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托塔斯家族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接下来的场合里,很明显凯瑟琳没有继续来撩拨唐静芸的**了,她觉得这个女人就是个奇葩,不管你说什么,总是能够被她那漫不经心的样子给糊弄过去。

她转头继续粘着唐凌峥,换了个话题,“我最近投了你跟我说的那支股票,洛美,哦上帝,你的眼光真是太准了,让我的零用钱瞬间有充裕起来了!”

那双湛蓝的眼眸扑闪扑闪的看着唐凌峥,如果换个人的话,说不定要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

可唐凌峥却只是摆弄着手上的酒杯,“不用,我自己这回也赚了不少。”说着转头看向唐静芸,唇角勾起,“想吃什么东西?我说好是请你吃东西的,不会食言。”

说着,还纡尊降贵的罕见的拿过了桌子上的那本单子,修长好看的手指在上面划动着,似乎在纠结唐静芸喜欢吃什么。

“噗嗤!”一旁的凯瑟琳笑了出声,“唐,真是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么体贴的一面,是怕她听不懂我们讲的话题无聊吗?”说着,美目在唐静芸的身上打转,似乎在考量一般。

她这话说的也确实没有错。在当下这个环境里,家族继承人的培养倾向都是男孩儿,女孩子就算再怎么受宠,也顶多是出嫁的嫁妆丰厚一点。这种情况在美国都很明显,更别说是东方这样更加保守的国度了。

想到这里,她的心中就罕见了涌起了一种自豪感,她凯瑟琳·托塔斯可是罕见的女性继承人,她从小接受的教养就和一般的家族小姐不一样,她看不上那些像娇花一样的女人,也时常觉得自己这样能够和家族男性掌权的长辈交流,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

唐静芸眯眼笑了笑,“洛美的股票?你倒是会投机。不过洛美的股票也仅止于此了,还是乘早收手吧,别赔的连回去的机票钱都要卖身才有。”

唐凌峥好笑的看了眼唐静芸,这个女人不损他一句会死吗?不过听到唐静芸的话,还是很慎重的询问道,“怎么个说法?”

他不相信唐静芸会空口说白话。

明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算不上多和谐。可是对于唐静芸的劝告,他却不会怀疑。

这真是一种操蛋的感觉啊!

唐静芸捋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眼眸中危险之色一闪而过,“你知道洛美的前身吧?是脱胎于建筑行业的,那时候手段就有点不干净,扫尾也没有扫好。现在有人要搞他,当然会出事咯。”

洛美脱胎于建筑行业的事情唐凌峥倒是知道的,只是唐凌峥会知道是因为他研究过洛美,可唐静芸会知道洛美,并且还顺手拈来,这里头的意思可就值得玩味了。

他没有开口,一旁的凯瑟琳却有些不以为意的撇撇嘴,“唐,别听别人的,她懂什么?”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而已,或许只是恰好听到一些消息而已,随口乱说的,怎么唐这么睿智的人,还会倾听她呢?

“你觉得我什么时候放出去比较好?”唐凌峥皱眉思考。

“越快越好。”唐静芸笑了笑。

看到唐凌峥沉思的样子,凯瑟琳觉得他简直疯了,她就觉得洛美至少还能再翻一番,现在抛了简直在割肉!顿时不善的看着唐静芸,“你是什么人啊!干什么说这种造谣的消息!我们因此少赚的钱有多少你知道吗?说出来吓死你!”

唐静芸玩味一笑,“我是什么人?”她耸了耸肩,眯眼一笑,“因为我就是要搞洛美的人啊!”

她这话一出,凯瑟琳差点就将嘴里的一口酒水喷了出来,她咳得极为厉害,然后颤颤巍巍地指着唐静芸,这个东方女人怎么敢说这样的大话?!

她当洛美是什么啊?她想要动就能够动吗?真是个笑话啊!

倒是唐凌峥深深的看了一眼唐静芸,然后掏出手机,直接给自己的手下去了一个电话,也没有避着几人,交代赶紧脱手。

这干脆利落的劲头,看的唐静芸都有些侧目。

没错,唐静芸却是要搞洛美,只是她搞它的原因很简单,洛美背后控制的财团是劳伦斯家族!她男人在劳伦斯家族手上吃的亏,她总得找回来吧?!

她唐静芸生于时间,宽容大度没学会,这斤斤计较、睚眦必报却学了个十足十。

算计了她男人,让他吃亏,让他受伤,让他离开她的身边,让她在每一个漫长的深夜里睁眼到天明。这笔账难道不该算吗?

等着吧,洛美只是一个开端,她会让它捧得高高的,然后跌下云端。

再狠狠的踩在脚下,告诉某些人,她唐静芸的男人,从来都是她的逆鳞!

