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雷霆万钧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事实证明,姜晔留下两个副手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因为这沪市的大人物们很快就因为姜晔的行为而被惊动,随即纷至沓来。

大概这沪市的警局还没有出现过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先是一个气势汹汹的穿军装的男人带着人冲了进来,偏偏他肩头的那颗金星耀目的刺眼,没有人敢上去对他那张凶神恶煞的脸多说一句话。

而沪市的某些人也很快就收到了姜晔现身市局的消息,有的人本身就因为唐静芸的事情而关注着警察局里的事情,而有的人则是本身耳目通明。有时候上到一定的层次,很多事情自然而然就会知道,当然,姜晔这一回存心为唐静芸立威,自然也没有刻意隐藏消息。

魏副书记收到消息的时候,原先成竹在胸的他脸上的平静瞬间就破碎了,他失声道,“你说什么?姜晔?确定是姜司令?他怎么会和唐静芸扯上关系?!”

回报的人也是战战兢兢,“这、这个我也不清楚,只是大家都是这么说的,而且还有他留下的两个副手在那里,我看了,确实是姜司令身边常带的那两个!”

魏副书记本来凛直的身子一下子就是垮在了椅子里,眉头狠狠的皱起来,再不复刚才的有把握。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不过是收拾一个女生,怎么就会将姜晔这尊大佛给牵扯进去了?

姜晔来沪市很久了,但是他一直都是保持着一个不偏不倚的态度,仿佛他来这里就真的只是为了完成上头的任务,丝毫没有牵扯到地方官场上的意思。可是,他这一回竟然破例了!

魏副书记跟上头有点联系,先前也是得到过命令的,上面很隐晦的表示过不要和姜晔有冲突,似乎派系里面对于姜晔这个男人很是忌惮,他虽然没有和姜晔交过手,但是也知道,能够让上头的人都这么忌惮,多半也是个很厉害的角色,所以一直都很刻意的避开。

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回居然明晃晃的撞上了!

魏副书记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用手按揉着抽痛的太阳穴,挥手让人下去了,犹豫了一会儿,这才打了个内线电话,打算亲自去一趟警察局探探实情。

而事实上,有人比魏副书记得到消息的速度更快,那自然是姚家的男人——姚夫人的丈夫。

姚夫人市井出身,这姚先生自然也没好到哪里去,没发迹的时候是个卖猪肉的,人长的很壮实,看上去一股子匪气,现在就算穿上了西装,也显得很是不适合。

他一看到自己的老婆那凄惨的样子,顿时就是在杜局长的办公室里大吼大叫,对着坐在办公室里两个穿着军装安然喝茶的男人大骂道,“你们这帮人都是吃干饭的吗?我老婆在这里被人这样打居然还没有人制止?!可怜我姚家啊,一年到头给沪市缴了多少税啊!可是我的大女儿出事的案子至今还没有破,我的老婆又在局子里被人打,这还有没有王法了!我告诉你们,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今天就让你们过不下去!”

说着也丝毫不顾忌风度,直接哀嚎起来,就差撒泼打滚了。

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放在姚家夫妇身上倒也是说的极为正确的,瞧这两人的样子,还真是像极了!

而刚换了身衣服走出来的杜局,本来就因为自己的丑态被人看到了心情不好,此刻听到姚家人在这里大吼大叫,张嘴就得罪了那个祖宗带过来的人,顿时就是一阵颤抖。

这姚家人是暴发户,不懂这些,可是他知道啊,这两人军装上的军衔再清楚不过,这可是两个少校啊!

能够这个年纪做到少校,还能够跟在姜司令那样的煞神身边,要说没有点门路打死他都不信!要知道姜晔身边的人,以后外放出去,那可都是前途无量的。

可不是,别的不说,就说那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别看文弱,那可是出自沪市一个军政世家,只是那家族一向都比较低调而已,可那家的老爷子在位的时候也是能够上达天听的人物!

高高瘦瘦的男人将手中的茶杯往桌子上一搁,抬头看了眼正在大吼大叫的姚家男人,仿佛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看什么看?一群就知道端着架子的酒囊饭袋!我是横,可是我有横的资本,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下去,让你跪下来求饶?”姚家男人被看的心头火气,压根就不管自己的二女儿在身边拉着自己的袖子,而姚夫人早就坐在一旁失声痛哭,她还没有从姜晔的杀气中缓过神来。

杜局一听他这样的话,顿时冷汗就从头上冒了出来。

高瘦军人闻言也只是笑了笑,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自己军装上的褶子,“我十八岁入伍,现在算算已经一十八年,期间荣立特等功一次,一等功三次,二等功五次,三等功不计其数,前十年里每一年都有两三个月在执行高度危险的任务。我敢对着自己身上的这身军装起誓,我肩头的勋章是我实打实用军功换来的,问心无愧!”

