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很好的时代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沪大某个办公室。

一个女子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喝茶,轻轻的掀开盖子,优雅的吹了吹,这才轻抿一口,整个动作优雅自如,仿佛一幅画。

不过她这样子可让某个教授看的直接炸毛!

“我说唐丫头!我让你来我办公室可不是为了让你喝茶的!唉哟!我的特级雨前龙井啊!我自己都舍不得喝,你个丫头居然直接给我扒出来了!”褚汉生现在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如果让沪大的那些学生看到他此刻的模样,一定会惊掉下巴!

这还是那个八风不动、敢拍着桌子和教育部的人叫嚣的褚汉生褚教授吗?!

唐静芸看了眼在一旁跳脚的褚教授,默默的扶额,这真的是那个和老师并称“北崔南褚”的褚汉生吗?为什么她在他身上看不出任何这个男人本该有的属于学者的冷静理智?

“我说褚教授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活脱脱就像是守财奴的地主被人拔了跟鸡毛啊?”

她这话一出口,褚教授瞬间黑了脸,她说谁是守财奴呢!这谁家没规矩的小丫头,要是放成他家的,肯定是要将她带回家好好教教规矩的!

“哈哈哈……”

一旁的上官教授再也忍不住的大笑出声,好嘛,他和褚教授相识于微末,年少的时候褚教授就是刚烈严谨的小老头,没有想到老了老了,居然还会看到他这样跳脚的一幕!

真不愧是崔鸣调教出来的笑徒弟!有一手的啊!

这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一物降一物!

褚汉生瞪了一眼在一旁幸灾乐祸的老友,没事在这里给他瞎捣乱什么呢,然后坐到了唐静芸的对面,瞪着唐静芸道,“小丫头,上次你大闹课堂的事情我还没有和你算账呢,你倒是好胆色啊!”

唐静芸轻抿一口茶水,笑眯眯的道,“难道褚教授不是请我来‘喝茶’的吗?”

她话音着重落在了喝茶二字上面,只可惜此“喝茶”非彼“喝茶”!再说了,有谁家的被请喝茶是像她这样的悠闲?哪一个不是战战兢兢如临深渊的?

说着,她将茶杯一扣,满不在乎地道,“再说了,这茶也一般般嘛,我喜欢喝安溪铁观音,我老师每次都会特意给我准备我喜欢的茶,和我老师比起来,差远了!”

说着,还满不在意的睨了一眼褚汉生。

上官教授默默的偷笑,他敢打赌,自己老友现在恨不得将面前这个小丫头一巴掌拍出去!

褚汉生指着唐静芸“你”了几声,然后恨恨的甩手,嫌弃茶水不好你还来祸害我的宝贝茶叶?这可是真的特级龙井啊!可不是世面上那些流传的各种伪特意龙井啊!说是寸两寸金也不为过啊!

想到这个,他的心都在流血!

唐静芸见此也没有继续“火上浇油”,将手中的茶杯放回了原处,然后行云流水般给褚教授沏了一杯茶,恭恭敬敬的放到了他的面前,并且对着褚教授行了一个古礼。

褚汉生见此那张老脸顿时就是笑的乐呵呵的,胡子一翘一翘的好不得意,笑眯眯的揭过了那杯茶,然后抿了一口,“好茶!”

突然觉得这个小丫头其实也挺顺眼的,你还别说,这一举一动还真是有几分他那个时代的名士的样子,而且,泡茶的手艺也确实不错。

一旁的上官教授给唐静芸打了一个满分,怪不得能够让崔鸣给收了做最小的弟子,这哄人的手段真是有一套的。

唐静芸背靠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放在小腹,神情淡然,“老师早就提过二位,说是让我来沪大后,学问上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向二位请教,只是到底轻狂了很,一来就得罪了褚教授。”

褚教授笑着摸了摸自己蓄着的胡须,脸上带着几分笑意,“看你还有几分自知之明,确实轻狂。”

只是褚教授没有说出口的是,这个学生的轻狂的有气势,就算是当时被她当面谩骂的时候,他都忍不住对她升起了一分欣赏,用他们文人的说法,那就是这个女子带着一种文人风骨。

嬉笑怒骂,皆由心气。

不过,联想到这个女子现在的身份,饶是他这样身份的人,也只能在心底妒忌起崔鸣来,怎么这么好的苗子,就让那个老家伙给先收了?

那天,在那个警察带走唐静芸的时候提到过她的身份——原石投资董事长!

这在学生中还好,可是在老师里,尤其是教授金融有关的那些老师里,无疑是投下了一颗惊雷!

在沪市教书的,还是涉及金融领域的,大概就没有几个是没有听说过原石投资的!

