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责任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条如玉的胳膊从被窝里露出来,上面斑驳的痕迹昭示着主人曾经有过的激情。

姜晔留恋的目光在她那张精致的脸上打量,心中忍不住升起不舍,轻轻的叹了口气,是时候真的将手里的事情移交出去了。这样想着,他从被窝里滑了出来,拾掇起地上散乱的衣服,快速的穿上。

“要走了?”

一道沙哑中带着撩人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让的姜晔身子一僵,然后若无其事的转头,“嗯,我手头的事情还没有结束。抽空来一趟已经很勉强了。”

“是吗……”

唐静芸的声音里带着几分遗憾,一脸的慵懒,那双凤眸里滑动过几分情事过后的散漫,淡淡地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倒是潇洒。”

姜晔听到这话,心中闪过几分不虞,不喜她言语里的那种对自己的轻贱,低声轻哄道,“我真的没办法,本来按照我在外面执行任务的习惯,绝对不会半路来找你的,这样太危险了。我不能再久留了。”

唐静芸眉宇轻皱,到底不是那些小儿女,轻轻叹了一口气,自己也是下了床,在衣柜里捡了衣服出来穿上,然后对着姜晔道,“先穿裤子,衣服等等穿。”然后目光瞥了一眼他身上的伤口,“真是作死!这样的伤口在身上还敢做的这么疯!伤口又要崩裂了!”

然后留下了一句“等着,我给你上药”的话,就匆匆出去了。

姜晔在原地楞了一下,然后轻轻的笑了笑。

很快,唐静芸手里就拿着医药箱回来了,虽然进去的时候梅四几乎没有敢和唐静芸打照面,那坐立难安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坐在了钉子上。

唐静芸解开姜晔身上的绷带,为他细心的重新上药,然后再用纱布缠绕起来。

她低头在他的眉心亲了一口,“去吧,我的男人。”顿了顿,她又道,“早点回来。”

她是个崇尚自由的人,她行事的时候,不论刚强还是柔弱,都不希望有人来干预。将心比心,她知道姜晔也是同样的。

姜晔轻轻的叹了口气,心跳微微快了点,不知道她是不是知道了点什么,他揉了揉唐静芸的脑袋,“等我消息。”

唐静芸眯眼,看着姜晔转身离开的背影。

那时候,他的背影高大,雄姿勃发,大步走的时候仿佛睥睨天下。哪怕很多年以后,姜晔老了,白发苍苍,背影佝偻,他还依旧是她的男人,是她的天。

姜晔离开后不久,敲门声又响了起来,唐静芸挑唇,“进来!”

梅四走了进来,一脸严肃,只是那双眼眸在扫了眼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的唐静芸的时候,着火一般移开了,然后默默的站在唐静芸面前。

唐静芸不言语,可她愈是这样,他愈是觉得压力极大。

“下去吧,”唐静芸挥了挥手让梅四离开,“我要去睡了。”

梅四等着唐静芸关上房门,才抹了一把自己额头的冷汗,哎哟我去啊,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听墙角的啊!

——

在梅四离开后,唐静芸倚靠在背后的沙发里,整个人比姜晔来前还要显得寂寞,那背影显得有些萧条。

那双凤眸闪动着,她嘴角轻轻的勾起,然后嗤笑了一声,感觉到唇角有些疼痛,不由摸了摸,估摸着是被姜晔啃破的。

真是个霸道的男人,临走前还非得在她这么明显的地方留下点痕迹。这样想着,她突然捂了捂自己的心脏,突然觉得有些疼痛。

她眯眼,她以为自己早就成为坚石的心脏是不会再感到疼痛的,可是这疼痛是那么的清晰。

她知道,他一定是背着她要去做什么决定,不然他不会冒着给她带来危险找上她的。他爱她的时候,那么的凶狠,每一次仿佛都用尽全身的力气,好似这是最后一次诀别,那劲头恨不得死在她的身上。

可是他离开的背影依旧是那么的决绝,决绝不回头。

一个男人的价值不但取决于他的成就,更取决于他的肩膀可以扛下多少责任,这些责任的价值又有多少。

所以她永远都不会拦着自己的男人,自己的丈夫,去承担他肩上的责任。

那一颗耀眼的金星背后,是他用血汗铸就的。

她的男人,就合该是顶天立地的汉子。

只是想到这里,她突然觉得嗓子有点痒,从桌上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包烟拆开点上。

两人在一起那么久,心意相通,虽然他竭力隐瞒,但是她怎么可能会看不出他的异样?如果她真的看不出,那也就枉费了他发满腔深情了。

轻轻的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她的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

——

毫无疑问,唐静芸对洛美在股市上的狙击是完美的。

也是,洛美的前身不过是一家建筑公司,而唐静芸那可真算得上是玩股票证券的祖宗了。

在她手里的原石投资日进斗金的时候,就有人放言愿意用一千万美金买唐静芸在股市上的一句话,由此可见她的盛名。加上以有心算无心,这洛美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在一路高歌猛进后,洛美的股票迎来了一个大低潮,在很多人以为这不过是之前势头太猛的后遗症的时候,洛美的股票去一路走低,那绿色绿的触目惊心,不知道多少人被眼前这样的情况惊呆了!

