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 偷听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不说劳伦斯家族几天后的闹剧,唐静芸和凯瑟琳在转身离开后,两人就去结了账。

凯瑟琳在使用到那张特级贵宾卡的打折后,看唐静芸的目光中就带着几分奇妙的神色。显然,手里能够持有一家店的六折贵宾卡,那可远远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这可不是那种廉价的门面,而是动辄一单就要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高端店铺,单是这张卡,就能够让店里让利好几十万呢。

不过见唐静芸显然并没有解释的念头,凯瑟琳也就留了一个心眼,没有多说。

毕竟眼前的东方女子已经神秘了,再神秘一点她也能够适应。

在短短一段时间里,凯瑟琳对于唐静芸的接受能力就已经全面上涨了,没办法,她担心自己如果不能够调整好心态,年纪轻轻就要被她吓死。

至于唐静芸此举背后得罪的劳伦斯家族第三代里最受宠的两个人的事情,她也只是在心里想想,她才不相信她不知道这两个人的身份呢,一定是在谋算着什么。

两人又在外面逛了一圈,唐静芸也在高级成衣店买了一件礼服,然后两人又转去饭店吃了顿饭,两人这才分开。

——

唐静芸坐在出租车上,神色淡淡的看着外面出神。

开出租车的是个黑人,从后视镜里看了眼那个长相很漂亮的东方女子,不知道是什么让她的眉宇间染上了忧愁,心里有些好奇。长相好看的人,在这种时候总是比较占优势的。

唐静芸却还真的有些忧思,自从上次之后,姜晔就又沉寂了下去,消息完全被抹去,就算是她让帝空的人去调查这件事,也没有查到丝毫消息。

联想起他上次离开时候的决绝,不知道为什么,唐静芸的心中总是带着了不知名的担忧和焦躁。

她现在才暗暗后悔,不该就那么轻易的放他离开,怎么说也得从那个男人嘴里要个承诺才行,也好过现在她一个人独自在这里焦躁。

想到这里,她默默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她觉得自己上辈子为了整个唐家都没有这么操心过,真是输给那个冤家了。冤家冤家,她细细的琢磨,还真是说对了,这男人简直就是她命里的劫啊。

就在这时,她突然看到了一个略显熟悉的脸从一辆普通的车子了走出来,男人用帽子挡了挡,衣领也竖起,如果不是唐静芸角度刚刚能有路灯,可能也看不到他从这里出来那一瞬的完整的脸!

是他!

唐静芸的眼睛突然眯了起来,她没有见过这个人,可是她的房间里却有过一沓关于他的资料!

鲁斯·劳伦斯,乔治·劳伦斯的叔叔,劳伦斯家族现任掌权人,其貌不扬,有种资本家们特有的臃肿的肚子,看上去颇为和善,可是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这个中年男人狠毒着呢,翻脸不认人也是常有的。

不过在他的手里,劳伦斯家族确实在变得更强大。

她反复钻研过他,自然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男人!

只是下一秒她就有些奇怪,这个男人怎么会在这里?而且看他的这副样子,一看就知道并不想旁人认出他来。

“停车!”

唐静芸叫了一声,然后从口袋里掏了一张纸币给黑人司机,“不用找了。”匆匆下车去了。

黑人司机一时间也被这个东方美人的动作弄的摸不着头脑,不过看着手里的大钞,心中还是颇为高兴。

那头,唐静芸从出租车上下来后,看了眼眼前的酒店,威斯汀——美国的著名酒店啊。真巧,上次唐凌峥就说他住在这里的。

心中思索了一下,她一边用异能盯着鲁斯·劳伦斯的目的地,一边走了走了进去。

“您好,小姐,请问有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前台小姐很有礼貌的询问道。

唐静芸微笑,很有涵养的点点头,“你好,我是来找一位名叫唐凌峥的客人的。”顿了顿,她又补充道,“我们约好的。”

前台小姐一看唐静芸这样的气度,那举手投足间带着的贵气,还有一身高级成衣,看上去似乎很不一般。

犹豫了一下,前台小姐微笑道,“因为酒店的规定,我们可以为您给他打给电话询问一下,您看行吗?”

唐静芸微笑着点点头,“当然!”

唐凌峥在接到前台的电话的时候还很诧异,只是电话那头传来的那个熟悉的女音,让他不由挑眉,唐静芸?那个恨不得跟他将关系撇的一干二净的女人,怎么居然会主动找****来?

不过他还是当即就让前台的人将她放了进来。

一挂了电话,唐凌峥就从床上跳了起来,怎么办,脸还没有洗,胡子还没有刮,昨天晚上熬夜的黑眼圈还在,会不会显得太邋遢?该死的!早知道昨天就早点从宴会上抽身了!现在弄得这么狼狈,等下让那个死丫头看见了,又要被嘲讽了!

