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世事无常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闻言,侯翰林夹菜的动作一滞,抬头问道,“你也收到了邀请函?”言下之意就是他收到了这个邀请函。

徐恒元点头,笑道,“对啊,是我爸给我的,让我周末和他一起出席。说来也奇怪,我爸那人你们也知道的,现在出席的各种活动越来越少了,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能够让他亲自出席。”

一旁的周诗晨则是点点头,“有人也给我家送了两张,我倒是不清楚家里去不去,不过如果你们去的话,我也凑个热闹。”

这话要是让周家的其他人知道了,一准会感到惊讶。因为周诗晨那是出了名的有清傲之气,去就是去,不去就是不去,什么“凑凑热闹”这样的字眼,那可从来都不会出现在她人生的字典里。

不过桌上的人显然都已经习惯了。显然周诗晨在和几人接触的时候,都或多或少的暴露了几分本性。

“这么说起来,我的邀请函也是我爸给我的,说是让我见见世面去。”侯靖文笑了笑,看向徐恒元,“那你就没有从你爸手里打探一下?”这样想着,他的心底倒是对邀请函上面的华瑰拍卖行升起了几分好奇。

别看他们这些人都还是学生,但是他们的消息来源那是从来都不少的。这家悄无声息冒出来的华瑰拍卖行,怎么看都显得有些不简单啊。

徐恒元摇了摇头,“我爸的口风很紧,没探出来。”不仅是没探出来,他还差点被自己的老爹将底给掏空了。当然,这么丢脸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

三人这样锁着,就将目光放到了一直都在安静吃菜的唐静芸身上,静静的不说话。

唐静芸别几人看的,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皱眉道,“干什么都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唐静芸,你知道这家店的来头吗?”徐恒元率先开口道。

唐静芸挑了挑眉,“我知道啊。”

“啊?你是怎么知道的?快说说!”三人都是热切的看着她。

唐静芸慢条斯理的嚼完自己嘴里的东西,这才开口道,“你猜!”

三人齐齐的翻了一个白眼,“去死!”

然后,侯翰林突然低头惨叫道,“我最爱吃从卤鸡爪!”

“啊!我的醋小排!”徐恒元咬牙道。

周诗晨看着空了大半的盘子,抿了抿唇,抬头冷冷的看着唐静芸,“我的番茄炒蛋!”

大有一股不死不休的气势。

某个趁着三人聊天的时候单干了一桌菜的女人,则是露出了一个堪称完美的笑容,“呀,真是不好意思,居然一不小心就吃了那么多!”然后她故作歉意地道,“真是不好意思啊,你们也不早说,等我吃完了才知道原来是你们喜欢的呀!”

徐恒元咬牙,指着唐静芸“你”了半天。他敢用他老爹在瑞士银行保险箱里的财产打赌,唐静芸这是故意的!他才不相信,凭借唐静芸的细心,和他们几人吃过好几次饭,会没有发现这几道菜是他们的偏爱?!怎么办,看着她脸上露出的那种无辜的表情,就好想冲上去撕了她!你敢不敢再这么不要脸一点?!摔桌啊!!

徐恒元不知道,后世就他这样的感情发明了一个词汇,那就是“撕逼”!

侯翰林眯着眼睛咬牙一字一顿的狞笑道,“你、不、知、道?嗯哼?刚才明明大家各自点了一道喜欢的菜,然后再加了一个汤。你现在居然告诉我不知道?信不信我现在就拉着你去看医生?!”

她怎么能够这么不要脸,这笑容简直和他那个不要脸的老爹有的一拼!瞧这性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他爹的女儿!啊呸!!!错了错了!怎么扯上他老爹的清白名节了?

至于周诗晨,则是用她那双清冷孤高的眼神盯着唐静芸,一副“你这个负心汉,有种做没种承担”的表情。若是换做了一般人,被女神级别的人物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恐怕心肝都要酥了。

不过唐静芸到底不是一般人,被这三人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不由捂住自己的胸口,一脸的心酸委屈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们这群人约我出来从来都没有好事,吃我的喝我的,最后还要我买单!我才是看透你们了!”

三人被唐静芸这副西子捧心的样子给闹蒙了,为什么经她的口一说,他们就成了罪大恶极的人呢?

感觉到周围吃饭的人投注到身上的眼光,这三个天之骄子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如芒在背”的感觉。卧槽!明明是这个女人趁着他们聊天吃完了桌上的菜,为什么转眼就变成了他们的罪过了?