他抬头,用锐利的鹰目对上姚家男人,冷笑,“不过姚先生,你敢说一句问心无愧吗?想想你死不瞑目的女儿,你就算枕在钱上睡觉你能够睡的安稳吗?我出生入死多年,保家卫国,也算是秉承家训,可是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男人,跟你同处一室,我都觉得这呼吸的空气很肮脏!”

在场人一听,怎么都觉得姚家大小姐姚盼盼的死因有问题啊?再一看姚父那苍白的脸色和颤抖的手指,心里顿时就偏向了军装男人。

“你胡说什么!狗屁!盼盼是我的女儿,她死我会不难过?”他大着嗓门,表情狰狞,但掩饰不住他的色厉内荏。

高瘦军人睨了他一眼,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的整整齐齐的纸张,缓慢的打开,然后举到姚父面前,冷声道,“抱歉,姚先生,你涉及买卖国家机要消息,现在请跟我们走一趟!”

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门前的军人,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就快速进来,将还待反抗的姚父双手扣住,直接押解出去,动作好不干净利落!

杜局长、姚夫人和姚菁菁都被眼前这样的事情弄的目瞪口呆,谁都没有料到事情发展到现在居然会是这样一个情况!

姚菁菁眼眸低垂,手不可抑制的颤抖了一下。

姚夫人则是上前哀嚎,一把抓住高瘦军人的衣服,尖声叫道,“你给我说清楚!你们有权有势也不能这么欺负我们老百姓啊!我苦命的丈夫、女儿啊!活到这个年纪了,居然还遭受到这样的不公平对待!”

自然有人将姚夫人给拉开,高瘦军人整了整弄乱的衣服,一脸的冷漠,“刚才你丈夫也说过了,他有横的资本啊!再说了,白纸黑字摆在那里,我相信军情处是不会给错资料的!”

——

可以说姜晔的出手无疑是雷霆万钧,着实让沪市的某些人心惊胆战。

他在沪市也有小半年的时间,真当他来这里那么轻松吗?真要是这样的话,上头的大佬也不会相中他,还不就是看中他的身世和性格吗?背后有着姜家这样的参天大树,可以确保他的行事不会被人干预,而他那冷心冷情的性子,则是能够让他的调查不被感情给困扰。

他还记得自己在最初查到某些消息的时候,给自家老爷子去了个电话,向他问策。

他家老爷子,那个戎马半生的老人,在电话里告诉他,“雷霆不怒不显威,人不发力不知性。”

他在事后好好的琢磨了一番老爷子给他的忠告,这才感觉出几分滋味来。大概也就是这样的老人,看透半生沧桑,才能够说出这样霸气的话。

只不过,姜晔一开始还打算再等等,看看对方的态度再做决定,只是他们这一回明显的触怒了他,碰到了他的逆鳞——唐静芸!

既然这样,也就别怪他姜晔行事不给面子了!

他手底下可是早就捏着沪市某些人的底子了,姚家还只是其一,马家背后牵扯出来的,要是完全放出来,那足够让大半个沪市地震了!

当然,他现在这样的做法,就已经足够小范围的的地震了,尤其是姚父被被带走的时候抛下的罪名,那可不是小儿女家下绊子的事情,姜晔真要是拿出这种罪名只为了搏红颜一笑,那恐怕他的前途也是玩完了。

很多人都是惴惴不安,尤其是在沪市当下这个局面上,心里有鬼的人那可绝对寝食难安。

而在很多人入眠的时候,马家的人也被军部悄然带走!

等到魏副书记的人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完全被打的措手不及!

他对于自己的定位其实很清楚,他曾经私下里和人说过,“如果有一天我入主沪市,那么沪市是我魏家的,也是你们的。”他的态度很明确,你们支持我上位,我给你大开方便之门,你好,我好,大家好。

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想到了现在这个局面啊!

怎么就会在不知不觉间,自己的羽翼就被剪除了呢?明明这场战争中本该是他独占鳌头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