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痕迹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的声音不算特别大,但是她的声音里带着一种铿锵有力的感觉,每一个比划着的动作,每一个表情,都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魅力。

这种魅力如果换在同居高位的人眼里,那就是气场,而放在那些下位者的眼里,那却是威严。

一种来自唐静芸这个年轻的女生给予他们的威严,仿佛此刻砸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真正手掌大权、行事刚武的上位者。

“哈哈……”易健丰本来想要大笑的,因为他想说,唐静芸这样的年轻的小孩子居然也敢信口开河,原石投资是什么地方,这样的数据别说是她一个小孩子了,就是他们这样的业界人士都是罕有知晓的。

除非是业界这种集团自己主动公开,否则这样的数据根本就不会被外人知道。

只是他的笑声在接触到唐静芸的眼神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低了下去,最后变成了尴尬的笑。

只因唐静芸的那双眼睛太亮也太深了,那其中的光芒仿佛看透了他这个人,而眼眸下的深邃则是令人不由自主的感到战栗。

唐静芸端着酒杯,玩味的笑了笑,“其实我倒是很好奇易先生背后的老板的身份,想来对方那么大方,应该也是一个很有身份地位的人吧?听说易先生从美国回来,让我想想,不知道你的大老板是罗格莫夫·哈里曼?还是巴格雷·洛菲克斯?或者是托塔夫家族的那个死要钱的老头子?”

唐静芸每报一个名字,易健丰的神色就阴沉几分,尤其是听到唐静芸玩味儿的说笑着托塔夫家族的那个老头子的时候,他的心不可抑制的沉到了底部。

在场的人或许不太清楚,可是他在美国混了那么久,怎么不知道这些鼎鼎有名的大人物?这被提及的每一个人,都是对着国会有着强力影响力的人物,平常的人提及的时候,哪一个不是小心翼翼,恭谨有加?生怕就不小心在言语中得罪了这些脾气怪异的大家族的掌控者!

“这位小同学你知道的可真不少啊!”易健丰看着唐静芸,目光深沉,转头看向一旁的褚教授,“真是看不出来,褚教授的学生知道的这么多,莫非褚教授是打算当成自己的学生来培养?”

别看褚教授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他其实心中也是震惊的很,不过转念一想,唐静芸好歹也是原石投资的董事长,如果原石投资真的有她说的那么高额的盈利,那会知道这些人物也是迟早的事情。

再说了,那些家族的固然历史悠久而庞大,但是越是悠久就越是冗杂,而唐静芸这样的新生势力的产生,年轻,活力,是很多都会忌惮交好的对象。

他大笑道,“我倒是挺中意这个学生的,可惜被人捷足先登了!”

周围的人顿时诧异不已。

“这可是崔鸣那老家伙的关门弟子,也是门里最小的孩子,疼宠的不得了,三番五次的打电话来让我多加关照。”褚教授的话引得在场的人都是面面相觑。

“你就是那个北崔南褚中的北崔崔鸣的小弟子?!”有人惊呼。

唐静芸笑着点点头。

一旁的易健丰脸色阴沉一闪而过,然后才道,“原来是崔教授的弟子,这也难怪会知道这么多了!”

褚教授和上官教授对视一眼,俱是闪过讽刺。

唐静芸则是敲了敲手指,将手上的酒杯放了下去,淡淡地道,“那倒不是,我老师教导我很多,独独没有教导过我怎么和金钱打交道,我的老师说过,金钱不需要太多,够用就好,千万别为了金钱而迷失了本性!”

说着,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脸色突然一白的易健丰。

唐静芸眯眼,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这才淡淡的道,“易先生,其实刚才那几个都不是的你的主子吧,我猜,你的主子应该是……”

她的嘴里淡淡的吐出一个人名,然后就看到易健丰“唰”白的脸色!

透过他的瞳孔,她淡笑着道,“你们倒是准时!”

说着,转头看向了门口的男人,有印象,陆军,上次吕月菲和晓晓的事情,就是他出动的。

陆军对着唐静芸行了一礼,然后身后跟着的队员很快就进来了,神情严肃,不顾易健丰的挣扎直接将他反扣双手压住,动作很是粗鲁!

在场的人都被这样的一幕弄的惊呆了!

