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尘埃落定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11月23日,沪市14支股票再次暴跌,少部分股票遭遇波动。

11月24日,沪市疑似涌入大量资金,高买低卖,成功稳住波动的股市。

……

11月27日,沪市股市经历过少许波动后,重新恢复了正常秩序。

后世的经济学家在研究这一段的股市波动的时候,将其定义为牛市里的正常应激反应,即在一片欣欣向荣的时候,股市里产生小幅度的暴跌情况,这在股市中是一种正常的反应,在这之后,股市将会迎来一个小高峰。

而只有少数参与这件事的人才会知道,那些所谓经济学家的话不过就是放屁,这波动的背后有着直接的人为操控。

当然,知道这个消息的人自然是很少的,毕竟这种大国博弈,牵扯上数个国际势力财阀的,就跟那些军事机密一样,从来都不会放在公众眼前,知道这其中的来源的,不过就是寥寥几人而已。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这样,你知道的往往就是你该知道的东西,一旦你知道的过多了,或许未必就是福。毕竟,好奇心会害死人。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饶是身经百战神经坚韧的唐静芸,都不由狠狠的舒了一口气,她在这件事中扮演着太重要的角色,别看她在外人面前总会一副云淡风轻胜券在握的样子,可唯有她知道,她心里也带着忐忑。

只不过多年的高位,让她习惯了用这副样子糊弄人而已。

那一天,美国某个部门的部长摔了杯子。

那一天,意大利黑手党老巢里某个人男人砸了办公室,而某个男人笑开了花。

那一天,京都某个有怪癖的老头子,撵着胡须得意的笑,不愧是老头子我的关门小弟子。

至于唐静芸,则是回了一趟已经近一个星期没有回的家,倒头就睡,天知道她这些天为了这一件事情,忙的脸觉都没有睡好,整个人都显得苍白了很多。

等到她一觉睡醒的时候,才发现窗外的天都已经暗了,然后猛然发现自己的床边坐了一个身影,细细一看才发现分明就是姜晔。

“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你知不知道快吓死我了?”唐静芸揉揉眼睛,皱眉嘟囔道,“也不知道开灯,真是傻傻的。”

说着,打开了床头的开关,边开边道,“我睡了多久,你回来了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

她突然眉头皱了皱,这才发现今天的姜晔和往日的他有点不同,如果是往日的话,他应该早就应声了,对上姜晔淡淡的神情后,她不由挑眉,伸出玉手捏了捏他的脸蛋,调笑道,“这是怎么了,今儿个怎么不吱声了?”

姜晔避开了唐静芸的手,低头,敛眸,淡淡地道,“芸芸,六天了,我已经有整整六天没有看见你了,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思念一个人可以把另一个逼疯,你知道嘛,我的心差一点就要麻木了。”

闻言,唐静芸脸上的笑容也淡了几分,她真的很少会在姜晔身上看到这样颓唐的气息,当下心中有些不忍,在床上移动了点,抱住坐在床边的姜晔,亲了亲他的脸颊,“哪里麻木了?亲亲,亲亲就不麻木了。”

那一双凤眸不似平常的清冷淡漠,看上去勾人又深邃,仿佛要将姜晔给拉进深渊里,溺毙在里头。

姜晔抱着唐静芸发出一声压低了的低吼,怀里这个让他又爱又痛的女人,让他该如何是好?只是在吻住她双唇的时候,再多的不甘和疼痛都化为乌有,说到底,他所想要的,也无非就是身边有她这样一个人。

唐静芸张开唇,让这个带着几分不安的男人在自己的唇齿间横冲直撞,她知道,一定是自己几宿未归才让他心中不安了,亲吻的间隙,她呢喃道,“以后我一定尽量回家。”

回应她的是他更加激烈的吻,他吻的那么认真,那么投入,似乎要吸尽她唇齿间的滋味,直到她舌头感觉发麻,他都没有停下的意思。唐静芸苦笑,用手推了推他,没想到被他握住了双手,继续吻着。

等到姜晔意犹未尽的放开唐静芸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唇一定已经肿了。

姜晔的手指摩挲着她的红肿的唇,忍不住低头又啄了一下,这才笑了笑,“起来吧,我已经做好饭了,等你起床呢。”

唐静芸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姜晔自觉的找了风衣给她披上,然后占有欲十足的搂住她的腰。

