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二进局子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门口的人穿着都是警察制服,在他们出现的那一刻,教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阶梯教室里近百双眼睛都直直的看着门口的人,偶尔有人小声的猜测这些警察到来的缘由。

就算唐静芸心中有所猜测,可她面上倒是依旧一派安然。

目光在来人中打量了一番,不由露出了一个笑容,呵,原来还是熟人啊。

袁警官对上课的教授讲明了一下情况的时候,目光就在上课的学生中扫视,正好对上了唐静芸那挑唇轻嘲的表情,不由眯了眯眼,走向了唐静芸。

唐静芸坐在第二排,很近的位置。随着袁警官的走进,前面的顿时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闹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惊动了警察。

唐静芸一看袁警官这架势,哪里还会不明白这一回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她在心里冷笑,好!好!好!怪不得,她说她弄垮徐家、方家的事情,虽然做的隐蔽,但是真要查起来也不是找不到,怎么余家和余家背后的人都没有报复回来?

敢情是自己的资料早就上了对方的案头,伺机找她麻烦!

这一回大概自己也无意中入了某些人的眼,然后因为自己在京都的事情,所以联想猜测到自己和侯靖文之间也有关系,所以才会出手打算将自己也弄进去啊!

不得不说,这世家中人的忍性还是很不错的,真真应了那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坐在唐静芸身边的是个燕大一起过来的学生,此刻被袁警官那样的眼神看的心里也发毛,不由对一旁的唐静芸小声地道,“唐静芸,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唐静芸闻言对她笑了笑,“当然。”

“你不知道也正常……啊?你知道?!”女生满脸奇怪。

“因为……”唐静芸的嘴角渐渐浮上一个笑意,“警察是来找我的!”

说着,也不顾女生的诧异,对着就站在自己一丈之处的袁警官痞痞的笑了笑,“这不是日理万机的袁警官吗?谁能够劳动你亲自出动一趟?真是莫大的荣幸啊!”

袁警官站在原地,看着唐静芸嘴角弯起露出的笑意,不由皱了皱眉头,他总觉得唐静芸似乎知道他们来的目的,那句“莫大的荣幸”似乎就是在自嘲的一般。

动了动眉头,他笑了笑的道,“唐总,今天别的事没有,就独一件,请你上局里一趟!”

唐静芸闻言,神色不变,背靠在身后的椅子上。

明明是一身白衣黑裤,可是在袁警官眼里,此刻的她像极了他曾经卧底的时候见过的某个黑道大佬的样子,临危不惧,枪支都顶到自己的脑门上,可是还能够在不爽的时候一脚踹翻了面前的茶几,指着另一个谈判的大佬的鼻子痛骂。

这样的人,要么是久经生死考验磨砺出了一颗波澜不惊的心,要么就是无视生死,无畏无惧!

“请我去局子里走一趟?”唐静芸重复了一遍,然后有些头痛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来根烟。袁警官,看在咱俩交情不浅的份上,你看是不是让我死个明白?”

袁警官闻言从口袋里掏了烟给唐静芸,然后给她点上了。他们两人之间,不像是官捉匪,倒像是两个朋友。

无视着这满堂学生震惊的眼神,唐静芸施施然的抽了一口烟。

很多人都是被唐静芸这样的转变弄的很是震惊,毕竟,唐静芸一直都是走清冷不可攀的路线,可是现在她这样子,活脱脱就像是个在女混混。

袁警官知道唐静芸是危险的女子,可是在她这一刻还能够保持平静的时候,那种危险的感觉更加明显了。他不知道这一回的事情,是确有其事,还是别人要搞她,心中却觉得有些可惜。

他拿出一张纸,举在身前,道,“唐静芸,原石投资董事长,涉嫌行贿、偷税漏税、洗黑钱,经法院批准,下令逮捕!”然后他笑了笑,“唐总,跟我走一趟吧。”

唐静芸凑到袁警官旁边看着那一排字,唇角上勾,嗤笑了一声,然后上下打量了几眼袁警官,挑眉,“你说咱俩好歹也交情匪浅,是不是行行好,放了我?”

袁警官察觉到同事投到他身上的眼光的时候,心里将唐静芸骂了个祖宗十八代,这个女人报复心也忒强了!

唐静芸见时间也差不多了,放在课桌下的手不着痕迹的动了动,然后摁下了挂断键。

至于旁听了一场好戏的姜晔,则是在鸦雀无声的军区例会上,缓缓的眯起了双眼,环顾下手坐着的人,倏然起身,然后抄起了手底下的杯子砸了个稀巴烂。

对方也许料到了很多东西,可他们唯独漏算了唐静芸还有一个保命王牌——姜晔!