而洛美的高层也是大发雷霆,不乏有人猜测是被对手恶意竞争了。

可是劳伦斯家族使用的那些手法,却并不能够拯救这家本来蒸蒸日上的集团,一时间让鲁斯·劳伦斯暴跳如雷!

而同一段时间,凯瑟琳拿着手里的报告有些傻眼,她一开始还心有怀疑,可是看到洛美在随后的日子里走势飙低,心中确实再也生不出小觑。

庆幸自己手里的股票在第一天走低的时候就已经抛了。

只是想起那天遇到的那个东方女人,突然觉得她身上的神秘更甚了。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有狙击洛美的能力,让来自东方大家族的唐凌峥平等对待,身边跟着看上去像是沾过血的贴身保镖,还有隐藏在暗处的强悍的保镖。

这些要素都勾勒出这个女人的非同寻常,一时间她竟然有些拿捏不准这个女人的身份了。

想起那张美丽精致的东方脸庞上,总是云淡风轻的吐出惊人的话语,还有那对着人命的淡漠,她不由感觉到几分不寒而栗。

摇了摇头,打定主意要一定要拉拢对方。

她凯瑟琳虽然是女子,但是能力绝对不输于男子,她才不会因为性别而输给其他的家族继承人!尤其是马林那头蠢猪!

想到这里,凯瑟琳不由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

在唐人街一栋老宅子里,一个两鬓苍苍的老人带着老花眼镜,听着自己的儿子对自己汇报的事情。

李老爷子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呵呵一笑,“沉稳,锐利,看来小丫头之前表现的不尽然啊。”

虽然这样,可是那神色里的欣赏并不能够掩饰住。

站在一旁的李道远也是摇摇头,谁说不是呢?那天那个女子表现的极为沉稳,他以为那是她的本性,可是看她对洛美的行事,雷厉风行,锋芒毕露,才发现她身上的锋芒不要太锐利啊!

“那爸你打算怎么做?”李道远看了眼自己的父亲,笑眯眯地问道。

“什么叫我打算怎么做?是你打算怎么做!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要我这块入土的老家伙给你拿主意?你羞不羞!”李老爷子没好气的道,“你啊!我早就说过了,守成尚可,开拓不足!”

李道远闻言也不恼,呵呵一笑,他的性子就是这样的,改变不了什么,好在李家家风好,家族人人才辈出,有他这个沉稳的族长刚刚好,正好放任其他的同辈人一展拳脚。

李老爷子也是无奈地笑了笑,自己晚来得子,对这个难免多宠爱了点,也该庆幸没有被自己养歪了,能够这样他已经该是知足了。

“爸,别想这些了,来来来,我给您推拿一下,省的大晚上的又要喊腿疼了。可怜你儿子我也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了!”李道远将老爷子扶起,笑着调侃道。

“好你个不孝子,这是在嫌我老不死啊!”

“哎哟我错了爸!好歹我也是李家家主了,你给我留点颜面呐!”

“就算是李家家主,那一个是我儿子!”

……

听着屋子里传来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声音,守在门外的仆人们纷纷低头掩住眼角的笑意。

老爷子和家主父子情深,这样的情况十几年如一日,他们早就习惯了这副样子。

——

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里。

唐凌峥和唐志谦相对而坐。

唐志谦揉了揉自己胀痛的额头,询问道,“这几天可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唐凌峥看着自己父亲揉额头的动作,心中个感觉更奇怪了,因为他觉得似乎在唐静芸身上看过这种熟悉的动作,“还好,遭遇了一次截击,一次刺杀,不过并不要紧。”

犹豫了一下他又道,“我在纽约碰上了……唐静芸。”

“……嗯?!”唐志谦抬眸看向唐凌峥,“芸丫头也在纽约?她来纽约干什么?有和她提到过我吗?她什么时候有空,约出来吃一顿饭!”

唐凌峥看着自己激动的父亲,瞥了一眼,然后很是好奇地道,“你觉得她会待见你?”

唐志谦:“……”打死这个孽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