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 伍掌柜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徐寅东这样不常出现在社交宴会是大人物一经出现,自然是在场很多人的攀附对象。而作为他的儿子徐恒元,虽然还没有正式踏足远东国际投资,但是落在他身上的关注点一点都不会少。

徐寅东膝下就徐恒元一个孩子,徐恒元最近又开始在远东投资实习,听说还是从基层做起。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分明就是老子在给儿子未来掌权铺路嘛。

不过相较于应付在场的这些老狐狸的寒暄,徐恒元还是更喜欢和自己的朋友在一起的感觉。所以他找了个机会就和自己的老爹说了一声找他的朋友去了。

对此徐寅东也只是无奈的摇摇头,不过也没有为难他,毕竟儿子结交的那些朋友也确实都不错,对于他以后的发展也是有好处的。

徐恒元逃离了那些热情的长辈,走向了比较僻静的一个角落里,对着两个朝自己挤眉弄眼的朋友没好气的翻了一眼,“看什么看,没看到帅哥啊?”

侯翰林闻言哈哈一笑,“帅哥还真没看见,我就看见了一只谁都想要咬一口的香馍馍!你说是不是啊,徐大少?”说到最后的时候,明显就是在调侃徐恒元了。

说起来,就以前没认识唐静芸之前,侯翰林和徐恒元之间的关系也不过就是点头之交。不过因为唐静芸的关系,加上自身背后的家族的考虑,两人之间的交情倒是日益深了起来。

只是这还是侯翰林第一次深切的认识到徐恒元在沪市的地位。别看他有个当书记的父亲,可在某些领域里,却远没有徐寅东这样的大商人来的有影响力。

这样想着,侯翰林也不由默默的感慨一声,也难怪徐恒元在沪市里罕有结交的朋友,就他这样的地位,确实不太需要卖太多人的面子。他和徐恒元关系好起来,恐怕这其中也未尝没有唐静芸的功劳在里头。

徐恒元听到侯翰林的调侃,不由摸了摸鼻子苦笑三声。

“别听他的,他这是在妒忌你呢,你是香馍馍,他就是窝窝头。”一旁的周诗晨笑着插嘴,安慰道。

于是,某个成了窝窝头的侯大少,顿时就是嘴角一抽,行,不就是个窝窝头吗?我忍!

徐恒元见此哈哈大笑。

侯翰林身边坐着的一个男生,见到徐恒元过来的时候,就主动站起身让了个位置。

徐恒元笑着点头感谢。

三人聊着天,旁人也插不上嘴,只能徒羡慕。毕竟怎么说着三人的家世摆在那里,不是他们能够企及的,能够坐在一旁听就是一种莫大的荣幸了。

也有人时不时的插科打诨几句,气氛倒是极好的。

“对了,你们现在知道这华瑰拍卖场是什么来头吗?”徐恒元问两人。

两人俱是摇头,倒是一旁刚才给徐恒元让座的男生小声地道,“我知道一些。”

感觉到三人都将目光投到他身上的时候,他不由红了红脸,继续道,“我爸爸和华瑰这里有一点点生意上的往来,我上次无意中从我爸那里听到过一点消息。”

“哦?说来听听。”侯翰林笑道。

“只是听说华瑰的负责人是京都人,叫伍向军,外面的人都叫他伍总,内部的人习惯性称他为伍掌柜。据说是在京都里面做古玩行业的,似乎人脉很广阔。考察了很久后才决定在沪市办华瑰拍卖场,听说设施、安保、服务,都是按照国际一流标准来操作的。”男生小声的解释道,“我就听到这些,还有的都是些生意场上的事情,我不大懂。”

几人听完后,却依旧感觉很茫然,伍向军?他们可从来都没听说过这号人啊!

按理说,能够开的起华瑰这样一个拍卖行的人,就绝对不是一个没钱的主儿。而有钱就意味着有名,可是怎么连听都没听说过呢?莫非真的异常低调。

“说起来,我倒是知道一些。”

一个男中音插了进来。只见来人穿着一身白色的气质,里面穿了件粉色的衬衫,相貌还算不错,就是那一双桃眼,给人一种公子的感觉。

而事实上,这人也确实是一个公子。

来人名叫常斐然,在沪市二代里也算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存在。学生时代女朋友那就是一茬一茬的换,等到后来出了学校,身边的女伴更是没有少过。

不过和一般的纨绔子弟又有所不同,这个常斐然的能力却也很不错,年纪轻轻就在父亲的集团里任职,很是做了几个大策划,也是沪市商场里冒出来的新贵。

鉴于他的能力如此,他家里人也就对他的习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他现在还不稳重,等到年纪大了就能够收心了。

说起来,他和徐恒元、侯翰林也是有点交情的。这个圈子里的人,大多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加上几人的年纪相差也不过几岁,难免圈子会有交集。

此刻见到常斐然带着女伴走过来主动开口,侯翰林几人自然也是笑着起身,徐恒元欢迎道,“原来是常哥,真是稀客呐,昨天还在听我爸说常哥最近手上又做成了一个大策划,让我向你好好学习呢!”

