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蛇精病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夜色如水,只是这样的夜晚并不能够阻挡人们的寻找欢愉。

梅四看着从里面出来的女子,嘴唇动了动。

唐静芸好似知道他想问什么,淡淡地道,“有需求就会有供求,总有些你们不知道的线,就像帝空有时候也做一些消息买卖一样,这里同样如此。明白了吗?”

梅四低头,“明白了。我不会多嘴的。”

心中却是觉得愈发的看不透唐静芸,这个女子身上的秘密太多,这种消息买卖的渠道,有,但绝对不多,哪里是唐静芸表现出来的那样轻易就能够找到?

有时候他真的挺好奇,这世界上对唐静芸来说,究竟有多少事情算是秘密?

唐静芸没有理会他的心情,只是在嘴边咀嚼着刚才得到的资料,眉头紧锁,她觉得事情真是越来越复杂了,没有想到竟然还牵扯到纽约的几大家族。

一路走了过去,突然就有三个大汉挡在了唐静芸面前。

为首的大汉说着这个堕落之地特意的不怀好意的腔调,“美丽的东方娘们,真想尝尝是什么滋味儿!”

“嘿嘿嘿……”身后的两人附和地大笑,目光淫邪地在唐静芸身上打量。

其实在唐静芸的脚踏上这里的时候,她早就被某些人盯上了。她的那张脸,哪怕再怎么遮掩都无法掩盖一身风华,而且还是东方女人。在很多人心中,来自东方的女人,那可比高大的本土女人好玩多了。自然就有人来调戏她。

唐静芸环视了周围,地段很不错。两个暗巷之间,偏僻,人少,唯有一盏昏黄灯,正是办事的好地方!

这样想着,她对着对面的三个人挑唇笑笑,然后从自己的腰间掏出一个黑漆漆的家伙,在三个人恐惧的眼神中,“砰、砰、砰”三枪,毫不留情,三人的眉心带着三个血洞,“嘭”地倒在地上,至死眼睛都瞪得大大的,似乎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唐静芸手里握着枪,转头看向了对方,然后勾唇一笑,“出来吧,跟我那么久了。”

“噔、噔、噔……”

皮鞋打在地上的声音,从暗巷入口处由小及大,每一声都像是敲打在人心上。

露出一个高高的身影。

“唐凌峥,好久不见!”

唐静芸看着对面那个人,看见他半张脸隐藏在昏暗下,淡淡地道。有多久没有见过自己这个哥哥了?现在想起,前世的那些你死我活,勾心斗角,恍然隔世。

唐凌峥站在这里,看着灯火下的唐静芸,影子拉的极长,她站在那里,手里握着的家伙反射出冰冷的光泽,脚边躺着三个男人,眉宇间一片漠色。她看着人,仿佛在看着蝼蚁,人命在她眼里,轻贱若此。

顿时心中复杂极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了?”

两人同时出口,没想到说出来同样的话,俱是不自在的撇开眼。

努努嘴,唐静芸继续开口,“你先说!”

“你先说。”

两人又是对视一眼,唐静芸眼底不满之色一闪而过,“闭嘴!不要学我!”

唐凌峥闻言倒是不恼怒,只是挑唇,“蠢货才学人讲话!不过我说妹妹,你就是这么多兄长的?”

明明两个人的容貌不太一样,唐凌峥肖母,唐静芸肖父,可是两人这说活的语气态度却有着相似的地方,尤其是刚才那两句开口,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有什么心电感应呢!

唐静芸眯眼,“闭嘴!我妈就生我一个,那个角落里来的野亲戚?”

“哼,谁让你老爹能生呢?”唐凌峥闻言,那张阴鸷的俊脸上,掀了掀眼皮子,毫不犹豫的黑了自家老爹唐志谦。

唐静芸龇牙,其实她发现唐凌峥这张嘴真的挺讨人嫌的!说出来的话总是能够让人想要掀桌!

“唐凌峥,闭嘴!信不信我一枪毙了你?反正在这里,死个人也不是什么大事!”

唐凌峥耸肩,他怎么觉得唐静芸比以前不经逗了?“你动手吧,我死了,你就坐等接手唐家吧,你说以后唐家那些老顽固,会不会坐视堂堂唐家家主嫁给姜家长孙?”

唐静芸凤眸眯起,突然发现自己的软肋被人抓住的感觉很不好啊!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嗜血道,“那就让唐志谦继续生!一个不够生两个,两个不够生三个!我看他保养的很好嘛,总能够生出满意的继承人!”

唐凌峥阴鸷的脸庞,有一瞬间龟裂!其实听到唐静芸这么粗暴的解决方法的时候,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不愧是唐静芸,不愧是唐志谦的种!他算是认了,大概也只有唐静芸能够想出这样的主意!