周诗晨一边用筷子夹着餐盘里余下少数的几块番茄,那动作干净利落的仿佛是夹唐静芸,冷声道,“你饿死鬼投胎啊?”这盘子的量虽然不多,可好歹也是四个菜啊!她看了眼桌上的盘子,啊不对,是三个菜!我擦,她个小贱人,居然吃完了其他人的菜,独独留了一个她自己点的一个菜!!!

踏马得这是打算让她们看着她一个吃独食吗??

很显然,其他两人也发现了唐静芸的险恶用心,侯翰林狠狠的吐出话,“撑死你,你这个万恶的杂食动物!”

周诗晨和徐恒元都是深有同感的点点头,杂食动物什么的果然最讨厌有!木!有!?看着她什么都能够吃下去,就觉得好心塞!

一边这样想着,周诗晨一边快速的攻占着桌上的那份排骨萝卜汤。其余两人自然是不甘示弱!

这样的架势,不认识他们的人一定怀疑这就是几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土鳖!不然怎么看架势就差将盘子端起来舔一舔了?

等到唐静芸四人吃完的时候,唐静芸摸了摸自己饱饱的肚子,不由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

看了眼其他几个人,然后笑眯眯地道,“对了,我今天出门没带钱。谁付钱?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这下子,三人再也忍不住了,终于齐齐对她比划了一个中指,异口同声地道,“靠!”

唐静芸不在意的笑笑,“家教啊家教,要优雅懂不懂?优、雅~”

三人已经自动将唐某人归类为“不要脸的痞子”行列里。

“我决定了,下次再也不要和唐静芸一起吃饭了。”等付了账出了门后,徐恒元恨恨地道。

侯翰林附和的点点头,“对,下次再也不了。就算要吃,也得先摁着她让她把饭前给付了再说!”

一旁的周诗晨道,“真的吗?”她那双乌亮黝黑的眼珠子凉凉的看了两人一眼,“下次你们就忘了。真的。”

侯翰林和徐恒元对视一眼,然后苦笑。

唐静芸“欺负”了三位朋友后,深觉身心舒畅,笑眯眯的在校园里晃悠着,心中想着三人刚才说过的华瑰拍卖行的事情。

华瑰拍卖行,取“华夏瑰宝”之意,以拍卖各种珍宝为主业,包括古玩字画、各类珠宝、珍惜玩物等等。通过主办方自己提供物品或者抽取其他物品拍卖者的手续费来经营。

其中,各种手续流程都有严格的规定。比如说,单是拍卖一件古玩,就需要经过审、验、核三个流程,每一个流程都需要经手人的签字,争取做到一经出错就能够找到追究的人。

不要问唐静芸为什么会对华瑰拍卖场会那么熟悉,因为这其中有一小半是她亲自制定下,沿用了后世鼎鼎有名的一些大型拍卖场的规矩,加以改进。还有另外一小部分,则是伍向军亲根据实际情况制定下来。

可以说,只要华瑰的管理层不昏聩,有着这么一套的完备的规则体系,加上伍向军所发展出来的一套固定的拍卖人脉,华瑰扬名是迟早的事情。

这样想着,唐静芸不由勾起了唇角。

谁能够想到,她当初在机场看到的那个眼中的无望和悲哀浓郁的仿佛下一秒就会令人窒息而死,落魄的仿佛谁都能够上去踩一脚的男人,有朝一日会走到这样的高度呢?

仿佛之前的那些落魄的日子都是梦一场,唯有现在的生活才是真实的。

前者已经低贱到泥土里,而后者则是一跃而起,成为了古玩界的新贵。不,用新贵或许还不太能够说明伍向军今今日在古玩界的地位。

华瑰将会是国内第一个大型的、有体系的、高端的拍卖场所,在往后的日子里,能够参与到华瑰的拍卖会的人,非富即贵。而那时候,必然会有太多太多的人将要来攀附伍向军,因为华瑰拍卖出来的东西,代表着财富和名声。

伍向军作为华瑰的第一任实际管理者,可以说已经注定了他的名字会在古玩界里广为人知。

再加上伍向军的个人能力本来就不差,为人也愈发的含而不露,在圈子里很是结交了一批朋友,给他的未来开拓了更大的平台。

昔日小子,在谁都没有发觉的时候,已经成长为一个可以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了。

说道这个,也终究只能叹一句“世事无常。”

唐静芸这样想着,眯起了一双凤眸,凤眸里闪过几分笑意。她是不会限制自己手下的人的发展的,更何况,伍向军是个好的,念旧,她相信他不会辜负她的一番信任的。

而在沪市的另一栋高楼大厦里,某个男人也发出了和唐静芸一样的感慨,“世事无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