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他很委屈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姜晔背靠着车子,眉宇间的寒凉在看到那个美丽的身影的时候就散去了大半,让这带着微凉的夜色都显得暖和了许多。

在原地踌躇了一下,他没有走过去,而是在原地向唐静芸伸出了手,“芸芸,夜里寒凉,过来。”

唐静芸却是驻足在他数丈的地方,蹙着眉头,淡淡地道,“不用了,姜司令半夜里不睡觉,怎么跑到这种地方来?莫非是有个什么绝世美人,吸引的你连家都不回?”

姜晔闻言勾唇,那一双凌厉的眼眸放柔了下来,“可不是有个绝世大美人吗?寤寐思之,思之不得,故而追着你过来。再说了,有你的地方,四海皆可为家!”

他对她说,有你的地方,四海皆可为家!

这个前半生漂泊不定的男人,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他骨子里的那种不羁和冷情,就像是一头习惯了走在寒风凛冽里的孤狼,从来都不与人同行。他的世界里,从来没有拘束,天大地大,谁都拘束不了他。

在唐静芸初遇姜晔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了他本性中的某些习惯,比如说,姜晔是个浪子,这样的男人,永远不是一个女人、一个家庭、一个领域束缚他的,因为他的胸中装着山河。

这曾经是她看中他的原因,因为她很清楚,这也同样是她自己的本性。

可是,在往后的岁月里,她动了情,那他这个浪子形象便成了他的痛。

哪怕是他对她百般的好,为她下厨,为她折腰,为她入了这仕途,她心中依然有不安。是的,强大如她,都会有不安的时刻,只因这个男人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只因他是一匹孤狼!

自由,无拘无束,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罂粟一样的东西,一旦习惯了这种感觉,很少有人会舍得。

在此之前,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姜晔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他告诉她,有她的地方,就有他的家。这是什么样的承诺?又是怎样深的情感才会让他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才会让他舍得放弃了曾经的追求?

本来满怀怒气的唐静芸,听着这一句话的时候,胸中的怒气突然就是散了大半,眉眼间不自觉的带上了柔和的笑意。还是想起他今天的所作所为,她的心头却又是一阵不喜。

姜晔心中刚刚一喜,对嘛,他就说嘛,自己的老婆当然要自己好好疼,不就是放低身段,说些软话吗?在自家芸芸的面前,那些男儿颜面从来都不是重要的东西。

躲在车子不敢冒头的陆鸿宇表示,他才不会告诉嫂子,刚才老大在看到她盛怒的走出来的时候,手上的烟点了三次火才点上,也不知道在颤抖些什么!

唐静芸抿了抿唇,也不理会姜晔那伸出来的手,撇开头,冷笑道,“我可不敢高攀,你姜司令的家就该在那重重警卫的深宅大院里,哪里是我这样人家出身的女人可以碰的?哼,男人的话,十个好听九个骗,要不是因为这样,我妈当初也不会被骗!”

姜晔看着唐静芸那双眼眸里带着的几分疏离,不复曾经的那样温柔缱绻,是的,温柔缱绻,哪怕她看着别的时候是清冷又冷漠,可是他很清楚,他在看她的时候,总是带着比旁人更多的情感,那是一种如丝的感觉,一点一点的往他身上缠绕,很舒服,柔柔软软的,不知不觉就将他溺进了温柔乡。

在没有认识唐静芸的时候,姜晔出过很多任务,也见识过很多死在女人身上的男人,他本来以为自己不会的。

但是直到面对唐静芸的时候,他才发现,原先的那些决心不过是一个笑话,遇上唐静芸,他就是钢铁都给她化成了一池水。

他用真心,用自己最柔软的地方对他,所以才会在她露出这样冷漠的表情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心好痛。

唐静芸眯眼,点上一根烟,单手插在口袋里,淡淡的道,“袁警官是你叫过来的?”

“是。”姜晔点头,察觉到唐静芸眼眸中冷却的温度,他心里涩涩地。

“我和秦爷谋划这件事的时候,你就已经打算这么做了?”

“是!”

“你要抓秦爷?”

“是!”

“你背着我谋划了多久?我唐静芸到底在你的心里占了多少分量,才会让你这么毫不犹豫的就将我给卖了?你知道我和秦爷的关系吗?你想让我以后在这一道上都没有立足之地吗?姜晔,你到底置我于何地!”

