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你怎么敢算计我?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他和唐静芸两人对视一脸,都是倏然起身。()

秦爷身后带着的人也都纷纷警戒起来,而很快就有人敲门进来,“爷,是条子!咱们被人包饺子了!”

秦爷留在外头的手下不少都是好手,回来回报的人不少,但是答案无一都是这个。

一直都是冷漠的秦爷,此刻也不由低声骂娘,他在沪市地下世界混了这么多年,跟条子打交道的次数还真不少,可是面临这样的窘境的却还是第一次,不由狠狠的抽了一口烟,眉头皱了起来。

“砰——”大门被猛然踹开,荷枪实弹的警察走了进来,而秦爷身边的人也都不甘示弱,纷纷从腰间拔出了枪,沉默的对峙着。

能够跟在秦爷身边的人,这些胆量还是有的。

一阵沉默中,很快就听见一个沉稳的脚步声缓缓的传来过来,一个打扮和周围的人略显不同的男人走入门内,露出了一张坚毅的脸,他对着秦爷笑了笑,“久仰秦爷大名,今日幸会。”随后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唐静芸,弯腰,“唐小姐,没有想到你也会在这里。”

在场的人不乏将目光转到这个一身黑色风衣的女子身上,尤其是秦爷身边的人,目光中多是带着几分警惕。

秦爷神色不变,只是那双深邃的眼眸中在想什么就没有人知道了。

唐静芸盯着眼前的袁警官,眸光深沉,然后嘴角缓缓的扯出一个笑容,淡淡的点头,“是袁警官啊,不知深夜造访,有何贵干?”

袁警官敛了敛眸,笑道,“只是听闻附近的居民报警,说是这鬼城闹鬼,所以我和我的兄弟就来看看,也算是为民排忧解难了。”在没有人注意到的地方,袁警官的手指悄悄的蜷曲了一下,这是他在重案组多年养成的习惯,每次遇到危险或者极度棘手的事情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小动作。

天知道他现在维持脸上平静的笑容又多困难,被对面的唐静芸盯着的时候,他有种被凶残的野兽注视的感觉。

唐静芸不由笑了笑,“是吗?真是看不出来,我们的警察先生们,真是全身全心的为人民服务啊,真感动。”

如果可以的话,她其实更想给对面的男人说四个字“屁话连天”!这鬼城周围的居民早就拆迁掉了,tm的是鬼给他们打的电话吧?见鬼的排忧解难!你有见过全副武装的拿着枪过来排忧解难的吗?!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真是够可以的!!!

袁警官也是露齿一笑,“说起来也要多谢唐小姐啊,如果不是你,我们怎么能够过来?”

这下子,秦爷身边的人都是齐刷刷的将目光放到唐静芸身上!

唐静芸见此则是对着秦爷笑了笑,然后弯了弯腰,转身走向了袁警官。

“秦爷!”

秦爷阻止了身后的手下的动作,目光直直的看着唐静芸,对着身后的人低喝道,“让她走!”

手下一片默然,终究还是顺服的习惯性占了上风,给唐静芸让出了一条道。

不过唐静芸并未走出去,她只是挑了一张靠中间的座位坐下,翘着二郎腿,手中点着一支烟,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可是偏偏在场没有人敢忽视她的存在。

也许是唐静芸今天的气场太强了,黑色风衣下那个瘦削高挑的身影,愣是流露出一种不怒而威的上位者的威严,令的在场的人面对她的时候,下意识的带着几分敬畏。

袁警官见过平和的她,清冷的她,冷漠的她,妖娆魅惑的她,可独独没有见过这样的她!

平静之下承载着盛怒,就像是即将爆发的火山,又仿佛一头发怒的野兽,下一秒就会择人而噬!

有那么一瞬,他觉得,这大概才是唐静芸最真实的样子吧,托身红尘中,杀人白刃里,剥开唐静芸那一层层伪装,这才是最符合她的性子的!

“唐小姐,您要不要先离开?这里等会恐怕有点麻烦,误伤了您就不好了。”袁警官弯了弯腰,对着唐静芸恭敬地道。

“砰”、“哐当”的声音猛然传来,只见唐静芸倏然一脚踹翻了自己面前摆放的上好的茶几,上面的玻璃杯子碎成了渣子,茶水也溅了一地,令的袁警官的话生生的被打断了,那些后面的话自然也就没有机会说出来!

