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第四方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凌峥看着用手支撑着下巴的女子,她的眉眼真是生的极好的。

他见过她对着旁人笑的时候的样子,不同于面对他们时候的剑拔弩张、随时随地都戒备,那笑容浅浅的,带着几分柔和的光芒,清冷中带着几分平和,像是一个能够包容很多的温和的人。

她笑的时候,凤眸浅浅的上扬,带着一种不易察觉的恣意悠扬,配上那一身气质,真真叫人迷花了眼。

他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对这个私生女有了改观?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出乎他预料的表现,还是后来的几次接触中他对于唐家的不屑一顾,亦或是她明明对他很讨厌却会在重要关头帮他一把?

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京都有私生女、私生子的人家不少,他也见过很多人家闹腾不休的样子。所以当初自己父亲将两个小妇养的孩子接回来的举动,说不寒心是假的。就比如说现在还被他打压的根本碰不了唐氏分毫产业的另一个私生子唐少明,他对他就升不起任何的好意。

可是这个唐静芸,能力比他不遑多让,本该是他最提防的人,他却升不起敌视的念头,甚至有时候还别扭的想,如果这个优秀的女子是他的亲妹妹该多好,就像是对待雨珊一样,他会尽一个哥哥的能力,为她挡风遮雨,让她眼底的深沉少上几分。

要说,人与人的缘分就是这样的。有的人,千般讨好你也不喜欢,可是有的人,明明每次都能够将你气的半死,却在事后忍不住回味的笑。

唐凌峥心底如此,唐静芸心底又未尝不复杂呢?

两人前世就亦敌亦友,为了最后的王位撕破脸皮,各自一搏;撇开那些恩怨利益,她又何尝不欣赏这个男人?

只是她为人深沉惯了,并没有将那些复杂的情绪表现出来罢了。

这样想着,她突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起身,“算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就走了。”

唐凌峥见他起身,也没有多留。

不过在唐静芸拉开房门的时候,正好看见唐志谦抬手要敲房门的动作。

“凌峥啊,起床了……”

唐志谦的话说到一半,才猛然住口,看着自己女儿从自己的儿子房里走出来,一时间愣愣的。

按理说,妹妹从哥哥的房间里走出来应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唐志谦默默的想。也不对啊,他好像是不是忽略了什么,为什么觉得怪怪的!

我靠!这个从来都不给他好脸色看的小兔崽子居然从他的大儿子的房间里出来?!!

反应过来的唐父,脸色倏地变得几分诡异,然后他小心翼翼的问了句唐静芸,“芸丫头,是不是你大哥哪里惹到你了?你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当然,你自己动手也好,就是记得给他留口气!”

被某个偏心的老爹为了讨好小女儿而出卖的儿子,此刻呵呵一笑,很好!他怎么之前就不知道他们唐家还有男儿穷养的规矩?!

唐凌峥默默的磨牙,等着,等他掌权了,一定将老宅里的厨子通通换掉!然后让老头子天天都吃清汤寡水,淡死他!

唐志谦还不知道自己儿子正暗搓搓的琢磨着“谋害”他的事情,现在他的眼底可全是站在面前的唐静芸,真是的,你说他容易吗?做老子的讨好做女儿的,这真是太有损他的父亲威严了。

可是这小丫头分明是吃软不吃硬,所以他折一下腰也不要紧吧?

如果让唐静芸知道唐志谦这个念头,她一定会呵呵冷笑,吃软不吃硬?你确定她不是软硬不吃吗?!

唐静芸挥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掀了掀眼皮子,“你挡住我的路了。”

“……啊哈哈……”唐志谦哈哈一笑,“芸丫头啊,有没有吃饭啊?等会儿要不要一起去吃一顿饭?你看你哥,这么大的人了,还赖床呢,不喊他都不知道吃!”

唐凌峥腹诽,敢情昨天晚上不是我体贴你年老多病才让你早早退场,我自己一个人顶了一整个宴会到天明?现在知道黑他了?!!

唐静芸的目光在唐志谦和施施然走出来的唐凌峥脸上游移,然后挑眉,“唐凌峥,看好你老子啊,别让他又寻欢作乐给你添个弟弟妹妹的那就有趣了,说不定还是个外国血统呢!”

然后成功看到两个同时黑下脸来的男人,眯眼,凤眸里的笑意一闪而过,只是随即就敛了下去。

挥开唐志谦,像是在赶苍蝇一样,“让让,让让,好狗不挡路!”

唐志谦看着从自己身边走过去的女娃娃,长得真好看,瞧这张脸,跟他真是越来越像了,像极了他年轻时候的潇洒,至于这张嘴……这踏马得是谁家的女儿!