换做正常人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

唐静芸看了一眼对方,她前世和他互掐过那么多次,多少也能够看懂一些他的心情,自姜晔出事以来,一直都阴沉的眼眸闪过几分笑意,咧嘴一笑,白花花的牙齿看的渗人。

怎么办?唐凌峥心底呻吟一声,听到唐静芸的主意,他突然很有去自杀的念头,那之后老头子一定会被这个小疯子弄的人仰马翻,一想到这样的可能性,他心底就忍不住想笑。

拜托,这位唐家大爷,你叫人家唐静芸小疯子,就没有想过你为了看自己老子好戏而去自杀,难道不也是疯子?

所以说,某些时候别和唐家人讲道理,因为这就是一窝子蛇精病!

“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买卖消息的?”唐凌峥收敛了一下情绪,对着唐静芸询问道。

唐静芸闻言挑眉,淡淡一笑,“你想知道吗?我不告诉你!求我也没有用!”

摔桌!谁要求你!唐凌峥磨牙,“不说就算了。”反正他迟早会知道的,还有她来这里的目的,等着,他也会知道的。同在纽约,他就不信他挖不出她的消息来!

唐静芸冷哼了一声,毫不犹豫的转身,留下两个字,“幼稚!”

梅四自然是跟着唐静芸转身离开,心中却是对那个被叫做唐凌峥的男人有着好奇。

听两人的关系,应该是兄妹,只是这两人关系很不好啊。他其实真的很好奇,养出唐静芸的唐家究竟是什么地方?

不过看唐凌峥这个男人的气势,心中却是有了一定成算,估计也不是简单人!

唐凌峥看着唐静芸转身离开的背影,不由挑眉,那张脸上化开了些许阴鸷,露出了一个笑容。

她的背影比从前更强势了许多。

还记得初开始见面的时候,是个一点就炸的脾气,一碰上唐家的事情,就会炸毛,那小模样真是有趣极了!

这样想着,他挥手,很快跟着的保镖就过来了,“将尸体处理掉,不要留下麻烦。”

唐凌峥的眼眸中闪过冷色,他好歹也是唐家少爷,有些事情还是看的比较透的,只是想起唐静芸那小混蛋干净利落的身手,心中忍不住摇了摇头。

“是!”

保镖们应声,将三具尸体给拖走处理了。

——

那头,唐静芸敛去了眼中的笑意,带着梅四一路走出去。

心中忍不住在思考今天得到的消息,琢磨着要从哪里下手,毕竟她想要姜晔的消息,总是要从某些人嘴里撬出来。

只是走着走着她就觉得不对味了。

环顾了一圈,这里根本就出租车!

这里本身就是纽约最堕落的地方,抢劫杀人频发,很少会有出租车司机在这里做生意,就算是载客到这里,也多半“嗖”的溜走了。

她不由头痛按揉了自己的脑袋,不情不愿的给某个男人打了电话,怪不得刚才那么让她干脆利落离开!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

“你在那里?我要会市区,载我回去!”

“哈?你说什么?我听不清……喂……”

“唐、凌、峥!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到唐志谦的床上去?”

为又一次默默躺枪的唐志谦老先生默哀……如果他知道的话,一定会破口大骂,这生的都是什么不肖儿女啊!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终于对面的人妥协了,“好吧,你在路口等着,我很快就会出来。”

唐凌峥觉得自己还是很识相的,他可是喜欢女人的!一点都不想上男人的床!

总感觉重点好像搞错了一样……

唐凌峥嘀咕了几句,然后对着保镖吩咐了几句后,很快就开着车子出来了。

唐静芸站在入口处,风衣将她裹在里面,眉头微蹙。

梅四看着这个场景悄悄嘀咕,夫人和那唐凌峥之间的相处好奇怪啊,要说有仇吧,那两人还心平气和的说话呢,也没见谁要死要生的。可是要说兄妹情深的话,他怎么站在这两人身边,总有种凉飕飕的感觉?话里夹枪带棒的。

对此,他也只能将之归结为两人不是一般的家庭教养出来的。

唐静芸摩挲着手指,恍惚想起很久以前的一些事情,那时候她有个哥哥,有个姐姐,有个家,只可惜,有些恩怨有些仇终究是要了结的。

陈年旧伤埋在心底,那狰狞地伤疤下,是早就腐烂的伤口。

重来一次,她意外的发现,那些曾经一碰就痛的伤口,似乎在渐渐愈合。

摇了摇头,她不再去想那些事情,亲情什么的,以后再说吧,当下还是先将某个男人找出来再说!找不到他,她会发疯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