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天子一怒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陆鸿宇和姜晔认识了很多年,从穿着开裆裤的时候就屁颠屁颠的跟在他的身后,不过那时候姜晔就已经经常板着脸,看着像是个小大人。

那时候的陆鸿宇就已经长的很漂亮,精致的像个小姑娘似的,不过为了抵制这种精致,他表现的一直很粗鲁。这当然就成了他往后岁月的黑历史,尤其是碰上了姜晔这个表面冷漠内里腹黑和戚润清这种表面温润如玉内里黑的彻底的损友后,就成了吵嘴时候最痛恨的“把柄”了。

只是,就算陆鸿宇认识了姜晔那么多年,他对于现在这个状态姜晔却还是头一次见到。

在他的印象,不管是记忆里小小的姜晔,还是长大成年后的姜晔,都是那么冷漠的,仿佛被一层不可看见的冰层覆盖住了他的内心,区别只在于是这冰层的厚度而已。

所以,在看到姜晔对唐静芸露出那种温柔的样子的时候,他才会表现出分外的震惊。

可是,直到今日,他才深刻的明白,原来他姜哥在冰霜覆盖的外表下,是一座沉寂的活火山,在他盛怒之下,就宛如岩浆爆发一般,那种烈焰喷射的感觉令旁观者都唯恐陷入他的怒火牵连之中!

姜晔在听到唐静芸电话里的东西后,心头的那一把怒火就再也下不来了,仿佛那个曾经数度面临生死的理智,那个稳坐中军运筹帷幄的男人,都已经消失在曾经的岁月了!

是的,在遇到唐静芸的那一刻,过去冷心冷情的他就已经死了!活着的那个,是那个一心将唐静芸捧在心上,连她下个厨房都要心疼,恨不得走到哪里都将她变小了揣在口袋里的姜晔!

他不是傻子,唐静芸发生在身边的事情也没有刻意瞒着他,他自然能够从那只言片语中拼织出七八分的事实,可是这样的事实,着实令他愤怒!

在接到电话的那一刻,他的内心是喜怒参半的,高兴于她会在这样的关头给他打电话,而不是选择自己扛下来。

他很清楚,在从前的时候,就算两人感情如胶似漆,可是这背后依旧有着你我之分,因为他的芸芸几乎从未对找过他帮忙。这曾经一度让他这样的大丈夫恐慌,她是不是还不在乎他?所以才极度的不愿意让他干涉她的事情?

虽然后来想开了,这依旧是他一个内心始终不能碰的地方。

强悍如姜晔,碰上了儿女情长的事情,也忍不住会有这样如平凡人的一般的心结。

可是这一次,芸芸遇到时候侯却没有选择自己扛,而是给了他一通电话,选择让他帮她!

这是什么样的进步?是什么能够让一个自立自强的女人,居然还有有一天依靠起世间的另一个男人?除了她爱他,她信任他,他想不出任何的想法!

这样的念头让他有一瞬间砰然心跳,这比什么好听的情话都要让他感到开心!情话是可以作假的,可是这行动却做不得假!

只是,在高兴过后,他却猛然愤怒起来了!

那些人是什么东西?他姜晔从来都不放在眼里的小啰啰,居然就敢攀咬唐静芸,肆意的罗织她的罪名,妄图给她带去牢狱之灾,试图毁掉她的名声和苦心经营的心血!

这样的事情他怎么能够忍?更何况是作为一个男人,一个爱唐静芸至深的男人!

姜晔这人,最是无情也深情,无情的时候谁在他眼中都是草木山石,深情的时候,那个人就是他的手中宝心头好,放在心尖尖上,谁动一下都是在剜割他的心!

他喜欢她啊,从未有如这一刻,他是那么清晰的意识到,她已经成为了他心头的谁都不能动的珍宝,谁动,那就谁去死!

任何敢动他家芸芸的人,都有罪。

任何一个敢于让唐家芸芸不开心的人,都将被他覆灭。

没错,他姜晔就是这样感情极端的人,恨着欲其死,爱者欲其生。只是平日里那种极端的情感被他掩藏的很好。毕竟,他不是一个单纯的军人,他还是姜晔未来的继承人,一个家族的领军者。

没有人知道他这样的秉性,不,或许有,比如那个和他朝夕相处的芸芸,他对她的那种占有欲,早就透露起些许的性格。

想到这样,他不由捂着额头轻笑了起来,他的芸芸啊,真是……让他怎么喜欢都不够啊!

陆鸿宇和两个副手站在一旁,饶是他看到此刻姜晔忽怒忽笑的神情,都忍不住升起了鸡皮疙瘩,更别说那两个早就摄于姜晔积威的手下了!

姜晔在沪市一系列雷厉风行的手段整治下,早就让很多军区的人见到他就忍不住冒出心里阴影!

