人骨子里有一种傲气,对着自己血脉中流淌的血液,自己头上冠以的唐姓,都有着谁都不明白的傲气。你可以折辱我,但你不可以折辱我的姓氏。关起门来,我可以打可以骂可以将唐家人踩在脚底下死命的践踏,却不允许唐家人在外头丢了脸。

一如当年年宵下药意图欺辱唐凌峥的事情,唐静芸哪怕心里痛快也不曾坐视不管,因为在她的观念里,唐凌峥就该弄死在她的手上。

这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信念,可却融入在唐家人的骨子里。

这也是唐凌峥对唐静芸高看一眼不排斥的原因,因为唐静芸的行事,很多时候真的是像极了唐家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