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开山门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一眼,李正君觉得,面前这个女子,悠悠然然,修身玉立,像是一棵迎风而立的苍松翠柏。

而当她作揖弯腰的时候,有种苍松翠柏被弯折的错觉,又像是巍巍高山,有种令人不可小觑的感受。

他抚着自己胡须,哈哈大笑,“唐小姐登我李家门,是我李家之幸,何必如此多礼?”

唐静芸挑唇一笑,“礼不可废,更何况李老先生本身就是德高望重的前辈,自然当得静芸的大礼。”

李正君不由笑声更甚,“故土来人,多年未见,倒是这点传承的很好。唐静芸,你很好,教养你的家族也很好。”

说完,他的手一挥,伸手引道,“走,此处不是长聊的地方,进我大堂坐坐。”身后训练有序的仆人纷纷移动步伐,一点都不混乱,却给人一种被簇拥、被慎重对待的感觉。

“这就是一个家族的底蕴吗……”

梅四跟在唐静芸身边,忍不住轻声道。

他是个见过世面的人,帝空本身也是一个很有排场的地方。但是正是因为他见过世面,才能够深深的察觉出这里面的东西,李家展现的虽然只是冰山一角,却人一种厚重的感觉。

唐静芸见到这样的阵仗也不露怯,面色淡然含笑的走了进去。

听到梅四的声音,她忍不住弯了弯嘴角,淡笑道,“不,这是独属于华夏一族的东西,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更何况,你是没有见过更厉害的。”

要说这样的阵仗她还真是见过一次,那时候她做生意做到了东南亚地区,在柬埔寨那边,也聚居着华裔。当时她有幸看见了当地一个百年旺族开山门的盛大场景,那场景才叫真正的壮观。

不说别的,光是递拜帖,三拜而止,三请三入,龙鼓斗舞,经过一系列繁复的过程,才真正的开山门。

那样一扇巨大的山门,需要一共八八六十四壮汉才能够推动,如此经过那旺族族长的亲自邀请,贵客才真正的踏进门坊。

她至今还记得那一声气沉丹田的“开扇门”,雄浑豪壮,随着话音的一层层传递,一扇扇门推开的场景,震撼人心。

也正是那个时候,唐静芸才开始注重自己骨子里流淌的血脉——华夏民族的血脉。

在很多人都化繁为简的今日,唐静芸这样崇尚效率的人,却罕见的遵循着某些老旧的规矩,那是因为她深刻的明白,有些规矩固然繁琐,承载的确实一个民族的文化。文脉不断,自然这个民族的子孙心不散。

“静芸说的可是柬埔寨的老陈家?说起来我年轻的时候还和陈家的子弟有过往来,那时候的陈家还没有现在这么强大,不过从陈家子弟的行为里,却是已经能够窥见一斑。”

李正君听了一耳朵,笑着插了一句,目露缅怀。想来是想起了那些年少时结交的朋友。

“正是!”唐静芸笑着点头,“老陈家现在是中南亚数一数二的华裔家族,行事却和您李家一样低调,原来还有渊源在里头。”

“哈哈……你个小丫头可真会说话。”李正君畅快的大笑,不管唐静芸这话里有几分真几分拍马屁,总的还是说到了李正君的心坎里。

不过他心中也是惊讶于这个女子居然知道的这么多,毕竟,老陈家的山门很少开,别说是她这个年纪,就算是比她大个一轮的人,也未必会知道。

想起她递上来的拜帖,心里哂笑,想来这个丫头确实是个好的。

跟在李正君身边的李道远,心中很是诧异,平常对待晚辈一向严肃的老爷子,什么时候会笑的这么欢畅?他今天的大笑让家族里的小辈们知道了,恐怕都要不敢相信了。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习惯了西化的生活,倒是很少看见像你这样的年轻一辈了。”李老爷子颇有感触。一边说,一边跨过了重重院门,进入到正堂。

“我也就是认识几个老人家,您也知道的,老一辈的人,大多都是怀旧的。”唐静芸眯眼一笑,她才不会告诉他,其实这是她前世到了唐家家主位子上后恶补的。唐家能够长盛不衰,也是有着不可忽视的内部原因的。至少,唐家家训,每一代唐家家主都要懂古礼。

李正君笑着,带着褶子的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拍了拍唐静芸的手,“好孩子,却是是个好孩子。比我那不成器的儿子要好多了!”

