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低调内敛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等到处理完事情后,姜晔和唐静芸携手走了出去,大手牵着小手,十指交握,异常的亲密。

只是等到到了外面后,姜晔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这才发现现在的芸芸的安静的有些过分,不由低头问起缘由。

唐静芸闻言只是笑着挑了挑眉头,然后弯唇,猛然一把揪住姜晔的领子,将他狠狠的拉下来,然后唇瓣贴上了他的唇瓣,狠狠的碾磨,强势的吮吸着他的舌头,在这个严肃的地方旁若无人的激吻。

那汹汹来势,让姜晔的脚下一个踉跄,身子顶在了身后的车子上。

不过那也只是一刹那,姜晔很快就反应过来,搂住她的脖子,狠狠的压下去,攫取她口中的蜜糖,那双平素冷漠的眼睛,现在燃烧着熊熊烈火,哪里还复丝毫冷静自制的模样?

姜晔现在只想低声咒骂,唐静芸平常很少会这么热情,在这段感情里,他总觉得自己付出的多一些,在他已经沉溺在她的温柔里的时候,她却还保留着几分理智。可是现在她这样热情的亲吻着他,有种仿佛她如同他一般渴求着她的错觉。

过了好一会儿,唐静芸这才松开了姜晔的衣领,然后她低低的掩唇轻笑,“姜晔,真想把你弄到我床上去,看着你的专横,你的霸道,你的高高在上,在我的温柔里都化成一滩水。真应该让你的手下都过来看看,他们平素那个禁欲冷漠的男人,现在可是热情如火的很。”

一边这样说着,她的大腿一边不经意的擦过姜晔小腹的某个地方。

“该死的!”姜晔低咒一声,艹!怎么办,他现在真想把这个敢于挑衅她的女人给办了!

手臂一个用力,完全无法顾忌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和一个女人激吻可能会带来什么影响,就狠狠的再一次亲了上去。

唐静芸感觉到这个男人扣住自己腰身的力道,心中不由笑了笑,伸手勾住他的脖子。

纵情一吻。

一吻结束后,姜晔眯眼,用大拇指摩挲着她的红唇,然后低咒几声,拉着她快速的上车,启动,发车,离开。

唐静芸坐在副驾驶座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姜晔,然后目光下移,马上就移了上来。

姜晔看了眼唐静芸,“芸芸,你惹起的火你自己灭!”

——

唐静芸走在校园里,一身简约的白衬衫,下身一条修身的紧身裤,勾勒出她身体姣好的曲线,令来往的人眼睛一亮。

不过唐静芸是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眼神,毕竟再多的目光她都曾经感觉到。

倒是一旁的侯翰林笑眯眯地道,“唐静芸,跟你这样的美女走在一起真是有压力,我好歹也是校草之一啊,现在都没有人理会了。”

大约是经历了一段惊心动魄的生活,现在他比往日少了几分浮躁,多了几分沉稳,身上的气质也更加沉淀了起来。

这样的诧异旁人或许察觉不出来,不过唐静芸却是能够发现的。

曾经的侯翰林,就算是心中很清楚,但是还是不免流露出几分世家贵气的优越感,而这一次他父亲的遭遇的劫难,真正的磨去了这个男生身上的傲气,让他显得更加成熟稳重了。

某种程度上,侯靖文的这一次劫难,成就了侯翰林,如果没有这一次的经历,可能侯翰林的未来可能还不会那么顺利。

“那我就多谢侯少的夸赞了,想来侯少万花丛中过,这点鉴赏能力还是有的。”唐静芸笑了笑,毫不客气的接下了侯翰林的夸赞。

侯翰林一副气绝的表情。

两人这样的对话让身旁的徐恒元不禁笑了起来,“侯翰林,我早就跟你说过,跟唐静芸讲话,认真你就输了!”

侯翰林不服气的努努嘴,“我就是不服气了,怎么同样是衬衫紧身裤,穿在她身上就是感觉不一样呢?”

“你懂什么,”徐恒元眯眼,对他流露出几分傲气,“唐静芸穿的衣服是一般人可以比较的吗?你知道她身上的衣服是什么牌子吗?看到她衣袖上的绣花纹路了吗?这可不是一般的装饰,而是沪市一家百年老店的衣服店里出来的,那家店祖上是皇商织造,有着独到的工艺,尤其以旗袍闻名,纯手工,千金一件都不为过。”

他打量了一下唐静芸,露出几分艳羡,“如果不是因为看到了标记,我都忍不住,这家店里很少做现代衣服的,就是我爸都只有那么一两套。”

侯翰林听到徐恒元的解说,顿时默默的抽了口气,瞥到对方头来的鄙夷,不由回嘴道,“我又不像你,从小在钱罐子里泡大的,哪里知道你们这些富人玩的道道的!这特么的一件衣服的价格说出来就要吓死人吧?”

