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抵达美国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悄然的上了飞机去了美国,没有和谁说,走的十分低调,帮她去学校里办请假手续的人,用的也是有公事要出差的借口,学校自然是不好把这位原石投资的董事长当做一般的学生,大开方便之门,没有丝毫阻拦。

飞机起飞,在天空里留下一条优雅的弧线。

陆鸿宇看着那条弧线,愣愣的出神了好一会儿,这才悄悄的回了军区。

姜晔不在,事情自然都是压到他手上来处理,他可轻松不起来。不过好在他本身就是往这方面培养的,所以处理起来没有太大的压力。

只是苦了沪市的那些人,在背后暗暗吐槽,这位陆大少长相精致的像个女人似的,可是那狠辣的手段也像极了某些毒辣的女人啊!

姑且不提沪市那里的情况,唐静芸上了飞机后就一路顺畅的到了纽约曼哈顿区域。

根据陆鸿宇那里得到的消息,姜晔出事的地方处于曼哈顿的周边,而她从帝空那里得到的消息分析后,却是觉得姜晔如果要遁走的话,恐怕来曼哈顿的几率最高。

唐静芸一下飞机就去了就去了订好的希尔顿酒店。

只是去的路上,看着繁华喧闹、人来人往的城市,唐静芸却是罕见的升起了一股无力感,只有真的切实经历过,才会深刻的感觉到,在这样一座偌大的城市里,个人是多么的渺小;而要在这样的一座城市里找一个人,确确实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唐静芸握了握自己的拳头,不过好在她不是那些毫无根基的女人,她手上有钱有人脉,这样就好,只要有筹码,就没有谈不成的事情。只要姜晔活着,一切都有可能!

这样思考的唐静芸,哪怕是低垂着眼眸都无法掩盖她此刻的锋芒,那张一向平和而笑脸此刻绷的紧紧的,像是一座沉寂的火山,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岩浆喷发,什么时候闹的翻天覆地!

前面开车的梅四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唐静芸,对上她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的时候,下意识的缩瑟了一下眼眸。如果说上一次在港都相遇的时候,这个女人像是一把在刀鞘里酝养的宝刀的话,现在就是出鞘的利剑。

他出过很多任务,见过很多的人,却罕有碰上这样看不透的女人。一举一动中明明透着浑然天成的贵气,可是那杀伐冷厉却也一点都不少。真是……像极了他们的王!

一路直接到了酒店,唐静芸来的一身轻松,只是匆匆整理少数换洗的衣服。

见将唐静芸送到了目的地,梅四也就告辞离开了。

“夫人,我就在隔壁,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您可以随身找我。”梅四恭敬地道。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帝空的少数高层间流传起了一个称呼,“夫人”,这夫人没头没尾的,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夫人,只是他们的王、他们的殿下这么称呼,大家也就习惯了。只是相较于夫人这个称呼,有人更喜欢称呼她为“金手指”,反正帝空一大半的财政就是交到她手里在处理,每次的账目都让人喜笑颜开。

按说,梅四这个层次是不知道这位夫人的存在的,不过他有幸和唐静芸打过交道,这才有幸知道了唐静芸的身份。

唐静芸坐下后,眯眼看了眼眼前的梅四,然后淡淡的点头,“行,你下去吧。”

梅四离开后,唐静芸坐在豪华的房间里,挑唇,淡淡一笑,环顾一圈周围的环境,真是空旷啊,姜晔,没有你在的地方,我怎么感觉如此的孤单?从此再多的繁华都没有办法入我的眼。

她一个人枯坐在房间里,过了许久才听到一声轻轻的叹息。

时间过了很久,唐静芸才起身,去浴室洗去了一身风尘,然后换了一身衣服,外面罩了一件风衣,走出门去,敲响了隔壁的房间,梅四很快就打开门出来。

两人去酒店的餐厅吃了顿晚饭。

挑了个偏僻的角落,梅四对着唐静芸压低了声音道,“我们的人得到的消息和你那里反馈的差不多,现在只能确定乔治·劳伦斯死了,被人一枪毙命,而那天的埋伏动手的可能是劳伦斯本家的人,他的叔父鲁斯·劳伦斯……”

唐静芸静静地听着对方讲的话,不得不佩服帝空的情报系统,她得到的那些消息也是因为中**方早有准备,加上后期的推,其实那些消息早就被美国列为绝对机密了。而这样的情况下,帝空那里还能够凭借她提供的两个人的名字,查出了许多东西,有的甚至连军方都不知道。

不过越是这样,她的心底就越是升起一种焦虑,连这样无孔不入的帝空和中方都没有办法找到,那么姜晔究竟在哪里呢?

