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残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包厢里,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落在了唐静芸的身上脸上,她背着光,让那双黑沉的眼眸更加深邃,季晓坤再一次觉得这个女人深不可测。

“季、季秘书……这位是……?”苗哥额头上突然冒出了汗水,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子,他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这可是季晓坤啊!何总身边新晋的红人。年纪虽然不大,可是在原石投资里却如鱼得水,很是被一些老资历的员工看好。可是现在这个男人,正对着唐静芸弯下了腰,还是那种极为恭敬的态度。

季晓坤自然是没有施舍任何一个眼神给对方,对着唐静芸毕恭毕敬。

唐静芸手指敲击着桌面,眉头皱起,“小季是吧,你在原投里虽然算不得老资历,但是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就你现在的眼光看来,你觉得原投的管理层有没有缺陷?”

季晓坤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手指下意识的握紧成拳,然后又松开,他知道,这是机会,也是挑战,唐静芸在向他问策,如果能够抓住这个机会的话,对于他未来的发展绝对是有着极强的助力的。

他眼眸微垂,犹豫了一下,终究道,“有!”

“好!”唐静芸眯眼浅笑,“既然有,那么等会一起走,正所谓旁观者清,我也正好听听你的观点。”一个成功的领导者,从来都不惮听取下位者的建议,这在他们的眼中是成功的可能。

唐静芸就是这样的人。

季晓坤心底涌起一阵激动,他知道自己的第一步走对了。

然后唐静芸眯眼扫过在场的人的时候,她弯起一个弧度,然后当着众人的面拨了一通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起,里面传来一个沉稳的嗓音,“您好,老板,这个时间点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苗哥心里颤了颤,他听的出,那个声音正是他们总经理何延陵的!他曾经很多次从电话里听到过这个男人的声音!

“延陵,我今天遇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唐静芸笑道。

“哦?什么有趣的事情,值得老板您特意打电话过来通知我?”何延陵忍不住打趣道。

“事情也很简单,就是有个人,自称是我们原投的人,他说可以得到内部的消息,原投打算投资什么,他就让身边的人投资什么,我们原投吃肉,他们喝点汤,真是一场划算的买卖,”唐静芸缓缓地道,“你说,是不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笑话?”

“砰——!!”

玻璃杯砸在地上碎裂的声音,随之而来是何延陵略显低沉的喘息声,正在汇报事情的一个部门负责人震惊的看着突然暴怒的何总,他跟在何总身边也有很久了,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个稳重老练的男人发这样大的怒气,被吓得不轻。

他不知道电话里头说的什么,让接起电话的时候还笑容满面的何总,直接摔了自己的杯子!

何延陵冷静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老板,这件事怪我,是我监管不力,让下面的人浑水摸鱼了,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整顿的。”

原投发展的实在是太快了,而一开始因为走的是精英发展路线,以精英挑大梁为主的发展路线会让一个公司能够迅速建立起骨架,可是却也具有不可忽视的弊端,随之招进来的普通员工并不能够很好的和公司保持一心,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可是不管怎么说,何延陵都认为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延陵,这件事情不是追责的时候,你要做的就是整顿好现在的,避免出现更多这样的情况,”唐静芸不难猜测电话那头男人的心情,不过她依旧缓缓地说道。

从原投建立以来,唐静芸一直都是在大局上把控,很少会直接干预,很多事情都是何延陵采取的决策,所有,某种程度上讲,原投更像是何延陵的孩子,他不容许任何人败坏它!

“我知道轻重的,老板您放心。”何延陵认真道,一边说着,他的心底已经开始琢磨着手上的事情了。

唐静芸自然是放心何延陵的,对一旁的苗哥淡淡看了一眼,“苗哥是吧,要不要和你们何总好好的聊聊天?”

苗哥此刻脚一哆嗦,要不是身旁就是椅子,他恐怕要直接跪坐在地上了,脸色煞白,不住的念叨着,“完了,全完了……”

他其实也是个聪明人,他很清楚,从原投驱逐,驱逐的理由又是这个,恐怕在整个沪市都混不下去了!他突然就是嚎啕大哭,对着唐静芸连声哽咽,似乎在祈求着什么一样。

哪里还看得见原先的高高在上和傲慢?

唐静芸淡淡的睨了一眼杨文姗,“你挑人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差。”第一个挑到了看似有情实则无情的常沛然,可笑她还差点动了真心,第二次学乖点了,懂得务实,可挑到的男人还是这么的不堪一击,真是令人感到万般的讽刺!

