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独断专横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滴答!”

“滴答!”

……

寂静无声的房间里,黑暗摸不到边际,不管怎么嘶吼,回应的都是让人绝望的死寂。

易健丰自从被关在这里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除了“滴答”声外,再也没有声音,这种感觉给了他一种深深的恐惧。在这种时刻,时间已经成为一种模糊的概念,在这逐渐流逝的时间里,他也只感觉到了一种绝望。

“咔嚓——哐当——”

钥匙打开锁钥的声音,已经厚重的大门被打开的声音突然传来,让他绝望的内心涌起了几分希望,手脚并用的爬到了传出光亮的地方,伸出手,像是在抓住唯一的希望。

出现在他视野里的首先是一双擦的光亮的皮鞋,以及笔挺的裤管,顺着裤管往上看去,他眨了眨干涩的眼,然后才看清俯视着自己的男人——正是那天抓他的那个男人!

他的瞳孔猛然收缩,就是这个男人,那天将自己抓了回来后,将他直接关在了这里,一句话都没有审问,却将他内心的防线击的溃不成军!

就算这样,他还是狠狠的抓住了陆军的裤脚管,“求求你,放了我……”

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才发现他的声音已经沙哑的像是破败的小提琴弦一般,极为难听。可是易健丰已经根本就没有心思放在上面了,他现在只想要一个痛快!

易建军大概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狼狈,鼻涕眼泪糊了一脸,曾经的风度翩翩在一夜之间就化为乌有,剩下的只有他的卑微和哀求,那双眼睛也早就不复之前的意气风发、春风得意了。

所以说,假的终究是假的,就算他在人前装的再好,一旦面临困境的时候,他的本性就会暴露无疑,显露出他人性的卑微一面。

如果这种时候,换做唐静芸或者姜晔,或者是任何一个骨子里坚毅的人,肯定是另一番样子。

傲骨铮铮,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形容词。

陆军看着这个卑微的蜷缩在自己脚下、曾经意气风发的男人,眼底闪烁几分冷芒,随后淡淡地道,“易健丰,你的大老板是谁?”

“……是……”易健丰脸上闪过挣扎的神情,显得极为痛苦,“说了你们就放过我吗?”

“这可不是我能够决定的。不过我上面发话了,你说了就放过你。”陆军淡淡地道。他们放过了他,可不代表对方会放过他啊,这可不算违背刚才说的话。

“好!”易健丰咬牙,犹豫了几分,他终究缓缓地道,“是乔治·劳伦斯。”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陆军的呼吸有一瞬间的急促,不过他掩饰的很好,只是易健丰低着头,并没有看见陆军眼底一闪而过的震撼!

大鱼!这是陆军心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这一次真的是钓到了大鱼了!姜司令果然是个极为敏锐的猎手!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就知道他们没有因为之前的事情而放弃这条线是对的,什么马家、姚家,都不过是博弈间的小卒子,在两个国家机器之间,挥手就能够碾灭!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房间里,似乎传来了某个男人低低的一叹……

姜晔看着自己面前的监视器,可以看出,里面的场景分明就是易健丰所在的房间,甚至两人的对话,也因为某些高科技的设备而一丝不漏的传到了他的耳机了。

他的眉头不着痕迹的轻轻皱了皱,乔治·劳伦斯,原来是这个老对手了,没想到对方埋的线这么深,这也就不难解释这一次沪市布局的来势汹汹了,说起来这一回要不是他家芸芸正巧破了对方的局,可能他还没有那么轻易的能够将这些势力一网打尽呢!

这样想着,他凌厉的眼眸立马就柔软了下来,看了眼坐在自己怀里的女人,精致的脸庞,清冷的很,不过唇角带着笑容,削减了那份清冷,多了几分人气,就是脸色有些苍白,让他不经意间流露出几分心疼。

察觉到身边的人的目光,唐静芸抬起头对视着他,挑唇,“做什么?”

姜晔笑着亲了亲她的额头,“没什么,就是觉得你陪在我身边真好。”

唐静芸闻言勾唇,眸光略过某人的唇瓣,然后淡淡的移开,“乔治·劳伦斯是什么人?”

“他啊,美国fbl的老对手了,现在应该已经是部长级别的人了,老对手了,我早年执行国际上的任务就和对方对上了,后来又和他干过几次。”

别看姜晔说的云淡风轻,但是这里面的事情又怎么可能是他用这样平淡的几句话能够概括的呢?

