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挚爱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姜哥是去解决劳伦斯,就是上次我们顺着马家、姚家的线挖下去,发现劳伦斯是幕后推手。姜哥和他算的上有宿仇,这一次决定亲自解决他。就我们所知道的情况,姜哥他从特殊渠道入境后,一路向北,途径四千多公里,终于在最后的时候抓住了机会,将目标任务一击毙命。”

陆鸿宇沉稳的声音徐徐道来。

这个时候的他,说话的声音不疾不徐,没有了以往的跳脱,露出了他本来的性子。

说道这个的时候,他的心中还是不由自主的升起了几分自豪感。

这劳伦斯在国际上也是很有名气的一个人物,在美国情报部门一直担任着重任,尤其是早年策划过的两件大事,让他一直都位于欧洲各国的黑名单上,是各国一直都颇为忌惮的一个人物。

可是这样一个人物却在姜晔的谋算下被暗算,在四千多公里的路上,两人斗智斗勇,终究是姜晔棋高一筹。他怎么可能不骄傲?这就是他家老大!这就是那个曾经带领着他们部门,游走在国内国外灰色地带上的强大男人!

当时他放弃部门入了军部的时候,不知道让多少故人叹息多少敌人欢欣。

可是当他再次拿起枪的时候,他依旧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别人,他还是当初那个枪林弹雨里走过来、翻手云覆手雨的男人!

唐静芸坐在椅子上,面部表情,那涮凤眸眯着,静静的听着陆鸿宇对他汇报事情。

那是另一个世界,她之前不曾涉足的、属于姜晔的世界。

不得不说,姜晔就是姜晔,不管在哪里都是强大的人。只是……

她的眼眸眯成一条缝,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心脏的位置,感觉到像是被拧了一把一样,沉闷的,有种抽痛的感觉。

陆鸿宇将来龙去脉给唐静芸讲了一遍后,就看到唐静芸面部表情的脸,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不期然对上她那双冰冷无情的眼睛,有些不忍的转开了。

之前,不管如何,唐静芸永远都是含笑的,可是现在,那双眼睛里冷漠的好似没有一点情绪。

“你先下去,让我想想……”

唐静芸开口声音暗哑,“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陆鸿宇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唐静芸挥了挥手,那动作强势无比,让他将唇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深深的看了一眼唐静芸,这才推了出去。

走出去的时候,发现好几个军衔很高的亲信等在外面,看着他欲言又止。他头痛的按揉了自己的太阳穴,摇头,“都退下吧。”

有人对他努了努嘴,“那现在怎么办?”

“有什么好着急的!”陆鸿宇脸色一沉,嘴唇崩成了一条直线,“嫂子还没开口说什么呢!她不说,至少代表还有希望!”

在场的人不由面面相觑,不知道陆鸿宇是怎么对立面的人有这样的信心的?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再厉害又能够怎么样呢?

陆鸿宇负手离开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样镇定的唐静芸,他的心中总是带着一种希望,只要有嫂子在,姜哥一定不会出事的!

或许是唐静芸身上的那种长年养成的临危不乱的气息的影响吧,让他的心也安稳了很多。

而室内的唐静芸,在陆鸿宇离开的一瞬间,忍不住弯了弯自己的腰,有那么一瞬,她的身形像是被什么强大的压力给压弯了。

唐静芸苦笑,用手遮住自己的脸,苦笑声从嘴边溢出来,然后她狠狠的揉了揉自己的脸,恢复了一贯的沉静。

她是唐静芸,是那个曾经在风雨里来来去去的女人,她曾经有过背水一战,牛顶过开过遗老,对着整个京都人嬉笑怒骂,没有什么能够让她失去斗志。

没有人。

凝眉思索了一会儿,她掏出自己的手机,然后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名片,眉头紧紧的皱起,然后拨通了电话那头。

“你好,我是唐静芸。我想帝空的帝王大概有兴趣来做一笔交易吧……”

……

一个女子,坐在空旷的办公室里,那瘦削的肩膀带着几分萧瑟。

听着手机那头的人话,她抽了一口烟,在肺里过了一圈,火辣辣的疼痛,然后从口中吐出来。薄薄的白色烟雾里,让她的那张清冷的脸庞愈发冷厉。

“……算了,我亲自来吧。”

“你确定?”电话那头是一个带着外国腔调的男人,语气里带着几分玩味儿。

“对!”唐静芸漫不经心地道,她手指间夹着烟,可以看见手边已经有了好多烟蒂,或许是因为抽的烟有点多,她的嗓子带着几分沙哑,“别人去我不放心。”

“真是好奇一向冷静理智的你,居然会有一天为了一个男人以身犯险。”电话那边男人的声音还传来,声音很好听,只是意思就很值得玩味。

唐静芸看着窗外阴沉的天,淡淡地道,“你不懂,我们中国人有句老话,同生共死,意思就是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她又狠狠的抽了一口烟,眯眼,“人生百年,左右不过一个死,没了他,我活的再雍容华贵也没有了意义。”

她说过,姜晔就是他的命啊,如果连自己的命都丢了,那她还怎么活着?

