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恩爱两不疑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周诗晨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两个人的你来我往,看着那个威严冷漠的成熟男人瞬间在唐静芸面前气的七窍生烟,全无刚才的那种风度后,只能默默的咧嘴抽气。

看着唐静芸,她心中莫名想起了一个老话,那就是“是龙就给我盘着,是虎就给我卧着”,可不是,在唐静芸面前,刚刚还给她莫大压力的男人不久立马让她有种不对劲的感觉?

不过她并没有继续留下来,而是和唐静芸道了一声别后选择离开,而唐静芸眼看着周诗晨离开,对着唐志谦挑眉道,“你来沪市干什么?”

她明明记得前世唐家一直都是北方豪门望族,但是和南方的往来并不深。当然,不是说唐家插不上南方的事情的手,而是因为政治派系的原因,唐家的不太方便干涉南方。

唐志谦闻言,眯眼笑了笑,“没什么,我只是在沪市借道,我很快就要飞美国去处理一桩生意。”

唐静芸闻言了然点头,原来是这样,那就说的通了,唐家和美国倒是有很深的生意往来,这个她前世还是接触过不少的。

“倒是你,在沪市生活的还好吗?他……他对你好不好?如果不好的话就和我说,我唐家的人也不是谁都能够欺负了去的。”唐志谦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子,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怀念,在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这个孩子悄然的成长成现在这个模样,并没有因为父母的缺失而长歪,反而比其他的人更加的优秀,他怎么能够不由感慨呢?

唐静芸觉得有些不自在,唐志谦这样以长辈的身份来关怀她的行为,已经好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每次他这样对她说话,她总会想起前世她曲意讨好的那几年里,两人父慈女孝,每日里像个普通人家的父亲和女儿一样,仿佛那十几年的不闻不问都不存在一般,一个刻意的逢迎,一个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的弥补,对两人间的缝隙和隔阂都视而不见。

她会像个孩子一样撒娇,而他也会对他如同长辈一样,摸摸她的脑袋,带着几分父亲般的纵容。

可是,不去注意不代表就不存在。很多事情,从她开始打定注意夺权后,就已经走向了一条不归路。

有些事,从一开始就已经是错误的。

“他对我很好,每天都陪我,就算工作再忙也会回家,从不外宿,就算外宿也会给我打电话解释情况,一般时候都是他给我下厨的,我心情好菜给他做一顿饭吃。我有事情了,他总是第一时间抛下手头的工作来关心我,还为我出头。我简直找不到比他待我更好的男人了。”

唐静芸避开了唐志谦的眼神,淡淡地讲。

她说的那么多,那么深,仿佛要告诉眼前的这个名义上的生父,哪怕没有他,没有亲人,她也一如既往的过的开心,过的幸福,过的比谁都好。

这种心思就像是一个不受重视的孩子,赌气一般的告诉自己的家长,我过的那么好,我不需要。

可是身在局中的唐志谦却看不透这些,他的目光黯淡了几分,闪过几分难过和悲伤,他只是以为这个还是在指责他,不想和他有任何的牵扯。

“那你现在住在哪里?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等会送你回去吧?”唐志谦收敛了一下心情,他好歹也是唐家的家主,该有的本事还是有的。

“不用了,我只是过来给他买个菜,昨天他突然说想吃的。”唐静芸的目光不经意的扫过唐志谦的脸。

现在的他,和前世那个她最后一次见到的那个两鬓苍苍的老人完全不同,还是那么的朝气,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上个十岁的样子。

她想,罢了,前世的债,前世已经清了,这一世,就当做是路人吧。

她怨过爱过也恨过,可是时至今日,她有了姜晔,那些往事也就渐渐的冷淡下去,像是一座渐渐沉睡的火山,那个男人的柔情让她越发的变得平和宁静。

可是,现在的唐静芸不清楚,血缘二字,永远不是那么轻易能够斩断的,而能够轻易斩断的,也就不是血缘了。

有些人,有些事,冥冥之中,总是会有所牵扯。

唐志谦看着这个已经长成的女儿,忍不住在心中轻轻的叹息。

说来可笑,他养了两儿两女,却没有一个是真的和他亲近的。唐凌峥和唐雨珊一直都是交给他的妻子带着的,两个孩子和他也不算多亲近,就算是比较喜欢的大儿子,那也只是公事多于私事。

至于他那个私生子,自然也是他的那个情妇带着长大的,他一个月见上一面是极限了。

可再怎么说,那三个孩子都是在他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唯有这个女儿,从他和她见面开始,有的永远都是针锋相对,似乎连好好说上一句话的次数都少之又少。

只是,他怎么就偏偏最喜欢这个小丫头呢?或许是因为她长得最像自己吧,也或许是因为她的性子有他年轻时候的影子?

