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悬赏和杀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车子一路从市区飙过,引得街道上无数人的惊呼声,这样明目张胆的蔑视交通法规,自然是有人报警了。

纽约的警察出警的速度还是可以的,只不过那些警察明显就没有被梅四放在眼里。

也是,想他怎么说也是一个杀手的身份,本来就是和警方对立的身份关系,他杀人放火尚且不惧警方的拘捕,难道还会在乎区区的扰乱交通吗?

于是,在凯瑟琳紧张的目光中,梅四将速度直接飙上了三位数,然后“唰”的留给了纽约警方一脸的汽车尾气。

唐静芸看着梅四这样挑衅的行为,突然忍不住扶额轻叹,“梅四,记得回头给车子换个车牌。”她可不想被警方控告啊!传出去简直丢脸丢到了美国佬这里!

只是随着身后车子的追击,唐静芸的脸色渐渐开始变得慎重,没有了一开始玩闹的心情。

她盯着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唐凌峥,突然笑道,“唐凌峥,你说你是怎么招惹了那些人的呢?”瞧身后那些追兵的实力,每一个都堪称精英。

唐凌峥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一介商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仇怨让对方这么想要他的命?

就算是坐在前面,唐凌峥也能够感觉到来自身后的人那种探究的眼光,好似锋利的手术刀一样,一刀刀的将他剖析,这感觉真是如芒在背。

他勉强挑唇,“没什么,老头子惹的祸,我不过是被殃及的池鱼罢了。”

真的是这样的吗?唐静芸笑了笑,不置可否,然后对着梅四吩咐道,“上偏僻路段,弄死他们!”

梅四闻言,手中的动作一滞,然后迅速的偏离原先的计划,驶向了另一条道路,掏出同时不忘掏出自己的手机,给自己的弟兄们去了个电话。

唐静芸出行的时候,身边怎么可能只有他梅四一个?其实一直都有人在暗中保护。那些人,本来都是王身边常用的护卫人员,也不知道唐静芸是哪里合了王的眼缘,哦不,应该说是合了咱浅大人的眼缘。

上了偏僻的路段后,凯瑟琳看着从路口斜插出来的几辆车子,来势汹汹。

她此刻心中已经震惊到麻木了。好吧,她一直以为自己的排场已经够大了,没有想到随便遇到一个东方女人,就超乎她的想象!

她不由想起了那个神秘古老的东方过度,那里的人都是像眼前这两人一样的强大而优雅吗?这样想着,她的心底油然升起一种敬畏的情绪。

一个源远流长的民族,一个古老而中兴的民族,或许这就是这个民族长盛的原因?

——

车子一路开回纽约曼哈顿区,人还是那四个人,只不过换了座驾,也换了一种心情。

凯瑟琳下车后,唐凌峥点上了一支烟,手肘支撑在车窗上,默默的抽着烟。

唐静芸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思量着事情。

“从前,有一户很富裕的人家,后来家道衰落,被强盗抢了很多东西。”唐凌峥看着外面,突然淡淡地道。

“那家的老祖宗将家里的财富埋藏起来,将信物交给了自己的亲信,让后辈以后将东西都取出来,也好祭告祖宗。”

“可惜……”

“可惜后人心思不洁,动了歪念,又或是世道偏移,灾祸恐难,让有些人失了传承,终究负了祖宗们的期望?”唐静芸淡笑着接了下去,“小说话本里很常见的情节,毕竟人心不古,有些东西,总是容易让人起贪念的。”

唐凌峥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唐静芸,她的眼眸深邃,有种难言的韵味,像是在嘲讽,又像是看透世事。

他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

临下车时,他说,“我欠你一个人情,日后可以向我讨回来。”

唐静芸没有做声,只是幽幽一笑,唐家人的人情?谁稀罕!

——

同一时间,在纽约的贫民窟,环境阴暗脏乱,破旧低矮的屋子,老旧的木窗横亘,破碎的玻璃用塑料修补着,昭示着这里的人的生活的窘迫。

一个男人脚步匆匆的走在路上,一声破旧打着补丁的衣服,宽大的衣服显得男人身形偏瘦,一顶十八世纪西部牛仔们常戴的过时的帽子,行色匆匆的走在路上。

如果是其他地方,这身打扮肯定是引人瞩目的,只是在贫穷落后的地方,却显得再正常不过。

男人低着头,抿着唇,很快来到了一座破旧的老屋,警惕的看了眼身后,打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房间,就忍不住低声咳嗽,姜晔低声骂了一句,他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真不算好。

谁能够想到自己在处理掉那人后,居然会中了其他人的埋伏?眼中浮现嘲讽的神色,乔治·劳伦斯要是自己劳伦斯家族这么对他,恐怕恨不得从深渊里爬出来复仇吧?

