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岁月静好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市局里。

唐静芸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老神在在的喝着茶。

这让走进来的袁警官皱了皱眉头,目光在她身上仔细的扫过。

“看什么?”唐静芸耸了耸肩,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痞痞的问道,“袁警官,你放心,我可是个良民,不会做出袭警的事情来。”

袁警官笑了笑,眼中锋芒尽显,不在如同对着外面那些同事时候刻意的收敛。

他在审问的位置上坐下来,敲了敲桌子,笑道,“我相信唐小姐是个理智的人,只是,你好歹走心点吧?你怎么说也是燕大过来的交流生,瞧瞧你这副样子,真是恨不得在自己脑门上贴个‘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标签!”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她这副样子,可是瞧见她这这样,袁警官还是忍不住感到头痛,你说她这样出入高端场所的名流,再不济也是学校里的好学生,就不能露出一点符合她本人身份的样子吗?这简直就是那和将警察局当第二个家的小混混一样没什么区别!

他忍不住揉了揉自己胀痛的太阳穴,其实在一开始接到上司这个命令的时候,他心中就升起了几分不妙,不然一向低调的他,也不会选择主动请缨带人去学校里,还不是怕这个行事不按牌理的女子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唐静芸不在意的调笑,“袁警官这是怎么了?莫不是昨天晚上在哪儿玩的太激烈了?瞧这副模样是没睡好,我那儿还有点补品,要不要送你?”

“我看你男人才需要这东西吧!不然你怎么会在家里备上?”袁警官一碰到唐静芸,就忍不住反唇相讥。

姜晔需要吗?唐静芸心底不由龇牙,她可从来都不觉得姜晔会需要那玩意儿!!没有那东西的时候他就能够将她折腾成一滩水了!

咳,唐静芸心底闪过几分羞耻,想远了,怎么想到这里来了?!

袁警官再一次觉得有些头痛,别以为他没有注意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神情,他以前可就是吃这碗饭的,一眼就能够察觉到其中大概的意思!这个女人也真是太不着调了!进了警察局还能够这么安然的,恐怕也就她一人了!

袁警官对着唐静芸笑了笑,“我有时候是真的看不透你这个女人,明明这么一个观察细致入微的人,对什么事情都能够那么谨慎的人,怎么就能够把心放的那么宽呢?”

要是换做他处在她现在这个情况,此刻心中就算再怎么有底气,但是对这样突如其来的事情,多半还是会所有不安。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担心呢?说不定我的冷静都是装出来。”唐静芸笑了笑,靠在背后的椅子上。

“你不是。”袁警官看了眼唐静芸,然后摇了摇头,又重复了一遍,“你不是。只是,我很好奇,你就那么相信电话那头的人会帮你解决这件事吗?”

他干这一行已经有好多年了,早就养成了一双毒辣的眼睛,怎么可能没有看出她那只放在桌子底下的手干的事情?只是他不说而已。

唐静芸闻言,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眸光中不期然闪过几分笑意,“嗯,我信任他。”她信任他,就像是信任自己一般,仿佛不论她身上背负着怎么样的肮脏,是否在泥泞中打了一个滚,溅满了污水,他都会将她拥入怀中。

有时候唐静芸自己想想,都觉得这样的她仿佛早就不是前世的那个她了。不然,她怎么会那样的喜欢上、信任上一个人呢?仿佛着魔了一般,就是这样全身心的爱着他,将那谁都不曾给的信任一股脑的倾注在他身上。

她似乎都完全没有考虑过,如果有一天他辜负了她的信任,她的人生将会万劫不复。

只是,对于唐静芸来说,爱本来就是奢侈的东西,那种东西,一旦拥有了,就会永远不放手,就像是溺水的抓住的最后一块浮木一般!

唐静芸眯眼,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如果有一天他背叛了她,她该怎么办?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角,她一闪而过的阴鸷中闪过几分狠辣,像是一株妖冶的黑暗之花,那就亲手将他杀了,然后她再抱着他自杀。

这样的方法太过极端,只是,这大概也是唐静芸掩藏在平和外表下狠辣的本性吧。在我还没有决定放弃我们之间的那份爱情的时候,如果你先放弃了,那么,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袁警官自然是不知道唐静芸这样的心理活动,不过他还是很敏锐的察觉到她身上一闪而过的杀意,不由悄悄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臂。

