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三观问题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如果纵观唐静芸的一生,会发现唐静芸从少年时候起就是个兢兢业业的人。那时候她在街面上讨生活,那里面总是会有一些收钱不办事的地痞。

唐静芸却是个特例。说一就是一,收钱办事从来都是一板一眼的。

后来和朱三爷那边有了关系,她行事却依旧不显毛躁,说出去的话很少会有食言的时候。所以那时候的唐静芸,哪怕性子沉默寡言,但依旧很受到一些人的看好。

虽然后来她在商场上历练的久了,在唐家那个泥潭子里泡久了,也开始学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人人都夸八面玲珑。可是这并不能改变她是个行动多于讲话的人。

她总觉得,说一百句,都没有做一件事来的效果好。

不过这并不妨碍她有一张利嘴,或许是一张刻薄的嘴。少年时候就在下层的街面上闯荡厮混,她什么样的场景没有见过?什么样的污言碎语不懂?

所以,在面对马林的时候,她的表现也是极为强势的,那言语里的杀伤力,大概是这些从小接受贵族式教育的财团小姐少爷们完全比不上的。

在一片沉默中,饶是唐凌峥都忍不住用奇怪的眼光看了一眼唐静芸,怎么说呢,唐静芸在他个印象里,大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沉稳能力,面对她的时候,他甚至觉得她就是生长在这个上流社会里的人。

在她的身上,你丝毫看不出下层人会有的那些特质,比如说动作粗鲁,言语粗鄙,品味差劲,横冲直撞。

可是现在这样的她,他奇怪的并不觉得厌恶。

“你!你!”马林手指指着唐静芸,脸色涨的通红,哪儿来的粗鄙的东方女人!也只有凯瑟琳这样的人才会和人为伍,真是我们托塔斯家族的耻辱!”

唐静芸抬眸,淡淡的看了一眼马林,“这是怎么了,恼羞成怒了?就这样的气量还妄想得到托塔斯家族,我看难成气候。我从来不觉得人生来平等,有的人生来就家财万贯,有的人却不得不为了早早的自谋生路。可是,我从来都不觉得高人一等。站在高位的人,也有一天落得家破人亡的日子,而底层的人,通过努力未必不能够走上高位。决定这些的,是这个人自己。”

她说这些话都是她心中所想的,因为她唐静芸前世的那些奋斗,不就是最好的榜样吗?那些曾经在她面前趾高气昂的男男女女们,最终还不是要匍匐在她的脚下?

这里头关键的东西,只是她自己愿不愿意抓住那样的机会而已。

人生而不平等,但是你能够决定去不去挣扎。

而很不巧,她最不喜的,大概就是马林这样的人了。

她说,“马林·托塔斯,我阅人无数。在我看来,你的框架太小了,小的只是十三街那里的一座茅草房,你的格局注定了你不会有太大的成就。”

唐静芸说这话的时候,那双凤眸乌黑漆亮,静静的看去,像是一口深邃的深井,又像是一片璀璨的星辰。她似乎在某个时间段预见了马林的未来一样,那样的通透,通透的令马林心头升起一种凉意。

在往后的岁月里,马林会发现,眼前这个东方女子的话,就像是撒旦口中的一道诅咒,一直一直,长长久久的伴随着他。

而这个时候并不知道未来的他,被唐静芸森冷无机质的眼眸看着的时候,突然下意识的拔起了自己的手枪,对着唐静芸,眼眸猩红,怒吼道,“不!不可能!我是托塔斯家族的第二继承人,凯瑟琳是个女的,迟早要嫁人!托塔斯家族迟早是我的!”

在他拔枪的那一瞬,一直站在唐静芸身后沉默的梅四突然动了!

他的身子在那一刻快到了极致,只留下了一道幻影,冲到马林身边的一刹那,他的五指狠狠的扣住马林的手指,然后狠狠的握住他的手腕,伴随这马林嘴里痛苦的哀嚎的时候,他手中的枪也应声落地。

梅四手上一个用力,将马林反手摁在了面前的茶几上,黑漆漆的枪已经从他的腰间掏出来,顶在了马林的脑袋上。茶几上的杯子倒了一片,酒水溅到了马林打理的格外精细的脸上,显得狼狈异常。

“啊!”的惊呼声此起彼伏,都是将目光投到了马林和梅四身上。

梅四却是面上不动,手底下用力,对着唐静芸恭敬地问道,“夫人,您看怎么处理?需要击毙吗?”