两个副手用眼神求助似的的看向陆鸿宇,姜司令这究竟是怎么了,莫不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啊呸!怎么可能,就姜司令这样的脾气,恐怕鬼神都要辟易了吧?!

陆鸿宇翻了一个白眼,你们问我我怎么知道?不过他心底还是有所猜测的,能够让姜哥露出这样表情的人,除了自家那个嫂子外,还有谁呢?

这样一想,他也不由咧嘴阴测测的一笑,他倒是很想知道究竟是谁这么不长眼,居然惹到了他家嫂子?

惹他家姜哥还能够求一死,可是惹到了他家嫂子,那简直就是在和姜哥玩命啊!他可没有夸张,瞧瞧姜哥现在这副气势逼人仿佛下一秒就要拔枪崩了谁的样子,让人看了头皮发麻!

陆鸿宇没有说话,低头敛了敛眸,掩饰了自己一闪而过的精光。别指望他做什么不顾生死劝慰的忠臣啊,他只是在思考怎么给盛怒的姜哥善后!只求别将天捅出个窟窿就好!

姜晔从抽屉里掏出一盒烟,点上一根烟让自己冷静一下,这才犹豫了好久,眉头轻蹙,对着一旁的陆鸿宇淡淡地道,“你对沪市现在的情况了解多少?”

陆鸿宇听见自己被第一个点名,就有几分不太好的预感,在听到这样的问话的时候,心里更是咯噔一声,他怎么有种自家老大想要将某些人一锅端的错觉啊?!

不过,陆鸿宇还是弯了弯腰,道,“沪市,侯魏周三分天下,其中属侯靖文根基最薄弱,他家虽然数代传家,只是家中家教甚严,出仕的人很少;至于周书记,那是本土势力中的一支,听说是开国以来周家那一脉传下来的,只是他为人一向很低调;还有侯家,是本土势力和外来势力选出来的代表,听说是那头的。”

不得不说,就算陆鸿宇平常不太着调,可是他该有的世家子弟的眼光还是有的,就沪市这些人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很清楚的。

其实,在外人看来神秘的不得了的官场,在圈内人看来并没有太多的秘密。当然,前提是要站在居高临下的角度去看。

那头的?听到这话的时候,姜晔的眉头动了动,终于也没有说话。

他不知道陆鸿宇特意提到这个是不是有意在暗示什么,毕竟那头的势力并不小,他们姜家一向讲究自成一脉,素少和其他的派系交恶活交好。他真的要为了一个女人,就和另一个派系交恶吗?

他笑了笑,他觉得他骨子里还就是个为了女人冲冠一怒不计后果的人,不就是交恶吗?呵,他姜晔什么时候这么畏首畏尾了!

在这一刻,这个国家本来没有太大交集的两个派系集团,突然走向了两条岔路,再也不会沿着前世的轨迹向前发展!

而没有人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不过是因为一个女人而已!

陆鸿宇见到姜晔这样的神情的时候,还想要说些什么,就听到姜晔冷笑,“你今天的话,我会一句不漏的转告给她!”

陆鸿宇闻言,缩了缩肩膀,我的乖乖!姜哥怎么能够这样,居然拿出嫂子出来压她!想起嫂子那性子那手段,不由冒起了冷汗!

一时间只能哭丧着脸!

姜晔看了对方一眼,然后眯眼一笑,手指有力的敲击着桌子,淡淡的道,“既然是那家的,那咱们也就不好太过粗暴,你去替我查查,对方走的是那一条线,帮我把人给揪出来,全毁了。”

陆鸿宇缩瑟了一下肩膀,得了,姜哥这样的做法还不叫粗暴那到底什么叫做粗暴?人家想要埋下一条线都不是容易的事情,他倒好,一股脑的什么都不讲就都给毁了!

姜晔的双眸中闪过冷芒,这些还不够啊,居然让他家宝贝进局子那样晦气的地方,他的怒火可还没有宣泄出来呢,“我记得罗自熊那里交代的事情也查的差不多了是吧?交通厅、纪委那里都几个人都是对方派系的吧?不用再等了,直接给我报上去!”

他的言语中甚是云淡风轻,可是又有谁知道,被他点名的人里,最低的都是厅级的官员,甚至还有省部级的大员在里头!

他就是要告诉对方,敢动他姜晔的女人,就要做好被报复的准备!只要你们不心疼自己手中的人手!

也是,这官场中的人,又有几个没有点黑历史?只是区别在于有没有人去搞他而已!

陆鸿宇见到姜晔这个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模样,再一次缩瑟了一下自己的脖子,默默的替对方派系感觉肉疼!

姜晔,眼睛蓄锐了一年多,他第一次对官场上的某些人,亮出了他那锐利的爪子!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