只是唐静芸第一次对着姜晔这样说话,没有怒吼,没有歇斯底里,有的只是十足的冷静和理智。

可偏偏就是她这样的模样,让的姜晔心中一慌,因为无情所以冷静,这个道理他明白了很多年,芸芸现在这样的状态让他有种很不好的感觉,仿佛自己如果不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彼此之间就会留下一条难以跨越的鸿沟,哪怕以后再和好,那间隙也终究会存在。

唐静芸让冷风吹着,眉头紧紧的皱着。今天的事情其实是她和秦爷演的一出戏,当初的所谓决裂也不过是两人之间的一场合谋,虽然事先没有合谋过,但是秦爷这样机警的人物怎么会看不出唐静芸刻意留下的小破绽?两人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诱惑某些打沪市股市主意的人上勾。

他假装自己和亚伦那里合作,其实反手就将亚伦卖给了唐静芸。

无他,因为他始终都坚信一句话,“我生于斯,长于斯,我可以没有道德底线,但我始终都是一个中国人。”

而唐静芸,也是出于坚信他这样的人品,才会赌一把相信他。

毫无疑问,两人是成功的,除了一些察觉不对的人事先逃离,很多人都钻入了唐静芸设下的圈套,明天沪指一开盘,就会让某些人哭的如丧考妣!配合着她和徐寅东两人手中掌握的财富,虽说不能翻云覆雨,但是成功狙击还是没有问题的。

而随后还有唐静芸联系好的李定波手中的那一大笔钱,管叫那些人有去无回。

至于今晚,不过是为了趁机拿下亚伦而故意放下的一个诱饵,亚伦的赴约和闹翻,甚至他的反应,都在唐静芸和秦爷两人的算计当中,至于后头的袁警官,唐静芸不过是稍稍透了点口风给他,相信以他的聪明才智,可能是能够抓住这样的机会的!

一切都在唐静芸的预料之中,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袁警官的反水!

本来按照约定,袁警官抓到亚伦,至于能够从亚伦口中撬出什么,是多是少,都是袁警官的功劳。

可是没有想到,袁警官反手就是将唐静芸和秦爷卖给了姜晔,而看今天的样子,要不是对于唐静芸忌惮的深,恐怕是要执意拿下秦爷的。

唐静芸曾经掌管过唐家,对于算计这一套自然是玩的熟的不能再熟了,如今见到这样的情况,加上在进入的时候就用异能“看”到了某些埋伏在暗处的人,自然是将事情联系在了一起,哪里还不明白姜晔就是袁警官背后推动的那个人?

“为什么要抓秦爷?”

“因为有人和我交易,那人要秦爷进去几天,我要那人手里的消息。”姜晔对着唐静芸解释道。

唐静芸闻言,嘴唇嚅动了几下,然后将嘴角叼着的烟头丢在地上,用脚狠狠的碾压了几下,这才淡淡的点头,“很好,姜晔,你很好。”

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她听到背后传来幽幽的声音,“芸芸,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错在太过自以为是,我以为不过我做什么你都会包容我的,你都会向着我的!你怎么能够向着一个外人呢?”

唐静芸听到这话的时候,顿住了步伐,不由气笑了,这么男人真是生了一张利嘴,明明是他的不对,是他算计她在先,在他的嘴里却变成了她的错?这样的姜晔,失去了往日里那种冷静和无畏,让她有种被宠坏了的小孩的错觉。

如果是从前的姜晔,打死他都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可是,自从有了这个女人对他不经意的包容和纵容后,他却开始有了自己的脾性!

“这么说还是我错咯?”唐静芸驻足,转身看向姜晔。

姜晔看着唐静芸距离自己远远的,夜色下,一身黑衣的她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在夜色了,她这样风一样的女子,消失了那便再也抓不住了。

这样的认知让姜晔恐慌,从来都没哟体会过这种滋味的他,感觉嘴里涩涩的,像是在品着还不成熟的果实。

既然她不过来,那他就过去好了,反正他今生今世注定就跟她在一起了。

大步走过来,一把将那个高挑的身影扣在自己怀里,心中的不安这才消散了许多,他对她说,“都是你的错,芸芸,都是你的错,是你把我宠坏了!我以为我做什么你都不会生气的,都会顺着我的……”

也不知是为了让她心软假装的,还是真情流露,说道最后的时候,他的尾音里带着几分颤抖和委屈,这是从来都不曾出现在姜晔身上的,因为这个男人太过高大太过冷厉了,让很多人都下意识的忽略了他其实也是个男人而已。

都说男人都是长不大的孩子,尤其在面对自己喜欢疼爱的女人的时候。

他的头蹭了蹭她的脖子,那带着亲昵的动作,一下子就将唐静芸软化了。

她想起他刚才那说话的语调,心里一软,刚才的他,活脱脱的像个吃不到糖向她撒娇的孩子,她那么的喜欢他、爱他,怎么可能不心软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