唐静芸挑眉。

梅四解释道,“我们十大守则中第三条就是,任何敢对王拔枪的都该死。如果是换做其他的人在这里,他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他死了我会有麻烦吗?”唐静芸笑的淡然,似乎完全没有在和人谈论一个的死生的感觉。

“不会,我们和托塔斯家族有点关系。”梅四认真道。如果是其他人恐怕不一定,但是唐静芸的身份在帝空里比较特殊,他之前接到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帮助唐静芸,击毙一个托塔斯家族的第二继承人虽然有麻烦,但是并不大。

在场的人听着这两人的对话,在场的人突然都是打了一个寒颤。

实在是这两人说话的语调太正常了,正常的让人觉得不正常!

这是在讨论一条人命的意思吗?说击毙就像是在问“要喝什么酒”一样,那平淡的背后令人听一听就不寒而栗。

在场的人好歹也是家里颇有实力的,但是还真的没有遇见过这么嚣张的敢在公开场合说着杀人的事情的人。

“你们不要试图吓唬我!我才不相信你敢杀人呢!这里是美国,杀人是犯法的,是要被终身囚禁的!”马林突然大叫道,只是那脸上的色厉内荏谁都看的出!

“闭嘴先生!不然当心我的枪走火!”梅四冷笑,狠狠的踢了一脚马林,“想想,你杀了一个平民,你需要去坐牢吗?当然不用,你背后有托塔斯家族。同理,我杀了你也根本不用去坐牢。”

马林和在场诸人一听这句话,顿时看着梅四的眼神都变成了畏惧。

“噢上帝啊!你这位带出来的朋友究竟是什么人!”凯瑟琳拉着唐凌峥的衣角,哪怕压低了声音也掩饰不了其中的震撼!

她一直都觉得唐凌峥带过来的东方女人都只是小人物,哪怕那个女人说的是保镖,她心中还很是不屑。只有那种大家族的家主那样地位的人,出门才会保镖不离身。这个女人不会是为了撑面子吧?真是小题大做!

可是现在她却升起了一种强烈的眩晕感。

人家哪里是小题大做了?看这位保镖的架势,估计早就是个见过血的人。就他那干净利落的动作,简直没把人命放在眼里呀!试想一下,带着这种保镖的女人,会是什么身份?

上帝啊!她刚才还挑衅过这个保镖和她的雇主呢!

想起这个,凯瑟琳心中一阵后怕!

马林觉得可能有一个小时那么久,可事实上只是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他听到了一声清冷的声音:

“暂时别动他吧。我还需要给托塔斯家族那个死要钱的老头见一面呢。”

“是。”梅四松开了马林,然后将他的手枪收缴了,重新站回了唐静芸的身后。

马林站起来的时候,差点脚下一软跌倒在地,幸亏有人扶了他一把。

他想要放几句狠话找回面子,可是却听到了这两个人的对话,吓得她落荒而逃。

“你刺杀过人吗?”唐静芸问着身后的男人,带着几分好奇。

“你说的是哪种?我不太擅长狙击,这种一般都是梅三处理的。我比较擅长近身刺杀。”

“哦?那一定很有趣。”

“是嘛,多了就麻木了。不过看着对方被自己一枪毙命,那白色的脑浆溅出来的时候,还是挺有感觉的。当然,其实我更喜欢看对方临死前的表情,一般都是满含不甘,就是常说的那种死不瞑目!”

梅四说着这个的时候,明显闪过几分兴奋。

看着落荒而逃的马林·托塔斯,唐静芸忍不住默默扶额,好吧,她一直以为梅四其实是个正常人,现在看来他其实也不是正常人,这******口味重的令人发指啊!

别说是唐静芸,在场的其他人,哪一个不是避的梅四远远的?这模样简直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一样!

不过其实唐静芸不知道,她在别人眼中的形象没有比马林好多少,毕竟她那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简直就像是见惯了这样场景的丧心病狂的女人!没见那话题还是这个女人挑起的吗?

于是,唐凌峥看着唐静芸的表情微微变得有些古怪。

而一旁的凯瑟琳抖了抖肩膀,上帝啊,赐我一个男人吧,我从来都没有这一刻这么觉得需要一个男人的肩膀供我依靠!

她小声的凑到唐凌峥身边问道,“唐,你和这样的女人做朋友,就没有担心过她哪一天心情不好一枪干掉你吗?”

唐凌峥抽了抽嘴角,他还真没担心过,因为他也从来都不知道啊!

凯瑟琳的声音哪里瞒得过唐静芸,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默默的思量起来,你说她提出来让帝空的那位王给她换一个人有希望吗?她其实是个三观很正的正常人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