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出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不过令在场的人失望的是,常斐然摇了摇头,他非常遗憾地道,“这个我可就真的不知道了。反正这一次的华瑰第一次拍卖会,全权由伍掌柜出面负责的。交情浅一点的恐怕连后面有位东家都不知道。”

听到他这个回答,周诗晨不由叹了口气,“这年头很多有钱人都愈发的喜欢低调了,如果不是因为常哥,我们恐怕连边角都摸不到!”

他这话半是叹息半是捧了一把常斐然,让常斐然不由开怀大笑起来,“能够得到周小姐一句夸赞,可算的上是我的荣幸了!”

看到常斐然这样的反应,一旁一直都沉默的杨文姗不由又是狠狠的掐住了手下的垫子。她跟着常斐然也有一段时间了,他虽然挺着她的,可是他却从来都不会跟她讲公事上的事情。就是这一次拍卖会,那也是她小意奉承了他好久,才勉强让他点头的。

不仅如此,她之前也试图着奉承他讨好他,可是不管怎么做,这个男人多半都是不在意的笑笑,仿佛她说的话,不过就是无关轻重的话。她一直都在心里安慰自己,那是因为这个男人身边从来都不缺少阿谀奉承,所以才养成了不会将这些放在心上的习惯。

可是直到这一刻,她才深深的明白。男人哪里会不喜欢听好听的话?区别在于说好话的人不同而已!

因为开口的是周诗晨,是周市长的千金,所以她的询问常斐然会尽心的讲解,丝毫不避讳是不是商场上的事情。也是因为她是周市长吃的千金,所以她开口赞赏的一句话,才会让这个男人开怀大笑!

从来没有如这一刻这般,让杨文姗深刻的感觉到了身份的悲哀。她突然升起了那么几分后悔,她觉得自己就算是想要涉足上流社会,也不该用这样的方式。毕竟谁会在乎一个用钱就可以得到的女人呢?

用常斐然那样的公子的眼光看来,小,就像是自己养的一只小物,没劲的时候就可以逗着玩一玩,有事的时候自然会放一边。再说了,谁会对一只物分享工作上的事情?

这也是唐静芸一开始就觉得杨文姗很蠢的原因。

只可惜这个道理杨文姗现在才勉勉强强发现一点,而且,已经太迟了。上流社会早就给她这样的人打上了标签。

周诗晨笑了笑,“常哥快别这么说,瞧你家小都要生气了。”说着,若有所指的看了一眼对方。

常斐然低头看了杨文姗,不期然的看到了对方眼底还来不及敛去的几分嫉妒,他心底不由升起几分不喜,不过倒也没有怎么样,这个大学生她还没有玩腻,暂时还能够容忍一下。

杨文姗掩饰性的笑了笑,“怎么会呢,常少能够带着我,我就已经知足了。”

周诗晨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对方,然后唇角勾起了一个弧度,不再言语。

常斐然和在座的几人不同,他是个已经出了社会涉足家族事务的人,自然不可能像他们一样真的躲在这里偷闲。这样难得的机会,怎么说也要上去后某些人搭讪几句,为日后的合作好埋下机会。

所以他在这里坐了一会儿就带着杨文姗告辞离开了。

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侯翰林不由眯起了眼睛,冷冷地道,“我倒是小看了这个杨文姗。”

初时,他因为要请唐静芸吃饭的原因,捎上了这个凑上来的杨文姗。他是真的没有把杨文姗放在心上,因为他已经见识过太多这样一心想要高攀的人,比起那些人来说,杨文姗着实太嫩了。

可惜的是,他杨文姗嫩则嫩矣,可这勾人的手段还真会不少。

要说她怎么会认识常斐然这样层次的人,这里头确实和参加侯翰林的聚会有着离不开的关系。

她一开始搭上的只是侯翰林身边跟出来的一个家世还算过的去的男生,借着那个男人出席了几次私人的聚会,然后趁着聚会就勾搭上了常斐然。常斐然那时候正巧跟上一任掰了,身边也没有个人,大概是觉得这个这个学生妹也挺有意思的,所以就顺势收了。

这才有了今天搭上了常斐然来参加这样宴会的机会。

别问侯翰林为什么会知道,因为这种消息在圈子里传的速度最快了,以侯翰林在沪市二代的圈子里,就算他不刻意去打听,还是能够轻而易于的知道。

他知道,他旁边的徐恒元和周诗晨自然也知道的差不多。刚才没有嘲讽杨文姗,无非就是看在常斐然的面子上。

闻言,周诗晨淡淡一笑,“何必生气呢?为这样的女子不值得。再说了,我就不信你们两个不知道常斐然的性子。”常斐然疼爱那也是出名的,疼起人来那根本就不吝啬在身上砸钱。可是与之同样的出名的,还是他翻脸无情的冷漠。

一旦玩腻了,那就如同丢一件衣服一样,根本就不会再看一眼。

杨文姗不知道,但是他们这些圈内人知道啊!