两人吃完了,唐静芸带着梅四走出了酒店,叫了出租车径直出去了。

纽约曼哈顿是美国富人钟情的居住地区。沿着世界上富有盛名的中央公园向北向东,就是纽约有名的上东区,这里聚集了金融、投资银行的富豪们。

在这里,你几乎可以看到大部分常常出现在各种报纸上的富豪名流,而这里也是当之无愧的黄金地段。

不过唐静芸并没有让出租车去那里,虽然有拜访计划,但是并不是这个时候。

出租车拐了一个弯,走向了两条完全不一样的道路。

车子一路行去,沿途的繁华开始变得萧瑟和混乱,一切都透露着这片区域的无序。

这里是纽约最混乱的地方,在这里,存在着社会最底层的人物,也有很多穷凶极恶的恶徒,当然,更不缺寻欢买醉的人。

当唐静芸从出租车上下来,她的脚踏在这片土地上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脚下这片土地隐藏在黑暗里的罪恶。

她一个长相好看的东方女人,涉足这片土地,本身就是引人注目的事情。

至于随着唐静芸下来的梅四,自然是没有被当一回事。

唐静芸环顾了一眼这一片环境,肮脏污浊,随处可见的垃圾,还有打扮妖艳的女人和纹身的男人,昭示着这里的不正派。

梅四目露诧异,不过还是很明智的闭嘴跟着唐静芸。

唐静芸施施然的走进去,神色淡然,走过了两条街,过了两条暗巷,这才推开了一间开门迎客的酒吧。

一进去,就被里面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震了震,微微皱眉,然后解开自己身上风衣的扣子,露出里面一声黑色皮衣的打扮。

看见这个样子的她,立马就听到了不少口哨声。

唐静芸静立原地,面无表情,目光依次扫过在场的人,那强大的气场莫名的让在场的人都是一静。

危险!

在场的人都是在这里混着长大的,自然而然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感觉,这个目无表情的东方女人,像是黑夜里独行的一头野狼,那双黑沉沉的眼眸对上人的时候,给人莫大的压力,有种呼吸不过来的感觉!

在场不少人都是给彼此同伴打眼色,暗示不要去招惹这个一看就来自东方的女人!

别说是这些人了,就是跟在她身后的梅四都是感觉一阵诧异,他没有想到唐静芸气场全开的时候,竟然会是如此之强!

“啪!”

走向吧台,唐静芸打了一个响指,对着调酒师道,“给我来一杯血腥玛丽。”

调酒师立马就是笑着点头,“好的,小姐,您请稍等。”

只是在拿到血腥玛丽后,唐静芸却从口袋里掏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一叠厚厚的美金,直接甩在吧台上,“给我一间楼上的包厢。”

调酒师闻言眼睛跳了跳,诧异一闪而过,点了点台面上的美金,对着唐静芸小心翼翼地试探道,“来自东方的美丽小姐,您确定是要楼上的包厢?”

“嗯,829包厢。”

听到唐静芸报出的数字,调酒师整了整神色,立马就是恭敬的转身将唐静芸引了上去。

很奇怪,这么热闹的酒吧,楼上去根本没有什么人,极为冷清。

只是唐静芸并没有去什么829包厢,而是一路走向尽头,然后打开了一扇门,门后面不是什么房间,而是一个往下楼梯。

“踢踏”、“踢踏”……

一盏昏黄的灯照耀下,唐静芸走了下去,很快就从楼梯走了下去,入眼是一间很昏暗的门面,一个老人正趴在柜台上睡觉,听到声音正嘀咕的揉了揉自己眼睛,看上去困极了。

唐静芸伸出修长的手指,敲了敲面前的桌面,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卡拍在柜台上,“我要买东西。”

“喔?来自东方的小姐!我的上帝啊,真是好久没有见过您这样美丽的女子了!”老人语调浮夸地道。

“我要一个人的消息,鲁斯·劳伦斯。”唐静芸连眼皮子都懒得掀一下,依旧淡淡地道。

“美丽的东方姑娘,鲁斯·劳伦斯可不是普通人能够接触到的,我们这里可是顶多售卖一点会让人愉快的粉末,偶尔还提供一个夜生活……”

不过老头很快就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一柄黑漆漆的手枪顶到了他的眉心,“废话少说,我既然能够找过来,就不用再试探了!”

唐静芸的声音冰冷无情,她现在很暴躁,不要逼她杀人。

老头立马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好、好,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开枪,美丽的姑娘,不要着急,我相信我们很快就能够达成愉快的合作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