他那天虽然侥幸逃脱了,只是身上受了不轻的伤,爆炸的碎片穿透了他的肋骨,索性没有伤到要害。

而他没有联系手下的人,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因为他怀疑系统内部出了叛徒,不然没有人能够那么恰巧的捕捉到他的行踪。

这个系统是国家对外最重要最严密的系统,出了叛徒是极为危险的事情,所以他不得不特事特办,虽然知道这件事一定会让某些人担心,尤其是那个看似强大实则对他全心好的女人。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现在的身份敏感,身为华夏少将,私自入境,如果让中情局的人捕捉到了他的踪迹,恐怕他是出不了这个边境的。所以由不得他不慎重。

毕竟,他姜晔的分量还是足够的,为了将他弄死,恐怕美国高层并不介意不择手段。

好在,他今天总算勉强联系上她了,想起她在电话里那强势的话语,不由眯眼低低的笑出声来。

不过想着她说的那句话威胁的话,又忍不住冒出了些许杀气,真是的,他一定都不爱听那种话。

收敛了一下情绪,他整理了一下自己这两天试探得到的消息,默默的思量起下一步的行动。

——

唐静芸回到了希尔顿酒店后,将自己整个人埋入了沙发里,偌大的沙发将她的身形衬的更加的瘦削。

她手上捂住脸,然后低低的笑声从她的手底下传出来,笑声里有掩饰不住的激动和高兴。

真好,他还活着,这样的感觉真好!

有多少个夜夜难眠,忧思忧虑,她此刻的心情就有多跃动,她今天听到了姜晔的声音啊!

只是想起姜晔此刻的处境,她心中依然有过担忧,不过只要他还活着,那就比什么都要好。

人生最大的事,莫过于死生,能活着,就比什么都要好。

这样想着,她笑的眉眼弯弯,不过眼底一闪而过凌厉,只不过这个男人让她担心了那么久,别想让她轻易原谅他!只不过这些都要等到以后再慢慢算。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唐静芸喊道,“进来!”

梅四走了进来,他对着唐静芸道,“夫人。”

“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梅四觉得现在的唐静芸似乎心情很好,他低下眼眸,“是这样的,我们得到消息,有人正在黑市上悬赏一个人,消息只在一些高层流传,据我们所知,那人正巧和fbl有点关系。所以我们怀疑悬赏的人正是姜先生。”

“说来听听。”

“只说死生不论,死的五百万美金,活的一千万美金。”

“砰——”

唐静芸手上的杯子狠狠地砸在地上,阴沉道,“哼!我唐静芸男人的命居然只值五百万?!笑话!这是自侮辱我吗?”

梅四默然,好吧,原来她是在纠结这个问题?

过了一会儿,唐静芸说道,“帮我也去放几条消息,就说我要劳伦斯家族的性命,旁系子弟一个一百万,直系子弟一个两百万,嗯,鲁斯·劳伦斯就就五百万吧。”

反正她不差钱,给劳伦斯家族找点麻烦就是,就算弄不死他们,恶心一下她也乐意。

“是!”梅四低头应声道。都说冲冠一怒为红颜,现在这唐静芸身上,分明就是冲冠一怒为蓝颜。为了个男人,她可真算得上一掷千金。

于是,没过多久劳伦斯家族就发现自己的家族子弟似乎总是遭受到侵扰,别的不说,恶意窥扰就遇到了好几次。和他们合作的家族也表现出一种很奇怪的态度,直到有个关系很好的家族提醒,才猛然发现了这个情况。

劳伦斯家族顿时就是恼羞成怒,那么多年,因为从前乔治·劳伦斯的原因,美国地下世界的人从来都不敢窥视他们,没想到现在居然敢如此蔑视,这分明就是狠狠的打脸!

唐静芸揉了揉额头,“梅四,你先下去吧,等有事再吩咐你。”

梅四很快就恭敬的告退了。

唐静芸手指摩挲把玩着手机,然后眯眼阴阴一笑,她心里已经有了给劳伦斯家族下套的主意,只是有些事情还需要好好布局一下。

偶尔享受一下猎物在自己的掌中逃窜的感觉其实也不错,当然,更多时候她还是喜欢一击毙命的。

眉眼弯弯下,是凌厉的杀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