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他来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有那么一瞬,杜局长觉得那放在扳机上的手很扣下去,他那种肥硕的脸上汗水“唰”的滑下来,脚止不住的发软,一个没有注意就软倒在了地上,脸色煞白煞白的,哆嗦着嘴皮子,说的话含糊不清。

姜晔早就在听到这两人的计划的时候,就怒火中烧,此刻见到他这个模样,更是阴鸷一笑,一把将地上百八十斤的男人提了起来,抓着他的领子他猛的压在墙壁上,右手中的枪也抵在了他的脑袋上,阴沉问道,“刚才说了什么?你要对付谁?让谁吃不到饭,还要……*她?”

这个男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升起这样的念头!

他知道他将唐静芸那张原先苍白的脸养成今日里的样子耗了多少心血吗?连他堂堂华夏最年轻少将之躯,姜家的继承人都捧着菜谱在学厨艺,他又有什么资格敢对他的宝贝有丝毫的苛待呢?

还有,他用那种色眯眯的语气说着他的芸芸的时候,着实令人作呕!

是谁给他的胆子动这样的歪心思?他将森冷的眸光移向了一旁脸色惨白的女人,然后怒极反笑,低沉的声音里藏着无尽的怒火,似乎下一秒就会将整个警察局都给掀了!

姜晔是什么人?少年老成,很早就因为出色的训练成绩和理智到可怕的心被派出去执行任务,他第一次见血的时候甚至还没有成年,这么多年来,他从那身枪林弹雨里走过来的生活,早就让他养成了一个铮铮的铁血气质!

在没有遇到唐静芸之前,他的手下的人畏他如魔鬼如阎王,甚至就是今日,还有一大批的手下,提起他就感觉凉意从脚底心穿透而起!

有的老队员甚至还知道,在姜晔年轻的时候,嗜血的很,甚至还灭杀过境外的一个恐怖组织,无一活口,那些人的死状都极为惨烈,找到他的时候,他身上大小数十道伤口,却依旧冷漠的不似凡人!

他的盛名,被上头委以重任,可以说,靠的完全不是姜家,而是他一刀一枪自己用鲜血拼杀出来的!

为什么姜晔游离在姜家核心权力圈外近十年,他一归来,姜家的继承人身份就落在了他的身上,这里头真的是因为他长子嫡孙的名头吗?当然不是!有没有姜家,姜晔还是姜晔;可是没有姜晔的姜家,却是莫大的损失。

虽然年纪渐长后,姜晔不再如同年轻的时候一样行事完全没有节制,做事也多了分寸和考量,但是这不代表他的收敛就是软弱!

他的嗜血他的冷酷他的残暴,都是刻在他的骨子里,那么的深,那么的狠,一旦展现出来,足以让无数人为之颤抖!

此刻的姜晔,在盛怒中展现的就是那个几乎没有掩饰的本质上的他!

这样的气势,就是军中劲旅里出来的人都要忍不住退避三尺,更何况是在场的三个人呢?!

他看着三人,冷冷一笑,嘴里吐出冰冷的字眼,“一个满肚肥肠,一个阴毒夫人,还有一个小人,让我来看看,你们到底是有什么资格来动我姜晔的女人?”

说着,他的将往杜局长的脑袋上又是一顶,眯眼,“好胆!我这辈子听到过很多的侮辱,有侮辱我父母的,有咒我全家死光光的,有翻我祖宗十八代的,却从来都没有碰到过有人对我的女人起心思并且还打算付诸行动的!”

盯着杜局长已经完全瘫软下去的身子,他阴沉一笑,杀气毕露,“那样的人,自然都是死了!你说,你选择怎样的死法?”

杜局长被姜晔吓的,两股战战,一个没有忍不住,尿在了身上。

姜晔嫌弃的将人扔开,任他瘫软在地上,然后眉眼间带着冷意看向了一旁的姚家母女俩,然后“砰、砰”连开两枪,子弹是擦着两人的头皮飞过的,姚夫人脸色惨白,直接瘫软在地,姚菁菁也没有多好,靠倒在身后的墙壁上!

“我不杀你们,但是我会剥夺你们拥有的一切!等到你们躺在几块钱一天的大通铺上的时候,不妨想想曾经的富贵繁华,宴会名媛,鲜衣锦绣,都仿若一场梦!那时候,你们就会知道,曾经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而往后的岁月是那么的难熬!”

姜晔留下这句话后就扬长离去,声音冷漠,只是冷漠中透着阴毒,如蛆跗骨,不断的回荡在两人的耳边。

两个跟在姜晔身后的副手都是面面相觑,心中突然对姜司令话里的那个“我的女人”产生了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居然愿意跟他们这个冷的吓人的姜司令?

