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见义勇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华瑰拍卖场的事情看似告一段落了,对于唐静芸来说,这不过是她庞大的商业帝国建立中的一环,或许有意义,但是说不定还没有她和姜晔那旖旎的一‘吻’来的令人印象深刻。.-79-

她依旧像是一个平凡普通的学生,每天背着书包行走在校园里,嘴角噙着浅淡的笑意,看见认识的老师学生就温温和和的点头致意。

这样的她,让侯翰林等一干知道了她身份的人,都深觉不可思议。

在唐静芸身上,你似乎看不到少年成名之后带来的浮躁,也很难看到她行事中带着因为自身取得的成就的骄傲自满,她的嘴角总是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仿佛她真的就是一个认真学习的好学生。

可是,这也正是唐静芸和平凡普通的学生不一样的地方。

换做是一般的学生,恐怕早就恨不得将自己所取得成就昭告天下,就算不需要别人刻意的奉承,那言行中也总是会不经意间流传出来的。哪里会像是唐静芸这般,简直跟个小怪物似的?

唐静芸也不是不知道自己的那几个朋友心中的腹诽,对此她也只能耸耸肩,谁让她其实芯子早就变老了呢?

只是,唐静芸小范围的平静,不代表外界真的平静,至少对于华瑰拍卖场这个沪市突然冒出来的新兴势力,外界投放的目光可不少,尤其是那天拍卖场里名流云集的样子,更是一下子就成了很多人热‘门’的话题;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乏有人去查华瑰的实际‘操’控人——那天那个在宴会上现身的神秘‘女’子。可是,结果却让更多人感到‘迷’糊,因为他们居然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一方面是她的消息和姜晔重叠,姜晔的身份敏感,他的消息都是有保密权限的,唐静芸被其覆盖、‘交’集的消息,自然也就被顺势清扫过了。另一方面,唐静芸在京都行事一向比较低调,也罕有留下什么重大的消息。

不过,越是这样,唐静芸的身份就越是显得神秘,越是令外人猜测纷纷。

与此同时,华瑰经过那一次,也正式进入沪市这些达官贵人的眼里,神秘的背景,高端的设施,超一流的服务,奢华低调的贵气,让很多人对此印象深刻。一时间,华瑰两个字出现在沪市里的频率不要太高。..小说

不少人都在咨询华瑰的业务办理情况,还是好几个关系不错的人看到了华瑰的潜力,找上了华瑰合作,令伍向军笑的合不拢嘴。经此一役,他可是捞到了很多赚钱的‘门’道啊。

唐静芸则是笑了笑,华瑰的事情,大方向是她在掌控,可是很多基础‘性’的东西都是伍向军在处理,她也不太干预,她相信伍向军的能力。

走在沪大校园里,沪大虽然不是那种历史特别悠久的老牌名校,可校园的里的树木依旧不乏高大的,大概是校区建造的时候特意‘’钱移栽过来的。

唐静芸走在树荫底下,感觉到顿时清凉了不少。现在这个季节白天还是‘挺’热的,尤其是太阳死命的照起来的时候。

“你就专‘门’走树荫底下吧,我看你没了树荫该走哪儿!”一旁的周诗晨淡笑着嘲讽唐静芸。

唐静芸挑眉看了一眼周诗晨,眯眼笑了笑,如果不是周围就周诗晨一个人,她差点就要怀疑是不是其他人开口嘲笑她的了;没办法,周诗晨顶着那一张“我很高冷”的表情说着嘲笑的话,实在是太违和了啊!

对着唐静芸挑了挑眉,周诗晨继续笑道,“你就是个奇怪的人,既然怕热就撑伞啊!”

“我懒。”唐静芸耸了耸肩,笑眯眯地道,“我就是那种生下来就为了享福的那种人,撑伞什么的,雇一个就好了,我才不想自己撑呢。”

周诗晨笑了起来,“德行!”

不过心中却忍不住一笑,如果唐静芸是生来享福的,那么她们这群二代们生来就是吃干饭的吧?想起这个少‘女’隐藏在她淡然而笑背后的那种强悍的实力,她忍不住心中轻轻一叹。

果然人和人是不能比的,一比,就容易陷入自卑。

“你啊,就装吧,我早就看透你这只大尾巴狼了!”周诗晨笑道,在一开始在大排档那种地方认识唐静芸的时候,周诗晨就见识了唐静芸的另一面,直到见识到了她在华瑰宴会上的那种游刃有余的样子,她才真正的明白,这个‘女’子永远都不会是一个泯于众人的存在。

