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华瑰拍卖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伍向军坐在敞亮的办公室里,这间办公室虽然是临时弄的,但是里面的东西却一点都不含糊,包括房间里的摆饰在内,如果有识货的人看到,一定会忍不住艳羡的。

龙泉青瓷雕祝贺杯,大笔泼墨丹青牡丹画,抱月精雕和田玉双玉兔……每一样拿出去都是足够让人垂涎。

伍向军自己又何尝不是颇为感慨呢?

自己经营十数年的生意一夜破产,说是倾家荡产也不为过,妻子弃他而去,而他心中没有斗志,活着和死了并没有多少区别。

可是仿佛就在一眨眼间,他就端坐在这高堂广厦之间,往来名流,谈笑高士,喝的是雨前龙井,吃的桂祥斋饭菜,来往有名车接送,住的有私人助理打理。生活不可谓不翻天覆地!

哪怕是他没落魄之前过的生活,虽然在很多人眼里也算得上是春风得意,事业有成,可是比起现在的生活,却是连十分之一都及不上的。

这样想想,似乎他的生活就是在遇到唐静芸这个贵人后,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第一次,她给了他活下去的信念。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他也不可能磨平性子里的那些骄傲和浮躁,让自己自小潜移默化的某些劣根深深的磨灭。

第二次,她就抛给了他一份巨大的机缘。可以说,哪怕是这一行里干了一辈子的那些老掌柜,或许都没有他从她身上获得的信任来的多。不过,也正是借着这样的机会,才让他真正的打开了眼界。

有时候回想起从前那段时间的苦难艰巨,伍向军会觉得仿佛就是一场梦。他想起自己无数次的坐在那里机场里,在死生之间徘徊,仿佛冥冥之间就是为了等到一个人,等待一个能够给他带来新希望的人,等待一个能够帮助他实现毕生愿望的!

他是幸运的,他等到了!

这世上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有多少千里良驹一辈子老死在阑珊中,默默无名不得志,抑或郁郁而终,他伍向军何其有幸,能够有这样一展宏图的机会?

他现在这个地位,不乏有人试探他,问他为什么不自己单干,凭借他今时今日的人脉,必定能够更胜一筹,又何必给一个总是掩藏在幕后的东家打工呢?就算东家再少干预事情,可说到底,还不是有个人压在头上?

可唯有伍向军自己知道,他留在唐静芸身边,报恩是一回事,更多的是,他能够在那个女子身上学到更多的东西。那些东西是有钱也买不来的。

就比如说现在他手底下已经初具规模的华瑰拍卖场。虽然他在最初的时候,心中也有过模糊的概念,可比起唐静芸来,远远没有她考虑的这么面面俱到,就好比幼儿和成人之间不可跨越的鸿沟。而且,唐静芸制定出来的那一套规则,他是拜读过的。从这套超一流的行事规则里,他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跟在唐静芸身边办事,他能够学到的东西远远超乎别人的想象。这不单是知识的增长,更是修养、境界的提升!

更何况,伍向军不由勾起一个笑意,那些人当他是蠢的吗?大树底下好乘凉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他很清楚,虽然唐静芸很低调,但她这个东家绝非常人,哪怕外人很少知道她的存在,可是连温少那些子弟都对格外给他三分情面。这也是他一路能够顺风顺水的发展起来的原因之一。

如果离了东家,他可不相信自己会这么顺利!

这样想着,伍向军不由又想起了自己的东家,那个懒散却手腕高超、眼光超前的女子,不由嘴角露出了一个怀念的笑容。说起来,为了筹备华瑰的事情,一直都和东家电话联系,倒是好久没有见到过她人了。

也不知道那个记忆里带着几分苍白的女子,现在怎么样?

想起自己给东家特意送去的请帖,想来这一回总算能够见一面了!

伍向军不由露出一个促狭的笑容,自己要不要带上几分文件过去呢?好让自己的东家好好头疼一番啊!

“咚咚咚”

敲门声打断了伍向军的发呆,他回过神来,整了整自己的表情,正色道,“请进!”

进来的是他身边的助理,助理的手上拿着几分文件,递给了伍向军,“掌柜,这儿还有两份企划案您看一下,一份是购买拍卖场,还有一份是和安保公司的长期合作意向书。”

伍向军笑了笑,“放在那里吧。我有空就看。”手底下现在的人倒是能力不错,他才刚刚要举办第一次拍卖会,就已经未雨绸缪了。

助理偷觑了一眼伍向军,见他眉眼中含着笑意,显然心情不错,不过就算这样他也不敢放肆。

说起来,如果不是运气好,他恐怕都没有资格来华瑰这里做助理,只是,谁能够想到个把月前偌大的楼层里还不过是零星的几个人,转眼就能够开办这样浩大的一场拍卖会呢?

