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 父亲,父亲!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

走在沪大的校园里,一个女子淡然的走在路上,无视周围时不时经过的学生的低声议论,在听到身后的呼喊声的时候,驻足转身,看到来人的时候,不由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意。

周诗晨看着唐静芸的那个笑容,带着几分柔和,在金色的阳光有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和她的人一样,身上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连她自己都没怎么闹懂,明明两人见面的次数不算多,可是她怎么就喜欢和唐静芸来往,而且还常常是自己凑上去的。

周诗晨快步走过来,带着几分气喘,轻笑道,“你走的速度真快,我差点就追不上了。”说着仔细的看了眼唐静芸眉宇间的神色,见她表情平淡,并没有受到周围议论的学生的影响,心里也舒了一口气。

唐静芸笑眯眯地道,“真巧,你今天不是没课吗?怎么还在学校里?”

周诗晨笑了笑,掩住了自己心中的几分不好意思,她是不会告诉唐静芸的,她只是因为担心她会被流言蜚语搅得不开心,所以才特意等到学校里的,她是过来人,比很多人都要明白流言蜚语了杀伤力。

唐静芸怎么会看不出周诗晨的想法,当下不由笑道,“你啊,这性子可得改一改,对着别人好就要习惯性的表现出来,不然别人可看不懂。”就周诗晨的性子,放在后世里,那就是两个字:傲娇!

周诗晨垂眸,看不透的人她才懒得理会呢!

“正好,既然遇到了,那我请你吃一顿饭吧。”唐静芸笑道,也不待周诗晨拒绝,就已经一个电话吩咐了下去。凭借她今时今日在沪市的情况,一个吃饭的位置还不是手到擒来?

昏黄的灯光,低调的装饰,奢华的账单,优雅中带着格调的氛围,这些东西周诗晨自然是不陌生的,她自幼就生活在这样精致的生活里,反而大排档、路边的小饭馆才是离她的生活很遥远的东西。

她以为这只是一顿很普通的朋友间的吃饭,只是在看到唐静芸从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推到她面前的时候,她露出了几分诧异。

“生日快乐!”

再平凡不过的一句祝福,却让她在一瞬间红了眼眶,泪水不受控制的留了下来。

自从自己的母亲去世后,父亲忙于政途,她就已经很少会在这个日子里听到这样的话了,尤其是近两年,在她的刻意疏淡下,更是从未有人想起过今天是她的生日!

还记得母亲还在世的时候,她也是一个很幸福的孩子,可是,病魔终于没有给予那个女人太多的时光,她还依稀能够记得,那个苍白瘦弱的女人,脸上带着柔和的神色,拉着她的手告诉她她要幸福。可是现在,她的记忆里也只剩下很模糊的一个影子。

唐静芸见到周诗晨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再怎么成熟也到底是个不过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啊!递了一张餐巾纸给她笑道,“别不开心,我让人准备的蛋糕很快就会送过来,今天啊,咱们的寿星最大!”

看着这样的唐静芸,明明是她年纪相仿的女孩,不知道为什么,周诗晨竟隐隐有种面对女性长辈时候的感觉,这个女子或许强势,或许肆意,可是她却是一个可以依靠可以陪伴的人。

她不由想起自己那个瘦弱的母亲的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她那时候还不懂什么是“死别”,只是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她的母亲,哭叫道,“没有了妈妈就没有人会疼爱我了。”

她的母亲告诉她,“你的人生还那么长,终究会有人来替我疼爱你。”

她以前不相信,可是今天看到唐静芸的时候,她却开始有点想要相信她母亲给她的话了。

“谢谢!”

她低声道谢。

唐静芸轻笑,周诗晨看着清冷,其实内心对真心对她好的人很柔软,这样的她,让她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还没有进入唐家时候的影子。

周诗晨打开手提袋里,里面是两个盒子,一个里面是一套名贵的首饰,是一套淡纹的翡翠首饰,她一眼就就喜欢上了,而且配她这个年纪的孩子也刚刚好,既不太艳也不太素。不过看料子就知道,价值绝对不下百万。

而另一个盒子里,则是一只手表,瑞士名家做工的女士手表,做的很精致,边缘还刻上了她名字首字母的缩写,一看就知道特意订制的。

姑且不论这两份礼物的价值,单是其中的用心就可以窥见了。

周诗晨抿了抿,压制住了内心的酸涩,对着唐静芸笑了笑,展露出一个属于这个年纪的女生的笑容,“谢谢,我很喜欢。”

她倒是没有选择推辞,毕竟她也是知道一些唐静芸的家底的,能够开办起华瑰拍卖场的唐静芸,绝对是个不差钱的主儿,更何况她还听到了不少关于唐静芸的小道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