就在凯瑟琳还要出口说什么话的时候,门被人不礼貌的从外面打开了,撞在墙壁上,发出了一声巨大的碰撞声!房间里的人都停下了玩闹,转头看向门口。

而唐静芸、梅四,以及唐凌峥,三个人的动作有一瞬间的相似,都下意识的向着自己的腰间摸去。

不过看清外面的来人后,三人却都是把手拿了回来。

注意着进来的人的凯瑟琳没有注意到这一幕,唐凌峥却看了眼唐静芸,眼带深意。

“马林?你怎么会在这里?!”

凯瑟琳倏然起身,然后对着来人皱眉大声道。

来人也是一个金发的小伙子,长相颇为英俊,一身高档的西装,衬得他很是富裕,只是他下巴高高的抬起,看人的时候带着一种傲慢。

闻言,不在意的撇撇嘴,“我亲爱的堂姐,我作为你的堂弟,当然是听闻你来到这里,和你的朋友打个招呼。也好让他们知道,我们托塔斯家族也是有男人的。”

凯瑟琳脸上阴沉一闪而过,她最恨的就是别人拿她的性别说事,家族里总有那么些老顽固,认为托塔斯家族不能够由女性掌权,百般阻挠。而这个马林·托塔斯,就是家族里推出来和她打擂台的人。

“男人有什么?精虫上脑可是要出事的。我亲爱的堂弟,你可千万别死在哪个女人的肚皮上!”

这话顿时戳中了马林的痛脚,他之前遭到这个女人的算计,在家族大会的时候没出席,反而爆出参加混乱的party,损失了很多支持者。

那双同样湛蓝的眼眸泛过冷光,目光扫过坐在凯瑟琳身边的东方男子,冷笑,“噢?那我们美丽的堂姐还不照样找男人?我想想,这是第几任了?真是好奇,你堂堂托塔斯家族的大小姐,是不是**的时候也跟那些妓女似的?”

凯瑟琳的脸上顿时阴沉下来。在美国这种相对开放的环境,婚前和男朋友上过床的自然很多,而凯瑟琳也早就和人上过床。但这不代表她会愿意被形容成妓女!

他看着坐在那里的唐凌峥,冷笑,“或许是这个东方的小白脸床上的滋味很不错,所以才让堂姐你难以放下?哦,真想尝一尝啊!你说是不是?”

马林身后跟着的跟班们顿时都是起哄的大笑起来,打量起唐凌峥的眼神也都多了几分不怀好意。不得不说,相较于美国男人的粗犷魁梧,唐凌峥却是显得比较修长,而且那张肖母的脸,也的偏向于柔和。

唐凌峥本来还没有想要介入的意思,此刻听到这话的时候,脸庞阴鸷的能够滴下水,握着酒杯的手瞬间青筋毕露!

这个时候,他会不由自主想想起自己当初被人下药的事情。那事虽然因为唐静芸过了,但是在他的生命里留下了一个很不好的回忆!

“哦看呐!那东方的小白脸生气了!”

“别说,他生气的时候还真是很俊!”

“我早就说过嘛,东方的男人其实都是弱鸡,根本就不能满足女人!”

“哈哈哈……”

哄堂大笑中,有人趁机羞辱唐凌峥,想要借此羞辱凯瑟琳。

只是这些人可能不会知道,他们羞辱的是一个披着柔和外表的恶魔,当初唐凌峥能够让那个男人和他心爱的跑车一起摔成肉泥,就知道这个男人凶狠起来手段该有多残忍!

马林低咳了一声,身后的笑声小了很多,然后他得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堂姐,对着唐凌峥傲慢地道,“小白脸,知道厉害了吗?我要是你,就尽早的滚出纽约市!这种地方可不是你这种卑贱的黄种人该来的!哦,还有你身边的那个下贱的东方女人!”

说着,转头看向凯瑟琳,“您就算再寂寞,也不该去找东方人吧!”

在有些人固有的观念里,总是有血统尊卑的存在。

这不是唐静芸第一次碰见了,只是每一次碰见,她的心情都不会太好!

此刻没等唐凌峥开声,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然后眯眼冷笑,“这就是你们托塔斯家族的人的教养吗?张口闭口都是这些下流的话,我还以为是哪个下贱的****生下来忘记淹死在肮脏的臭水沟的杂种呢!”

唐静芸这话一出,满室寂静。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温温和和进来后就很少讲话的东方女人,一开口就是这么的厉害,简直将马林羞辱的不要不要的!

而当事人却表现的极为平淡,她唐静芸骂过的人多的去,还不在乎这么一两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