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一步地狱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见到一身便服的袁警官,知道他的目标估‘摸’着就是现在这个软倒在地上的软货,不过就算知道他的来意,她依旧嘲讽一笑,“瞧瞧,咱们为人民服务的好公仆,果然喜欢在最后出场。.。更新好快。只是,我倒是想问一句,事情都解决了,还要你们警察有何用?”

如果不是她及时制服,换做是一般人遇到了,这件事情可远远没有这么轻松,更何况这里头还差点伤到周诗晨呢!

现在这个时代,还远远不如后世那般开放,对于警察这样的存在,大多数人抱着敬畏的心理。

袁警官大概也还是头一次得到唐静芸这样正面的、犀利的嘲讽,想到自己刚才的事情,倒是也不由尴尬的一笑,“这不是在追捕过程中出了纰漏吗?”

唐静芸淡淡的睨了他一眼,“果然是‘好’警察啊!”

她在“好”字上面下了重音,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袁警官讪讪一笑,心里却是将这一回的合作方骂了个遍,一次两次的净在唐静芸面前丢脸;

唐静芸眯眼一笑,“我怎么说也是见义勇为吧?不要什么奖励,他身上的伤帮我解释一下就好!”

袁警官心里龇牙,果然是个狡诈的‘女’人,不过面上还是欣然同意了。

更多的便衣警察很快就冲了过来,看到瘫软在地上的在逃嫌犯的时候,表情显得很诡异,带着几分难以置信,目光在唐静芸身上游移。

袁警官挥了挥手,这些人自然而然的就带着人离开了。

他倒是没有走,对着唐静芸挑眉一笑,“唐小姐,一起喝一杯?”

唐静芸想了想,回身对着周诗晨低声解释了几句,就和袁警官一起离开了。

——

袁警官看着走在前面的唐静芸,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喊住了她。

唐静芸回身,诧异地挑眉,“怎么了?”

袁警官斟酌了一下措辞,面带几分犹豫,“你这是要去干什么?”

他看了眼周围的环境,地面上的污水还在流淌,唐静芸洁净的鞋子下面还踩着几张烂掉的菜叶子,不远处的摊位上冒着鱼腥味,摊主的手上满是血污。有个大妈正在为了几‘毛’钱和摊主讨价还价,‘插’着腰,唾沫星子‘乱’溅。..小说整个环境显得很嘈杂。

而唐静芸和这一切中显得格格不入。

就算是再低调的衣服,可穿在唐静芸身上却多了几分浑然天成的优雅。她这样的人,合该站在那种高端的场合里,端着红酒,矜持的聊天。

袁警官就算见过唐静芸有很多面,可却从来都没有将她和眼前这样的脏‘乱’嘈杂的环境联系起来。在他的想象中,就算唐静芸做着粗俗的动作,高声咒骂,可却依旧不会显得下流。她这样的人身上,你只会看到一种风流恣意在流淌。

有一种人,就算是被摔落在尘埃里,卑微无比,可身上自有一种铮铮风骨,令人下意识的忘记了她的处境;

风骨自成!

虽然接触过的时间不长,可袁警官觉得唐静芸就是这样一种人,别看外表多么的善变,可内里却是个骄傲的人,只是这样骄傲、这种傲骨很少有人有资格看到。

唐静芸勾‘唇’一笑,“买菜啊,不买菜我怎么回家做饭吃?”

做饭?袁警官不由挑了挑眉,流‘露’出几分不信。这样的‘女’子会做菜?她这样的大‘女’人,不应该远厨房忙于处理自己的事务吗?

大概是明白了他眼中的不信,唐静芸捋了捋自己耳侧的头发,笑道,“我可是很居家的,我和我男人过日子,很少会到外面去吃饭的。”他们常常谁有空就谁做菜,都有空的时候就一起下厨,用心经营着温馨的生活。

想到这个的时候,唐静芸的凤眸都软了三分,眼底闪过柔情。

袁警官看到她这个表情的时候的第一反应是,她爱那个男人爱的刻骨铭心。可是下一秒他就深深怀疑自己的专业素养出了问题。这个和狡狐一样深不可测的‘女’人,会那么深的爱上一个人?这不是开玩笑吗?