椅子的刺耳的拖拉声和杯子碰碎的声音,都让这个本来很有格调的地方显得很凌乱。

“易健丰,男,美籍华裔,19xx年1月12日出生,在美国期间,受命于……”

唐静芸把玩着手机,眉宇间再次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不顾易健丰愈发苍白的脸色和周围瞠目结舌的众人,悠悠的将他的履历道出来,听的在场的人都是心中暗暗抹着冷汗!

唐静芸见此也只是冷哼一声,然后眯眼,“我知道原石投资那么精准的数据,那是因为原石投资本身就是我的,你再大的能耐又如何,不过就是那些人眼里的一条可以利用的狗,你大概还不知道吧?人家走就逃之夭夭了,留下你不过就是一个鱼饵!”

说着,她凑到易健丰耳边,轻声道,“易健丰,本来还在想着这么把你挖出来,没有想到自己就凑到我面前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易健丰的脸色一片颓然,显然现在这个情况,让他想要再说什么都已经是没有意义了。他转头看向唐静芸,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怨恨。

唐静芸淡淡一笑,挥手让人将他带了下去,这个人,本身就是姜晔要的。而她也不信,他还能够在姜晔的手里翻起什么浪花来!

看着人都走了,就见陆军还站在那里,她不由背靠着椅子,挑眉一笑,“怎么你留在这里?”

陆军对着唐静芸弯了弯腰,“他在外面的车里。”

他是谁,唐静芸自然是知道的,闻言也是勾唇一笑,不知道是不是上次的药剂太过猛了,让的这个男人对她愈发的依赖了,比之以前愈发的喜欢找她了,如果不是她提出要求的话,恐怕这个男人都恨不得把手头的工作带回来做呢。

唐静芸笑了笑,对着褚老和上官教授笑了笑,“抱歉了两位教授,我还有点私人的事情要处理,就不在这里久留了。”

褚老和上官教授都是过来人,见唐静芸流露出几分温柔的神色,心中虽然都是诧异,但是更多的还是好笑,自然是让唐静芸快快离去的好。

唐静芸笑着起身,让的一旁的陆军给她让路,这也让在场的人不由自主的敬畏起唐静芸,联想她进来以后的姿态和模样,心中默默的猜测着她的身份。

临出门的时候,她顿了顿,然后转身看了眼一开始约褚老出来的那个人,然后淡淡的笑道,“我看您老一世英名,还是莫要毁在自己的孙子手里,回头不妨好好的查一查你孙子的公司的情况,我觉得有些时候吧,人在做,天在看!”

说着,留下了面面相觑的众人,转身离开。

她说刚才那个公司的名字怎么会觉得耳熟呢,感情是那家公司以前何延陵向她提及过。

在原石投资当初有人找上门来闹事的事情,其中就已经牵扯到了这家公司,而后来原石投资因为唐静芸的突然入狱,有好几家公司对着原石投资穷追猛打,这家投资公司也在其中。

这也是它会在沪市现在混不下去的原因,被原石投资个封杀的存在,怎么会还有生存下去的资格呢?

唐静芸的眉宇间流露出几分冷淡,那一闪而过的冷漠并没有逃过陆军的眼神。

陆军心中颤了颤,因为这样的唐静芸莫名的有种自己见到了姜司令的错觉,一样的冷漠,一样的杀伐果决,只是不一样的是两人处理事情的方法。

对于唐静芸来说,她和姜晔的行为方式固然有不一样的地方,但是两人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狠辣。

对于惹到自己的人来说,她是绝对不会有同情心的。

更何况,商场如战场,这些公司正是可以来杀鸡儆猴的存在!敢动她唐静芸手底下的公司的,都要准备后怎么个死法!

她睨了一眼一旁的陆军,笑道,“这一回也是麻烦你了。”

陆军恭敬地道,“不敢,还要多谢夫人您呢,如果两次不都是因为您,我们恐怕还没有这么简单的将人弄到手呢!”

两次吗?唐静芸挑唇,果然,马家确实是有问题的。

她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当时她猛然想起来马家在前世的倒台,实在是速度太快了,仿佛一切都是预演过的,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被人排练好了,就差一个借口。

现在想来,马家果然是因为触犯到了某些事情啊!

她不在意的摆摆手,“都是你们的功劳啊,我不过就是通风报信而已。”

姜晔事情素来不瞒着她,而且她家三师兄也将事情跟她说了个大概,这个易健丰,那也是这一次行动的一个智囊,只可惜,终究还是被抛弃的存在罢了!

这样想着,她走出了酒店,看到了门口的那辆低调的车子,然后抿唇一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