唐静芸笑笑,没有说话。

到了校‘门’口,唐静芸往左,要去菜场里买菜;周诗晨也往左,她要去她母亲的墓地一趟。

唐静芸是听说过周诗晨家里的事情,母亲早亡,在她大概四五岁的时候就因病离世了。而他的父亲出于仕途上成家立业的原因考虑,续娶了沪市另一户人家的小姐。

要说他父亲爱护这个‘女’儿吧,也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周市长对自己这个‘女’儿有多宠爱,‘交’给了那个续娶的妻子后,他就很少会带着她,一心仕途。可要说周市长不疼爱她的话,她那个继母至今没有孩子,他的膝下就她一个独‘女’。

不过,有着这样的家庭,也就不难理解周诗晨会养成这样清冷的‘性’子。

两人说笑着,唐静芸突然寒‘毛’直竖,眼睛瞥见一个白‘’‘’的东西的时候,眼睛一眯,说时迟那时快,一把将周诗晨拉到了自己身后,然后对着冲上来的人影就是一脚;

唐静芸这一脚的力量绝对不轻,被她踹中的人影飞出了好几米远,引得周围的人影惊呼出来,纷纷空出了一个巨大的空间。

周诗晨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唐静芸猛力的拉扯,她甚至能够感觉到唐静芸拉扯着她手臂的力度,很用力,估计是青了。

只是在看到那人手里明晃晃的刀子的时候,她突然背后一阵寒凉!

被唐静芸踹中的人从原地爬起来,晃了晃神,对着周围人狞笑了一下,然后冲进了人群里!

唐静芸见此,凤眸一眯,只来的及‘交’代周诗晨几句,让她离远点,就冲了上去。

周诗晨来不及拉住唐静芸,只能用手捂住嘴,眼睛里闪过显而易见的担忧。

唐静芸一见那人的时候,就看出来了,这估计就算不是亡命之徒,手底下也肯定沾过血。一个人沾没沾过血,那表现出来的气质都是不一样。

她快步上前,脚下的动作看似凌‘乱’,但是在练家子眼中,却是极为玄奥的。

对方一看唐静芸近身,对着唐静芸咧嘴一笑,一口黄牙中显‘露’出狠辣,眼眸中满是嗜血,对着唐静芸狠狠的刺过来。

唐静芸凤眸上扬,划过一道凌厉异常的光芒,让她那种温和的脸庞多了几分狠辣!

她脚下一个垫步,绝高的弹跳能力和身体的协调能力,让她的身子倏然弹起,在半空中一个出人意料的翻折,脚下前后连踢,以极快的眼光踢在他的手腕上!

伴随着周围人的惊呼声,仿佛能够听到骨头断裂的清脆声,那人握着弹簧刀的手无力的松开,刀子“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唐静芸借着脚下的冲力,一脚踹在他的肋下,‘唇’角掀起一个冷厉的弧度!

对方显然拳脚功夫也不弱,只是一开始太过轻敌。

拳脚相撞的声音有些沉闷,唐静芸的拳头快、狠、准,每一拳都是挑着对方的弱点下去的,而对方一条手臂断了,功夫也不如唐静芸,很快就节节败退;!

男人眼看着这个情形,眼底闪过‘阴’沉狠辣的光芒,他本就是穷途末路,既然这样,就多拉几个陪葬的吧!

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将手伸到了腰后!

唐静芸凤眸一眯,小步快趋,一矮身躲过对方的一拳,然后左手猛然扣住对方那只完好的手的脉‘门’,右手曲指成爪,捏住对方的肩膀一路向下。

分筋错骨手!

男人一瞬间疼的僵滞,无声的痛苦嘶吼,只是他此刻已经痛的表情扭曲,连发出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下来!

这一招正是姜晔教授给她的中比较‘阴’狠的一招,听说是姜晔从某个有渊源的武术大家那里学来的,在近身搏击效果极好,只是现如今会的人少之又少罢了。

唐静芸冷笑,脚下一个用力,膝顶,男人最柔软的小腹遭到重击,顿时就是没有了挣扎的力道,萎倒在了地上!

男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横行了这么多年,居然有一天会倒在一个路边的小姑娘手里!而且还是以如此凄惨的方式!

唐静芸看了一眼对方,她的‘精’神力早就在他有所动作的时候,发现了对方身上还带着枪,他又怎么可能真的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呢?

周围人看的都呆住了,一时间都有些分不清这是真的还是在拍电影!

周诗晨同时感到了震惊,刚才的唐静芸和现在的唐静芸简直是判若两人!

同样感到惊讶的,自然还有某个带着队伍匆匆而来的警察,他也看到了大半场打斗,不由挑了挑眉,好俊的身手!果然那天她和他动手的时候还留了后手吗?

他又摇了摇头,不,或许不是留手,只是没有拿出那股不死不休的狠辣劲吧!

这样想着,他也大步走出了围观的人群,对着唐静芸点点头,“唐小姐,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