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企业标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顺着骚动的人群望去,隐隐看见一个身着银灰色西装的男人,身边跟着助理,从门口大步走进来。

男人长的很清朗,嘴角噙着笑意,只是明明是带着笑意,却让人不敢随意亲近,有种不怒而威的感觉。一身笔挺的西装,将人衬得更加精神。

在别人观察着伍向军的时候,唐静芸也不由弯起了唇角,轻轻的一笑,变了,那个曾经落魄过、绝望过的男人,已经如同破茧的蚕蛹,蜕变了。蜕去了身上的浮躁,真正的成长为一个合格的男人,一个能够撑起一片天的男人。

相较于从前,他瘦了不少,使得那张脸隐隐显露出棱角,加剧了满身上位者的威严。

这一刻,唐静芸的心中突然产生了几分满足感,就像是自己看到了一块璞玉,在经过了她的雕琢后,终于显露出了原本的光泽。而伍向军就是那块璞玉,唐静芸则是雕玉人。

伍向军和好几个最近在生意场上打过交道的人握手,笑着低声寒暄了几句,然后一路寒暄一路走进了宴会的主场。

他的目光不着痕迹的在周围角落里大量着,在看到唐静芸的时候松了一口气,意到她脸上毫不掩饰的赞赏的时候,他不由弯了弯唇角,对着唐静芸那头悄悄的一笑。

第一次经手这样的事情,说不忐忑是骗人的,而再也没有比唐静芸对他的鼓励来的有意义。毕竟,听别人千遍的赞赏,都不如唐静芸一个鼓励的笑。谁让唐静芸才是他伍向军的伯乐呢?

他不希望让唐静芸对他失望。

这样想着,他也很快收敛了心神,很快走到了大厅的中心靠前的地带,对着那里聚着的好几位平时罕少露面的人笑着致意,“今天诸位能够过来,真是给了向军莫大的面子。”

他的姿态摆的并不高,因为他很清楚,现在的他还远远没有达到可以俯视他人的高度。

徐寅东笑着对着伍向军举杯,笑了笑,“伍总这是折煞我们了,我们这些老家伙那可是冲着今天的藏品来的,谁让华瑰这里的东西连我们都动心了!”

“哈哈……”其他几位都是赞同的点头。

伍向军哪里不知道徐寅东这是在给他面子?今天的藏品固然难得,但是也未必需要这样分量的人亲自到场,此刻过来,无非就是碍着送贴人的情面,过来给华瑰撑场子的。

说起来要不是这帖子是唐静芸让人送过来的,他估计也未必会出席这次拍卖会。

可是到了这里之后,他依旧受到了不小的。哪怕有了心理准备,但依旧被到场的人的分量给震惊了。

沪市煤钢实业的老总,国际高端服装西瑞的肖董,销售渠道龙头的权总……这些人放在平时,那可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可现在居然齐聚一场拍卖会,这事情要是说出去,足够让人惊掉下巴!

不过回过头来想想,能够让唐静芸亲自出面向他讨人情,本身就说明了这个拍卖场背后的人的非同寻常。同时,徐寅东心中还隐隐有一个他都感到震惊的猜测,或许这拍卖场本身就是……

等看到伍向军的时候,他也不由暗暗点点头,眼前这个沉稳内敛,并没有得志之后的张扬和得意,确实是个很不错的人才。

伍向军在寒暄的时候,很多第一次见到伍向军的人,也纷纷私下里议论起来。

“原来他就是那个伍掌柜啊!”徐恒元眯着眼睛,打量着那个正和自己父亲寒暄的男人,这样说着,转头看向身边的几人,“确实很面生,看来是真的没见过。”

侯翰林则是点点头,“我倒是有些好奇,这样一个男人,明明根基在京都,怎么要跑到咱们沪市来开拍卖场?”

“谁知道呢?”周诗晨摇了摇头道。

“来沪市开拍卖会的原因有三。其一,这两年,相较于京都的发展,沪市的发展反而更快,但是经济条件上去的时候,人们追求高端生活的却还没有满足,比起京都那里已经有了雏形的市场,沪市就像是一张白纸,可以任由任由建立者自己来进行规划。”

唐静芸手上端着酒杯,凤眸中闪过着一种名为睿智的光芒,对着几人解释,然后她竖起两根手指,“其二,沪市这里并没有成形的大型拍卖行,这里的商人们更多的是将目光放在已经在起步发展的行业上,所以说,华瑰想要借此树立一个行业标准。”