那可是唯一可以和老牌投资集团远东投资并称的新一代的投资集团,原石投资的崛起本身就带着一种神话般的模式,从无到有,从默默无名到趋之若鹜,从一个小公司到现在动辄就是千万投资的公司,它的发展,几乎用了很多集团十几年才能够达到的成绩。

而且,这原石投资在沪市扬名后,几番国际市场波动上的战绩也被人知晓,那个原石投资背后的人,更是被称之为拥有“神之右手”的人!

可是,谁能够想到,这样一个被业界推崇备至而又神秘莫测的人物,居然还是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子呢?甚至还是在沪大里学习!

可以说,弄清了唐静芸身份的时候,着实让很多人跌破了眼镜,这里面自然也包括褚汉生自己了。

褚汉生当时知道的时候,就深深的舒了一口气,这个女子说是“多智近妖”也不为过啊!

“唐丫头,我就像你确认一件事,很多人都在说,这原石投资背后的董事长就是你,你倒是给我一个准话。”褚汉生对着唐静芸,认真地道。

“是!”唐静芸矜持的点点头。

就算早就有心理准备,褚汉生还是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和上官教授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不约而同的带着几分欣赏。

唐静芸笑着摆摆手,“运气而已。”

褚汉生闻言笑了笑,运气?谦虚之词而已。

接下来唐静芸就和褚汉生聊起了经济领域的问题,很明显,相较于自己老师崔鸣的那种严谨务实的观点,褚汉生的观点更加犀利,往往一针见血就能够点到关键,而褚汉生也有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往往会划下一种令人惊艳的一笔。

唐静芸不由笑着点头,时不时的沉思,时至今日,她在这一领域里一直都没有停下学习,比起刚开始只能依靠前世的经验来讲话,她现在的很多观点更加合理性,带着理性的、属于她的、独特的时代价值观。

这样聊天的她,会让人下意识的忘唐静芸的身份,不知不觉的将她放到平等的地位上去。

越是聊天,褚汉生越是在心中升起几分惊艳的感觉,他开始觉得,这个女子其实是个很有魅力的人,能够一手创办一个原石投资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她的确是个很难得的人!

不知不觉时间下午的时间就流逝过去,等到茶水味道寡淡,褚汉生才堪堪止住的话头,然后叹了口气,“难怪跟你老师电话交流的时候,他对你这个小丫头百般喜欢,换做是我老头子,也是会极为喜欢的。”

一旁时不时插上几句话的上官教授笑了笑,早在你老小子喊她“唐丫头”的称呼的时候就暴露了,这样带着几分亲昵的称呼的,可不是谁都能够有幸听到的。

就在这时,褚教授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褚教授接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放下来。

他苦笑着摇头,“以前的一个老朋友来沪市,请我吃饭,盛情难却呀。”

说着,看了眼上官教授和唐静芸,“正好,我也本来想请静芸吃个饭,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一起?”

唐静芸和上官教授对视一眼,哈哈一笑,皆是起身。

三人有说有笑的走在校园里,此时天色还不算晚,可让好多沪大的学生都是震惊的很!纷纷猜测起和褚教授、上官教授走在一个的那个女生是谁?!

王洋戳了戳身边的好友,迎上他奇怪的眼神,努努嘴,“你看那,是不是唐静芸?”

秦兆阳见此瞪大了眼睛,“嘿!我就说嘛,唐静芸的本事大着呢。”

两人皆是笑了笑,恐怕明天之后,唐静芸在沪大又该有传闻了,心里都是很佩服唐静芸的本事,对视一眼,默默的给班上的几个同学通报一下。

走出了校园,唐静芸的唇角始终都带着几分笑意,然后拦了一辆车,带着两位教授上了沪市一家有名的本帮菜馆。

“唐丫头,看着这外面的景象,你有什么感受?”褚教授指着外面的灯红酒绿,问唐静芸。

唐静芸眯眼,“金钱,**,以及发展。”

“何解?”

“每一个时代的发展,都离不开金钱这东西,**,即为贪婪,是人生而带来的原罪,金钱和**交织,会推动很多人朝着一个方向不停的往前走,然后进而变成一个时代的声音。”

这是一个不幸的时代,这又是一个幸运的时代。不幸的是,这是时代如大浪滚滚,时代的潮流掀翻了太多的弄潮儿,将人掀的人仰马翻,将的价值观弄的支离破碎,一个人的力量变得那么渺小,如此的微不足道;而幸运的时候,我们每一个人都将拥有发出时代声音的资格,每个人都能够尽情的挥洒汗水,发出独属于自己的呐喊。

这是一个强者纵横弱者碾压的时代。

但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时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