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落幕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姜晔,你就是我唐静芸的克星,是我这辈子的弱点。”

夜风里,唐静芸这样对姜晔讲,声音里带着几分苍凉,一起似水柔情。

姜晔抱着唐静芸,在她耳边轻声道,“我亦然。”

他的声音轻轻的擦过她的耳尖,悄然间入了她的心,从此情根深种。

姜晔抱紧了怀里的这个人儿,眉宇间散尽了所有的冷漠,唯剩下温柔,“芸芸,我知道这件事我做的不好,秦爷是你的朋友,我肯定不会再对他做什么。”

其实姜晔多少是知道的,唐静芸一直都和道上的人有来往,不管是京都还是港都,亦或是沪市,甚至是明省,在她带着他找上明省朱三爷的时候,他就隐约看到了一些什么。

只是他一直都不曾插手她的事情,就如他当初说过的那样,原因,放她飞而不是将她拘束在一方小小的天地里,所以他从来都没有干涉过她的行为,甚至没有考虑过她这样的行事如果被暴露出来,一个“包庇黑社会”的帽子他是逃不掉的,对于他的仕途几乎是致命的。

只因这是她的选择,是她做的,他就尊重她。

时至今日,姜晔对于唐静芸的纵容已经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地步,在他面前,他已经很少会有顾忌或者底线了。

“姜晔……”唐静芸的手放在了姜晔扣在她腰间的手上,手指用力想要掰开他的大手,可是他扣的那么紧那么用力,仿佛她是他的全世界,终于还是轻叹着妥协了,手上握上了那么大手,“我承认,我刚知道的时候是很愤怒,我愤怒的不是因为秦爷,而是因为你居然背着我算计我!”

唐静芸艰难的在他的怀里转过身来,目光直直的盯着姜晔,看到他的眼底深处去,“我最不能够容忍的就是不忠!你该庆幸,你是我唐静芸放进心坎的男人,不然这样不忠的男人,我连看一眼都觉得脏!”

说着,她转开了眼睛,眼帘微垂,“你怎么能够算计我呢,我那么信任你,你怎么忍心在我的心口上插上一刀呢?你说我是你的宝,你怎么忍心伤我?”

罕见的,唐静芸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指责,带着微凉的痛疼,就像是冰天雪地里的一盆冷水,浇在了姜晔的心上,冷的彻骨。

“别说了,回去怎么罚我都好,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姜晔用手抬起唐静芸的下巴,那双满是自责疼惜的眼眸看着唐静芸,大概怕是他不相信他,举起另一只手,认真道,“我姜晔在这里发誓……”

“不用了,我不信诸天鬼神,”唐静芸抬眸,淡淡一笑,“反正都是死后要入地狱的人,没有什么好计较的。”

姜晔笑了笑,将她拥在怀里。在唐静芸看不到的地方,唇角勾起,怎么办,他好像越来越喜欢他怀里的这个女人了,喜欢到他都快容不得别的男人将眼神投到她的身上。真想将她囚在家里,哪儿也不让她去,如果她要走就打断她的腿,让她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男人。

那双眼眸中的暗色一闪而过,然后又恢复了似水柔情。

他永远都不会让她知道他心里这样阴暗的一面!

目光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远处被簇拥着的男人,眸光闪了闪,唇角勾起一个得意的笑容,呵,在他和他之间,他的芸芸永远都是倒向自己的。

哪怕夜色很沉,秦爷还是觉得远处那对相拥在一起的男女格外的刺眼,那个男人……

——

11月22日,沪指开盘很稳,一切都很正常。炒股的股民照样在炒股大厅里来来去去,似乎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同。

人来人往,散股股民们在盯着大盘,时不时的和身边的股友探讨一下某支股票的前景,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

也不乏有人注意到了,在一片红灿灿的大盘上,有少数几支暴跌,甚至跌停,绿的让人无端感到心慌。

当然,这些注意到的人顶多也心中叹了口气,股市嘛,涨涨跌跌也是常有的,比起九二熊市什么的,这些根本就够看,反正自己都没投,损失的又不是自己的钱。

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在股市这里从来都贯彻的很透彻。

唯有少数敏锐的人,或者是身在这盘棋里的人,才敏锐的察觉到了其中的不正常。

蓝国兵从沪市交易所出来,他的集团做的是政府的工程,并不怎么做股市这一块,这一次过来也不过是因为和一个朋友约在这里谈事情而已。

在看到大盘的时候,他一瞥眼正好在一片红灿灿中发现了一个绿色的存在,雷默,看清名字的时候,他走出去的脚步顿了顿,让自己身边一起走的朋友发现了,正好是那天在华瑰拍卖场里见到的常斐然。

今天的常斐然依旧一身风度翩翩的西装,见到他顿足,不由挑眉,“怎么,蓝董也对股市升起了几分兴趣?”