什么是行业标准?就是每一个行业在起步到成熟的标志。每一个行业标准的确立,都会给那个行业产生长足的影响。就唐静芸所知,她前世去世的时候,国内的拍卖行业依旧比之国外的大大不如,甚至没有像样的能够跻身于国际拍卖行的存在,各种小的、不规范的拍卖行倒是不少。

她所筹建华瑰拍卖场的时候,除了想要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的时候,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给后世的拍卖场树立一个标杆,使的这个行业不会太杂乱,也企望能够带动几个超一流的拍卖行诞生。

每一个企业、集团的诞生,总是会伴随着直接或间接的核心任务。而唐静芸给华瑰定力的核心任务,就是树立拍卖行业的一个标杆,使得国内外一些珍稀藏品能够能到公平公正的对待。

这是唐静芸的追求,也是华瑰每一个任负责人、每一个在职的员工的追求。

一个品牌,一个企业,乃至一个行业,身上都肩负着不止一个责任。就如同华夏古人常常讲述的那样,“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一个企业最初是为了赚钱,但当赚钱已经成了轻而易举的事情的时候,就会同时要肩负起一定的社会责任,它需要建立维持一个公平、平等、和谐的体系。这被视为一个企业是否成熟的标准。

很多年前,唐静芸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个,她在管理唐氏的时候就在践行这个责任,而等到她现在自己构建自己的商业帝国的时候,她同样在践行这个标准。

在唐静芸那样平和淡然的外表下,一直都掩藏着一种浓郁的情绪,那种情绪矫情点讲叫“民族自尊感”,她可以不认同这个社会中很多人的行事准则,甚至可以自己去践踏某些规则,但是同样的,她心中却始终有着一种国家大义在心中。

很多时候,她就是这样一个矛盾又复杂的人。

当然,她建立拍卖场的这个目的,知道的也不过就是伍向军一人。或许,在未来的时候,还会有那些进入华瑰核心层的高层会知道。

说着这些话的唐静芸,身上展现出一种不同于往日云淡风轻的感觉,很厚重,像是他们的那些父辈们一样。

侯翰林几人眼里闪过果然如此的神色,早就觉得唐静芸不简单,但是经常被她那种或淡然或赖皮或微笑的行为给忽略过去,他们现在这一刻才恍然,唐静芸和在座的很多人都不一样。

她的所思所虑,是很多人终其一生都难以企及的。

这样想着,唐静芸又对几人笑了笑,竖起三根手指,“其三,相较于京都这样政治军事因素终于经济因素的城市,沪市将来会是一座经济核心城市,与国际接轨,显然在这里建立的话,以产业发展考虑,是更加理想的。”

听到唐静芸这样的解释后,在场的人不由纷纷点头,露出了信服的神色。

当然,在沪市建立其实只是华瑰的一个起步而起,就像是试点研究一样,等到这里初具规模,获得更多的经验后,华瑰还会陆续在各大城市里投资建立的。

就在大家都是若有所思的时候,听到旁边传来了一声不和谐的嗤笑声,“说的这么精确干嘛?还分个一二三点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华瑰是你家的呢!”

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声音的来源处,原来正是去而复返的杨文姗。

此时杨文姗目露嘲讽,微抬下巴,站着俯视唐静芸的姿态,冷冷一笑,“唐静芸,你自己又何必在这里装高端呢?你也不自己照镜子看看,不知道是什么货色,偏偏还总要装的自己有多高人一等似的!”

她这话一出,顿时都是让不少人皱了皱眉,直觉这个女生有些过分。

其实这也不怪杨文姗,她此刻正好在气头上。刚才跟着常斐然离开后,常斐然就询问了她和徐恒元一行人的关系。她到底也没有敢隐瞒,也就将同学关系说了出来。天知道她心里可不痛快极了!

凭什么同样是学生,别人就因为父母家世,能够轻飘飘的坐在那里,而自己则要用这样屈辱的方式?

于是在走回来的时候,她正好看到了唐静芸在一旁讲话,看到周围那些平时傲气的不得了的小姐公子们,都是一脸的认真和信服,瞬间就炸了!

别人也就算了,人家家世摆在那里,她比不上。可唐静芸她一个亲人死绝的可怜小孤女,怎么就能够将生活过的这么风生水起?同样是靠着和某些大人物勾勾搭搭的关系才起来的人,凭什么她要被人用轻蔑的有色眼光看待,而她却过的比她好的多的多?

因为想着这个,所以她才会压抑不住自己的怒气,直接出口嘲讽唐静芸。毕竟,在杨文姗心中,唐静芸是不如自己的而不如她的人,却过得比她还要好,总是能够激起人性中的妒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