虽然他没听说过,但是听徐恒元的描述就知道其中的昂贵了,他心中默默的想,能够让那家百年老店特意做衣服的,恐怕唐静芸也是独一份了吧?

唐静芸倒是也不由的挑眉,说实话,连她自己都没有知道这衣服的来源。

她来沪市后,衣服就一直都是姜晔在亲手置办,一开始从国际大牌店里带回来,不过在发现她并不太喜欢那些大牌子的店后,姜晔就带了这些裁剪简单流畅但是很有品味的衣服回来。

而她也确实很喜欢些衣服,所以一直都是穿着的。

想到这个男人在背后默默的为自己付出,她不由眉眼弯了弯,姜晔,姜晔,默默的念叨着他的名字,他啊,总是这样不声不响的为她准备好最好的,却从来都不说。

等到她发现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早就坠入了他挖好的一个大坑里。

这样想着,她的心底浮现出一种甜蜜的滋味,这滋味很美妙,美好的让她忍不住沉醉在里头。

三人这样聊着天走在校园里,自然是让很多学生频频看顾。等徐恒元率先到了教室后,唐静芸和侯翰林继续走。

侯翰林看了眼腕表,淡淡地道,“离上课时间还挺早,咱们去天台上看看?”

唐静芸闻言,挑眉,“好。”

侯翰林走在前头,唐静芸走在他身后,这个时候的侯翰林,他的肩膀正在变得宽阔,正在变得能够担负起更多的责任。

天台上依旧没有人,只是不同于那一天,今天的天台上没有风,阳光照耀下来,暖洋洋的。

唐静芸看着背对着自己的侯翰林,听到他的声音传来,“唐静芸,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谢你帮了我父亲。”

“不用,我和侯书记是同盟关系,我帮他就是帮我,再说了,我要是不出手,难免让人寒心,以后不容易找到合作伙伴。”

侯翰林回头,对上唐静芸那双总是平淡的眼眸,眯眼轻笑,“唐静芸,有时候我其实真的看不懂你。”

“我要你看的懂又什么用?”唐静芸凤眸轻抬,淡淡地道,“要是这么轻易被看透,早就被你的父亲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侯翰林自然知道这不是开玩笑,他的父亲他还是清楚的,在儒雅的外表下自然也是精通权谋之术的,不然也不可能真正的走到这个位置。

唐静芸从自己口袋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根给自己点上,然后眯起精致的凤眸,“侯翰林,记得替我向你父亲带一句话给他,政客和政治家是有本质的区别的,其中的得失我不一一赘述,但是有一点始终要明白,天道终究是眷顾良善的人的,无情的政治家是注定走不远的,唯有心怀宽广、胸中自有一天天地的政治家,才能够走向至高。”

看了眼侯翰林带着迷惑的眼睛,淡笑道,“你不用明白,你父亲明白就好。”

侯翰林点头,“我记住了,我会转达给我父亲的。”然后他又道,“对了,我父亲也正好有事托我跟你说,最近沪市有个大型工程要落幕,我父亲和一群市委里的人都要出席,是一次挺大的晚宴,我父亲匀出来了帖子让我给你。”

说着,从包里掏出帖子。

唐静芸拿到帖子的时候,手指动了动,两张,不由眉头轻挑,侯靖文这个老狐狸……两张帖子,一张给她,另一张自然是给姜晔的。他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她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对着侯翰林笑了笑,收下,“我会出席的。”

这一场宴会,大概不是什么大型工程落幕,而是在昭示着沪市这一波的动荡的落幕吧,明天能够出席的那些人,就是在这一次动荡里依旧坚挺屹立的存在。

有的人走了,有的人还留着,有的人已经像流星一样陨落,而有的人却像是启明星一般长存——这就是政治,兵不刃血,却比什么都残酷。

她想,沪市大概也会有很多家族想要拿到这一份请帖,因为这昭示着这个家族在沪市里还有一席之地。

作为原石投资的董事长,华瑰拍卖场的幕后老板,以及讯飞咨询里占据极高股份的董事会成员,她当仁不让,自然是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

侯翰林对着唐静芸笑了笑,看着这个女子帅气的敛眸抽烟,那双凌厉时灿若星辰的眸子敛去了光芒,显得低调而内敛,和她身上的衣服一样,可是这一点都无损于她的尊贵。

他转身离开。

而唐静芸则是抽完了一支烟后,弹了弹身上的烟灰,这才默默的转身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