“我是狗,你也是狗,全家都是狗啊!”

唐志谦小声的嘀咕,成功的让作壁上观的唐凌峥脸色又发黑了。而唐静芸,则是抽了抽眼角,其实她真的觉得,自己的智商一定是随自己的,不然怎么会有一个蠢死的母亲、一个傻逼的父亲呢?

看着唐静芸离开的声音消失在电梯里,唐志谦收敛了笑意,对着唐凌峥道,“进里面去说。”

唐凌峥点头,“是,父亲。”

——

唐静芸从酒店里面出来的时候,一边走,一边接起响起的手机。

“夫人,你吩咐我的事情已经办妥了。酒店的记录已经做好了手脚,我也让人半路将人截杀,做好了仇杀的伪装,不会怀疑到我们的身上。”

电话那头,梅四沉稳的声音传来。

“嗯,很好。”唐静芸笑了笑,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那张纸。

原来鲁斯和一个中情局的高官在谈交易,里面涉及到了一份很重要的名单,鲁斯只肯给一半。

两人拍桌子瞪眼了许久才敲定了条款,最终达成交易。

只是那个中情局的人也很聪明,没有随身带走,而是选择藏在了房间里。大概没有人会想到他会这么做吧?

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没有料到还有唐静芸这个偷听的人存在。

对方一走就被唐静芸给偷走了,然后顺便让梅四将人截杀,造成东西不知所踪的模样。

这样大概就没有人会怀疑到唐静芸的身上了。

也难为她为此大费周章了,实在是因为她觉得误打误撞拿到的这份名单太过重要了,由不得她不小心应对。

好在身边有帝空的人协助,所以她的行事还算顺利。本来她打算直接走人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一热,半路又这回去找了唐凌峥。

她找了一辆出租车,一路回了希尔顿酒店,而梅四在她走进去的时候就迎了上来,两人很快就进了房间去。

梅四对待唐静芸的态度愈发恭敬,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自己上次出色完成的任务的奖励会是这个了,在唐静芸身边才多少日子,他就觉得自己在飞速的成长。这种成长不是实力的增长,而是行事手段风格的成熟,看着唐静芸有条不紊的布置事情,他觉得自己也变得愈发的沉稳。

跟在唐静芸身边越久,他就越觉得这是个非常有人格魅力的女人,她仅仅是一抬手,就会让他不自觉的闭嘴。不同于他们帝王的那种霸道无情,唐静芸的行事更加的圆转如意。

在悄然间,这种行事风格不知不觉得在影响着梅四。

后来,梅四调任,补上了帝空一个任务死亡的高层的空缺,并且成为了一个很优秀的管理者,也是少数从底层一步步升上去的人。

帝王曾经询问过这个属下,“如果有一天,帝空和唐静芸决裂,你觉得你会选择哪一方?”

梅四沉默了很久,最后他说,“如果可以,我选择吞枪自杀。”

帝王长长感慨,唐静芸真是个恐怖的女人,似乎在她的身边很容易出忠仆,亦或者,应该说,似乎她身上有种很容易让人臣服的魅力。

“夫人,我之前按着您给的线索,去查了查希尔顿酒店里那个服务生,并没有什么发现。”梅四继续汇报,他说的正是姜晔穿着服务生衣服上来的事情。

唐静芸轻轻一叹,挥手,“算了,这件事情先放一放。你先去查劳伦斯家族有没有什么私密一定的据点,还有去查一查最近劳伦斯家族的动静。”

梅四弯腰,见唐静芸神色疲惫,也就没有久留,很快就退了出来。

唐静芸的眼眸里带着几分凌厉,看着手上的这张纸,笑笑,然后贴身收好。

劳伦斯家族,中情局,姜晔所在的中**方,她已经凭借多年的经验,在其中嗅出了一个好大的布局!

如果事情真的是她想的那样的话,她不由弯起唇角,那就有趣了!

只是她的心底依旧对姜晔有些担心,希望你一切顺利。

——

纽约市某个居民区。

姜晔看着自己手中的消息,鲁斯·劳伦斯有和中情局做交易的趋势?中情局交接人员半路遇伏身亡?

他不由皱起了眉头,有趣,似乎又有第四方势力插手了?

“头儿,现在怎么办?”一个浓眉大眼的男人恭敬的询问道。

“等!”姜晔敛眸,现在的局势不明朗,而且在美国的地盘上,他行事更要小心。别以为他不知道,美国高层用五百万美金在悬赏他的性命的事情!

没有了在唐静芸身边时的温柔,那张刀削斧凿的脸愈发的棱角分明,那一身的血厉之气还没有消散,愈发的令人不敢违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