“确定了?不改了?”对面的男人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再一次问道。

“不改了。”唐静芸将手头的烟蒂摁灭,然后又给点燃了一支,一口接一口的抽着,抽的很急促。

“……你说……如果他死了,你付出这样的代价还值得吗?”对面的男人,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同生共死,从来都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尤其是摆在现实面前。

“死了?那我也总得去替他收尸,把他好好的带回国内,落叶归根。”唐静芸眯眼,脸色太过苍白,而嘴唇却极为红艳,看上去有种惊心动魄的美丽,让那种清丽的外表带上了一种妖艳的错觉。

听着她说的话,那生死仿佛很轻,又仿佛很重,电话那头的人终于还是忍不住摇摇头,这个女人果然是很复杂的。

美国某栋富豪区别墅里,一个男人挂了电话,靠在沙发上,那张深邃的脸帅气的足够让人尖叫,一举一动中都带着令人王者风范。

把玩着自己的手机,“唐静芸?有意思……”

正巧一个清俊的男人端着果盘过来,被他直接一把拉着坐在了自己的身边,用牙签签了一块水果送到对方的嘴里。气氛十分的好。

——

唐静芸低眉敛眸,凤眸里闪过几分似水柔情,只是下一秒又开始抽烟,思考了一阵后,继续给她意大利黑手党的朋友去电话,“喂,艾维尔吗?我现在有点事情……”

……

——

“什么?不行!”

陆鸿宇听到唐静芸说的话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是反驳!

他怎么能够让嫂子现在这个时候去美国呢?她去的目的不言而喻!简直太危险了!

这是姜哥疼爱到骨子里的女人,他怎么可能放任她去冒险?!

唐静芸却只是懒洋洋的抬了抬眼眸,“不用劝我了,我只是去找我的丈夫而已。难道你想要我年纪轻轻就守寡吗?我可告诉你,他死了我是不会守着他的,正好换个男人尝尝。”

陆鸿宇目露错愕,然后看着唐静芸漫不经心的抽着烟,看着烟灰缸里的烟灰,沉默了一会儿,挤出一个像哭的笑容,“我想,姜哥那么爱你,他应该不会阻止您再嫁的!”

“砰——!”

烟灰缸猛地被扫在地上,唐静芸面部表情,冷冷的怒吼,“滚出去!”

她的声音,像是在啼血的杜鹃,像是在泣泪的鱼人,明明的那么的强势,却让人忍不住心酸。

陆鸿宇看着这个眼睛通红一夜未睡的女人,一夜之间,她仿佛憔悴了很多,那曾经属于女生的骄娇之气都收敛了,只剩下冷漠和强势,仿佛曾经的那个带着几分优雅的女生只是他的错觉。

其实他的心底有过怀疑,他觉得自己的姜哥太过宠爱她了,而她总是表现的淡淡的,似乎那些感情可有可无。可是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恍然发现,原来她爱的如此之深,一点都不比姜哥给她的少。

唐静芸开口,“我一定要去的,虽然联系了几个朋友,可是我不放心。”她淡淡地道,“不看着姜晔我不放心。”

陆鸿宇看着唐静芸,莫名的有些心酸,然后终究对着唐静芸弯腰,“嫂子,姜哥的妻子,我陆鸿宇只认您!”

以后不管世事变化,京都的人流传着姜晔这个大男人是妻管严,又有多少人指望着两人闹翻,陆鸿宇都是一笑而过,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了,也对唐静芸永远都保持着尊敬。

很多人都不明白,唯有少数人知道,他敬的,是她对他的那份浓烈的情。

如果有个人,把情话当誓言,用行动告诉什么叫做是生死相依,那么,他想,那个人再怎么宠爱她都是不为过的。

“嫂子,您一定要平安归来。”

“会的,我不仅会平安过来,还会带着姜晔回来。”唐静芸对着他轻轻一笑,然后摸了摸自己脖子里的那条裸链,裸链上还串着她的婚戒呢,想到这里,她弯了弯眼睛,像是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