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拜谒李家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梅四沉默的站在唐静芸面前,听着这个女子淡淡的声音在房间里响着。

“你们的帝空那里可有什么消息过来?”

“没有。”梅四弯腰,沉声道。

“没有?”唐静芸眼角挑起,“你们帝空什么时候办事能力这么差了?别逼我动手!”

梅四心中苦笑一声,要说一开始他还不知道唐静芸要找的人是谁,可是现在几方消息过来,他就算想要不知道都难。毕竟姜晔这个大名,就算是他这样游走在黑色地带的人都听闻过啊!

是的,别看姜晔以前是为国家办事的,他的名声却在国际上都有名。只因这个男人实在是个令人看不懂的存在,别的不说,就是他那个脾性,也极为莫测。

天知道他当时知道姜晔就是唐静芸要找的人的时候的心情,尤其是在知道这两人的夫妻关系后,他深深的觉得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能够让他变色的存在了。

连这个在国际上脾性难测的煞神都能够找人做妻子,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关键是这个女人还是唐静芸!一个在他眼底永远都看不透的女人!

就比如说现在,要说唐静芸和姜晔的感情不深,他是不相信的。

如果不深,那么唐静芸肯定犯不着为了这个男人大动干戈,甚至不惜找上帝空那里。虽然不清楚付出的条件,但是他知道,代价肯定是不轻的。

可是真的要说深,他却又觉得看不出。你见过一个为自己丈夫担忧的女人,会这样能吃能喝能说能笑,完全看不出任何的不正常吗?她实在是太过沉稳了,沉稳的仿佛没有什么能够让她动容的。

所以说,他看不透她,从始至终,都看不透。

“夫人,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梅四苦笑道,您老有怒气就找上头发去啊,千万别撒在我的头上啊。他真的一点都不想没死在敌人手里,最后却死在了这个女人的手上。

唐静芸掀了掀眼皮子,手指摩挲着手中的酒杯,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自己手上的资料,不停的摩挲着手指。

若是熟悉的人在这里,一定会发现,唐静芸此刻烦躁了。

纽约市一直都有几个家族处于金字塔的顶端,这几个家族关系盘根错节,联姻关系,互为表里,显得很是复杂。她一时有些拿捏不定怎么打入这层关系,毕竟这里头牵一发动全身,她还没有狂妄到和整个纽约市为敌。

她用手指点了点纸上的那个名字,哈里曼,美国庞大的财团之一,有着雄厚的实力,发迹于二战时期。她眼睛轻轻的眯起,仿佛在算计着什么。

随后又摇摇头,让自己整个人都埋在身后的沙发里,低垂着眼眸。

她感觉有些疲惫,点上了一根烟给自己提提神,然后才对着梅四道,“你下去吧,有事我会喊你的。”

梅四弯腰,转身离开。在出了房门后,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就在刚才,她被唐静芸的气势震的差点喘不过气。她浑身上下都带着危险的气息,尤其是他这种对危险极为敏感的人,站在她面前就浑身不舒服。

房间里,唐静芸手上的那支烟在缓缓然后,薄薄的烟雾从她的手指间飘散,明明是一张清冷脱俗的脸,看着这只手,却带着一股妖娆别致的美丽。

“真是难办呐……”

唐静芸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额角,低声抱怨道,“姜晔你给我等着,等我找到你,非得让你一个月都上不了我的床!”

说着,轻轻叹了一口气,看来还是要去拜访一下某些人了。

打了一个电话给梅四,让他帮忙准备毛笔墨水,她要递拜帖!

——

华侨在美国社会生活中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不同于黑人那样地位普遍偏低,也不同于白人那样,活跃在政界。

很多华侨秉持着古老的家训,一直都处于一种很低调的态度,在美国上层并不活跃。

但是很多真正处于高层的人,却不会忽视这样一个特殊的团体。尤其是那些以家族为整体移民过来的华裔家族,是不可忽视的存在。毕竟,在那个时代能够移民的,多半都是一些很有实力的家族,底蕴深厚。

美国总的来说有两大闻名的唐人街,一个是旧金山唐人街,再有一个便是纽约唐人街。

纽约唐人街位于纽约市曼哈顿南端下城。

它的变迁就是一纽约中国城,也称纽约唐人街,纽约华埠等。中国城位于纽约市曼哈顿区,西起百老汇大街,东到essex大街,北起grand大街和hester大街,南至worth大街和henry大街。

