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浓情蜜意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姜晔感受着怀里的小东西的动作,在黑暗中‘露’出一个纵溺的笑容。.。

不知道的还真要以为这就是只讨人欢喜的小猫咪,可以放在手心里把玩。可是他也深刻的明白,自己怀里的这个‘女’人不是猫,是这爪子锋利的猛兽。只不过,在面对他的时候,她总是会收起手上的爪子,‘露’出软软的‘肉’垫,就算生气拍在他的身上也不会太疼。

姜晔笑了笑,也没有阻止唐静芸的行为,反而将她搂的更紧一点,笑道,“我倒是不知道,我们家的宝贝儿还有这么软和的时候,如果让你的那些合作伙伴看到了,恐怕是要重新思量一下和你合作的事情了;”

唐静芸在黑暗里睨了他一眼,慵懒的趴在他的肩上,笑眯眯地道,“谁说的,我这样反而会让人更加放心,你觉得一个有弱点的人,比起那些唯利是图、完全不讲人情的商人哪一个更加让人放心?”

商场‘交’战有云,“一谋人,二谋事,三谋‘性’格。”

唐静芸这样,反而会让合作更加放心。因为这样有人情味的人,在某些危机关头更加能够靠的住。

姜晔笑着点点她的鼻子,笑道,“就你的歪理比较多。”

唐静芸笑的眉眼弯弯,然后看了眼周围的环境,笑道,“走吧,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去看拍卖会吧。偷偷告诉你,我‘私’下里扣下了好几件东西,我猜你肯定会喜欢的。”

“假公济‘私’。”姜晔笑道,一边将怀中的人儿从自己怀里放出来,然后也不着急扣上自己的衣服,反而替她整理了一下。

唐静芸笑道,“错,我这是在讨好你。”

“讨好我干嘛?”

“当然是为了让你更加喜欢我,爱我,然后非我不可。”

“你不讨好我我也非你不可了。”

唐静芸闻言,‘唇’角简直要笑的融化掉了,若是她的那些手下看见了,估计会怀疑这个一看就是陷入了某个男人感情里的‘女’人,还是不是他们英明神武的东家了!

姜晔站在那里,任由唐静芸替他打理着他的衣服。他喜欢这样,这会让他有种熨帖感,仿佛自己只是一个平凡的男人,爱着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妻子也爱着她。..,,。

很快,两人携手一起走了进去。

姜晔的风衣领子竖起来,挡住了他的半张脸,加上这里的人大都是垂眸敛目,丝毫没有关自己这个大东家半夜里带着个男人进来的八卦兴趣。

唐静芸带着姜晔上了二楼的一个奢华的包厢,华瑰这样的高端拍卖场合怎么可能没有这种重的包厢存在?只不过第一次来,唐静芸并没有启用而已;

这里面的摆设那是不可谓不奢华,处处都是显示出一种低调的奢华,力求让每一个顾客都感觉到华瑰的品味。

这也是唐静芸这样见惯奢华又不差钱的主儿才会舍得‘’,这单是一个包间的装饰,就可以抵的上下面随意一件被拍卖的‘私’人珍藏的价格了。当初可是让伍向军好好的‘肉’疼了一番!

踩在铺好的地毯上,两人很快就相携坐到了中间的沙发上。

也难怪唐静芸要带姜晔上这个包厢,概因这个包厢从上面往下俯视,能够将这个会场一览无余。而房间里还装了高清大屏幕,能够完全看到站台上发生的事情。

姜晔端坐在那里,或许是受到常年训练的影响,哪怕只是随意的坐着,姜晔都给人一种渊渟岳峙的感觉,只是旁边的唐静芸却总是能够让姜晔轻易的破例。

唐静芸今天是真的感觉到疲惫,她本身事情就忙,休息的就不算多。而今天周旋在那一群老狐狸中,不但要从脑海中将对方的资料‘精’确的调出来,还要得体的应付这群老狐狸的试探。这本来就不是一个轻松的活计。

偏生现在坐在唐静芸身边的是姜晔,唯一一个能够让她全身心放松下来的男人,这一放松,她就感觉眼皮子要打架了。

姜晔一开始只是感觉到唐静芸侧身在靠着他,随后才发现她的呼吸变得有些悠长,不由有些好笑,心中又忍不住的疼惜,他调整了一下姿势,想要让她睡的更好。

不过唐静芸很快就醒了过来,她的手在他的肌‘肉’上恨恨的抓了几把,嘟囔道,“真是的,你的‘肉’好硬,磕到我了。”其实这不过是唐静芸的迁怒罢了,姜晔的肌‘肉’很有弹‘性’,‘摸’上去手感好极了。

