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好想去死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暮色沉沉,从希尔顿酒店的高楼上俯视下去,万千亮起的霓虹灯,俯视而下,有种油然而生的自在孤寂感。

唐静芸是个享受孤独寂寞的人,在她的生命中,寂寞是人生的常态。

可是这一次,她头一次升起了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突然对这种寂寞有种不太适应的感觉。

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如果在往日,她想,她总是能够轻而易举的看到那个男人,在她看得见的地方。

说来也奇怪,唐静芸这样的人,居然有一天会被一个男人束缚,不仅不恼怒,而且还乐在其中。真的只能说感情这东西,总是那么的不可控。

“唉……”

一声轻轻的叹息在房间里响起,消散在寂静清冷的房间里。

而在唐静芸感伤的时候,一道身影悄然的从希尔顿酒店的后门清洁人员的通道里走进去,看的出,是一个背影高高大大的男人。

男人从门里走进去,然后走进一个更衣室,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白衬衫黑马甲红领结的酒店服务生的打扮。

男人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使它显得更加合身舒服。

在经过一个门口的时候,男人和一个错身而过的人点点头,并且很自然的从他手上接过了一份红酒和牛排,然后走到酒店的员工专用的电梯,毫不犹豫的摁下了一个楼层的数字。

男人低垂着脸,只看见他半张掩藏在阴影里的脸,还有那修长好看的手指。

“叮——”

电梯应声而开,男人从电梯里出来,手里端着的东西极为稳当,一手平端,一手背在身后,像极了酒店里那些训练过的服务生,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还多了几分优雅和贵气。

男人的目光一行行的略过房间上的房门号,805,他低垂的眼眸中眼睛一亮,然后敲响了大门。

“小姐,您点的牛排和红酒。”

梅四本来就住在唐静芸的旁边,身为杀手的缘故,他一直都是本能的保持着警惕,而且他这房子其实也是被改装过的,不然以希尔顿酒店的隔音措施,他不是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听到外面的声音。

在听到唐静芸房门被敲响的时候,他就已经提起了耳朵,听到服务生说的话的时候,他心中稍稍的放松了一下。

他听到了房门开的声音,然后一道清雅的嗓音传来,“嗯,谢谢,麻烦帮我把东西送进去。”

听见唐静芸的声音的时候,他不由笑了笑,暗道自己真是警惕过头了。

而房间那头,唐静芸刚刚洗完澡,听到敲门声和随后传来的声音的时候,眉头就是猛然一皱,她可是很清楚的,自己根本就没有点过牛排和红酒。

不由挑眉,这么明显的破绽,如果是派人来刺杀她的话,恐怕根本就不会用这样低劣的招数吧?

毕竟她点没有点过东西自己还是知道的。

在用异能将门外的人“看”到后,她不由挑起了眉,一双凤眸里某种情绪快速的一闪而过,然后唇角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

快速的将自己的身子用浴巾裹好,对着镜子照了照,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很好,她的身材还是很好的,围起的浴巾正好能勾勒出她胸前的沟壑,显得极为有料。然后随意的扯了一件挂钩上的风衣,将自己简简单单的包裹起来。施施然地走出去,道,“来了。”

打开门,对着门外大半夜送牛排的人淡淡地道,“嗯,谢谢,麻烦帮我把东西送进去。”

送牛排的服务生笑着点点头,只是目光在触及开门的女人穿着的衣着的时候,眉头悄悄的皱了起来,大半夜的给陌生的服务生开门居然就穿了这么点,他刚才看到了什么?雪白的**,如玉般的藕臂,还有穿在毛绒绒拖鞋里的两条修长**!

真是太不检点了!

她难道不知道,她这样的女人对于男人的勾起是无穷的吗?就她这副打扮,是个男人都会生出旖旎之心,恨不得扑到她身上去!

一走进门,他鹰隼般的目光下意识的扫视着这个屋子,心头的怒火稍稍的,还好,里头的东西并没有看到什么男人用的。

将手上的牛排和红酒恭敬的放到了桌子上后,他转头看向房间的主人,“小姐,请您慢用。不知道你是否还需要其他的服务?”

下一秒熄下去的怒火“噌”的一下子冒了起来,同时升起的还有小腹间的火气!

这个该死的女人!不会真的趁着他不在的时候勾引其他的男人了吧?!