常哥不在意的摆摆手,笑道,“徐伯父客气了,不把我当反面例子教训你就已经是万幸了,哪里还敢听他说表扬的话?”然后他又看向侯翰林、周诗晨两人,笑着点点头,“侯少,周小姐。”

几人寒暄了一下,纷纷笑着坐了下来。

常斐然将自己的女伴拉着坐下来,这才发现女伴的脸色此刻有些苍白,不由带着几分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脸,“怎么了?是不适应这样的场合吗?要是不舒服就跟我说。”

杨姗不自然的笑了笑,“怎么会呢,常少带我来这样的场合我太激动了。”在看不见的地方,杨姗的手狠狠的、尖利的抓住了沙发靠垫,骨节发白。

而徐恒元三人仔细的看了几眼女伴后,脸上都是露出了几分怪异的表情,显然是认出了杨姗。

常斐然见此不禁怜惜的握着他的手,“我的女朋友,带出来见见场面,让你们见笑了。”

对面的徐恒元几人则是对视一眼,然后侯翰林笑着开口道,“怎么会呢,好歹也是常哥看中的女伴,自然是出彩的地方。只是没想到会是旧识,你说是不是,杨姗?”最后一句,自然是对杨姗说的。

“哦?你们认识?”常斐然不由诧异地道。

“当然,杨姗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同学,燕大过来的交流生,我们怎么会不认识呢?”周诗晨笑笑。因为唐静芸的关系,他们多少对杨姗还是有印象的。一个想要往上爬偏偏还特别单蠢的女生。这是周诗晨心中对杨姗的定义。

杨姗此刻也勉强露出一个笑容,“你们好,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们。”

常斐然见此,也不由挑眉笑了笑,看不出来啊,自己这回挑的这个小,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简单啊。他的心中不由升起几分兴趣,当然,这样的兴趣也不过是建立在他的闲情逸致上面的。真要触动了他的某些底线,那杨姗也就没有在他身边的必要了。小不就是用来解闷的,不是吗?

别看常斐然现在对着杨姗带着怜惜,但跟过他的人都知道,他可薄情的很。

不过此刻也不是追究这些事情的时候,常斐然不由淡淡一笑。

“刚才听常哥说你知道这华瑰拍卖行负责人的事情,不如讲来听听?”侯翰林也不欲继续刚才那个话题,不由回归了正题。

“好的。”常斐然笑着点点头,“说起来,我最近不是刚做成一个大策划吗?正巧就是和这次华瑰拍卖行的事情有关,是帮他们筹备这一次的宴会的流程和用度,所以就和你们口中的伍掌柜打过几次交道。”

见到几人都是露出好奇的目光,他笑了笑,“伍掌柜确实是京都一个做古玩的,你们没有听说过也是正常,因为他以前确实没有多大的名声,听说还一度倾家荡产。只是后来才重新发家了。”

说着,他压低了声音,神秘一笑,“你们大概不知道,这掌柜、掌柜的,放在旧时,分明就是家仆。我当时好奇的问了一嘴,才知道原来这伍掌柜还真的有个东家!”

“什么?”饶是侯翰林几人,都不由露出了惊讶之色。

“这可是伍掌柜亲自跟我说的,他的东家具体是什么我倒是不清楚,不过听伍掌柜提起的时候是十分敬畏的。”常斐然没有说的是,他在和这伍掌柜交谈策划的时候,好几次听到了伍掌柜说“我东家的意思是……”这样的话,而且提出来的方案,确实比他原先做的还要好。

这次合作,可以说不仅让他赚了钱,更是让他深深的明白了什么叫做人外有人,这伍掌柜的东家分明比他们这样专业做这一行的还要厉害许多的!正是因为这个,常斐然才会深深的记住了伍向军背后的那位东家,一个能够提出惊才绝艳的企划的人,想来也绝对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

“那你常哥你知道这位东家的来历吗?”周诗晨忍不住好奇的询问道。

周围的几人听到这个问题,也不由的被吸引了过来,睁大眼睛看着常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