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爱财如命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纽约曼哈顿,这是富人钟情的居住区域。沿着世界上富有盛名的中央公园向北向东,就是纽约有名的上东区。这里聚集了金融、投资银行的富豪们。

有人说,在上东区这里,可以看见智慧变为财富的瞬间,也能够看到一夜落魄的灰飞,事实确实如此。

在这里居住的很多姓氏,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只能称之为一时的显赫。而在这其中,有几个姓氏却是长盛不衰的代名词,他们神秘、长久、古老,手中握着滔天的财富。

唐静芸眯眼看着经过的道路,南起纽约第59街,北至第96街,西起第五大道,东至依斯特河,这些街道所描述的地方,便是所谓的上东区了。

她今天是应了凯瑟琳之邀,来托塔斯家族做客的。而托塔斯家族,就是这曼哈顿上东区长盛不衰的家族之一,其坐落在这里的那栋占地广阔的宅子,在上东区寸土寸金的地方,也是一笔极为可观的财富。

或许是提前有人打过招呼,唐静芸的车子并没有在大门口被拦截,而是一路由着梅四开了进去,直接进到了里面去。

“噢,唐静芸,真高兴你能够答应我的邀请!”

唐静芸刚下车,就听到了凯瑟琳高兴的声音响起,她的脸上露出了诚挚的笑意,看上去极为热情,一头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散发着金芒,让她本就明艳的五官看上去更加漂亮。

唐静芸对着走过来的女子挑眉一笑,那笑容让凯瑟琳有一瞬间的失神,“谢谢,能够收到你的邀请是我的荣幸,怎么可能不过来呢?”

凯瑟琳回过神来,惊呼道,“唐静芸,你应该多笑一笑,你笑起来太美丽了,你知道吗?让我仿佛见到了天使的错觉!”

唐静芸没有回话,其实对于外国人的热情洋溢的赞美她一直都有点吃不消。

“走!唐静芸,我今天可是特意吩咐了厨子做了中国菜!”

凯瑟琳挽着唐静芸的手走进去。

要说凯瑟琳在知道唐静芸也姓唐的时候,她心中第一个反应就是原来如此。她好歹也是对东方文化有所了解的,知道她和唐凌峥的姓是同一个,这其中可能并不是偶尔。这也就能够解释这两个人为什么身上时不时会有相似的气质流露的问题。

至于两人之间的关系为什么很微妙,凯瑟琳猜测,唐家好歹也是一个大家族,将心比心,她和家族里的亲戚关系也不太好。

果然,今天凯瑟琳招待唐静芸的,的确是一桌地地道道的中国菜,虽然暂且还没有品尝,但是光看“色”、“香”、“形”都是极好的,想来凯瑟琳也确实费心了。

等到一餐吃完,凯瑟琳打算和唐静芸拉近一些关系时,有个不速之客地到来,打破了凯瑟琳原先的计划。

“爷爷,您怎过来了?”凯瑟琳露出了一个惊喜的笑容,跑过去扶住了一个老人,姿态亲昵。

“听说我的小凯瑟琳在招待朋友,自然是要来看一看的。”老人对着凯瑟琳笑了笑,神色温和,只是这并不能掩盖他一身强悍的气势。

说着,转头看向唐静芸,那双浓郁的翠绿色的眸子,看的令人心中发毛。当然,这并不包括唐静芸。

唐静芸只是站起身来,温和地打招呼道,“您好,托塔斯老先生。”

要说眼前这个男人,那可是托塔斯家族中的一个传奇的存在。百年前的托塔斯家族不过是个二流家族,可是正是因为眼前这个老人的存在,才让这个家族兴盛了六十年,并且还有长盛不衰下去的趋势。

“你好,小家伙。看上去你好像并不怕我。”老人被凯瑟琳搀扶到主位上,笑呵呵地道。

“不,您身上有着密西西比河流域的人身上所拥有的品质,勇敢,无畏,果决,以及冒险精神,当然,继承了这么多先人优秀的品质的您,残暴也印刻在您的骨子里,凶狠更是您的常态,我想,大概没有几个人站在您面前是完全不惧怕的。”

唐静芸站起身,对着老人恭敬的说着,用着一种和语义并不相符的淡然说着话。

她对他有尊敬,却无惧怕,这是真的。

眼前的苍老的男人,曾经被认为密西西比流域最为杰出的男人,这个男人带领着托塔斯家族的崛起,是整个密西西比人都骄傲的对象。

老托塔斯的眼中闪过诧异,他抚摸着自己的胡子,忍不住摇头,“好多年没有人提及过我的过去了,”他盯着唐静芸,感慨道,“我都差点快忘记了,我曾经是个密西西比河出来的男人。”

“是吗,我以为您这样的人,永远都不可能忘记自己的出身。”唐静芸笑了笑,“毕竟身份可以忘,姓氏可以改,但是融入在骨子的性子和那奔腾的血脉是永远都改不了的。”

老托塔斯看着唐静芸,想要从她的眼神里看透一些什么,但是很遗憾,他并没有能够看到他所想要看的东西,然后苍老的脸上笑了笑,“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其实你是个很奇怪的小姑娘?”