想到这里,饶是周诗晨都不由心底默默的为杨文姗可怜,好不容易勾搭上一个,还是典型的薄,还真是她的不幸!

“哈哈,这可是人家自己的事情,咱们这些人就别管了。”徐恒元则是眯眼笑了笑,“别忘了,连唐静芸自己都没有说过什么,咱们又何必替她来操心呢?”

杨文姗几次三番挑衅唐静芸的事情他们早就知道了,他们不信唐静芸会不知道杨文姗现在的情况,既然唐静芸都没说话,他们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多说什么。

几人对视一眼,俱是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现在爬的越高,以后摔的越惨,享受过奢华再回归平凡的生活,对于某些有野心的人来讲,那可真的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不过话说起来,怎么还没看到唐静芸?”侯翰林突然问道。

周诗晨和徐恒元对视一眼,突然异口同声地道,“唐静芸有说她会来吗?”

“她不是……”

三人突然都是呆住了,我靠!上次他们谈论的时候,唐静芸压根就没有说自己会不会过来!

顿时三人面面相觑,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

不过今天的宴会唐静芸怎么可能不来呢?这可是咱们的伍掌柜派人送了请帖过来后还不算,亲自打了电话过来,“诚邀”唐静芸这个幕后大老板来参加今天的开幕式兼第一场拍卖会。

如果换做是一般的情况,大概就不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但是换在唐静芸这儿,伍向军还真怕这位主儿由着懒散的性子懒得出席。毕竟有那么多明明应该是唐静芸处理的事情而推到了他头上来办的先例在那里,由不得他放下心来。

唐静芸笑着走进了大厅,一身米白色的长裙,看上简单典雅,但是有眼光的人不难看出,这裙子布料上的暗纹明纹交织勾勒出一种玄奥的纹饰,在灯光下熠熠生辉,趁着她那一身气势,令人转不开眼。

她来的还是属于比较低调的,毕竟她的容貌比较年轻,加上身边也没有什么人陪同,一般人都把她当成某个有钱人家出来见识一下世面的小姐。

不过徐恒元几人看到她的时候,却都是眼睛一亮,徐恒元老远就对着唐静芸挥了挥手,而周诗晨和侯翰林则也都是笑着招手。

这一下子,唐静芸可入了不少人的眼。你想啊,在座的这三位在当下的沪市同龄人的圈子里,那也都是受人瞩目的。一般的时候,都是矜持的很。

什么时候见到过他们三个露出这样高兴的表情?尤其是周诗晨,出了名的清冷孤高的美人,就算是对着家里人都罕有露出这样的笑容的。现在对着一个脸生的女生招手,着实令人惊讶啊!

很多暗中意着三人的人,都齐刷刷的看向了唐静芸,猜测着这个女生的来历。

倒是有几个和侯翰林关系不错的人,看到唐静芸的容貌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唐静芸倒是没什么感觉,前世今生,早就习惯了被人瞩目的感觉。走到三人那里,在周诗晨往旁边靠一靠让出来的位置坐下,笑眯眯地道,“你们知道刚才你们看着我的表情让我联想到了什么吗?”

然后顶着三人咬牙切齿的表情,笑眯眯地道,“就像是看见了肉骨头的大狗,在那里拼命的摇着尾巴,拖拉着舌头,一脸的垂涎的样子!”

三人有志一致的齐齐给唐静芸翻了个白眼!

“大狗?你才全家都是大狗!”周诗晨用清冷的嗓音笑骂道,“尤其是某个吃饭了说没钱付账、拍拍屁股走人的人,更没有资格说我们!”

“对!周诗晨说出来我们的心声。”侯翰林笑着睨了一眼唐静芸道。跟那么多的少爷小姐打过交道,他还真是第一次碰上唐静芸这么不拘一格、赖皮的上流女子。有时候甚至会让他下意识的忘了,这个女子就是他父亲口中那个深不可测、评价极高的女子。

徐恒元则是眯眼一笑,“你等着,回头我一定要把这一顿饭吃回来。我爸说,如果哪天我能够从你手里蹭到便宜,他就把的零钱翻一番!”

“哈哈……”几人闻言顿时哑然失笑。

就在这时,大厅门口处传来了几分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