一餐饭,两人吃的和平常一样,她把不要吃的花菜跳出来给他,他把牛柳挑出来放到碗里,默契十足。

等唐静芸进浴室洗澡的时候,她背着姜晔,对他说,“姜晔,你放心,在这段感情里,只要你不开口叫我走,我永远都不会转身离开。”

姜晔收拾东西的动作顿了顿,然后继续低头,只是那双眼睛里流露出几分笑意,然后在唐静芸关门的时候,他低低地道,“我永远都不会让你离开。”

只是声音太小,也不知道唐静芸听到了没有。

——

唐静芸再次出现教室里的时候,班上的人都是一怔,随后就听到班级里传来了各种各样的怪叫声,“我靠,是唐静芸诶”、“你还知道回来啊,有事也不和我们打个招呼”、“突然发现几天不见唐静芸气质更好了”……

诸如此类的调笑的话比比皆是,在这些话语底下都藏着在场的人的几分关心。

人心都是肉长的,更何况是唐静芸这样对每个人都不错的人。

唐静芸闻言倒是心中颇为感动,毕竟她离开的时候那可是被警察光明正大的用逮捕令给带走的,若是换做一般人,恐怕都恨不得离她这样不太干净的女生远一点,而她班上的同学,却都对她满怀善意。

“我早就说让你们别太担心了,唐静芸这样的好人,警察肯定是弄错了。更何况她的本事大着呢,对她来说根本就是小事情。”带着酒窝的女生笑眯眯地道,正是那天唐静芸施以援手的两人之一的吕月菲。

自从上次的事情后,唐静芸为了她们两个顶了不知道多少压力,吕月菲就成了唐静芸的铁杆支持者了,在她的眼里,唐静芸简直就是一个再善良再正直不过的女生了。恐怕就是哪一天警察说唐静芸杀人了,她也觉得一定是那个人该杀。

你别说,有这样的念头的人班上还真有不少。

他们这些人,正是处于热血和理性矛盾的年纪,唐静老练的行事手段,那种自然而然成熟的气质,以及在社会上强大的关系网,很容易就让人产生仰慕崇拜的感情,尤其是知道唐静芸为了两个同学就杠上大人物的时候。

一旁的晓晓拉了拉吕月菲的衣服,她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加上有同学朋友的开导,已经恢复的很不错了,脸上也渐渐多了几分生气,她小声道,“你别装了,是谁还担心的悄悄抹眼泪,转头就恨不得吃了校园里那些说唐静芸坏话的人?”

虽说是小声,可是教室就那么大,晓晓的话自然是一字不差的落在了其他人的耳朵里,顿时就有人笑趴在桌子上。

吕月菲恨恨的瞪了一眼死党,咬牙,“宋晓晓!!!”

晓晓缩了缩肩膀,默默的躲到了唐静芸身后。

“哈哈……”

教室里顿时就传出了一阵清朗的笑声,混合着男声女声,高昂的,低沉的,动听的,沙哑的,带着属于这个年纪的少年人的青春和朝气,在走廊里飘散开来,像是一朵盛开在这个季节最美的花。

王洋捅了捅自己身边的好友,对着他努了努嘴,小声道,“你有没有觉得,唐静芸一回来,咱们班上就多了很多的生机?”

在唐静芸不在的时候,就算是有人刻意说话,可是也会顾忌着学习的同学,然后刻意的压低声音,而很多人的笑声里,总是少了点什么。而唐静芸的存在,会让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保持一种有默契的同步,一起笑,一起生活,一起埋头学习。

秦兆阳懒洋洋的赏了他一个眼神,“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早就发现了,你没有发现唐静芸其实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吗?跟在她身边……”他斟酌了一下,“会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王洋笑着点点头,“对,就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王洋是京都人,虽然算不得出自名门大家,但是家中也确实不差,自幼接受精英教育的他,自然明白唐静芸身上的那种魅力和凝聚力会有多少见。别说是一般的学生,就算是他,有时候碰上了唐静芸,都会不由自主的心情愉悦。

他其实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教育,才会培养出这样一个女子。当然,左右不过是出自世家大族的。

唐静芸和同学打趣了一番后,从自己的过于饱硕的书包里开始往外面掏东西,笑眯眯地道,“港都那里弄过来的东西,吃零食的别拿挂件,拿挂件的你们别馋嘴!”

顿时班里的人中传来了痛苦的哀嚎声,唐静芸怎么总是这样恶趣味,两个都想要啊!

唐静芸笑了笑,这些不少都是姜母托人转送过来的,算是上次她给她的首饰的回礼,两人一来一往,倒是“婆媳”关系又好上了一层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