姜晔闻言不由又好气又好笑,握住她那只‘乱’动的小手,然后大手一用力,托着她的腰身,将她拉到了自己的大‘腿’上,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靠着吧,坐在我的怀里睡吧。”

唐静芸淡淡的睨了他一眼,“姜晔,意场合。”然后她若无其事的靠在姜晔的话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看着下面的人在竞拍藏品;

在姜晔看不到的地方,她眯眼笑了笑,早就将她拉到怀里不就好了吗?真是的,还让她这么折腾了一圈。

两人安安静静的看着外面,比起两人静谧中透着温馨的场景,外面的竞拍倒是愈发‘激’烈了。别说,唐静芸今天准备的东西,确实很多都是奇珍,不少还是她在有建立拍卖行这个意识,就让伍向军有意识的囤积的。经过拍卖会这么一炒,远远超过原先买进来的价格。

姜晔笑着看了看外面,心里琢磨着,自己真是找了个大宝贝回家,不仅合自己的心意,而且就赚钱的本领,确实是令人望尘莫及的。这么一场拍卖会下来,她赚的钱就够养活他一辈子了吧?

唐静芸倒是懒洋洋的换了个角度,“姜晔,我本来是想要让你光明正大过来的,只是你的身份太敏感了。”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相处的时间久了,一向不太喜欢个人生活公开暴‘露’在他人视线下的唐静芸,居然也升起了公开关系的念头。这个念头此前一直都罕有被她想起。

姜晔倒是提及过几次,只是都被她以时机不适宜为犹给否定了。

只是,最终她还是按捺住了这个念头。

姜晔闻言,抚‘摸’着唐静芸脑袋的手顿了顿,轻声道,“芸芸,我知道你的顾忌,公开了,你就再也没有退路了。”他用着一种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柔,对着自己心爱的‘女’人道,“你是个思虑重的人,我也知道你心中背负着很多东西,虽然你不说,可是我一直都明白。感情这件事上,你一直想要追求更加稳妥的方式来应对姜家那里的压力。”

说着,他搂住她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只是,芸芸,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情,在我最初爱上你的时候,我就已经绝了自己一切后路!”

为了她,他放弃了自己原先追逐的生活,选择回到了这个人事冗杂的京都,选择了博一条青云大道!

唐静芸的心不可抑制的颤了颤。

你见过一个钢铁一样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对自己袒‘露’自己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的样子吗?

唐静芸以前没有见过,但是现在她见到了;不仅见到了,她还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在心头堆积,闷闷的,酸酸的,有那么一刹那,唐静芸感觉自己的眼眶发热。

算上前世,多少年过来了,何曾有过人给她这样至诚至热的感情?又何曾有人全身心的对她好,只是因为是她,所以就想对她好?

唐静芸依偎在姜晔的怀里,‘唇’角勾勒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然后她听到自己对姜晔说,“姜晔啊,现在想想,如果没有遇到你或许才是最好的。”感受到他握住她肩膀的手一瞬间用力,不由眯眼一笑,“因为你迟早有一天会害死我的。你就像是那罂粟,如果你哪天离开了我,我都未必会再有勇气独活。”

这样说着,唐静芸的语气里带着几分不甘。曾几何时,她唐静芸也会落到这样一个地步?她不是一直都顽固的认为自己绝对不会被一个男人套牢吗?

只是,她又说,“可是,如果时间重新回到那个时刻,我想,我还是想要和你在一起。”说着这话的时候,她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妥协。那是向自己的心底最真实的情感妥协。

姜晔闻言,那颗冰冷的心此刻极为有活力的跳动着,“噗通”、“噗通”,带着之前十几年从未有过的活力。他忍不住将她掰过头来,低头狠狠的亲‘吻’上她的嘴‘唇’。这个又湿又热,带着野兽般的侵略,强硬的横扫着她的一切。

他想要问问她,她今天是不是吃了蜜,不然怎么嘴里这么甜,连说出来的话都甜的丝丝入骨,直要融化了他的筋骨。

唐静芸反手搂住他的脖子,身子半倚靠在他身上,她感觉四肢在一阵阵的电流下有些发软,不由手指狠狠的扣着他的肩膀。

等到两人再分开的时候,唐静芸的那双凤眸眼尾已经染上了红‘色’,水光潋滟,勾人无比。

姜晔的手指抚‘摸’着她的眼尾,心中忍不住升起几分悸动,每次只要她一‘露’出这样的表情,他发现自己心中的那只野兽就蠢蠢‘欲’动。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唐静芸笑了笑,“再给我点时间。”

“好,我等着你给我正名。”姜晔宠溺的笑了笑,低头在她额上狠狠的亲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