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深埋的棋子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今夜的沪市,注定不是一个安静的日子。

在某夜总会里。

两帮人对峙着,其中有一伙是外国面孔。

彼此的腰间都是鼓鼓囊囊的,手都已经放在了腰间,仿佛随时走准备出手。场上很有几分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不过两方的领头人显然都是沉稳的,彼此都是面对面的坐在沙发上,仿佛周围的人只是布景板一般。

秦爷挑眉冷笑,“这不是尼克先生吗?怎么了,上次追杀我兄弟的账还没有算呢,这就敢上门来和我谈合作?普天之下还没听说过有这样合作的方法呢!”

对面的外国男人笑了笑,“秦爷不也算计了我一回?我的把柄现在还捏在秦爷你的手里吧?这样就算是两相抵消吧。再说了,就凭秦爷的性子,还在乎信誉二字吗?”

秦爷也不恼,懒洋洋的看了对方一眼,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枪!

对面的男人瞳孔猛然收缩,他身后的人见此,纷纷从腰间掏出了枪,秦爷这边自然也纷纷掏出了手中枪。

“秦爷,我是带着诚意上来,何必这样呢?”男人对着身后的手下挥挥手,示意他们将枪收回去,淡笑道,“手下的人还欠调教,让秦爷见笑了。”

秦爷冷哼一声,他身后的人也将枪支收了起来。他把玩着手上的枪,淡淡地道,“说说你的来意吧。”

男人眯眼一笑,“听说秦爷和一位朋友闹翻了?说起来,我倒是很好奇对方究竟是什么人。能够让秦爷为了那人推掉我这儿的合作,想来也是很重要的人吧?可惜,对方可没有把秦爷放在眼里啊!”

“闭嘴!”秦爷一声暴喝,对着天板放了一枪。枪声激烈,听的人心里猛然一颤。

秦爷身后的人集体眼观鼻鼻观心,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从酒吧出来后,秦爷的心情就一直都处在暴怒中,就像是一座沉默旷古的火山被激活了,随时都有爆发的危险。这些人都是很有危机感的,所以对于秦爷现在的情况,那是一句都不敢撩。

没想到来了一个不怕死,当场就让秦爷暴怒了。

“废话少说,说目的!”秦爷冷冷地道,那声音阴沉的让闻着都是心头一惊。

“不过就是想要重提之前的合作事宜罢了。”对面的男人笑了笑,诚意十足地道,“我是真心希望和秦爷合作的,想来秦爷也是明白的,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几方合作,我们不过就是分一杯羹而已,名头自然又那些人担着,我们只管坐地圈钱就好。”

秦爷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终于淡淡的点头,“行,这事还是老枪来负责。”说着,站起身警告的看了一眼对方,“他出事,合作便终止。”

等到秦爷离开后,男人才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用意大利语说了一句,“秦爷的气势果然非同寻常。”饶是他都差点失态,刚才那枪对准他的时候,他有一种他下一秒就会开枪的错觉。

真的是错觉吗?恐怕不是,不是吧!

秦爷一边走,一边冷笑。

——

在武警部队的某个特殊关押的地点。

陆军看完了手上的一份报告,对着自己面前恭敬站着的男人道,“确定就是这些吗?对方已经全部招了?”

“是的!”面前的人恭敬地道,“如果您不放心,也可以再去问问看,那小子现在绝对是你问什么答什么,就算是问他爹和他妈几天搞一次他都会回答!”

陆军看了一眼对方,对方立马捂住了嘴,嘿嘿讪笑,“头儿,我这不是得意忘形了吗?谁能想到不过是一个纨绔子弟,嘴巴居然还这么硬,要不是咱们有人精通刑侦这一门,说不定还撬不开他的嘴巴呢!”

陆军看着手上的文件,马家三少爷,混迹在沪市的纨绔堆里,放浪不羁,谁能够想到其实是马家寄予厚望的小子呢?自幼就受过高超的训练,是马家埋藏的一颗极深的棋子。要不是上次查事情的时候,这个马三出现的频率太高了,让素来极为敏锐的姜司令亲自点名彻查,恐怕还不会被发现啊!

想起自己所知道的消息,这马家可远远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尤其是马家的另一支,听说还和其他国家力量有所牵扯啊!

这样想着,陆军突然觉得有些不寒而栗,这国家政治游戏,从来都是这样的错综复杂。

他想了想,拨通了手机上姜晔的电话,打算将这件事汇报给姜晔。

姜晔接到电话的时候就敏锐的醒了过来,安抚了一旁睡眼惺忪的唐静芸,这才匆匆穿着拖鞋走到了阳台外面接起了电话。

这一通电话讲了快有十分钟才挂掉。姜晔挂了后在阳台上吹了一会儿风,忍不住有些发寒。

他轻轻的叹了口气,他在沪市的几次肃清中,就隐约发现了似乎有这么一股力量的存在,现在看来,对方的力量超过了他预期的猜想。这分明就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要说不是其他势力苦心埋下的,打死他都不信!