瞧她那身打扮是什么鬼?在风衣里面居然只围了一条浴巾?还有这浴巾也太松了吧!轻轻用手指勾一下就能够将整个浴巾给弄下来!弄下来后,就会看到……

他不由的闭了闭眼,他比任何人都要知道这浴巾下面是怎么勾人的身体!

“嗯?你们酒店还提供其他的服务?”唐静芸挑眉一笑,那平常看起来清冷的笑容里,不知道怎么了,大概是灯光的原因,居然带着一种勾人心魄的妩媚的感觉,像是一个红通通的桃子,格外的诱人,想要把桃子摘下来狠狠的吞吃入腹。

明明是一句询问的话语,在男人的耳朵里,却听出了一种特殊的感觉,那个服务两字似乎有意无意的用了重音。

“是的,小姐,我们这里还提供很多其他的服务。”男人微微弯腰,一板一眼的说道。

“是嘛,说来听听。如果有什么令我满意的服务,放心,小费少不了你的。”唐静芸眯眼,走到服务生的身边,有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拍打着他的脸颊,那种挑逗的意味不言而喻。

男人低下头,然后嘴角咧出了一个邪肆的笑容,让他那张脸瞬间多了一种难言的张扬之态。

他对着唐静芸笑道,“夫人,您花着自己丈夫的钱,在外面包养男人,心中就不愧疚吗?”

唐静芸捂嘴轻笑,“这又怎么样呢,这个世界,追求的不过是你情我愿,追求一时的快感又有什么错呢?再说了,我还真是很少碰上像你这样高质量的男人。”

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媚眼如丝的样子,如果放在外面大概会让人震惊坏吧?这还是那个翻手云覆手雨的强势的女人吗?那双平素冷漠无情的眼眸里,此刻闪烁着一种不知名的诱惑,就算是柳下惠在这里大概都要犯了忌讳吧。

“该死的!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男人再也装不下去了,低声怒吼,大手一捞,猛然将那个巧笑倩兮的女人勾在了自己怀里,抱了个满怀,心底某个角落里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

“那又怎么样呢,我的丈夫要是死在外面了,我难不成还替他守寡了去?我又不缺钱,喜欢我男人多的是。”

某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继续挑衅着,丝毫没有将男人的怒火放在眼里,然后眯眼冷笑,“反正他也是个狠心的,舍得让我伤心了那么久。他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

姜晔心头缩了一缩,心底的怒火突然就灭了大半,脸色有些悻悻的,不过很快就阴沉起来,“快告诉我,刚才那些话都是气我的!不然你给我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唐静芸挑眉,用眼光描摹着这张熟悉的脸,然后挑唇一笑,“不,我说的是大实话。你知道的,我说的一直都是实话。”

姜晔心里有个角落不可自制的疼了一下,然后猛然的吻住了红唇,让她不再说出剜心的话。

大手将她身上唯一的一件浴巾被剥了下来,而唐静芸也不甘落后,将他身上的衣服扒了个大半。

两人跌跌撞撞的走向了卧室里,姜晔身上的衣服东一件西一件的,零零碎碎的洒了一落。

而另一个房间那头的梅四却是脸色陡然变得难看,因为他等了许久都没有听到隔壁房间里有人走出来的声音!

这不对劲!

他猛然从沙发上跳起来。该死的,那个服务生有问题!

他的脑子里猛然冒出了这个念头。

然后快速的从房间里出来,没有选择敲门,而是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磁卡,为了方便行事,他和唐静芸两人都有对方房间的房卡,只是平常为了避嫌,他一直都不曾拿出来使用过。

进了房间后,他发现房间里一片静悄悄的,然后他第一眼就看到了房间里略显凌乱的样子!

糟糕!夫人人呢?

他的心底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快速的掩门走了进去,然后他发现未关上门的卧室里传来了一种奇怪的声音!

他在脑子里思索了一下这声音的来源。

然后他的脑子有一瞬间的短路!

“嘶——”

在梅四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感觉到一个东西飞向自己,下意识转头避开,那随手砸来的杯子落在了他身后的地面,他听到了一个女人沙哑而性感的声音,“滚出去!”

梅四立马就是低下了头去,他现在唯一庆幸的是自己因为角度的原因并没有看见里面的具体情况,不然他敢肯定自己的这双眼睛绝对保不住!

在匆忙的退出去的时候,他立马就分辨了客厅里散落的衣服,分明就是两人情难自已……

卧槽!梅四觉得自己真******想去死怎么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