一个男人的价值,在于他的肩膀可以抗下多少的责任,是否可以为女人挡风遮雨,而眼前这个男人,不用说,白长了年岁,可就这担当,怎么都看着是没有的。

如果他今天在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后,还能够淡然自若的整理一下自己的衣领,神色自若的出门,她唐静芸还敬他是条汉子,敢做敢当,可现在这副样子,看着只会令人忍不住作呕!

杨文姗只感觉一种巨大的讽刺在心中升起,然后死死的咬牙,她先后找了两人金主,可偏偏都是因为唐静芸出了事!

其实这也怪杨文姗,唐静芸和原投之间的关系,其实在班上早有说法,只是她一直独来独往,也没有人告诉她这个消息,她才会对此一无所知。

唐静芸端着酒杯,目光森森所过在场众人,然后难得的玩味儿一笑,“我其实不是个喜欢敬酒的人,因为一般都是别人来敬我酒,而喝不喝还要看我心情。”

她将手头的酒杯放下,凌厉的目光让人下意识的移开。

紧紧是坐在那里,都给人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这才是真正的上位者的气势,这才是那个曾经用无数对手的家破人亡的鲜血祭奠而成的唐静芸!

不过唐静芸也没有多留,她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褶子,目光冷淡,“苗哥,你要知道,你有今天都是拜你身边的这个女人所赐,如果今天不是她硬要拦住我,硬是挑衅我,我是肯定不会过来的,你的遭遇自然就是可以理解的。”

说完这一句,她大笑着扬长而去。而留在原地的杨文姗,则是白了脸色!

苗哥虽然在唐静芸面前这么不堪一击,可是对付杨文姗这样在沪市毫无根基的女生却是完全没有压力的!

他劈头盖里的就是一通骂,一手揪住她的衣领,大掌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杨文姗的脸上,“扫把星!灾星!我真该在**上******的,也好过你在这里给我找麻烦……”

唐静芸离开,将背后的污言秽语抛在身后,凤眸挑起。

“你知道吗?你来之前,这个苗哥差点就将念头动到了我的身上,已经好多年没有人敢那么邪肆的看着我了,”唐静芸侧头对跟在自己身后一脚的男人道。

似乎是察觉到了对方的诧异,她淡淡一笑,“曾经有人用言语**我,我让他赔了一条手臂,然后跪地求饶,碾碎了他的指骨,这才在某个大佬的求情下,饶了他一条命。”

所以,她又怎么会轻饶那个男人呢?

很快,他刚才围着的那些人的家族就会受到重击,苟延残喘,自然会将怒火倾泻到他身上,虽然今不如昔,但是毫无疑问,对付他一个还是没有问题的。

那时候,他会匍匐的跪在地上,像一条死狗一样,然后他会发现,死是那么的幸福。

没错,她唐静芸骨子里就不是什么好人,曾经的她那可也是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的暴君,区区一个犯了她忌讳的男人,她怎么会让他好过?

我终于承认,我是姜晔一个人的。任何企图用那种污秽的眼神看着我的人,都让我感觉到污浊和不洁,都会令我作呕。他们的眼神太过肮脏龌龊,里面藏着**的原罪,会让我想起不洁的东西。这是对你,姜晔,我的爱人,最深的侮辱。——唐静芸。

季晓坤听到唐静芸这样轻声的解释,顿时背后冒起一阵寒意,这个用着轻柔的语气说着这么血腥暴力的事情的女人,令他有种战栗的感觉!

他终于明白,何总在曾经偶尔提及过一嘴“董事长脾气有时候不太好”是什么意思了,这哪里是不好?这简直就是非常不好啊!

不过就算这样,也依旧不能改变季晓坤对唐静芸敬重,只是敬重之中更多了一分畏惧。

这种事情,放在平凡人的身上,那就叫做残暴,放在身居高位的身上,那就是手段厉害。

一种情况,两种解释,区别只在于旁人观感。

唐静芸很快也收敛了神色,对着季晓坤笑道,“听说你是沪大出来的?我现在在沪大做交流生,看来你也算是我的学长了。”

季晓坤连连摆手,这个称谓他是怎么也不敢接的。

唐静芸不以为忤,笑了笑,“走,正好回沪大校园,我们到时候再聊一聊你的看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