这里有着很多平凡的在外谋生的华裔,但是在这平凡下,还有一些很低调但是源远流长的家族存在,比如说,李家。

在一座座带着中国古代特色的建筑里,有一座深宅大院。

在这里居住的久的老人知道,这里住了一个家族,李家,听说是民国时候移民过来的,当时就布置了这么一间老宅,三进三出,很是阔气,里头经常有人进进出出,听说是李家的长辈住在这里。

这些唐静芸自然是知道的,而她恰巧,比旁人知道的更加多一些。

李家,虽然名声不显,但是却真真算的上一个底蕴深厚的家族。这里居住的普通人顶多以为是比较有钱的人家,却怎么也不会知道李家在整个华裔上层都是鼎鼎有名的存在,只是李家一向行事低调,才不为外人所知而已。

而今天,这个一向低调的家族,里头却罕见的忙碌起来,里面穿着黑色中山装的男仆们,穿着斜襟褂子的女仆们,都是被主家吩咐叮嘱了,一定要注意衣着,切不可失礼于贵客。

虽然已经到了这个年代,李家老宅里却还是保留着很多的传统,不过治家也严。虽然里头很忙碌,却丝毫不显混乱,可见一斑。

“爸,您先坐下,注意身体。”

一个中年男人,一身灰色的中山装,面容和善,对着一位老爷子劝诫道。

李道远劝着自己的老爹,明明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可是这性子还一如年轻的时候。

“注意什么身体,你老子我身体好着呢!”老爷子眼睛一瞪,声如洪钟,两边虽然已经斑白,不过气色很是红润,一双眼眸炯炯有神,显然身子骨很强健,“去去去,你小子一边去,今天贵客临门,我这不是慎重吗?”

李道远苦笑一声,自己老爹对今天要来的那位贵客,还真是看重,单是看老爷子身上的那身暗红色的唐装就知道,这可是只有每年在开祠堂或者年上才会穿出来的。

李正君瞥了一眼自己儿子,然后呵斥道,“你个小子懂个屁!人家可是正儿八经递了拜帖过来的!你在美国久了,自然是不知道这里头的规矩!拜帖这东西规矩大着呢!我老头子在美国那么久了,也已经好多年没有看见拜帖了!这个小辈倒是有本事的!”

李道远目露诧异,不过见自己老爹不再多说,也就没有继续问下去。

李正君却是在心中轻轻一叹,带着几分缅怀,他家以前是大家,规矩多,这拜访之间也是有着三六九等的门道的,只是后来那些家族散的散,灭的灭,已经很少会有人遵循这些规矩了。他以为他老头子这辈子都不会再被人递正帖,没想到还有幸再收一次。

别的不说,单是对方这样的规矩,他就得给最高的待遇,不然他老李家可丢不起这个脸面!

一辆低调的豪车缓缓的从街道上驶过,唐静芸的眉宇间带着几分感慨,目光扫过周围的建筑,忍不住升起几分缅怀。

“停车。”

唐静芸道。

梅四面露诧异,还有一段路呢,怎么就叫停了?

“把车停好,剩下的路我们走过去。”唐静芸淡淡地道。

说完,也不解释,就下了车子步行,然后慢慢的走到那朱红色大门的宅院前,两头镇门的狮子威武异常,一股威严的气息扑面而来!

她对着身后的梅四淡淡开声道,“去,敲响门,然后递帖子。”

梅四没有异议,敲响了门。

没被打开小半扇,里面的人接过帖子后,就将门关上了,梅四回来后,眉头微皱,觉得里面的太过不懂礼貌了。

只是唐静芸却云淡风轻,悠悠的站在那里。

“轰——吱嘎——”

厚重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那扇大门在梅四措不及防的时候突然打开。

梅四不会知道,李家老宅这扇大门,在最近的十年里,只打开过两次,每一次迎接的人,都是名声显赫一方!

时隔几年,李宅的大门终于又打开了!

“哈哈……花径不曾缘客扫,****今始为君开。贵客临门,李家蓬荜生辉。”

一道浑厚苍老的嗓音从打开的门那里传来,未见全景先闻其声,而后入目的是一排身着中山装的仆人,每一个都精神抖擞,正中央被簇拥着的是一个年逾古稀的老者,一身暗红色的唐装,将他衬得很是有神。

他们的身后是一排朱红色的建筑物,一种大气磅礴的气势扑面而来。

梅四见到这样的场景,突然升起一种震撼的感觉,这就是所谓的民族底蕴吗?

“晚生唐静芸,今日唐突而来,还望李老先生见谅。”

唐静芸沉声道,说完,在门口一揖到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