姜晔会生气的时候很少,可是唐静芸却是不可触碰的逆鳞,

匹夫一怒,可抵千言!

这匹夫,说的可不是真正意义上是匹夫,而是指那些手握兵权的大丈夫!

姜晔这样的男人,真要难得怒上一怒,就算是现在位列九卿的那些人,都要掂量一下分量!毕竟这可是姜晔!!!

唐静芸将手机揣在口袋里,然后手中夹着一支烟,施施然的起身。

坐在她身旁的同学下意识的拉住她,“唐静芸!”

唐静芸对她安抚一笑,“别担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明眼人一看这个架势就知道没那么简单,连法院都已经下了逮捕令,怎么可能真如她话语里轻飘飘说的那样呢?!

唐静芸却是没有再解释什么,她只是对着袁警官点点头,然后打算走出去。

有个警察上来要个唐静芸带手铐,唐静芸冷冷的睨了一眼,冷哼一声。

见此,袁警官拦住了他,对着他无声的摇摇头。

唐静芸这人的心思他摸不准,但是有一点还是明白的,最是不能受辱,她愿意乖乖的跟着他走,里头未尝没有她自己的思量,至于手铐这种东西,还是算了吧。

唐静芸被警察局逮捕的事情,像风一样刮过整个校园。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侯翰林打碎了自己手中的水杯。

——

原石投资总部。

何延陵将手头的电话“砰”的一声砸了,然后狠狠的吐了一口气,这才皱起了眉头。

他觉得今天的情况很不对,明明已经打点好了,怎么突然就有那么多个牛鬼蛇神冒出来?

“咚咚咚——”

助理的敲门声响起,带着几分急促,他不由皱眉,“进来!”

“何总,外面有人来查税,正在财务那里要带走咱们公司的账本!”助理急急的道。

何延陵猛然起身,刚才还只是猜想,他现在可以肯定,有人是真的想要动原石投资!不然怎么可能会有不长眼的人找到公司里来?

然后他的手机又想起来,里头传来声音,“何延陵,你们原石投资坑害我们的事情,咱们法院见!”

何延陵连应付的心情都没有了,直接将电话给掐了,然后在原地踱步了一会儿,拿起手机给唐静芸去了一个电话,可是电话却一直保持着无人接通的情况。

一直镇定的何延陵终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心中升起几分不好的预感。

只是想到唐静芸平素的行事,他忍不住摇了摇头,让自己快速的冷静下来,然后抄起椅子上的外套穿上,匆匆走出门。

原石投资总部如此,华瑰拍卖场总部亦是如此。

似乎在一夕之间,唐静芸在沪市经营许久的势力和同盟,都在一刹那间被人针对。

就像是一头隐藏在黑暗中的野兽,早就瞄准了猎物,就等着这样的时刻,随时准备发动致命一击!

大概唐静芸自己怎么也没有算到,这一回魏副书记所在的派系,对付侯翰林固然是为了沪市,但更大程度是为了唐静芸这一人!

唐静芸这个女子,崛起于微末,从她显露才华至今,才堪堪不过一载有余。可是观她的行事作风,在京都的时候,就已经举止有度,城府极深,心思深不可测。

而最难测的就是她的那种性情,如果真的是猖狂不羁或者谨慎规矩,或者还不回让上头的人这么忌惮她。可她偏偏在冷静中透着一种疯狂,每次以为她要在疯狂中行差踏错,猛然回首,却又发现一切早就在她的算计中。

这样的人是最最难以把握的,因为你看不透她下一步的行事。

正如她自己所预料的一般,她在弄倒徐、方两家的时候,她就已经悄然间入了某些人的眼。

待她入沪,连侯抗魏,一手趁火打劫、浑水摸鱼使的炉火纯青,打破了魏书记苦心经营的沪市,替侯靖文打开了局面,就已经让好几个关注她的人心生警惕。

她这才几岁啊心中就能够有这样的成算?她比那些久经世事的老狐狸还要善于利用每一个机会,利己害人,转化为她想要遇到的局面。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有这样的政治智慧的,哪怕是那些自由耳濡目染培养出来的子弟,都未必能及得上唐静芸的十之二三。

只是,这一份看重放在己方小辈身上,那是欣赏;而放在敌方阵营里,那就是一种灾难。

所以,唐静芸才会因为自己本身的出色,给自己招来了这样的“麻烦”!

当然,这些唐静芸都是不知道的,她现在还在市局里思考着怎样处理这样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