蓝国兵回过神来,淡笑着摇头,“当然不是,我做的可是小本生意,哪儿来的资金玩这个?”说着,突然出声询问道,“你的那个小女朋友现在怎么样了?”

常斐然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杨文姗,当下心中虽然有疑惑,不过还是不在意的摆摆手,“玩玩而已,早就散了。”

一向不怎么干涉别人私生活的蓝国兵,罕见的赞同道,“这件事做的好,这样的女人,还是早点散了最好。”

说着,也不待常斐然再说什么,笑着扯开了话题。

没有人知道此刻蓝国兵内心的情绪,他的心中闪过一种寒凉的感觉。

在离开的时候,他不经意的看了眼门口停着的车子,有一辆他很眼熟,如果没有看错的话,似乎是沪市投资大佬徐寅东的座驾,而他正好在上楼的时候看到了那个女人和徐寅东谈笑的场景,只是很不巧,他懂那么几句唇语,现在想想,似乎就是“雷默要完了”……

他是个聪明人,自然是知道聪明人的活法,当下就是在心里发誓,要将这件事死死的忘记,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雷默,意大利黑手党在沪市间接控股的一家公司。

在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时候,昨天有一大笔资金在临近收盘的时候猛然买入股市,而今天暴跌甚至跌停的股票一共有14支,恰好就是昨天资金全部进入的股票。其中有三支隶属于意大利黑手党,有两支间接操控于美国某部门,另外还有数支本来节节攀升的股票,都仿佛遭遇了滑铁卢一般,直直的跌下去了。

从云端跌入地狱的高度,也不过如此。

整个沪市更是罕有人知道,这些股票其实背后被人操控着,其中的每一个升降都是有着专人在操控,就为了在沪市的股市里兴风作雨。

奈何这魔虽高一丈,却架不住唐静芸以有心算无心,唯有落得满盘皆输。

11月22日在普通人眼里是平静的一天,在沪市的某些达官贵人眼里,是小心翼翼的一天,因为侯书记又出来;而在少数人的眼里,这一天发生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在金融这个看不见边疆看不见领土的地方,展开了一场异常激烈的交锋,让数个大型势力输的刻骨铭心!

而这个其中布局的人,不过年方二十,正是青春灿烂的好年华!

与此同时,关于唐静芸的某些资料,也悄然间上了某个大佬的桌案,这沪市的事情虽然行事隐秘,但怎么说他也是李定波的直属上司,自然是对李定波这个予以重任的师妹有所了解。

等到他看完了这一整份的资料后,忍不住轻轻叹息。

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子好不厉害!三言两语说动徐寅东,再和沪市的地头蛇联盟,达成反水的计划,看似简单的就将那些老谋深算的人都算计进去!这是何等的城府和执行力?真的难以相信,这个女子真的不过才二十出头。

有些事情盖棺定论的时候,看着不过如此,但是唯有真的走在局中的人,才能够明白其中的惊心动魄!

他也是在政治斗争中过来的人,他能够在那苍白的纸张中看出其中的波澜壮阔,不知晓那个女子孤注一掷的将钱都投进去设圈套的时候是怎样的决心,也不知晓她到底背负了多少的压力!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对着自己面前恭敬的李定波大笑道,“生女当如唐静芸!”

李定波是谦虚道,“您的夸奖过盛了,阿芸不过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心里却是想着,回头得和老师提一嘴,好让他老人开怀一下,小师妹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有这个念头的还有远在沪市的徐寅东,他等着这尘埃落定后,这才深深的舒了一口气,端着茶杯喝茶的手都带着颤抖,没有几千亿也得有好几百亿啊,就这么被他们圈到了手里啊!

看了眼坐在自己对面的女子,只见她的眉宇间一如既往的淡然冷静,轻抿着茶水,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自然而然的带着一股他看不透的气势。

忍不住摇头苦笑,“真是不知道有什么能够让你失了这冷静。”

唐静芸将茶杯放下,挑眉不语,她才不会告诉他她昨天就失控了,后来就将某个男人扔在门外,直到她出门的时候才赏了某个眼中满是血丝的混蛋男人一眼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