唐静芸弯了弯眼,“有,只不过我就是这样的人,不是吗?”

老托塔斯那双浓郁的翠绿色眸子里闪过睿智,道,“人总是会变的,就像物品的价值不会一尘不变一样,总是在不断的升值或者贬值。年轻人,在你以为永远都不会改变的东西,或许等你经历过更多的事情后,就会开始看透这些东西。你看,就像是你脚下踩的这片地域一样,一百年前,这里能够用几万块美金买下一块偌大的地盘,而在此后的几十年里,几万美金在这里连个厕所都买不起!可是,谁又能够想到,它终有一天会贬值呢?”

从第五大道向东、列克星敦大道向西是纽约最昂贵也是最受欢迎的住宅地区域,被称为纽约的\”黄金海岸\”,这里居住着纽约最富有的人群,是真正的富人区。

只是后来,这片区域受到后来崛起的曼哈顿翠贝卡区和西村区声望的威胁,猛然上涨的价格像是被扼断喉咙的飞鸟一样,猛然下跌,那一次,不知道让多少投资房产的曼哈顿富豪们心疼不已。哪怕后来这里的房价又继续上涨了,但这依旧成为曼哈顿老一辈们教训小一辈时提及的经验。

唐静芸自然是知道这一段故事的,也听出了老托塔斯的意有所指,她只是淡淡一笑,“有一句话我说过很多次,人在年轻的时候,没有人能够将她打到。您看,我还这么年轻,我还有大把的光阴可以挥霍,说句大不敬的,您这样的,半截身子已经埋入黄土的人,行事总是比我们年轻顾虑的多,就像是这上东区的环境一样,也容易带着保守。”

曼哈顿上东富人区不仅仅代表着纽约最富有人群的聚居区,它的空气中还弥漫着金钱的味道和保守的价值观。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曼哈顿地区有多糟,反而有着一种由资本和时间锤炼出来的老于世故的魅力。

老托塔斯自然是明白唐静芸话里的意思,不由觉得眼前这个东方女子有趣。自己用曼哈顿地区来比喻,她也反将自己一军,倒是生了一副伶牙俐齿。

两人这样的你来我往,坐在一边的凯瑟琳要说不震惊那肯定是假的。

她深得老托塔斯的喜爱,这才能够让她坐稳现在的位置,可就是因为这个,她才比旁人更加明白这位老人的可怖之处。在此之前,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人会如此和老人交谈,两人漫不经心的言语间的针尖麦芒,让她有种肃杀的感觉。

看着这样的唐静芸,她的心底第一次升起了一种嫉妒,那是类似于凭什么她可以这样而我不可以的不甘。只是很快这情绪就消散了,因为她知道,这东方女子太强大了。

她敬畏强者,并不会因为妒忌强者。

“那么很好,来自东方的小女孩,请你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老托塔斯盯着唐静芸的眼睛,好似要将她看透。

可是唐静芸的眼睛里却波澜不兴,像是一汪广阔的水,并不能够激起涟漪。

“我以为我已经表现的很明确了,其实也挺简单的,我只想要覆灭劳伦斯家族,仅此而已。”唐静芸敛眸,淡淡地道,只是在那平淡的语气下,隐藏着暴风雨般的前奏。

嘶——凯瑟琳在心中默默的抽了一口气,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唐静芸居然会说出这样出人意料的目的!

劳伦斯虽然不是百年大家族,但是也是兴起的新贵中顶尖的势力,她有什么底气觉得自己能够和一个家族对着干?更何况还要覆灭它?!

只是出乎凯瑟琳的预料的是,她的爷爷并没有说句“狂妄”,然后甩袖而走,反而是饶有兴味的琢磨了一下。

这样的表情让凯瑟琳忍不住默默的腹诽,上帝啊,为什么她在她爷爷的眼里看到了一种兴冲冲的感觉?看了一眼笑的一脸狡诈的唐静芸,她猛然想起自己爷爷有个致命死穴,突然升起来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啊!

“托塔斯先生,我出手单纯就是为了出一口恶气,我在美国根基不深,还需要您的庇护,到时候劳伦斯家族的财产可以可以分割六成给您。”

果然,唐静芸出口的话,让凯瑟琳忍不住捂住额头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该死的,她再也不相信东方人了,太狡诈了!

老托塔斯最致命的弱点——爱财如命!

他有一个很著名的理论,“给我百分之三百的利润,我可以干掉地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