“滚你妈的!姓袁的!老子当时是怎么和你约定的?你拿你的黑手党成员,捞你麻痹的军功,也是,你反正心有大志,有能力,有前途,我相信你对的起我今天投下的投资!可你***今天在做什么?!”唐静芸顶着一张优雅的脸,却吐出了粗鄙的骂人的话。

她站起来,将椅子拖到了中间,然后慢条斯理的坐下,从自己的身后掏出一支手枪,如玉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淡淡地道,“今天我身后的这些人,我是保定了!”

没错,唐静芸之前是和袁警官有过约定,她会对亚伦出手的原因无外乎是因为艾维尔·尼克,她和艾维尔交好,必然是和亚伦过不去,她不想要直接干预黑手党内部事务,但是官方涉入就不一定了,所以她才会选择找上袁警官。

可是她没有想到,袁警官的心居然那么大,还敢来个计中计。

她总觉得,袁警官其实不像是这样的人,他的行动更像是背后有一只手在刻意操纵着……

袁警官被唐静芸用枪指着的时候,背后的那股子寒意达到了顶峰,他有种错觉,唐静芸下一秒就会毫不犹豫的朝他开枪!

这不是错觉!

唐静芸的食指猛然弯曲,“砰、砰、砰”三枪开的赶紧利落,心脏、脑袋、腹部,抢枪致命!

在唐静芸动手的瞬间,袁警官就已经很有预见性的就地一滚,好不狼狈,但是好歹还是避开了那令他心有余悸的三枪,心里低声咒骂起来,好一个翻脸无情的女人!

唐静芸坐在那里,舔了舔嘴唇,然后眯起凤眸,“走?留?”

袁警官见到唐静芸这个样子,想起某件事,也是眯眼一笑,“其实,我今天只是和某个男人做了一个交易而已。”他这人有有个不太好的习惯,要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呵,我猜到了,”唐静芸凤眸流转,闪过几分冷光,“我也不会让他好过的!”

袁警官看到这样的唐静芸,默默的替某个男人默哀三秒,真是的,他都有点看不懂那两个人的关系了,明明都愿意为她弯腰折脊,怎么还会选择背后算计她?莫非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故事?不过就算如此,他还是预计到了,某个男人未来一段时间的日子恐怕也不会好过!

想想唐静芸那翻脸无情的样子,他觉得自己还是没有这么重口味的,自己以后找老婆还是找个贤惠持家的就好。

而在外头某辆车里,一个剑眉星目的男人,默默的开窗抽了一支烟,他身旁坐着的人看了眼手机上的汇报,偷觑了他一眼,然后小声道,“天网行动已经全部完成,所有人都已经捕捉到位。”

“嗯。”男人似乎一点都没有行动成功的喜悦,算上之前的事情,为了这个行动已经陆陆续续的花了小半年了。

他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说过实话,再来一倍的敌人,都没有里头的那个大宝贝来的让人头疼啊!

他比任何人清楚,那可不是自己豢养的小兽,是十足十的野兽,任何一爪子下来就足够他疼的要死要活,更何况,他最柔软的地方从来都不对他设防。

他身旁的男人似乎也明白自家老大头疼的根源,对此他是真的爱莫能助,只能出口安慰道,“没事老大,睡几天书房就好,哄一哄嫂子嫂子就会开心的。”

他家老大瞥了他一眼,凉凉地道,“今天你嫂子让不让我进家门还是个问题!”

男人默默的低头,他一点都不想知道老大这么不雄壮威武的事迹啊!!!

那一头,唐静芸看着袁警官带着人走下去,凤眸眯的紧紧的,手不断的摆弄着手中的那把枪,然后对着秦爷笑了笑,明明是笑的,可却令人觉得被冷刀子刮着,死疼死疼的。

“抱歉了秦爷,这件事是我行事不周让兄弟们受惊了。”

秦爷深深的看了眼唐静芸,两人行事周密,知道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唐静芸行事又是个顶顶谨慎的,又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除了亲近到不设防的人,恐怕是没人能够知晓唐静芸的计划的。

“不碍事的,我这些兄弟跟了我多年,见惯了大风大浪的。更何况,唐夫人仗义,我这些兄弟最是喜欢跟你这样的人做朋友。”他很清楚,如果不是唐静芸态度坚决,今天的事情未必会善了,至少去一趟局子是少不了的。

唐静芸抽了一口烟,凤眸眯起,“今日暂且到这里,接下来还按计划走。唐某还有事情,就不久留了!”

说着,起身,黑色的风衣在黑夜里滑过一个刚硬的弧度,衬的她的身形都冷漠极了。

秦爷看着唐静芸离开的背影,不由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露出一个感兴趣的笑容。

而唐静芸走在外面,心中酝酿着一股怒气,在看到某个依靠在车门上抽烟的高大男人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姜晔,你他妈居然敢算计我!你怎么敢算计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