算了,这些事情还轮不着他一个少将操心,自然有上一级的大佬来处理。他摇头笑笑,走进去,拖鞋,上床,拥住了唐静芸。

唐静芸被他身上的闹的醒了过来,嘟囔了几句,“大半夜的不睡觉上哪儿去?你自己想要感冒也别拉着我。”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她手上却很自觉的环住了他的身子,扯了毯子,将他的身子很快就捂和了。

两人陷入了睡眠之中,却像极了某种交颈缠绵的恩爱水鸟。

——

一晃眼就过了好几天,唐静芸每天都安安分分的上下课。班上的人一开始还因为唐静芸的身份有所顾忌,但是见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样子,也就恢复了一贯对待她的态度。

当然,如果这样的态度能够稍微不那么热情就好了。

比如说唐静芸刚才打了个喷嚏,立马就有好几个女生凑上来询问她的身体情况,劝她夜间要多加衣服,还有人好心的递给她板蓝根。

然后,很快“唐静芸打了一个喷嚏”这件事就传遍了全班,全班的人都轮流来“看望”了她一眼,送什么的都有,唐静芸甚至还收到了已经剥好了的柚子。就是郁济水、王洋之流,都是一脸认真的告诉她要多穿衣服。

这样的情况,让唐静芸除了苦笑之外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不就是个喷嚏吗?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

不过,无奈之余,唐静芸倒是心底多了几分笑意,虽然傻了点,不过总还是能够感觉到这些人的善意的。

中午的时候,唐静芸出门的时候,正好看见杨文姗从一辆车子里出来,她出来的时候面色有些潮红,脸上的妆也有点了。也不知道对方对着杨文姗说了什么,她捂着嘴娇嗔的笑着,然后凑上前去亲了一口。

因为视角的关系,唐静芸并没有看清楚对方的样子,只隐约听到了几句“我会准时的”、“到时候你来接我”、“我真高兴”之类的话。

杨文姗在原地看着那辆车开走,这才转身回来,看了眼手里提着的包,嘴角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只是在看到唐静芸的一瞬间,杨文姗脸上的笑意立马就换成了冷笑和高傲。

不得不说,杨文姗的改变是巨大的,她笑意里的甜美更甚往昔,只是少了初见时候那种纯纯的感觉,变得甜腻粘稠。脸上的妆也变得更浓了点。当然变化最大的还是对方的穿着,现在她一身名牌时尚的衣服,穿着高跟鞋,不像是学校里的学生,倒更像是出社会了人。

她看到唐静芸的时候,昂着头,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擦身而过的时候,冷冷一笑,“唐静芸,我迟早要成为人上人,让你跪在我面前仰望我!”

听到这话的时候,唐静芸忍不住莞尔一笑,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中二期的少年放下的狠话啊!

反正她是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去,要她唐静芸跪着仰望?别的不说,她男人就会率先打断她杨文姗的腿,让她没有接受她仰望的资格!

这样想着,她淡笑着走向了自己和徐恒元三人约好的小餐馆。

她到的时候,徐恒元、侯翰林、周诗晨都已经到了,看到唐静芸,几人都是笑了起来。

“听说你前几天去局子里走了一趟?”徐恒元见到唐静芸就是锤了她的肩膀一拳,打趣道。

唐静芸笑着点点头,“说来我还没有感谢你们,要不是你们,恐怕我在警局的时候,姚家会将事情闹的更大!”

这也是唐静芸事后才知道的,她当时就奇怪姚家怎么就偃旗息鼓了,感情是这三位一起去找了那个姚盼盼的妹妹,在她还没有大肆渲染的时候就给予了警告。姚盼盼的妹妹碍于三人的家世,这才灰溜溜的离开了。

而因为三人在沪大的影响力,对着不少人解释了一下具体原因,这才让唐静芸的名声没有坏掉。

几人自然是明白唐静芸话里的意思,当下侯翰林就是打了个哈哈,“小事情,举手之劳。”不过他的眉宇间到底还是叹息一闪而过。

周诗晨是女生,对于这些东西自然是比较敏感,当下挥挥手,“咱们这是给唐静芸洗尘的,不谈这些不愉快的。”

一桌人也随即换了个话题。

“对了,沪市这周有个高端拍卖会,你们去不去?”吃着饭,徐恒元开口问道。