不由对着走在一旁的小邱挤眉。

小邱只是但笑不语,他就觉得首长夫人和首长很配她,首长在首长夫人面前简直就是一团软和了面团,什么都听她的,当然,首长夫人也很好,从来都不轻视他这样的人。

那一头,唐静芸正支撑着自己的脑袋,她现在脑袋一抽一抽的疼啊,暴躁的想要破坏了整个警察局!如果可以,她真想出去飙车,狠狠的发泄一下。

本来就破坏欲十足,结果旁观了姜晔那杀气十足的样子,她觉得心底的某些东西就要关不住了!

一旁的袁警官则是背靠在墙壁上,双手抱臂,眯眼看着唐静芸,“我说你又是何必呢?现在这么得罪他们,等会儿指不定要怎么对付你呢?你就那么底气十足,觉得你的底牌一定会管用?”

他看了眼自己的手表,“已经好几个小时过去了,你真的觉得自己出的去这市局的大门?要是他辜负了你的信任……”

“嘭——”

就在袁警官说着这话的时候,一声巨响打断了他还未说出口的话,之前关上的门被暴力破解,撞击在墙壁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好一个嚣张的人!

他不由在心中暗想,定睛看去,眼中的瞳孔猛然一缩,目光死死的停在对方那一声军装的肩上!

一个金星!

居然是一颗金星!他的胸中涌起一股不可思议,肩上带一颗心明显就是少将军衔!

这样想着,他的眼神转到来人的容貌上,剑眉星目,五官宛如刀削斧凿,嘴唇因为不虞而抿紧,显得棱角分明,满身的戾气,手上还握着一把手枪!

出身重案组的他,怎么会看不出这个男人身上的危险程度?而且那种气势,一看就是沾过血的!

他眯起眼睛,眸光划过一旁一直坐在用手支撑脑袋的唐静芸脸上,只见她进来后就一直不爽的眉头终于舒了舒,看向那个男人的时候,不经意间带上了几分柔和,就像是瞬间敛去刺的刺猬?

袁警官被自己心中这个念头弄笑了,她怎么可能是刺猬呢?分明就是一只收起了利爪的老虎嘛。

他心中轻轻一叹,原来他就是她的底牌啊!也难怪她会这么有底气!就看他那年轻的样子就能够肩头有一颗星,要么就是军功彪炳,要么就是背景惊人,怎么看都是极为难惹的对象!

姜晔打开门的时候,扫过袁警官,然后目光就黏在了唐静芸身上,怎么都看不够,看到她坐在那里的样子,不由对她轻轻笑了笑,似乎想要讨好这个他放在心尖尖上的女人。

可是唐静芸只是懒洋洋的抬眸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将头移到了一旁,避开了和他的对视。

他不由心头一慌,这是怎么了,芸芸是不是生气了?明明每次回家看到他的时候,她都会很高兴的迎上来,再不济也会懒洋洋的喊一声他的名字的啊!

他抿了抿唇,此刻的他,哪里还复刚才的那个冷漠无情、气场十足的他?

在爱情面前,人总是会不知不觉变得卑微,越是在乎的,越是容易担忧得失。

面对唐静芸,饶是姜晔一身铜皮铁骨都不由的软了下来,谁让她早就被他放在心尖尖上护着的呢?

姜晔睨了一眼袁警官,袁警官很识相的摸了摸鼻子走了出去,还很自觉的带上了那扇门,虽然锁已经被姜晔完全破坏掉了,不过遮挡一下视线还是可以的。

他对着门外姜晔带来的人笑了笑,耸耸肩,走到了另一边。

屋子里瞬间就只剩下两个人了,犹豫了一下,姜晔走到唐静芸,蹲下,仰视她,轻声道,“怎么突然心情不好了?是不是嫌弃我来的晚了?是我不好,只是毕竟这里是沪市,我也不好做的太过分……”

见唐静芸依旧沉默不语,他伸手握住了她支撑下巴的手,唐静芸下意识的避开了,但依旧被姜晔握在了手里,他将她的手握住,不期然的感到了黏腻的感觉,低头一看,才发现她的掌心居然被指尖抠破了!

姜晔瞬间就变了脸色,比自己中了七刀八刀的还要紧张,目光中的心疼仿佛下一秒就要溢出来了,他轻轻地亲了一口,用舌尖舔舐着那血。

唐静芸缩瑟了一下自己的手,皱眉道,“痒。”声音带着些微的沙哑。

姜晔抬眸看了一眼唐静芸,低头继续,边道,“清理干净伤口就好,回家我们就上药好不好?咱们打个商量,以后再怎么样也不许弄伤自己,你知道吗?我现在这里好疼。”说着,他指了指自己胸口跳动的心脏。

他说,“以后,你不开心就往我身上撒气,像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