唐静芸没有理会呆住的袁警官,自顾自的走进了菜市场,挑选起她需要的食材。现在的超市大都还不售卖食材,所以唐静芸每次买菜都是特意跑到菜市场来的,对这个过程倒是显得驾轻就熟。

袁警官看着唐静芸熟练的挑着食材,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他突然发现自己真的看不透眼前这个‘女’子,你说她高雅,她却和沪市的都有关系;你说她心狠手辣,可她却仿佛再居家闲适不过。每当他以为自己要看透她的时候,她就变的更加神秘。

唐静芸转了一圈,挑到了她想要的东西,提着塑料袋施施然的走出了菜市场,仿佛她来的是什么高端上档次的国际品牌店。

袁警官跟在唐静芸身后,眼眸中思索的光芒一闪而过,“说起来真好奇,究竟是什么男人才能把你驯服成这个样子。”

唐静芸就是一只鹰,一只翅膀强劲能够搏击长空苍鹰,不,袁警官想,她或许是鲲鹏,因其风,趁其力,扶摇而上九万里,未尝不可。所以他对用了“驯服”二字,他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能够将这样一只雄鹰熬成了家鹰;!

驯服吗?唐静芸咀嚼了一下这两个字,哑然失笑,她和姜晔之间,哪里是谁驯服谁那么简单?那只野生的狼王,不也照样乖乖窝在她的手心里,恨不得将这辈子的喜欢都倾注在她身上?

不过她依旧眯起了凤眸,对着袁警官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袁警官也是阅历丰富的人,想来也知道,总有些人不是你该知道的。想要活的更久、更长,就不要有太多的好奇心。你说是不是?”

明明只要很平和的话语,可袁警官却感到一阵强烈的危机感从唐静芸身上传来,令他的手不由自主的在身侧握拳,下意识的防备着这个‘女’人。

唐静芸似笑非笑的睨了对方一眼,然后笑眯眯的继续提着手上的菜走了起来,挥了挥手示意对方跟上。

袁警官眼眸中危险之‘色’一闪而过,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跟着唐静芸继续走。

“唐小姐,有没有跟你说过你是个怪人?”袁警官笑道。

“有啊,”唐静芸凤眸流转,“不过一般没有人敢和我说这样的话。”

“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都死了呗!”唐静芸的眼眸中闪过几分漫不经心,“不是谁都和袁警官一样这么大胆的,死的人多了,自然也就成了需要避讳的地方了。”

“哈哈,唐小姐真会说笑……”袁警官笑了笑,面上依旧一派从容淡然的表情,至于他心底是怎么想的就无从得知了。

两人笑着走了一段路,袁警官和唐静芸粗略的讲述了一下姚盼盼案件的进展,没过多久就分开了,至于喝一杯自然也是没有喝成的。

唐静芸看着袁警官离开的背影,眯眼一笑,是个聪明人,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一路人。如果是一路人的话,她倒是可以扶持他一下,如果不是的话,那就……

她低敛眼眸,掩盖住自己眼底一闪而过的杀意。

她可不是什么好人,到底是从深渊里走过一遭的人,再怎么光明堂堂,都掩饰不住内里的残酷;

随后忍不住笑了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情绪这么外‘露’了?莫非是被姜晔宠的太过了,又一路顺风顺水的过来,所以显得浮躁了不少?

身后一个温热高大的身体贴了上来,笑眯眯地问道,“想什么呢?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你!”唐静芸脱口而出。

姜晔一愣,随后就忍不住开怀大笑,显然被唐静芸这么直白的话引的心‘’怒放。

唐静芸皱了皱眉,上前捂住他的嘴,然后恶狠狠地道,“干什么呢!下次我再也不想你了!”

姜晔闻言,脸上的笑容立马就垮了,用一种委屈的眼神看着唐静芸,直把唐静芸的心都看的柔软了下来,声音不自觉的放轻了下来,“好好好,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姜晔立马就眯眼笑了起来,然后一把抱起唐静芸,笑道,“走咯,吃饭去!”

——

两人这里的气氛温馨美好,沪市的某些地方此刻却正在经历心惊动魄的博弈。

杜局长一看自己手上的文件,“嘭”的立马就是合上了,额头上的汗水马上“唰”的流了下来,他看着面前这个面慈心黑的上司,忍不住喏喏的开口,“魏书记,您、您……这是什么意思?”

他的声音里带着几分颤抖,似乎下一秒就要被吓坏了。事实也确实如此,刚才的文件他才看了一点点,可是只这一点点,他就看的心惊胆战,心脏现在还在“扑通”、“扑通”跳的厉害,原谅他只是一个有点贪心没有多大出息的小官。

魏副书记看着眼前这个不住的抹着汗水的男人,眯起了眼,“杜局长,想想你以前,那怎么说也是市局的一把手,现在老了,临到退休的时候,就被姓侯的给撸了下来,你就没有点想法?你看看,只要按照上面说的做,你绝对能够风光无限!想想你的儿子,你刚出世的孙子……”

魏副书记的声音里带着蛊‘惑’,仿佛是‘女’妖的号角,勾引着贪婪的人一步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