“你居然会有信任的人,还真是令我大吃一惊,”袁警官笑了笑,盯着唐静芸。

唐静芸笑了笑,笑容平和,仿佛一双柔和的手抚平了她眼角的冷漠,抚平了眉目的棱角,有那么一刹那整个人都柔软的下来。

袁警官心底闪过几分震惊,有那么一刻,他竟然在她身上看到了满足和平和。这样的神情,让他莫名的只想到了四个字:岁月静好。

他不由沉思起来,唐静芸打电话过去的人究竟是谁。

就在这时候,唐静芸的耳朵灵敏的动了动,走廊上似乎有人声传来,隐隐传来女人尖利的叫声,听的人无端的心生不喜,她不由皱眉。

很快,门就被用力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中年人的脸,唐静芸有印象,在飞雨坊里远远的见过一次——杜局长!

赫然就是那个被贝局长替下来的原市局局长。

只是,此刻的他不复从前,带着几分小心和忐忑,显得很是志得意满,像只斗胜的公鸡。

杜局长走进来后,威严的扫了一眼室内,然后指着袁警官不喜道,“不是让你们将人先关起来的吗?怎么带到这里来了!”

不待袁警官说什么,他让开了自己的位置,对着身后进入的人弯腰笑道,“姚夫人,姚二小姐,请进,快请进!”

这个称呼不由让唐静芸的眼皮子跳了跳。

很快,从门外走进来两个人,一个做贵妇打扮,烫着卷发,手上、耳朵上、脖子里都挂着昂贵的珠宝,只是这些上档次的东西放在她身上,却没有能够给人带来视觉享受,反而让她身上暴发户的气质一览无余。

唐静芸暗自摇头,也难怪沪市很多人家都看不上姚家,也是,就姚夫人这样的审美品位,真正的大家族出来的夫人怎么会看的上呢?

随后将目光放到了她身后的女生身上,赫然是那天来学校想要闹事的姚家二小姐。姚家二小姐本来长得倒是不错,看上去比较纤细,只是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人明显又瘦了一圈,原先那张挺好看的小脸,现在也瘦的上颌骨凸出,加上嘴唇本来也薄,顿时就带上了几分刻薄之相。

唐静芸在打量别人的时候,别人自然也在打量她。

那个杜局长一接触到唐静芸这个样子,却是心中忍不住一惊,她那坐在椅子上的样子,差点就让他有种自己在面对上司的错觉,下意识的搓了搓手,未语便弯下了三分腰,等到他反应过来的事情,不由多了几分恼羞成怒。

眯眼看到唐静芸手上的端着的茶杯,对一旁的袁警官劈头盖脸地骂道,“我是让你来审犯人的,不是让她来度假的!你这样是什么办事态度?别忘了你身上穿的这身皮!”

袁警官在心中努了努嘴,并没有什么感觉,这个体系中,总是会遇到几个这样的人。

“就是这个小贱人害死我们家盼盼的吗?”那个贵妇人打量了唐静芸几眼,突然尖声叫道,神情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我的女儿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要让你狠心的让她去死?你这样的人,当初出生的时候就该捂死!也省的出来害人!凭什么我的盼盼死你,你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啊!!”

说着那个女人脸上闪过几分痛苦,以及对唐静芸的愤恨,那满脸的狰狞,好似恨不得下一秒就要冲上来将唐静芸掐死的表情,着实令人看得心惊。

唐静芸倒是不怎么在乎,依旧不冷不热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摆了摆,“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诚实,我做过的会承认,可我没做过的,是绝对不会认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姚夫人,你讲话还是慎重,不然我可要告你诽谤!”

姚夫人似乎被气到了,在姚二小姐的劝阻下,只是指着唐静芸阴沉地冷笑,“好个尖牙利嘴的小丫头,要是放在过去,看我不几巴掌抽死你!”

唐静芸眯眼冷笑,“久闻姚夫人的性情,听说年轻的时候也是个有名的市井泼妇,东家骂完骂西家,叉着腰就能够骂上一整天,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

市井泼妇四个字一出,杜局长的额头瞬间汗水就下来了,这沪市的人谁不知道这是姚夫人不能提的死穴,上一次被人这么提过一嘴,在宴会上直接揪着人的头发,用指甲挠花了对方的脸,让沪市的很多人又忌又轻视。

果然,姚夫人一听到唐静芸说的这话,顿时就是一把甩开扶着自己的姚二小姐的手,然后冲到了唐静芸面前,“你个小丫头片子!黄毛丫头!你姚夫人我横行的时候,你还在你妈肚子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