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家有悍妻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鱼儿已经进网了。”

“我觉得可以撒网了。”

……

唐静芸挂断了手上的电话,手撑在阳台的栏杆上,眉头轻轻的皱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难题。

一具温柔的躯体从她身后传来,源源不断的热源让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依偎了上去,一双手不出意外的从她的腰间穿过,环上了她的腰部,将她整个人都从后面拥住。

“怎么还没睡?”姜晔的凑到她的耳边小声的问道,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的耳垂,出人意料的一口含住了耳垂,轻柔的舔舐。

颤抖了一下,一声呻吟唐静芸差点脱口而出,姜晔显然很敏锐的察觉到了怀里的女人的变化,眉眼里闪过几分得意。

唐静芸一手拍开他游移的大手,笑道,“别闹,我正在思考事情呢。”刚才的电话是徐寅东给他的,两人正在针对沪市的某些布局商议具体的情况。

姜晔倒是没有多问,反而轻笑道,“芸芸,爷爷给我来电话了。”

唐静芸握住姜晔的手一紧,随后若无其事地道,“你爷爷跟你说了什么?”

“是咱爷爷,不是我爷爷。”姜晔一本正经的纠正道,“放心,爷爷就是夸我这次事情办的好而已。”

“那咱爷爷一定不知道你为了个女人冲冠一怒吧?不然一定拿着手杖抽死你个不肖子孙。”唐静芸笑了笑,只是在姜晔看不见的时候眼中闪过几分沧桑。

“我才不管呢,就算爷爷打断了我的双腿,我都要爬到你面前来,不过到时候你可不许嫌弃我。”姜晔笑着说着刻骨的情话,随即眉宇间带着几分笑意,“不过你放心,在我没有点头的时候,没有人敢公然的把事情放到我爷爷面前讲的。”

唐静芸笑着睨了他一眼,怎么会看不出他的试探?轻笑道,“知道也没多大关系,反正迟早是要面对的。只希望别在你的长辈面前留下了褒姒妲己的印象就好。”

姜晔笑着蹭了蹭她的脑袋,宠溺道,“好。”

他明白,像唐静芸这样的人,唯有因为在乎一个人而会间接的在乎另一个人的想法,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几乎都很难相信她会在乎陌生人的看法。

肆意洒脱,那可不是说着玩玩的,是真的不在意。任他嬉笑怒骂,不过是山岗清风罢了。

——

很多人都会对接触过的人有着自己的评价和估量,越是处于上位者的人,越是会有这样的习惯,就像是有的人习惯性的将接触的人归类,或者划个三六九等的层次,徐寅东同样如此,只是他更加喜欢给认识的人贴上一个最能够昭示那人的标签。

以他这么多年培养下来的老辣的眼光,做这样的事情自然是不难,比如说几个月前突然调到沪市的那位姜晔姜司令,他只是在最初的接风宴上远远的见过一面,但只是一面他就给他贴上了“冷情”的标签。

容貌什么的倒还是其次,关键是那一身气质,饶是他这样在国际金融市场上久经起伏的老手,都不由有些心惊,冷漠无情,生人勿进,那一双眼眸仿佛能够将人给生生看透,绝对是个难缠的人物。

看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了,恐怕沪市往后的日子不会太平静。

果然,不出他的预料,姜晔悄无声息的整顿了大半个沪市军区,曾经那个满是筛子的地方,在他的手里居然被防的密不透风,而关键的是某些人还被他蒙在眼里,根本就没有发现姜晔的手段,以为沪市还是以前的沪市。单是这隐藏在冷情之下的老辣沉稳和堪称完美的驭下手段,就是很多老一辈的人都难以做到的。

而当他听说到姜晔对着沪市的姚家、方家出手的时候,他是一点都没有震惊的,心中还嗤笑了几声,姚家他是知道的,暴发户家族他不是没有见过,可是像姚家这样没品的,挤入了上流社会还像个市井中人那样撒泼的,他自问还真是没见过。

至于马家,他徐寅东在沪市驻扎多年,根基极深,还是隐隐约约有点察觉,马家已经从根子里开始腐烂了。当一个家族从内里腐朽,那么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它的衰败,最多感慨一下曾经的马家是怎样的风光。

所以在听到手下的人回报的时候,他有种果然如此的念头,姜晔这条过江猛龙来沪市后一直盘踞着,原来是为了酝酿这样的强势一击,这样看来,这个一直很低调却素有声名在外的姜家长孙,果然不愧是姜老爷子亲自教养出来的,真应了那一句“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可是等到他听到手下的人在汇报中还提及了唐静芸的时候,他的表情却不再那么淡定,那张面对上亿资金崩盘都面不改色的脸,那平静突然就从中间龟裂,然后崩坏,“等等!你说什么?!这事怎么又牵扯上了唐静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