这大概就是他奶奶以前讲过的“藏富”吧?他在心里默默的想。

他觉得这里什么都好,就是叫伍向军“掌柜”有点怪异。掌柜不是旧时的称呼吗?哪里有什么“总”啊、“董”啊来的威风?再不济叫总经理都比这掌柜来的威风啊。

他当时将这个想法偷偷的和一个部门负责人讲过,结果人家当场就是笑了,这才和他讲了一些他以前不知道的事情。

原来掌柜真的是个“掌柜”啊!感情他以前在京都的时候,是一家古玩店里的负责人。古玩行业素来都有自己的称呼,很是沿袭了旧制,一直都是称呼“掌柜”的,等到办了华瑰后,这些人也就顺着这个称呼继续叫了下来。

不过,他还听这里的老人说过,掌柜上面还有一个东家的存在,只是很少露面,唯有掌柜和东家一直都有联系。

他倒是挺好奇这东家是什么样的人?在他的观念里,大概就是那种蓄着白胡子、穿着唐装马褂、双手背在身后的老人吧?

如果让唐静芸和伍向军知道她在外人心中的形象,大概都会忍不住哈哈大笑吧?

伍向军看了眼自己的小助理,然后笑了笑,“你通知一下,让下面的人都给我打起精神,接下来可是我们华瑰首次出场的机会,可千万别搞砸了!”

“是!”助理大声应道,兴冲冲的出去了。

华瑰拍卖场。

五个烫金的正楷大字,端端方方,看不出有什么出格的地方,可却愣是让第一眼看到的人,感觉到一种堂皇之气扑面而来。

牌匾上还有一个小小的烫金玫瑰的存在,而奇妙的是,那朵玫瑰是是用华瑰两个字拼凑而成的。

这正是伍向军了大价钱让人设计的标识。用他的话来讲,不管东西好不好,这排场总要做足了。

事实上,这样的手笔,也确实让很多第一次过来的人暗中点头。很多时候,东西固然重要,可这排场也绝对不能小。有钱人玩的不就是排场吗?

华瑰拍卖场占地很大,虽然在沪市比较偏僻的地方,但依旧是相当的昂贵。

里面大体上分为四个场地,一个是广阔的大厅,就是来宾率先步入的场所。一眼望去,装饰华丽中不是古韵,透着一种由内而外的奢华,令人不由感慨不愧是做高端拍卖的,品味着实不错。

而另一个则是正式的拍卖场地,那里大约有能够容纳五百人的座椅。也是这些来宾接下来要去的地方。

至于还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华瑰内部场所,另一个则是供人暂住的休息区和房间。

其实这个场地,可以看做是两个拍卖场,大厅这里可以举办比较轻松的拍卖,类似于私人宴会的那种,而另一边则是相对正式。

当下,这些受到邀请的来宾纷纷先在这里端着酒杯寒暄,算是正式拍卖会之前的预热,也方便了某些人的攀谈和交流。

一眼望去,那可真真算的上是名流云集,来往的男男,西装革履,华服美袍,看的人眼缭乱。

这里头的任何一个人拎出去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今天聚在这里,那可真算的上难得的盛世了。

这一来要归功于伍向军此次拿出来的藏品都是极为高端的,他在送请帖的时候,就附上了一份预拍的小册子,着实让不少人动了兴趣。另一方面,何延陵也功不可没。

他在沪市经营的可比伍向军要久,不少请帖都是他派人送出去,这些人看在何延陵这个投资市场的财神爷的面子上,怎么说也是要来看一看的。

当然,还有一些则是小辈代替过来的,也算是让小辈长长见识,顺便结交些朋友。

就比如说像周诗晨、侯翰林这一票人,长辈的身份比较敏感,出席这样的拍卖会有利无害,所以就让小辈过来。

至于徐恒元,他是跟着他父亲徐寅东过来的。徐寅东的一现身就让在场的气氛上了一个小。

这可是徐寅东啊!远东国际投资也算的上是沪市里面的老牌势力,一直都是很多人不敢轻易交恶的对象。

徐寅东在沪市经营多年,和很多势力都有不浅的交情,是底蕴极强的存在。没想到这拍卖会连这位都惊动了,愈发的让人好奇今天这拍卖会背后那个伍向军的来头!

一个能够请动徐寅东,能够让原石投资负责人亲自帮忙发邀请函的人物,很多人都预感到,可能今天之后,又会有一个新贵的势力将会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