这样想着,他也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孩子都是前世欠下的孽啊。

唐静芸看了眼唐志谦了,懒得再和他计较,转身避开他走进店里去点了一份菜外带,然后等了一会儿就默默的带走,不曾再和唐志谦说话。

唐志谦看着唐静芸渐渐离开,眼底略过几分苦涩,看了眼赵洵,淡淡地道,“你觉得二小姐怎么样?”

私下里,唐志谦一直都是固执的称呼唐静芸为“二小姐”,似乎想要通过这样一个称呼,让彼此间的关系不至于完全斩断。

赵洵沉思了一下,道,“说句狂妄的话,我觉得二小姐最肖您。”

唐凌峥手段过于阴鸷毒辣,喜欢兵行险着,有辅助之才,掌控大局却是不容易;而唐雨珊完全是女儿家的养法,带着点霸道和刁蛮;至于那个私生子唐少明,赵洵也是见过的,只能说,不堪大任。

唯有这个二小姐,虽然是女儿身,可是那雷厉风行的手段和深远的谋划能力,却着实让人不得不佩服。

可惜,败在了出身上面。

唐志谦闻言倒是不恼,只是呵呵一笑,闪过几分欣喜,又带着几分无奈,“走吧,休整一下,回头还有的要忙。”

“是。”赵洵低头恭敬地道。

——

姜晔回家的时候,就发现今天桌上已经准备好了晚饭,不由走上前去亲了唐静芸一口,笑眯眯地道,“我家芸芸真贤惠!”

唐静芸笑睨了一眼,“我难得下一次厨房就是贤惠,你对我的要求可真低。”

“我娶媳妇是娶回家来疼的,你肯愿意做事情我就很满足了。”姜晔眯眼浅笑,目光不经意的略过餐桌上的那道红烧狮子头,眉眼顿时就笑弯了。

他记得他昨天在饭桌上才提了那么一句,没想到唐静芸今天就给他备上了,他怎么能够不满足呢?

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那么就会把他的每一句话都放在心上,然后只想对他一个人好。

唐静芸笑着点了点姜晔的脸,真该让外头的人看看,这个让不知道多少人闻风丧胆的姜司令,现在笑的像个小孩子,真不知道这个人怎么就那么容易满足呢?

“好了好了,快去洗手吃饭了。”唐静芸推了推姜晔,笑道。

等到两人入座后,自然是吃了一顿腻腻歪歪的晚饭。

吃完饭后,唐静芸照例是拿着文件在书房里处理,姜晔也是在书房里看文件。

其实这个房子本来是有两间书房的,只是两人却不约而同的待在了一间离,两人的东西各占一半地盘,井井有条,并不会混乱。

姜晔从文件堆里抬起头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唐静芸手里拿着一张红色的请帖模样的东西在思考着什么,不由挑眉一笑,走到了她的身边,“在思考什么?”

唐静芸轻抬下颌,笑道,“喏,你看。”

“一个晚宴?有什么名堂。”

唐静芸细细的将情况讲来,末了,她眯眼轻笑,“侯靖文也是有意思的,给了我两张请帖,我一张,另一张给谁,这可就是个问题了。”

姜晔笑着从唐静芸的指尖抽出那张请帖,“自然是请我的。如果我出现,自然就坐实了咱俩之间亲密的关系,让沪市所有人都知道,他侯靖文的合作伙伴有着一个强势的靠山,如果我不出现,那么你唐静芸在沪市里头的情况可就不妙了。那些随风倒的墙头草们,恐怕马上就会找你的麻烦了。”

姜晔好歹也是姜家出来的人,怎么会看不透这其中侯靖文玩的小心机?

只是这侯靖文玩的小心机拿捏的正正好啊!

唐静芸将姜晔一把拉下来,然后靠在他的怀里,媚眼如丝,“那么,姜晔,你说你出不出席呢?”

姜晔心中暗哂,手中却像是个风流公子一般挑起了唐静芸的下巴,“美人,你说呢?如果你表现好的话,说不定我就同意了呢。”

两人对视,俱是笑了出来,那柔情蜜意里带着一种腻腻乎乎的情感,可偏生两人还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

平素陆鸿宇没少被腻死,可是两人还是照行不误。

没办法,架不住这两个人感情好啊,恩爱两不疑,端的是羡煞旁人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