某个躺枪的“不成器的”儿子呵呵一笑,得了,想他好歹也是堂堂李家现任家主,手低掌握着大笔的资源,将李家变得蒸蒸日上,四五十岁的人,他老爹居然来了一句“不成器”!我的亲爹哟,您倒是有多不待见您这个亲儿子啊!

唐静芸摸了摸鼻子,对着李道远微妙一笑,好吧,早就听闻李家老爷子是个“有趣”的老头,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待到入座后,唐静芸坐在右下手,李道远坐在左下手,李老爷子坐在主位上。

很快就人仆人奉了茶上来,走路无声,杯子放落无声,无一不在昭显着李家的非同寻常。

“老爷子久不开李家正门,说起来,今天静芸还心有惶恐。”唐静芸抿了一口茶水。

“静芸可真没说错,老爷子听说你要来,还特意换了新裁剪准备年上穿的衣服。”李老爷子没说话,李道远倒是笑眯眯的开口。

和老爷子不同,李道远一直都奉行以和为贵,比老爷子少了一份霸气,多了几分和善。

不过唐静芸可不敢就此小看这人。他要是真没本事的,怎么可能继承李家?

“不敢不敢!”唐静芸笑眯眯的,少了刚才的那股气势,多了几分平日里的随和。

只是这样更加让李老爷子心中喜欢,年轻人,该锐的时候锐,该敛的时候敛,也难怪年纪轻轻能够闯出这一份偌大的家业。

说起来她敢登门来,自然是和李家有些渊源的。

这还要从原石投资公司在美国开了分部说起。那时候何延陵就向她说过,在美国的华裔家族将会是一大助力,而李家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家族。

在经过最开始的试探性合作后,李家家族基金里有一大半的资产都交到了原石投资来运作,这可是极为庞大的一笔资金。

而李家作为纽约市排的上号的华裔家族,虽然低调,但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所以唐静芸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选择找上李家,一方面也算是正式见一面,另一方面也是出于某些考量,左右不出姜晔的事情。

“我看着静芸,就容易想到我那个时代,不像现在的孩子,二十来岁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我们那时候啊,十几岁的孩子就已经是家里的顶梁柱了。我看静芸现在取得的成就,恐怕放在我们那个年代都是顶尖的。”

李老爷子发话,也不问唐静芸****何事,纯粹是对着一个欣赏的晚辈的姿态。

“您老经历的那个年代,固然混乱、压迫、战乱不休,但确实是一个人才辈出的年代,近现代的史书上不知道多少惊才绝艳的人物勾勒的惟妙惟肖,静芸不过有点小运气,哪里比得上?”

唐静芸不亢不卑,眯眼浅笑,那双凤眸显得很柔和,也很容易讨老人家的喜欢。

梅四看着这一老一少在那里寒暄,心底撇撇嘴,也不知道是谁,总是拽的一副二五八万似的,动不动就是摸枪威胁,连他们帝王都不放在眼里,傲气的很。现在却在这里假惺惺。这不要脸他给满分!

两人寒暄一阵后,唐静芸就公事上又和李家先后两位家主谈了谈,谈吐得体,条理分明,心中给她的评分更高一层。

“静芸今日过来可有其他的事情?”李老爷子突然问道。

“噢?何出此言?”唐静芸凤眸微挑,诧异地道。

“静芸,老话说,‘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你也明白,不出意外,以后咱们是要长久合作的,如果你有麻烦,我们李家一定会帮忙的。”李老爷子苍老的眼眸里闪过睿智。

唐静芸笑着摇摇头,“这事改日再议,确实有事相求,但不是现在。”

在盛情挽留下,唐静芸在这里用了一餐丰盛的饭。就算是唐静芸这种吃多了山珍海味的人,都忍不住多吃了几筷。李家的饭菜的确很好吃。

出李家大门的时候,自然是有李家人相送。

等到重新上了车,梅四忍不住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看着后视镜里一副淡然以对的唐静芸,忍不住眯了眯眼。

“怎么样?长见识了吧。”车厢里安静了好久,唐静芸突然出声,打破了寂静。

她背靠着车子,静静的看着窗外的场景,神色淡淡,暮色在她脸上拢上了一层薄辉。

“这才是一个家族的实力的表现,你走进这个家族,那种无形无相却无处不在的压力,就在那一点一滴中积累起来。这就是世家和暴发户的区别,这就是一个家族长远鼎立的根源。”

梅四看着后视镜里用平淡的语气说着这样的话的女人,他总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唐静芸也曾掌握着这样一个家族,也曾高高在上俯视一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