至少乔治·劳伦斯的手下都知道,在他们那个部长的面前,永远都不要提及“姜晔”两个字,似乎每次提到这个字,都能够让那么算的上志得意满的男人暴怒。姜晔破坏过的劳伦斯的计划,多的大概能够让对方吐血!!!两人之间的恩怨,那还真的可以写一部劳伦斯的血泪史了。

当然,这或许在姜晔眼里算不得什么。

唐静芸低笑,她低笑的时候声音里总是不自觉地带着几分沙哑,听着格外的勾人。

“笑什么?”姜晔问,深邃的黑眸涌动着什么。

“我只是觉得当你的对手一定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唐静芸挑眉笑道,那笑容不带谄媚讨好,听了却比什么奉承的话都要好听。

姜晔闻言不自觉的抚摸了一下唐静芸的唇角,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这一回可能要亲自出一趟任务。”

唐静芸动了动眉头,“为了这个劳伦斯?”

“对,如果是别人的话,我是肯定不会出动的,但是如果是劳伦斯的,我必须走一趟。”说着,他拥紧了唐静芸的身子,带着几分满足又遗憾的喟叹,“他手里掌握的一些东西很危险,我必须将他处理了!”

说出来的话杀伐血腥,可他的神情却带着不舍。

还没有分开,他就已经开始思念他了。他一直以为以前会那么想他是因为两人自从新婚以来就一直聚少离多,可是现在两人腻在一起的时候已经够多了,他却依然还觉得不够。

“芸芸……”

他抱着她,然后唇齿间溢出一声叹息,他是不是该庆幸,还好他恋上的女人是个强者,不至于让他有致命的弱点?或许,他该感到不虞,自己的女人居然比自己还要铁石心肠?离别的时候从来都不见她有什么不舍之情。

唐静芸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掰开姜晔抱着自己的那双大手,然后将自己如玉的右手一根一根的嵌入到他的左手中,然后紧紧的握紧,没有缝隙,将脑袋靠在她的胸膛,轻轻道,“注意安全。”

姜晔笑了,他知道她这是在用这样的方法向他示弱呢。

陆军敲门后进去,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场景,平常那个就算是远远的看着都给人肃杀之感的男人,此刻却是露出了一个笑容,该怎么形容那个笑容呢?他思考了一下,大概可以用“柔软”二字面前概括吧。

敛去了一切锋芒和伤人的棱角,抱着那个怀里的女人,仿佛抱着自己的全世界。

见识过姜晔的行事作风的,他大概这辈子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看到素有阎王支撑的姜司令变得这么的温柔。

不过,他抬眸看了眼那个此刻显得温柔无害的女人,这个女人的这一面大概也很少会有人见到吧?

看了眼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的小邱,他默默的笑了笑,然后走到姜晔面前汇报起来。虽然姜晔已经知道了不少,但是该走的流程他还是不会缺的。

姜晔在听完陆军的汇报的时候,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唐静芸笑着起身去倒了一杯茶给他,然后安安静静的坐在了姜晔的身边,眉眼含笑,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遗憾。

她才不会告诉姜晔,她其实也有点舍不得。习惯了和他朝夕相对,每天总是能够在一个名叫家里的地方等到他,是一种很享受的感觉。

有的人的爱情,因为时间而消磨,有的人的爱情,则历久弥香,像是一坛佳酿,时间愈久味道愈来愈醇厚。

她摩挲着他的手指,然后笑了笑,心中开始琢磨着等沪市的这段时间结束,回到京都的时候就该挑个场合将感情公开算了。她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占据他身边最亲密的名分了。

姜晔皱了皱眉,然后淡淡地道,“陆军,你准备一下,这一回我亲自去一趟,劳伦斯那里的不能再等了。”

陆军犹豫了一下,“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劳伦斯留不得!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劳伦斯知道的东西已经太多了,不能留了!”姜晔大手一挥,面色沉冷。

这个时候的他,和在唐静芸面前的那个他判若两人。冷厉,独断,霸道,铁血,十足十的一个从风雨中走过来的男人的形象,完全不给手下的人任何反驳的几乎。

如果不是身旁坐着个唐静芸,陆军差点以为自己刚才看到的姜晔只是错觉。面对这样强势而霸道的男人,他将一切阻拦的话都咽了下去,因为他清楚,在姜晔面前从来都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也没有人能够劝阻他。

他看了一眼一旁静静坐着的唐静芸,心想,不,或许现在有一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