心里这样想着,他手下的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慢,简直拿出了年轻的时候在军营里训练时候的速度。

而那头,唐静芸谢绝了服务生带路的好意,笑着自己上了电梯。

目光在11上面掠过,她不由挑眉,还好劳伦斯的目的地在12楼,她还是能够上去的。

“叮!”

电梯停在了十一楼,唐静芸径直去了右侧,右侧那里有个厕所,厕所的构造有些特殊,男厕的旁边有个抽烟的阳台。她从阳台上翻到了隔壁的阳台,然后准备从隔壁的阳台爬到上一层的阳台。很巧,鲁斯所在的房间,就在那里的隔壁,她能够再一次跳跃过去。

这个路线早就在她扫过这里的环境的时候从她的心头冒出来。

也幸亏现在已经七八点了,夜幕暗沉,并不会被行经的路人看到她这样惊心动魄的动作。

——

“砰、砰——”

唐凌峥泡好了茶,坐在了椅子上等了许久,等到茶水从热气腾腾到冰凉,却还是没有等到他要等的人。

他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英俊的脸上并没有被人放了鸽子后的阴鸷,只是似乎带着一点点的不自在。

唐凌峥嗤笑了两声,带着几分自嘲,低头看了眼自己特意从衣柜里拿出来新做的衣服,扯了扯自己的领结,觉得自己真是个傻子,不过就是那个女人要过来,他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

只是他看不见自己此刻的表情,那双眼眸里似乎带着几分不可抑制的失落,像是一个失意的孩子。

唐凌峥,你这是在干什么?讨好一个女人吗?别以为嘴巴上叫几声“妹妹”她就真的是你妹妹了。她是私生女,你是婚生子,你们两个从身份上就是对立的!别做戏做的把自己都带进去了!

虽然心里在这么说着,可是在不知名的角落里,唐凌峥却觉得像是被拧了一把,闷闷的,涩涩的,让他这个鲜衣怒马恣意惯了的人很不习惯。

所以在拉开阳台的帘子后看到唐静芸略显狼狈的站在那里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等到唐凌峥开了门后,唐静芸拍了拍自己身上衣服的灰尘走进来。

“你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觉得走正常的路不太符合我的风格。”唐静芸很自如的坐在了沙发上,端起桌上的茶水,嫌弃道,“冷茶待客?”

唐凌峥见此也是冷笑,“放下你的贼手!不告而取谓之为‘贼’,我的教养比你好多了!”

唐静芸将杯子里茶水一饮而尽,然后将杯子直接砸到了唐凌峥的怀里,“行啊!还你!”

看到在自己的地盘上还这么嚣张的唐凌峥,默默的拿起怀里的杯子,抽了抽嘴角,重重的磕在茶几上,“你敢不敢给我更嚣张一点!”

唐静芸瞥了一眼他,“我嚣张?说的好像你不嚣张、你老子不嚣张一样!”

“……”唐凌峥觉得自己竟然无言以对,好吧,确实,在京都里,他和他老子都是比较嚣张的人。

莫非这就是血脉渊源的?他的心底默默的冒出这个答案,当然没有说出口,因为他担心某个女人恼羞成怒直接将那壶茶泼他一脸,衣服事小,面子是大!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被这个答案取悦到的。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唐凌峥收敛了神色,终于出口问道。

“没什么大事,你别插手。”唐静芸也是靠着身后长舒了一口气,“反正没什么大事。”

唐凌峥闻言皱了皱眉,说句心里话,他其实不太喜欢唐静芸这句话,只是他知道眼前这个女子不是一般的闺阁女子,她有自己的秘密。虽然知道,可他心里还有那么几分不是滋味。

唐静芸想自己今天在外面偷听的时候得到的那些话,虽然并不真切,但是里面提及的只言片语,还是让她心中有些不太好的感觉,更何况还提及了姜晔。

“……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那份资料……已经……”

“放心,姜晔是只……狼,鼻子太灵了……”

“等着,找机会做掉……在……反正在我们的地盘!”

……

“不要轻视这个男人,我们劳伦斯家族肯定不会……”

……

唐静芸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怀里那张还没有捂热的纸,眼睛里闪过冷光,冷笑,那杀意一闪而过。

坐在一侧的唐凌峥没有错过他的神情,不由在心底默默的揉着酸痛的眉心,怎么办,总有种身边坐着一只随时随地会择人而嗜的野狼!该死的,他突然一点都不想承认这是他们唐家的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